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刀影

第七十章 刀影

        这是在找死!

        观此亡命一战之人皆瞪大眼睛不肯错过这样精彩一战,楚江王乃是修罗道老牌高手,实力自是不用多说,至于新任这秦广王,众恶鬼只知道是秦广王将花如玉打成重伤从秦广殿逃出,花如玉虽也算得高手,可毕竟不能跟以刚猛著称的楚江王相提并论,故此众恶鬼心中也并未生起任何好奇之心,只当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家伙碰巧遇见了花如玉而已,而当张凤府居然与楚江王打了个难分难解时候,众恶鬼才知是看走了眼。

        故此这场战斗是越看越有味道,一招一式,两个实力强悍的对手招招要命,又招招奇迹般的避让开来,就在这等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偷袭别人的花如玉,扫兴之时也有不少恶鬼心中嘀咕真不要脸,如此人多包围人少的时候居然行此偷袭之事,最为不理解的是护着三鬼的那个家伙分明看见花如玉朝自己扑来,竟还是不闪不避?

        莫非这人竟是个傻子?

        花如玉眼里闪烁杀意,似将对张凤府的怨恨全部灌注于一双手之上,要顷刻之间捏断叶白荷脖子。

        有人已不忍看向这残忍一幕主动闭上眼睛,因为但凡身在这座大殿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花如玉的残忍手段,但所预料的那般脖子被扭断的画面似乎迟迟没有到来,有人忍不住睁开眼睛,却只见到花如玉神情呆滞,稳稳当当停在那恶鬼面前,再没有前进一步。

        有一滴鲜血从花如玉身前流了下来,先是一滴,随后两滴,三滴,到最后血流如注。

        花如玉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看向洞穿自己一双手掌的刀,那是一双温润如玉的手,此时此刻竟被面前这人手上的一把刀从手掌中间穿透过去,随后那人拔刀,花如玉一双手掌被削去一半。

        叶白荷收刀之后一掌拍向花如玉胸口,拍向那傲人之物让叶白荷被震退十步有余。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的命该有别人来取。”

        楚江殿寂静,除了依旧肉体互博的两大修罗道阎罗,其余人此时此刻竟是惶恐,不安,震惊,快意皆有。

        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这边的中年妇人轻声呢喃:“花如玉今日可算是倒了大霉,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弱的可以欺负,却是没想到居然找了一个比秦广王还强的,不过话说回来,怎的我们修罗道最近来了这两位高手还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这保密措施是否也做的太好了。”

        墨鱼道:“这家伙有点意思,连我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刀的,花如玉竟直接被削了两只手掌,没了手掌可就不能在修罗道之中行鞭笞之事了。”

        花如玉此时痛苦不堪,一双残缺不全的手横在眼前歇斯底里,那般模样再搭配脸上那张毒疮烂肉的脸,真能比得上修罗道之中遍布的修罗。

        只是叶白荷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道:“当你用这一双手折磨别人的时候便应该想得到你早晚会有今天,今日暂且只是要你一双手,改日江门三鬼定会亲自上门来要你的命。”

        闻言,花如玉怒不可遏之下再度抽身想要拼个鱼死网破,不过楚江王却听出了叶白荷话里的意思,冷笑道:“想跑?跑得了吗?”

        随后才看向一众恶鬼以及此时此刻楚江殿之中的三个地榜高手。

        “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莫非真要让别人看我楚江殿笑话不成?赶紧拿下他们。”

        闻言,墨鱼只能将花如玉拦下,即便这个此时此刻没了双手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的女人是他立志要杀的对象,可今日却不得不卖楚江王几分面子,故此拦下花如玉时候墨鱼不忘沉声道:“你的命有很多人等着来取,不用着急现在就送上去。”

        花如玉咬牙面色阴寒。

        与楚江王缠斗,张凤府更是做好随时走人打算,只是倘若是只有自己与叶白荷二人,此时此刻虽有四个高手,但拼尽全力之下也并非就出不去,倒是现在多了一个江门三鬼,却是多了三个大麻烦。

        若是之前张凤府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毕竟你江门三鬼是死是活跟我张凤府没有半文钱的关系,可自打在天牢之中看见这咬死不松口的几兄弟时候张凤府倒是开始佩服起三兄弟的气节来,尽管之前有仇,

        但江门三鬼在张凤府眼里仍不失为三条汉子,既然救了又怎能半途而废?更何况还要在三鬼身上打听那瘸子的消息。

        “不要恋战。”

        叶白荷低声提醒。

        “他们人多,单凭我们两个人绝对难以带着三鬼出去,保留实力要紧,堂堂楚江殿如今居然也到了需要人数取胜的地步,真是让我长了见识。”

        墨鱼一张黑脸看不出表情,但此时此刻心中却是绝不好受,须知高手都有高手的傲气,又有谁愿意行多人围攻之事?

