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你服不服?

第六十章 你服不服?

        张凤府轻笑一声,知道跟女人讲道理没用,跟女人动真格大打出手也不能让女人束手就擒,最为让女人服气的法子便是让她脸上挂不住只能乖乖求饶。

        蔷薇不过以为张凤府在说笑而已,毕竟堂堂九重天十二道场主又岂能随随便便被人打屁股?如此可不算是言语之上的轻薄?

        冷笑道:“臭不要脸的,你敢,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手上前欲将蔷薇擒住,一边低语道:“不要脸就不要脸,但你能不能在不要脸之前把那个臭字去掉?”

        说动手时便要动手,眼看就要擒拿住蔷薇之时,蔷薇大概知道张凤府并非嘴上说说而已,忙后退两步踢出两脚,张凤府早有预料,侧身闪避过两脚,再度逼近,不给蔷薇任何远距离反击机会,张凤府手段蔷薇已清楚见到过,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快刀,再配合六品实力,一人对付江门五鬼,虽说用了阴谋诡计,可又有谁敢说自己在敌强我弱之下比张凤府做的更好?

        若论恶这个字,蔷薇自认自己这恶女称号却是比张凤府弱了太多,故此,当张凤府贴身前来,蔷薇一时之间竟选择下意识避让,失了先机,即便自己本事不弱,却是被张凤府追着逃跑,好生恼火。

        好在蔷薇轻身功夫不弱,二人你追我让,竟是在庭院之中自成一番风景,冷不丁被突然瞧见这一幕的叶白荷打断,蔷薇失手之下便真被张凤府擒住双臂不得动弹。

        然后在叶白荷注视之下,蔷薇屁股上真结结实实挨了张凤府一巴掌。

        “你服不服?”

        “我服你奶,奶的腿,张凤府,你这王八蛋最好赶紧放开我。”

        “看来还是不服,那就只能再打。”

        一巴掌之后……

        “张凤府,我杀了你全家。”

        “我全家连我都不知在哪里,若是你能帮我找到我说不定还得感谢你一番。”

        “张凤府,放开我,不然老娘一定饶不了你。”

        “说的好像我放开你你就会对我感恩戴德一样。”

        也不知打了多少巴掌,更不知蔷薇屁股上结结实实挨了多少下,张凤府倒是有些惊讶于这小了自己四岁的女子之脾气,竟是完全没有开口服软的意思,不得已之下便只能轻声道:“咬死不松嘴,我倒是小瞧了你。”

        羞愤的蔷薇咬牙切齿道:“有种杀了本小姐,不然本小姐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张凤府道:“杀了你不至于,莫说我于心不忍不会这么做,恐怕做了天王也不见得能饶了我,不过我倒是知道另一个让你求饶的法子。”

        蔷薇怒道:“做梦去吧,姑奶奶打死都不会跟你这王八蛋求饶。”

        张凤府道:“死鸭子嘴硬,我在想这地下城深入地底,肯定有不少蛇虫鼠蚁钻进来准备过冬。”

        蔷薇面色微变。

        “你想干什么?”

        张凤府道:“我想抓条蛇来在你面前把玩一下,中原有些手艺人能将蛇盘在脖子上耍杂技,不知道盘一条蛇在你这么可爱的姑娘脖子上会是什么模样,”

        “张凤府,你敢。”

        “你方才也是这么说的,可你见我方才可有手软?怜香惜玉的心固然每个男人都有,可若是姑娘太调皮太不听话,若是一味的惯下去只会越来越收拾不了,要不我们现在就试试?这么大的地方找一条冬眠的蛇应该不难。”

        下一刻,精神紧绷的蔷薇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张凤府,你是个王八蛋,你就知道欺负我。”

        见蔷薇终于松动,张凤府这才放开擒住其双臂的手,朝叶白荷极为不好意思道:“手帕?”

        目睹全程面无表情的叶白荷摇摇头。

        “我从不用那些东西。”

        张凤府愕然,不得已便只能冲蹲在地上大哭的蔷薇尴尬道:“用衣袖擦擦,堂堂恶女若是被人瞧见这幅模样那还了得?”

        蔷薇撕心裂肺道:“用不着你管,你这王八蛋,杀千刀的,生儿子没屁,眼的东西。”

        “真不用我管?”

        张凤府笑意盈盈。

        “那可算是愿意替我办事了?你若不办,我可真要抓两条蛇来伺候你了。”

        “你……你给我等着。”

        但凡姑娘,不怕蛇虫鼠蚁这等腌臜之物的始终只是少数,张凤府蒙对了,这其中并不包括虽被称为恶女,其实不过只是一个小姑娘的蔷薇,一条蛇便将蔷薇吓得如此,早知这样,又何必费那心思打屁股?

        蔷薇咬牙道:“我早晚会跟你算这笔账。”

        “快去洗洗吧,完了我们就出发,只有三日时间,我也不想坏了天王大事,不过,楚江王必须死,我张凤府给他许了愿望,又怎能不还他这个愿望?”

        哭哭啼啼之后便如同一只花猫一般,蔷薇也自知就算告到黑寡妇那里去,黑寡妇也最多与自己背地里骂张凤府一句混蛋罢了,并不会真对张凤府怎样,便一路如同女儿家的小跑一般羞愤离去。

        张凤府真可谓哭笑不得,对叶白荷道:“她真应该去中原历练一番,经历一番江湖的风雨,否则堂堂十二道场主遇见惊吓之后只会啼啼哭哭算怎么回事?”

        叶白荷道:“也许她不过只是因为涉世未深,没经历过人心险恶罢了,这不稀奇,便是我也如此,当年面对你那无法阻挡的一刀,也被你吓哭了,即便你一刀即使收手,但身上也留下了一道疤痕。”

        “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自知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只会让自己更难堪,张凤府便索性直接跳过这话题。

        等到蔷薇换了一身衣裳双眼喷火迈着沉重步子从走廊尽头迅速走来时候,张凤府知道此时此刻还是尽量不要说话的好。

        免得点燃了这串随时都会爆炸的炮仗。

        再入修罗道时候虽算不得轻车熟路,但却无第一次那般惊讶,倒是叶白荷连路之上观赏这处天然形成又以人工雕琢不少地方的通道,赞叹连连。

        “真是鬼斧神工。”

        “我第一次前来的时候也跟你差不多,不过运气却没你这么好,第一天便遇见了花如玉,也遇见了岳老八,说到底,我还欠了岳老八一条命,花如玉的命,我必须要拿到。”

        “说的轻巧,等你真正做到的时候再说,免得说出了做不到让人笑掉大牙。”

        心里记恨,蔷薇仍是时不时一句话将张凤府呛的哑口无言,叶白荷只笑笑不说话,虽年纪相差不大,但对于久经江湖的二人来说,蔷薇却不过只是一个毫无江湖经验的姑娘罢了,跟一个小姑娘又能计较些什么?

        倒是叶白荷心有不解,道: “离葶姐说十殿阎罗有能者居之,你既已成为‘死人’,又如何能再插手秦广殿?到时候那江门三鬼又如何投靠的了你!”

        张凤府笑道:“只有三日光景而已,三日未必能出的了一个秦广王,况且,就算真有,我也能出手将这位置再抢回来不是?以你我二人联手,想必这修罗道之中单凭一己之力就想对付我们的人,应该是屈指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