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一堆肉

第六十四章 一堆肉

        张凤府很快便找到了那个瘸子,那是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指甲很长,充满泥垢,只有一条腿,另一条腿不知是天生跛疾还是其他,走路一瘸一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乞丐,不过身在修罗道,又有几人比乞丐好的了哪里去?身上永远只有一件衣裳,哪怕破的不能再破,除非有能耐在地榜之上一展拳脚,又或者入主十二道场,又或者去抢那十殿阎罗的位置。出路还是有不少,不过出路也并非什么人都能争取到,故此,张凤府竟有些觉着生活在修罗道对自己也是一种极为难得的磨炼。

        找到瘸腿男人的时候他正一瘸一拐走到闹市,然后在闹市旁发呆,原本作为修罗道任务堂发布的人应该很忙才对,可这瘸腿的男人看起来却极为悠闲,地上正爬着几只蚂蚁,他就那般看着蚂蚁搬着几块大于蚂蚁本身好几倍的食物辛苦的在地上忙忙碌碌,蚂蚁辛辛苦苦半天依旧没有任何进展,因为每每即将找到回家的路时候,都被男人的指甲于泥土上划出一道深深沟壑,然后填平,如此反复。

        张凤府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人,以至于竟跟着这人一直等到他玩儿腻了将几只蚂蚁用手指碾死时候才不解道:你跟这几只蚂蚁有深仇大恨?

        男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同样满是污垢的脸,一双浑浊的双眼,张嘴一口大黄牙齿散发出一阵臭味,让张凤府生出了用手捂住鼻子的冲动,毕竟那面具留着两个鼻孔。

        张凤府到底没有那么做,有求于人,如此太过不礼貌会让自己不方便进行接下来的问话。

        男人呵呵笑道:因为我的腿生下来就带着残疾。

        张凤府疑惑道:你的腿带着残疾跟你弄死这几只蚂蚁有什么关系?

        男人道:那我弄死这几只蚂蚁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凤府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突然觉着好像这次进来修罗道遇见的人都挺有意思,一个原本孤傲却心甘情愿众目睽睽之下滚着走的剑客,一个不知从哪里而来又要做什么,却偏偏要帮助自己的驼背老人,还有面前这个弄死几只蚂蚁的男人。

        但张凤府到底聪慧,略微一想便明白过来,笑道:我大概猜到了。

        男人道:你猜到了什么。

        张凤府道:因为你的腿不方便,而蚂蚁有六条腿,所以你心里不舒服,才会在玩儿腻了之后弄死它们,是不是如此?

        男人道: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我讨厌腿脚利索的蚂蚁,我也讨厌任何腿方便的人,所以你还是不要来找我的好。

        张凤府道:可是我有个事情必须要找你才能问清楚。

        男人道:想找我问事情的人多,可我从来都不回答,我的任务只是负责每天的任务发布以及地榜的排名,你找错人了。

        张凤府道:凡事总有例外,你只是讨厌别人有一双完整的腿而已,并非是讨厌某个人。

        男人道:所以你愿意砍掉你的腿?

        张凤府道:那当然不可能,不过若是为了交你这么一位朋友,那我也试着瘸腿走路又有何妨?

        说罢,张凤府便果真站起身一条腿撑直,一条腿弯曲,一瘸一拐。

        男人突然炸了毛,怒道:你在嘲笑我?

        张凤府诚挚道:自然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

        男人道:什么道理?

        张凤府一瘸一拐围绕男人走了一圈,随后道:你看,我跟你一样瘸着走路,可根本没人注意到我,也没人嘲笑我,在他们眼里,我跟他们没什么分别,所以你觉得你腿残疾只不过是你自己如此认为而已,在我看来,腿方不方便并不影响对一个人的看法。

        男人怒极反笑。

        小子,你嘴巴很能说,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回答你的问题?想的太过天真了。

        张凤府同样笑了笑。

        那倒不至于,我只是先告诉你腿方不方便都无关紧要,这座江湖奇人异士太多,缺胳膊断腿的人也太多,这都不稀奇,说不定某一天我也会断手断脚,可我也绝对不会因此便气不过别人有一双健全的腿。

        男人好奇,道:为什么?难道你就不嫉妒他们在你面前走来走去?不羡慕他们在你面前健步如飞?

        张凤府道:羡慕自然是羡慕的,可有些东西并非羡慕嫉妒便能得到,倒不如彻底放开,彻底放下这件事情,与其恨别人,倒不如选择跟人交朋友,因为你再恨别人,你的腿都不可能治愈,倒不如多交一些腿脚利索的朋友,朋友的腿便等于你的腿,只要你想,你的朋友都可以为你跑腿,如此岂不比怨恨别人好的太多?