        柳叶始终不咸不淡,未曾见其有出手的动作,但张凤府叶白荷却是丝毫不敢小觑这个听说有一把藏身不知在何处的柳叶剑的家伙,他就像是一条阴冷毒蛇,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一定是致命一击。

        倒是中年妇人纸鸢似笑非笑。

        “楚江王,听到没有,人家话里的意思你可曾听明白?咱们这么多人对付两个带着三个累赘的家伙,就算胜了说出去恐怕也不好听。”

        与张凤府双掌硬撼,楚江王巍然不动,冷冷道:“纸鸢,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若是被这两个家伙逃出去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方才我们交流的事情恐怕他们也听在了耳朵里,若是传到了黑寡妇那婆娘的耳朵里,你觉得以她的性格可会轻易放过你们?”

        黑寡妇三个字落在了中年妇人耳朵里时候,其明显变了脸色,中年妇人黑了脸撇嘴道:“要我帮忙就直说,莫要将黑寡妇那个疯婆娘抬出来威胁我,说的好像老娘怕了她一样,不就是比老娘瘦一点,骚一点?要是老娘早点习武个几年,今日这二重天天王的位置又岂会被她这个女人抢了去?”

        楚江王突然大笑,无比快意。

        “黑寡妇做天王也好,你纸鸢做天王也罢,总之今日要先将他们料理了才行,倘若我们的事情一旦暴露出去,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用不着你多说,老娘知道。墨鱼,你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出手?江门三鬼来交给我,你来对付这个使刀的家伙。”

        不等墨鱼答话中年妇人便已冲向江门三鬼,墨鱼见状也来不及多说什么便扑向宝刀归了刀鞘的叶白荷,此时叶白荷正护在三鬼身前,三鬼本就是强弩之末,早就做好死在楚江殿的打算,之所以在天牢之中强撑着一口气也只不过是念着在死之前也要拉一个垫背的罢了,若非如此,怎能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其余两兄弟不是?张凤府与叶白荷的突然出现为三兄弟换来一线生机,张凤府与叶白荷的护兄弟三人周全的心,三鬼却是真真切切看在眼里,尤其叶白荷那句对花如玉所说的你的性命交给江门三鬼来取更让三鬼动容。

        为其卖命的楚江王尚且做不到对兄弟五人掏心掏肺,一个之前有过过节的家伙却对兄弟三人如此真心实意?岂不让人动容?

        人心皆是肉长,杀手的心也是肉长的。

        大鬼当即咬牙道:“兄弟不用管我们三人,只管跟秦广王放手杀出去便是,将来有机会为我兄弟三人报仇即可。”

        墨鱼已近在咫尺,张凤府这才看清楚这浑身漆黑的家伙手里拎着一条同样黝黑的铁锁链,想必这条铁链便是墨鱼的兵器。

        以铁链对付刀?

        叶白荷不禁心中思忖纸鸢倒是好心机,单单只是兵器墨鱼便已经胜出三分,张凤府正被楚江王牵制住无法来帮忙,纸鸢在前满脸笑意,墨鱼在后一条手臂粗细锁链拖在地上发出刺耳声响。

        背对已做好慷慨赴死准备的江门三鬼,叶白荷沉声道:“报仇这种事情还是留着你们自己做比较好,我跟秦广王只负责将仇人送到你们兄弟三人面前。”

        三鬼齐齐呆住。

        一把浑身闪烁着寒光的宝刀出鞘,直直劈向近在咫尺的纸鸢,纸鸢虽身子可以分出两个张凤府,但速度却不慢,才在叶白荷抽刀时候便闪身躲开这能将人撕成两半的一刀,如此一来可算苦了身后墨鱼,还没能看清楚叶白荷什么时候出的刀,便已感觉到罡风扑面而来,罡风将至,寒刀又来,面对这等绝对能轻而易举将人从中间整齐分开的一刀,墨鱼满脸惊骇,他只知叶白荷实力不弱,一招便能败退

        花如玉,又怎会想到这看起来身形单薄更像是一个舞文弄墨公子哥儿的家伙一出手居然如此骇人?这般一刀,怕最少也是六品境界。

        墨鱼并非楚江王那般练体高手,自知绝对不敢硬撼,便挥手以手中锁链先抵挡扑面而来的罡气,罡气碰撞锁链,支撑不多久便消散无形,接下来便是与叶白荷手中寒刀碰撞,只闻一声叮咛,迸射出一阵火花,锁链柔软,墨鱼眼疾手快将锁链缠绕叶白荷刀身,同时冷笑:“真是一把好刀,只可惜这把刀接下来可就该归我了。”

        叶白荷道:“既知是好刀,如何还敢以锁链硬接我一刀?”

