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恶鬼

第六十二章 恶鬼

        那剑客道:你似乎很喜欢请人喝酒。

        张凤府道:那你恰恰就错了,我其实是一个不习惯喝酒的人,但我知道通常在江湖中只有喝酒才能交到朋友,所以有时候我会强迫自己去喝酒。

        剑客道:可如此一来交到的只会是酒肉朋友。

        张凤府道:不妨先从酒肉朋友做起。

        剑客笑意更深。

        就算做酒肉朋友,你是否也应该摘下面具给我看看你的脸。

        张凤府好奇:无非只是一张毒疮烂肉的脸而已,没什么好看的,你就不怕吓到你。

        那剑客道:我在这里生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知道通常长着一张毒疮烂肉脸的人不会还如此有兴致要请人喝酒,还要跟人做朋友,如果连你的脸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这朋友我想换做是谁都不会做的。

        好像有点道理。

        张凤府点点头,摘下了恶鬼面具,露出一张年轻,清秀,却棱角分明的脸,睿智的双眼紧紧盯着面前年轻剑客。

        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喝一杯了。

        恐怕还是不行。

        剑客笑着摇摇头。

        我今天临时还有点事情,没工夫喝酒,改天吧,改天我请你喝。

        可是为了你那本《碧波亭洗剑录》?我知道这本剑谱虽然有些来历,不过并算不得多高明的东西,你应该不会为了这么一本剑谱错过了我这个朋友才对。

        你说的没错,这剑谱的确算不上什么好东西,可存在即合理,既然江湖上有这么一本剑谱,那就一定有他的可取之处,况且我也并非只是为了这剑谱而错过跟你喝酒的机会,最主要是我没酒。

        可我已经说了我请你喝酒。

        张凤府有些惊讶于这年轻剑客逻辑,这实在是不像一个能提着别人人头换剑谱的人能说出来的话。

        谁知剑客却坚定摇摇头:你可曾听过这天下有一种人身上如果没钱是绝对不会出去酒楼吃饭的,即便是别人请客,这关乎到一个男人的面子问题,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吃了饭之后等着别人去结账,恰好我就是这种人。

        张凤府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眼前这年轻剑客有种近乎癫狂的自尊心,可正因为如此,张凤府越发不愿错过结识这么一个剑客的机会。

        你倒是很坦诚,我只听说过有人没钱借钱都要去撑场面的,没听过有人直言了当说自己没钱不去的,纵使有,那些人最后也都会架不住别人的拉扯,扭扭捏捏去蹭饭吃了,我相信你肯定不属于这种,可我还是想请你喝酒,你应该知道在修罗道这种鬼地方是很难弄到美酒的,并非有钱就能买到,你确定不与我喝一杯?

        不喝。

        年轻剑客再度摇摇头。

        我当然知道修罗道基本不可能弄到酒,也并非钱能买到,而且我也没钱,可我还是想说等我有酒的时候请你。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我可能在修罗道并不会呆很长一段时间。

        看的出来,从你的脸就能看出来了,没有正常人愿意带上这么一张丑陋面具,除非这个人有什么图谋。

        剑客仔细端详着张凤府的脸,一字一句道:你有什么图谋?

        张凤府心里咯噔一下,但脸上仍风轻云淡道:带上面具便是有所图谋?

        剑客道:带上面具会让很多人认不出来,只有丑陋的人才会带上面具,怕别人看见,你非但不丑,而且还很英俊。

        头一遭被一个男人夸自己英俊,张凤府倒并无任何高兴色彩,只是轻声道:我想问问为什么你不带面具?还有那么多人也不带面具。

        剑客沉声道:因为我们不怕被人看见,也因为我们还没到吃死人肉生毒疮烂肉的地步,可你不同,你信不信我现在只要随意叫嚷一声,便立马可以让你坠入万劫不复之地,即便你们有两个人,也即便你们有两把刀。

        下一刻,剑客再度莞尔一笑。

        不过我不会那么做的。

        为什么?

        张凤府如释重负,倘若这年轻剑客真一句话吼出来,怕自己二人立马便会成为瓮中之鳖,到时候却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对眼前这年轻剑客惊讶同时,更多的却是欣慰。

