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鬼话

第六十六章 鬼话

        兰亭比张凤府与叶白荷更了解修罗道不少,于三个月前被放逐至修罗道自生自灭,只有一把破铜烂铁与其为伴,艰难才活下来,不过兰亭却不如其他恶鬼那般以人肉为食,故此脸上也还未长令人恶心的毒疮烂肉,故此也不需要带面具,事实上修罗道除了死人肉之外,能吃的东西也有不少,九重天每个月发放的食物,地榜排行榜上高手的待遇,以及总有许多有办法弄到食物的恶鬼,不过通常这些食物都不是想要就能得到。

        “你们看见的没带面具的人大多是能弄到食物的,只有吃人该吃的东西才不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不过食物也早晚有吃光的时候,到时候若没有东西吃,真饿到了极致,还是只有吃死人肉。”

        说到这里时候,兰亭满脸厌恶。

        “人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只要一旦做了某件事情两三次之后,那么从前的敬畏之心以及恐惧之心就会顷刻间荡然无存,一旦吃上了两三次死人肉,便会开始觉得这一切好像也就那么一回事,跟寻常的肉没有区别,也能填饱肚子,然后开始进入到这个循环之中,重复吃死人肉,浑身长满毒疮烂肉,最后彻底成为这修罗道之中见不得人的恶鬼的一员,要么被人杀了吃肉,要么继续杀别人吃肉,一直要等到能熬出头的时候,所以你们看见的那些没戴面具的,通常都是还没开始吃死人肉的,故此还能保持原来的样子,可一旦他们吃上了死人肉,做了连老天爷都不待见的事情,便会被老天爷降下惩罚。”

        “你来了三个月都没吃过死人肉?”

        张凤府略显惊讶,只因兰亭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修罗道最为出类拔萃的那一群人,至少地榜之上兰亭只是一个排在末尾的无名剑客而已。

        兰亭道:“没有,对于太古怪的东西,我一向很难接受。”

        张凤府道:“那你这三个月来是怎么活下来的。”

        兰亭道:“我自己会抓些蛇虫鼠蚁来吃,通常一只老鼠一条蛇能顶一天的饭,不过这些日子修罗窟的蛇虫鼠蚁越来越少,往往要两三天才能找出来一只或者一条,我想大概是因为这里的蛇虫鼠蚁都快被我们这些不愿意吃人肉的人吃的差不多了。”

        张凤府恍然大悟。

        “难怪你这么瘦,不过若是等你这些日子再也抓不到蛇虫鼠蚁时候,你又打算怎么办?只有吃死人肉还能勉强活下去,你吃不吃?”

        “不吃。”

        兰亭坚决摇摇头。

        “所以我想在彻底没了食物之前尽量在这地榜之上霸占一席位置,因为我不想同他们一般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这么做难度很大。”

        张凤府直言了当。

        “我虽未曾跟地榜上这些家伙交过手,可单单看之前跟你差点动手的蛮牛便知道能上地榜的,恐怕没有一个是善茬。”

        兰亭道:“你信不过我?”

        张凤府迟疑,随后摇摇头。

        “我相信你,更相信你的剑。”

        “可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担忧。”

        兰亭认认真真盯着张凤府的眼睛,一字一句。

        “也许你相信我,不过你更相信地榜之上那些个高手,你觉得倘若我有那个在地榜之上占据一席位置的能耐,之前便不会在蛮牛的强横之下乖乖服软,是也不是?”

        “不是。”

        张凤府说出这句话时候倒是不假思索。

        “我从未想过你是那种卑躬屈膝之人,之所以这么做,我相信你肯定有你的考量。”

        兰亭笑道:“你这句话我相信你,不过之前的那句话,我想事实应该的确就像是我说的那般,你心里肯定有疑问。”

        眼见面前这年轻剑客心思缜密,绝对难以糊弄过去,知道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剑客便会撒手离去,故此张凤府琢磨着倒不如干脆直接将话说开,想必兰亭也并非什么小家子气的男人不是?

        故此,张凤府道:“老实说,我对你的本事并没有任何怀疑,从我见到你第一眼起便知道你没那么简单,故此才凑上去提出请你喝酒,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思,只是这修罗道的水实在是太深了。”

        想起不久之前那驼背与那瘸子,张凤府便始终觉着心有余悸,堂堂地榜排名十二的高手,在那驼背老人手里却如同待宰羔羊一般轻描淡写便取走其性命,驼背老人本领高强不假,可这不更说明了在修罗道这等地方永远都要随时做好被杀的准备?尤其是地榜高手之上这等人,原本就极为醒目,更是时刻都需要担心自己的性命被人取走,兰亭这般直言了当要上地榜,倒是让张凤府惊讶不已,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念起此处,张凤府沉声道:“能在地榜中杀出一片天地自是最好,可我始终觉得你不是这么高调的人,能在蛮牛威胁之下乖乖服软,越是如此,我才越感觉到你越危险。”

        兰亭道:“一个连一把像样的剑都没有的人,谈何危险?我只不过是想着从哪里掉下来,就从哪里爬上去罢了。”

        张凤府道: “我并不知道你的故事。”

        兰亭道:“你只需要我还欠你一顿酒就行。”

        张凤府沉思片刻,道:“好。”

        兰亭道:“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分头行动,你们两个人去追查驼背老人下落,我去寻找那个瘸子。”

        “你一个人能不能行?”