        下一刻,叶白荷搅动手中寒刀,铁链寸寸断裂,墨鱼再也笑不出来。

        当此时候纸鸢已无比接近江门三鬼,此时此刻江门三鬼的状态不过只是待宰羔羊,随意便能取走其性命,但叶白荷速度更快,寒刀将墨鱼手中锁链搅断之后果断脱手而出,寒刀正朝纸鸢手腕而去。

        以为即将得手的纸鸢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再继续下去或许能捏断大鬼咽喉,但自己这只手势必是保不住了,再看此时此刻没了双手花如玉的可怜模样,纸鸢只能迅速后撤躲避过叶白荷一刀,寒刀稳稳钉在大鬼身前寸许之地,狭长的刀身不住摇晃,发出嗡嗡之声。

        叶白荷轻摊开右手,宝刀已自主从地上脱身回到其手中,不知从哪里来的一根断发落上刀刃,当即断成两截。

        吹毛断发?

        墨鱼此时此刻眼里已有数不尽的贪婪之色。

        嘿嘿笑道:“纸鸢,人归你,刀归我,你不是最喜欢这种身材的男人?将他抓回去今晚可有的你好好享受的,瞧瞧这身板儿,定能将你喜欢的那些个姿势玩儿个遍。”

        被墨鱼道穿自己那点见不得人事情的纸鸢不变脸色的怒骂一句。

        “去你大爷的,胡说八道什么?说的好像你上过老娘的床一样,这小子可邪门的紧,你若是不小心一点只怕墨鱼也会变成一只死墨鱼,到时候才将脸丢尽了。”

        与叶白荷不过才过手一招便吃了大亏的墨鱼听了这句话后面露凝重之色,道:“纸鸢你懂什么,这小子也不过就是仗着一把好刀而已,若非如此我刚才就已经夺了他的刀你信不信?”

        “嘴上逞能算什么本事?有种将这小子拿下来再说。”

        墨鱼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手中那条作为兵器的长锁链毕竟还未断干净,从地上捡起还算完整的两条铁链在手,双臂发力,那两条铁链在墨鱼手中那一刹那竟突然挺的笔直,如同两把刀一般,两条锁链在手,墨鱼翻滚两条锁链如同挥舞两把无坚不摧的大刀,所至之处石桌石凳被铁链鞭笞纷纷化成碎片,一直未曾动容的叶白荷此时语气终于有了变化。

        墨鱼再度冷笑不已,只是却再度冷笑不出来。

        叶白荷手持寒刀叹气道:“你这哪里是什么墨鱼?分明应该改成八爪鱼这个名字才对。”

        纸鸢笑的岔了气,捂着一张嘴憋的脸色通红,须知此时此刻正是以命相搏时候,突然来了这般一个突兀笑声让墨鱼更加愤怒。

        “那你就看我这八爪鱼要了你的性命。”

        “那你就错了。”

        叶白荷轻声再度叹息。

        “原本对于你这只八爪鱼我恐怕没有办法,因为我只有一把刀,可你来的不是时候,前不久我才遇见了一个人,跟他交流了一番武道心得,收获颇为丰富,故此,不知道今日过后你的八只爪又还能剩下几只爪?”

        两条挥舞的虎虎生风铁链近在咫尺,叶白荷踏前两步,手中握住墨鱼之所谓的好刀,手腕轻颤,刀身晃动不止,突然,叶白荷随后拉扯下身后大鬼身上衣裳腰带,以腰带缠绕刀柄,寒刀脱手而出,一手翻江倒海,墨鱼手中两条如入无人之境的铁链顷刻之间化作漫天碎屑朝四周挥洒而去,取了十几个恶鬼性命之后又重创数十恶鬼,与此同时,叶白荷轻扯腰带,将那把寒刀带回手中,寒刀在前,其人在后,直朝近在咫尺的墨鱼胸膛而去。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墨鱼当即瞪大双眼,眼中只有那把刀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