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双刀

第七十六章 双刀

        张凤府总算放下心来,叮嘱四人一番之后便前往发现瘸腿男人的那处无人地。

        一路之上虽还有恶鬼搜索,但二人武艺高强,加之楚江王毕竟做不到将修罗道里里外外翻个遍,故此,总算是有惊无险。

        张凤府心有思量,却难开口,还是叶白荷见其欲言又止,遂挑明了话。

        “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你虽当着他们驳了我的面子,我却还不至于为这点鸡毛蒜皮小事跟你过不去。”

        张凤府轻笑。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那么小气,我只是想问,你真觉得兰亭有问题?”

        叶白荷别过头盯着张凤府一字一句道:“我只是知道我们当中除了跟你有过性命交情的三鬼之外就剩下他一个人,而你扪心自问你对他了解又有多少?难不成你真以为他会因为你说的朋友两个字便不惜为你豁出性命,这样的人要不就是傻子,要不就是把你当成傻子,你信也不信?”

        “我信。”

        张凤府点点头。

        叶白荷沉声道:“那你还愿意留这样一个不明来路的家伙在你身边?就不怕他随时会出卖你?”

        张凤府道:“怕,可我们不是还有三鬼吗。”

        叶白荷顿住了脚步,双眼总算有了一丝光彩。

        “这么说其实你也怀疑兰亭有问题?”

        张凤府道:“他们四个人我都相信,他们四个人我也都不相信,可现在他们四个人在一起。”

        叶白荷不解道:“在一起又能怎么样?”

        张凤府道:“他们两个人总有一个人说的是真话,一个人是假话,如果三鬼说的是真话,兰亭是在骗我们,那你觉得等我们离开之后三鬼的下场会好的了哪儿去?如果兰亭说的是真话,三鬼是在有意骗我们,那兰亭的下场又会如何?”

        “所以说你压根儿就没想过去找那个瘸腿男人?”

        摘下面具,再度露出那张男女莫辨的俊美脸庞,叶白荷满脸笑意,精彩至极。

        张凤府道:“瘸子还是要找,只有找到瘸子才有可能找到答案,而且现在就去找,晚了恐怕有变数。”

        “这么做你就是在拿四条命做赌注,好计谋。”

        叶白荷不禁赞叹。

        “恐怕他们四人若是知道自己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一定不会再继续跟你接触下去,楚江王的狠辣,狠在明处,而你的阴险,却是在暗处。”

        “我只是跟他们一样,不想那么早死而已。”

        ……

        找到发现兰亭的那处无人地时候正如同不久前发现兰亭时候一般,无人声,无动静,甚至连脚步声都清晰可闻,只有不知从何处凝聚的滴水之声滴滴答答,附近就有水潭,事实上修罗道之中所有饮用水皆来自于此。

        张凤府并不担心有埋伏,修罗道景物不似中原五光十色,翻来覆去都只是一些古怪石头,钟乳,毫无新意,虽说漆黑一片中最适合埋伏,可二人自靠近这片区域时候便凝神静气不肯放过一丝一毫周遭动静,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那瘸子知道自己的藏身处被发现了,所以很快就转移了地方?

        张凤府正暗自揣摩时候忽闻一阵利刃破空之声传来。本能一把推开叶白荷,只见一道流光划过,一把通体银白匕首正稳稳当当插在面前一块顽石之上,那匕首之后还绑着一封字条。

        “想知灰鼠究竟是谁,且随我来。”

        通道之外一道黑影闪过,张凤府叶白荷迅速转身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跃上墙壁,随后紧随那黑影追击而去。

        黑影速度极快,但是这脚不沾地如一阵风般的轻功都让张凤府刮目相看。

        修罗道如同微型中原城镇,有门庭若市的城镇,自有荒无人烟的

        郊区,此时此刻那道黑影便将张凤府与叶白荷二人带至又一处没有人影的洞府,随后才停下身来。

        一身黑袍,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下,张凤府已看到那人一条并不灵活的假肢,不必等那人回头便知其身份。

        “我早就说过有人能将自己的短处练就成寻常人无法企及的长处,现在看来我这句话并没有错。”

        两把寒刀向前出鞘,对付不同的人,出刀的先后顺序亦是不同。

        感受着两把杀人刀上传来的森森杀意,黑袍终于是回过神来,缓缓摘去头上黑帽,露出一张蓬头垢面的脸。

        “两把好刀配两位高手,不愧为双绝,须知修罗道惦记这两把刀的人不在少数,如此带着两把刀大张旗鼓,也亏得楚江王手下那群酒囊饭袋居然还没能将你们找出来。”

        原本的杀意似乎在这一刻凝固起来,便是张凤府都十分疑惑于这瘸腿男人说话的口气。

        他沉声道:“你不是楚江王的人?”