        倒不是对兰亭有所怀疑,只是那瘸子虽未曾出手,不过单单其速度便知也是一个高手,若是为了自己而搭上朋友的一条命,张凤府会过意不去。

        兰亭笑道:“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做什么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酒,你知道一个人一旦习惯了做什么事情都是他自己,那一定不会喜欢突然有个人跟着自己。”

        “我只是不放心而已。”

        张凤府同样笑了笑。

        “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对你也就放心了,我的时间现在只剩下两天不到,两天之内若是找不到那个瘸子与驼背,我可能接下来会有大麻烦。”

        “两天么?”

        兰亭嘴里轻声咀嚼。

        “那就不用等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分头行动。”

        兰亭倒是极为果断,才道出这句话便持剑离开,让叶白荷颇为意外。

        “没想到他对你的事情竟好像比对他自己都还要上心。”

        “所以说我交对了朋友。”

        张凤府心情大好。

        “这么一来的话不论这两日能不能找到那只臭水沟的老鼠,我们都算不虚此行了。”

        叶白荷不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轻声问道:“那接下来你打算从何处入手追查那驼背老人身份?”

        张凤府道:“我们值得相信的人除了兰亭之外还有三个。”

        “江门三鬼?”

        叶白荷道:“你就不怕他们真成了三只鬼?”

        张凤府道:“如果他们真成了三只鬼,地榜之上他们的名字就应该被抹去才对,可现在还好好的,至少可以证明楚江王现在暂时还未发现什么端倪,只是要渗透进楚江殿,多多少少会有些危险。”

        “可我们来修罗道杀楚江王原本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张凤府不再说话,危险已遇见过不知多少次,若是因为危险便不去做一件事情,那么人生岂不变得非常无趣?

        楚江殿之大比之秦广殿倒的确是更加气派不少,自修罗道之中开辟出另一个洞天,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超乎人的想像,从这一点便能看出从九重天分配下来的资源,二重天却是比三重天少了太多太多。

        也无怪于黑寡妇要从九重天大比之中脱颖而出,只怕越往修罗道深处,越是气势恢宏。

        楚江殿距离闹市尚有不少距离,门口牛头马面雕像狰狞可怖,被人上了血红色彩,阴森星罗,门口有两个慵懒恶鬼把守,其身旁还放着两坛酒,酒这个东西在修罗道之中并不常见,可两只看门的鬼居然有酒,这让张凤府十分惊讶,看来楚江王倒是财大气粗。

        对于同样带着面具的张凤府与叶白荷进入时候,两个恶鬼抬了抬眼皮,从二人身上扫过,其中一人低声道:“做什么的?”

        张凤府道:“找人的,找江门三鬼。”

        “江门三鬼?”那恶鬼疑惑,随后又道:“你们是他们朋友?”

        张凤府道:“朋友算不上,只是打过一次照面而已。”

        恶鬼道:“既然只是打过照面,那就别进殿了,今日我楚江殿有大事,不适合外人叨扰。更何况我们也从未听说他们几兄弟还有什么朋友。”

        看来要想进楚江殿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光是这一点都比秦广殿难上了太多,至少对于秦广殿来说,就那么大的地方,不论是谁想进去都能轻易进去的。

        张凤府道:“先前他们兄弟几人在我们这里留下了一样东西,而今我们看差不多是时候了,便亲自将东西送上门来。还请两位大哥通融一下。”

        “哪里有什么通融不通融,非我楚江殿的人,自是不能想进便进去,哪里来的回哪里去的就是。”那恶鬼并无有商量的意思。

        见状,张凤府不得不眼角余光扫视了一圈周围光景,楚江殿入口离闹市尚有不少距离,这里基本没有人来,除了门口两只看门鬼以外,倒是能看见恶鬼身后那处冬天里面传来的吵杂之声以及墙上的人影幢幢。

        张凤府故意压低了声音道:“看来两位大哥若是不看一眼他们留下的是什么东西,多半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了。”

        那恶鬼被这一句话勾的来了兴趣,冷笑道:“几只鬼而已,能留下什么好东西。”

