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还有一个朋友

第七十三章 还有一个朋友

        从楚江殿之中杀出一条活路,便是张凤府都没想到竟真的做到了,说到底若不是纸鸢的倒戈相向,今日自己与叶白荷纵有三头六臂也不见得能从楚江殿活着出来,说到底还是得感谢纸鸢,哪怕张凤府并不十分喜欢纸鸢这种丰腴的身材。

        说谢谢的话未免显得太过苍白无力,可即便如此,今日我还是要对纸鸢你说声谢谢。

        一路从楚江殿逃遁出来,好在有极为熟悉修罗道边边角角的江门三鬼三兄弟,避开恶鬼盘踞之处,很容易便找到了一处暂时能躲避楚江王搜索的荒废洞府。

        须知修罗道之中大大小小洞府数以千计,又有许多洞府之间互通,若非地毯式搜索,绝对难以发现六人。

        纸鸢并不惊讶,一具丰腴躯体上一张虽有肉却别有风味的俏脸似笑非笑。

        难不成你以为说句谢谢老娘就会忘了之前你骂老娘蠢货的事情?

        张凤府愕然,随即讪笑道:只是情急之下而已,毕竟柳叶的剑可正悬在你头顶,稍有差池便会丢了性命。

        纸鸢冷笑道:老娘生平最讨厌有人骂我,今日楚江王如此,连你这王八蛋也是如此,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叶白荷上前一步横在此时虚弱的张凤府身前,不说话,但手里的刀已证明了一切。

        哟,怎么着?还打算跟老娘动手不成?莫非你真以为老娘怕了你这家伙?

        叶白荷轻声道:不敢,姐姐武功高强,但单是看对战柳叶便能看出来,一个踏入七品的高手我自是不敢轻易言胜,可姐姐倘若真想动手,想拿下我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到时候大打出手惹出来的动静指不定便会被楚江王的眼线听到,彼时我们这里的六个人一个都逃不掉。

        放心吧,她若真想动手也不会等到现在。

        张凤府笑着推开横在身前的叶白荷,看向纸鸢道:楚江王对于此事当不会善罢甘休,你一个人独自作战太过凶险,不妨干脆跟我们结成联盟如何?

        这是在拉拢老娘?

        纸鸢冷哼一声表示不屑,道:他楚江王给我开了那么丰厚的条件我都能说翻脸就翻脸,你这家伙能给我什么?还不如你这朋友,别人还知道一口一个姐姐,管他心里怎么想,老娘最起码听着舒坦不是?难不成就凭你三言两语我就得听了你的话?我看你跟楚江王都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这话我看未必。

        虚弱的大鬼靠在洞府墙壁之上气若游丝。

        最起码秦广王这家伙却是比楚江王好了太多,我兄弟五人虽有两人都死在秦广王刀下,可真要算账的话也只能将这笔账算在楚江王身上,楚江王对我兄弟三人如此心狠手辣,反而是秦广王不计前嫌来救我兄弟三人,单是从这一点便能看出来太多,倘若两人注定要选择一人投靠,这个人选应该是谁想必也不用我多说,纸鸢你心中当有决定。

        纸鸢惊讶,她并不知这其中还有这段故事,忙问道:你兄弟五人实力不弱,加在一起更是非同寻常,就连我对上你兄弟五人都只有逃命的份儿,秦广王这家伙能干掉你们两个兄弟?

        闻言,大鬼一阵面色不自然,心中合计这等丢脸的事情倘若说出来只会更丢脸,可念起张凤府朝纸鸢主动示好,想必心中也有将纸鸢团结过来的想法,既然要报仇,又岂能不多找一些得力助手?故此大鬼还是硬着头皮将当日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番,随后又道:总之你既然与楚江王决裂,自此便会成为孤身一人,与其孤军奋战倒不如及早给自己找个后路。

        纸鸢听罢,意味深长看了张凤府一眼,随后却突然大笑。

        只是阴谋诡计得逞而已,并不稀奇,今日对楚江王更是全程被楚江王压着打,本事嘛也就一般般,即便要站队老娘也应该是站个强队,怎会选择这般弱鸡的队伍?更别说楚江王身后还有不少高手,想要让老娘上你们的賊船,那也得等你们证明给我看了你们的确有那个本事才行,毕竟老娘又不是三岁女娃娃,任由你们忽悠。

        张凤府虽有些失望,不过将自己设身处地放在纸鸢位置,毫无疑问自己也会与纸鸢做一样的选择,只是张凤府到底不愿错过这么一次跟地榜高手接触的机会,笑问道:需要我们怎么证明自己的本事?

        纸鸢不以为然道:杀了楚江王就是。

        张凤府道:不用你说我也会要了楚江王的命。

        纸鸢道:你似乎把楚江王想的太简单了些,他楚江王可是修罗道的老牌天王,即便实力在十殿阎罗中算是一般,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楚江王早就在九重天打下了不少关系,你一个才刚刚扛过秦广王这个位置的家伙真以为能扳倒楚江王?

        张凤府道:再怎么根深蒂固也只是一个楚江王而已,我相信楚江王只是一个代号,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楚江王。

        纸鸢憋不住笑意,真笑起来时候胸前某处上下晃动,看的本就气血不足的江门三只鬼热血,几乎差点就要揭竿而起,只是掂量了一番自己本事之后不得不放下这个念头,眼前这妇人一看便知是男人最为期待却又最为招架不住的类型,可莫要身上伤还未痊愈时候便被这妇人夹断了腰才好,到时候老二老五的仇又该谁来报?

        你这家伙说的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些天真,我真好奇你这家伙如今究竟是多大的年龄,怎的还能说出来这般好笑的话。要不要将脸上面具摘下来给老娘看看?

        张凤府摇头道:不能,长得太丑了,怕吓到你。

        纸鸢不屑的撇撇嘴。

        老娘估计也是,好了,你虽天真,老娘却喜欢你这份天真,只可惜老娘现在实在是没那些心,叶白荷淡淡道: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