        一旁叶白荷就站在张凤府身后,尽量稳住自己情绪不要自己笑出来,只因张凤府这般一边扮做瘸子又一边煽风点火言传身教的模样实在太过滑稽,但这种滑稽终于让男人脸色有了一丝动容,他冷声道: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愿意跟我做朋友的话,也从来没人说愿意做我的腿。

        张凤府道:可现在有这么一个人了,只需要回答这人一个问题,我相信他很乐意做你的腿。

        男人沉思片刻,突然掀起自己裤腿,露出一截以木头制作而成的假肢,原来这条腿并非什么天生残疾,而是被人生生从大腿齐根砍下,碗口粗细的伤疤,触目惊心。

        如果是这样的一条腿,你能不能做?

        张凤府沉声道:总要试试才知道结果。

        那人大笑: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回答你一个问题,我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张凤府如释重负,忙笑道:我想找你打听一个人,一个驼背老人,他本来应该在你待的地方,可突然不见了踪影,我很好奇他的来历。

        突然,男人变了脸色,满脸惊恐。

        你说的是他?不,我不知道他是谁,不要问我,就这样。

        瘸腿男人匆匆站起身,像是远离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张凤府心沉到了谷底,只不过才谈起那个驼背老人时候这男人便如此惶恐,想必那老人也是大有来头,如此一个人愿意帮自己这个无名小卒,岂非太过不同寻常?

        张凤府拦住了瘸腿男人去路。

        就没有商量余地?那老人究竟是谁。怎的如此让你感到害怕?

        别问我,我不知道,我只是个看守任务堂负责发布统计任务的无名之辈而已,不要问我。

        男人越发惊恐不安,但他越是如此,张凤府便越觉得这其中有猫腻,不肯放过。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既然已答应了我的条件,又怎可以如此言而无信?

        男人歇斯底里道:我就是言而无信那又怎样?我根本就没见过你说的驼背老人,我更不知他是谁,如何告诉你?

        张凤府冷声道:这句话恐怕你自己都不会信。

        男人呵斥道:让开。

        张凤府道:我真不知你在害怕什么?难道那驼背老人竟如此可怕,会对你性命都有威胁?若是如此,有我保护你,你还在怕什么?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迟疑,即便仅仅只有半个呼吸时间,也被张凤府清楚看在眼里,有迟疑便事情有转机。

        男人道:你真的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驼背老人。

        张凤府道:你看清楚了,我们有两个人,有两把刀,倘若你老实说了,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彻底为你解决这个麻烦。

        男人顿了顿,终于有了一丝动容,随即咬牙压低了声音道:就算你们有四把刀也一样,他想要人死,谁也跑不掉,如果不想死的太冤枉,就不要打听这个人。

        可我打定主意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你不说我便一直守着你,守到你肯开口为止,而且你若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们就成了朋友,朋友有难,哪儿有坐视不理的道理对不对。

        最后,男人终于妥协,沉声道:你们真能护我周全?

        张凤府道:有我们二人在,只要不是强的特别离谱的那种家伙,保你性命应当无忧。

        好,我相信你们,我告诉你们,那驼背老人其实是

        下一刻,瘸腿男人便突然瞪大眼睛两眼翻白,嘴里歇斯底里咆哮低吼一声,整个人身子直挺挺躺了下去。

        这是张凤府第一次如此被自己一句话打脸。

        在那边。

        叶白荷眼疾手快,早在瘸腿男人瞪大眼睛时候便觉着不对劲,四下查看时候果然在修罗道三三两两人群中发现了那驼背老人的影子,于拐角处直勾勾看着这边阴险一笑,让人后背发凉。

        追。

        张凤府冷喝一声,也不管不顾地上瘸腿男人究竟是死是活,究竟还有没有救便化作一道残影朝驼背老人追击而去,叶白荷不留恋,紧随其后。

        驼背老人背虽驼,速度却丝毫不慢,倒是张凤府叶白荷二人虽用尽全力也始终只能与那驼背老人保持在十丈以内的距离,这个距离在岔道遍布,随时都有可能跟丢的修罗道中实在显得太长。

        错过了这次,恐怕就没机会弄清楚这驼背老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了。

        突然,驼背老人速度放慢,然后稳稳停了下来,转回头,还是那张脸,满脸冷笑。

        疑有埋伏,张凤府叶白荷二人齐齐停下,稳在五丈距离冷眼相望。

        好功夫,

        驼背老人赞叹。

        不过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下我这招。

        张凤府瞳孔紧缩,只见驼背老人突然从通道旁边随手丢掷出来一团巨,物,张凤府出刀极快,原本已做好大打出手准备,谁料到手中杀人刀竟如同砍在了一堆肉上,毫无阻拦。

        那的确是一堆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