        张凤府道:“两位大哥请看我怀里装的这是什么。”

        张凤府说完便真的伸手从怀里去掏,隐约掏出来半块浑身漆黑的令牌,两个恶鬼顿时瞪大眼睛,只因他们已能清楚的瞧见令牌上两个字。

        “罗刹……”

        但最后那个令自还未说出口便有叶白荷趁其二人被张凤府吸引了注意力时候将两柄杀人刀以最快的速度贯穿两个恶鬼胸膛,从出刀到收刀似乎只用了半个呼吸时间不到,但两个恶鬼不约而同看向自己胸膛的时候,只能隐约看到两条细线一般的伤口,并无血液流出来,然后,两股罡气在身体里面横冲直闯,捣坏五脏六腑,如同一摊烂泥一般倒在了地上。

        张凤府瞧了瞧地上的两具到现在都还未有血液流出来的尸体,又看了一眼似乎什么都没做过的叶白荷,露出一丝会心笑容。

        “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思。”

        “废话少说,有人来了,”

        通道处传来一阵细微脚步声,并同时伴随两个人的窃窃私语,影子被楚江殿墙壁长明灯拉的很长,只能凭脚步声去判断距离。

        那二人还是两只恶鬼,只不过却是两只醉醺醺的恶鬼,走路都摇摇晃晃不稳,等到了楚江殿出口,也是入口的时候,两只恶鬼步履不稳的踢了踢两个靠在墙壁上的恶鬼。

        “喂,该我们换班了。”

        不见动静。

        “这两个家伙,居然睡着了,不是说好等咱们里面喝完了便替换他两个吗?”

        “那现在怎么办?今日是楚江王寿辰,所有弟兄都要去与楚江王庆祝一番,人家都去了,就这两个王八蛋睡着了,叫又叫不醒。”

        “什么睡着了,我看根本就是喝醉了才对。”

        一脚踢翻两只真鬼身后的酒坛子,那酒坛差不多已经被腾空,滴酒不剩。

        “真是没用的东西,两坛酒都能醉成这幅德行,那就算了,既然弄不醒那我们就继续进去喝,这种时候可是难得碰见一次,也是第一次见三重天这么大方,送下来这么多好东西。”

        “你懂什么?还不是因为九重天接下来即将有大比?三重天天王要我家楚江王还有大用处,还不得讨好一点?不过我们楚江王倒真的挺大度,这么多美酒,居然在寿宴上一并拿了出来,也算是借花献佛了。”

        机会……

        张凤府心中暗喜,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倒遇见了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不喝酒是鬼,喝了酒便是醉鬼,从一群醉鬼之中杀两个人,还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事情?

        那两个恶鬼见呼不应门口那两个死鬼,勾肩搭背摇摇晃晃转身又要回楚江殿,并不曾注意到隐藏在黑暗中的两柄索命刀,等到反应过来时候为时已晚,其中一把刀送一人真做了鬼,另一把刀悄然爬上了余下一只恶鬼的脖子。

        那恶鬼大惊失色,却被张凤府一把捂住嘴。

        张凤府道:“两个问题,回答了,留你一条命,不回答,送你去见真的阎王。”

        恶鬼战战兢兢道:“什……什么问题。”

        张凤府道:“此时此刻江门三鬼是不是也在这楚江殿之中?”

        恶鬼咕噜了一口唾沫道:“在。”

        张凤府道:“第二个问题,你说的那几个家伙,是指哪几个家伙?”

        恶鬼道:“就是地榜前十当中的好几个人,纸鸢,柳叶,墨鱼……”

        居然是这几人?

        张凤府吃惊不小,此三人正是在之前地榜上看见过的高手,没想到都在楚江殿之中,以这三人来决定大比的高低,楚江王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不论能不能在九重天大放异彩,单从明面上看却是稳压二重天一头了。

        “还……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被一个未杀过人的人架着一把刀在脖子上也许会不觉威胁,可被一个单看眼神便知杀人无数的人以一把散发着淡淡让人心生寒意的刀架在脖子上,不论是谁都会本能觉得害怕的。

        张凤府摇摇头。

        “没问题了。”

        恶鬼道:“那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张凤府再度摇摇头:“恐怕不能。”

        “为什么?你说话不算话。”

        张凤府咧嘴一笑。

        “对人说过的话要算话,对鬼说过的话为什么要算话?如果真的对鬼算了话,那岂不是就成了鬼话?”

        寒刀抹过,恶鬼脖子裂出一条细缝,死死捂住脖子躺在地上抽搐,不久之后便再无动静。

        叶白荷将此一幕看在眼里,不解道:“为什么不给他一个痛快。”

        张凤府笑道:“只能怪他跟错了主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