        剑客笑道:因为你是第一个肯请我喝酒的人,也更因为我并不是一个习惯多管闲事的人,不要再跟着我,等我有钱了买到了酒自然会来请你喝酒。

        剑客远去,张凤府并未继续追上去,只是望着其渐渐消失的影子满腹狐疑。

        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也许人家压根儿就不喝酒,只是随意说两句话打发你罢了。

        叶白荷缓步上前,同样与张凤府望向剑客离去的方向,沉声道:落魄成剑都买不起还如此清高的剑客可不多了。

        的确如此,不过这只是因为你叶大小姐自幼生活在神宫,不知江湖辛酸罢了。

        张凤府轻叹一口气。

        我比你早下山几年,见到的比你多不少,我就知道存在于故事里的那个什么一剑去牛鬼蛇神都要让路的江湖只不过是未经历过江湖之人的臆想而已,事实上这江湖可能有很多人连一顿饱饭都吃不起,又何况买一把像样的剑?即便能买得起也会在穷的没饭吃的时候当出去,不过这其中并不包括这人的剑,我能隐约感觉到这把剑很危险,一个死要面子不愿意喝别人酒的人更加危险,对于这样的人,我们最好是跟他做朋友,即便做不成朋友,也不要成为敌人。

        叶白荷不解道:一个死要面子的人有何危险之处?

        张凤府沉声道:你为什么就觉得他是在死要面子!我却说他并非是真的死要面子,只不过是不想欠人情而已,你知道天下最难还的并非是钱债,而是人情债,一个不愿意欠下人情债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在任何地方对任何一个人出剑,因为他并不欠别人什么。

        叶白荷当即愣住。

        那你还敢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张凤府道:我若能成为他的朋友,那只会是我的荣幸。

        二人品头论足半晌,直到惹来修罗道来往恶鬼频频侧目时候才迅速散去,门庭若市,修罗道墙壁之上已被人力开凿出许多小洞府,洞府之中床,柜台,桌子,应有尽有,生活用品齐全,偶有洞府与洞府之间墙壁被贯穿,都住满了人或者带着面具的恶鬼,与叶白荷同游楚江王管辖之地,先是将这比秦广王管辖之地大出不少的地盘摸了个七七,随后威逼利诱之下才得出了某个被张凤府掐断脖子的倒霉鬼嘴里透露出来的信息。

        这楚江王之地但凡有点名堂的高手经常聚在一处地方,在那个地方也清清楚楚道明了要在修罗道活下去的规则。

        杀人,或者被人杀。

        当张凤府瞧见深深镌刻在粗糙墙壁之上的一列列人名,又瞧见这些人名之后的又许多人名,大概便知道后面的那些人应当多半被前面那些人将头颅割下来换东西了。

        修罗道修罗榜,张凤府头一遭发现如此有趣的东西便再也挪不开眼睛。

        修罗榜第一名,黄泉,实力未知,杀七品三人,六品十八人,五品不计。

        第二名,冷月,实力未知,杀七品一人,六品十九人,五品不计。

        第三名,纸鸢,实力七品,杀七品一人,六品十三人,五品不计

        一列列触目惊心的数字让张凤府心生寒意。

        仅仅只是一个楚江王管辖的地盘便有这么多恐怖绝伦的高手?那黄泉又是何许人也?怎的如此生猛!

        好在有解惑之人,修罗榜之下有一驼背老头儿,一双眼慵懒至极,穿着一件青布衫一双破烂布鞋正在榜下一张藤椅之上摇晃着打盹儿,身旁一张石桌,一沓文案,仅此而已,那文案上密密麻麻写着无数小字,赫然都是一些人名,有些还在,有些都被人以小笔给抹了去,像是直接宣告了这些人的下场一般,来此至少有三间房租大小的洞府之恶鬼们络绎不绝,原来这四面墙壁竟都大大小小写满了人名,唯独不同的是,张凤府这边却是让所有恶鬼望洋兴叹,不敢靠近。

        那老头儿半眯着眼睛看向恶鬼面具之下张凤府复杂的一双眼,有气无力道:新来的?

        张凤府有些惊讶这老头儿竟主动找自己说话,要知道除了那剑客之外,被张凤府威逼套话的人,都已经死了,如此才能保证自己不被人察觉踪迹。

        不错,新来的,这排行榜上高手这么多,就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容纳得下?

        问出心中疑问,却见那驼背老人胡子翘了翘,分不清是鼻涕还是什么的亮晶晶液体就挂在嘴边却浑然未觉。

        老者道:一个楚江殿便有这么多高手那还得了?这些是全修罗道的高手排名,当然,这些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还有没有,谁也不知道,你从九重天下来连这个都不知?

        张凤府哑然失笑,又怕说错了话露出什么马脚,只能沉声道:我运气不好,才上九重天便被流放到了修罗道,不知道很正常。

        老人道:这么说来你是连天榜都不知道了?

        天榜又是什么?

        自然是九重天的高手排行榜,当然,九大天王并不包含在其中,咱们这里也是一样,十殿阎罗并不在其中,你若有兴趣,可以来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将自己名字镌刻在这里。

        把名字刻在这里又有什么好处?给后人瞻仰?

        隔着面具,张凤府沉声道:人怕出名猪怕壮,难道这排行榜上这些高手就不怕被人惦记?不怕自己的小命随时被人取走?

        驼背老人道:没有金刚钻,又怎敢揽瓷器活?若是能有那个本事冲上排行榜,整个修罗道的人都得忌惮你三分,更不说还会引起上面那些大人物的注意,本事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多,就比如你看外面那位。

        驼背老人遥遥指着洞府之外对面崖壁之上正吃着不知哪里来的珍馐美味的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中年男人,左拥右抱,皆是美女,在众恶鬼羡慕的目光中大快朵颐,连喝一口酒都有美女伺候。

        那个家伙叫蛮牛,是地榜排行第十二的高手,在修罗道之中拥有自己的洞府,有专门的美女伺候,好酒好肉,日子潇洒至极,时不时还会被上面那些大人物叫过去欢聚一堂,我就问这样的日子你羡不羡慕?

        羡慕。

        张凤府点点头。

        我还没开始在修罗道生存都有些羡慕了,更何况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生活上一段时间之后?

        张凤府继续往下看,却在地榜之上看到几个熟悉字。

        江门五鬼。

        而今却只剩下了大鬼,三鬼与五鬼。

        张凤府不禁假装不解道:江门五鬼应当是五个人,怎的变成了三个人?

        驼背老头儿倒也不觉得不耐烦,大抵是觉得有两个人能陪自己解解闷儿也不错,便招呼张凤府与叶白荷坐下,道:原本应该是五个人,可江门五鬼这几日也不知去哪里了一趟,回来时候只剩下了三个人,还有个半死不活的,都知道五鬼形影不离,突然少了两个人,用鼻子想都能想到是去了阴曹地府真做了鬼,只是即便如此,这三鬼实力也不容小觑,故此地榜仍有排名,只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人挤了下去,但凡想要在修罗道展露头脚争取机会的人,只需要在墙壁之上刻下自己名字,再根据我这里的任务分配挑选合适对手下手,取下对方脑袋,自会有发布任务的人给你相应的报酬,我这里再统计究竟杀了哪些人,最后一步步向上爬,如此可算明白?

        可我想不透修罗道就这么大,哪里来的那么多可杀之人?

        你倒是挺聪明。

        驼背老头笑了笑。

        想必你心中也猜到了,九重天做不到的事情,只需要派下来修罗道,自然有人愿意去做的,莫说是九重天,就是整个中原只要有人开的起任务相应的报酬,都有人愿意去做,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对不对?

        前辈你说的的确没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此说来这地榜不说囊括了修罗道十成高手,最起码也有九成对不对?

        张凤府寻思着或许能从这地榜之上寻找到一丝关于隐藏在不知何处狡猾的老鼠的踪迹,倘若能将这个人揪出来,那自己与叶白荷二人的计划便等同于成功了一大半。

        九成自是有的,怎么?你也有兴趣挑战地榜?

        驼背老头儿似笑非笑。

        倒也正常,但凡能在地榜前三十名留下名字的人,不说一定能在修罗道如何混的风生水起,最起码不至于如同外面那些行尸走肉一般度日,说不定还有可能回到九重天。

        不好意思,前辈你误会了,我对这什么地榜没兴趣,我只是想找一个人出来而已。

        倒不怕被这老头儿看出什么端倪,张凤府心中早有一套说辞。

        找到那个人并且杀了他,便是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可我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在地榜之上,也不知其真实姓名。

        地榜上的人就没几个是真名字。

        老人如实道:都只是些突发奇想的外号而已,不过即便仅仅只是外号,也足够让大多数人望而生畏。

        所以说这才让我感到苦恼。

        张凤府寻思着也许能从这驼背老人身上寻找出什么口风,毕竟这老头儿单是看一眼便知在此地生活了不少年头。

        那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之所以来修罗道,除了被放逐的原因之外,更大程度上是想将这个人找出来,并且送他去见阎王。

        老人道:这似乎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看守地榜的人而已,并不一定能帮你找到你的仇人,又或者,你可以在墙壁之上留下你的名字,再留下你要杀的人,我想那人如果不想自己时时刻刻都有被人偷袭危险的话,肯定会提前来找你,这样也为你省去了很多麻烦。

        闻言,张凤府两眼放光,豁然开朗。

        笑道:老前辈,谢谢你,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站起身,以手中一把杀人刀在墙壁之处刻下一只老鼠,又刻着老鼠头上一把刀,刀后才是一个名字。

        恶鬼。

        老人并不曾想到张凤府会给自己准备一个如此外号,这副诡异图案就在地榜最下面,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只是那只老鼠又代表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