        瘸腿男人道:“我为什么要是他的人?”

        张凤府道:“那你又究竟是什么人?”

        男人道:“我是来帮你们的人。”

        张凤府道:“可我没见到你帮我们。”

        男人道:“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灰鼠是谁?灰鼠我已经交给你们了。”

        张凤府手腕轻颤。

        “你的意思兰亭就是灰鼠?就凭你一句话,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男人道:“你相信他可不也是就凭他的一句话?”

        张凤府:“……”

        男人道:“如果不信,现在大可以回去看一看,看看你们的三个半死不活的朋友还在不在。”

        张凤府深吸一口气,却并不为所动,笑道:“从我离开他们四人开始就已经做好了他们当中随时都有可能会死的准备,比起他们,我更想弄清楚你的身份,更想知道你这家伙葫芦里在卖什么关子。”

        张凤府突然松开拿住刀柄的手,不待手中杀人刀从空中落到地上便单掌拍向刀尾,力至刀身,宝刀便如同离弦之箭带着破空之声直朝瘸腿男人而去。

        “好生没有礼貌。”

        瘸腿男人冷哼一声,不敢小觑了那柄无上杀人刀的刀锋,单脚轻轻一跃,高高跃起一丈,刀势眼看就要落空,叶白荷紧随其后又朝正身处半空之中的瘸腿男人给出一刀,双刀将至,一上一下,将瘸腿男人两处封锁,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此时瘸腿男人正是身处空中无处借力,即便如此,张凤府仍旧不敢大意,料想此瘸腿男人定不会这般简单。

        果然,男人再度冷哼。

        “本事不小,不过就凭这便想擒拿住我,恐怕还差了殿。”

        张凤府与叶白荷四只眼睛注视之下,只见瘸腿男人突然拆了下半身那条看似与真腿一般无二的假腿,如同铁棍一般猛然抽开叶白荷一刀,只闻金戈之声,叶白荷只觉手臂一阵颤抖,刀身嗡嗡作响,以左手食指中指轻轻按住震动不已的手腕,才将那股反震之力彻底卸去。

        这时候张凤府叶白荷才知道那条假腿竟也是一件罕见的神兵利器。

        一棒击退叶白荷,只剩张凤府一刀已惧怕,上跃的力道已到极致,又一棒击飞张凤府的一刀,瘸腿男人轻轻落下,如同金鸡独立一般,一手拎着一条腿,另一条腿稳稳当当落在石头上,这模样看似有些滑稽,不过张凤府与叶白荷二人此时却是心沉到了谷底。

        楚江王实力如何张凤府已早有领教,七品当中罕见的以练体高手,可虽如此,张凤府一人全力之下以火云刀出其不意还能勉强打个半斤八两,至于这瘸腿男人,张凤府仅凭方才一招便能看出此人实力绝对在楚江王之上,如此一个高手实在不像是为楚江王卖命的人,张凤府下意识竟渐渐相信了瘸腿男人的一番话。

        可杀人刀一出,又岂能不分一个高下?

        张凤府笑道:“有点儿东西,你这条腿若不是亲自跟你交手,绝对难以想象居然是一件霸道兵器,谁要是跟你交手而不知道你的底细,恐怕十有八九都会死在你这条腿下。”

        瘸腿男人道:“那又如何?难不成你这小子竟觉得你的刀能赢得过我这条腿?不是我瞧不起你,刀是好刀,可你如今的本事却是还差了点,你这点本事放在中原或许有可能兴风作浪,可到九重天这等高手云集的地方,却是根本不够看的,莫怪我不提醒你,就你如今手段想要继续在九重天之中调查下去就等于自寻死路。你可曾见过一只蚂蚁能将一颗参天大树咬断?”

        张凤府心里一紧,难道这瘸腿男人知道什么?他认识自己?否则怎知道自己来九重天是为调查某件事情而来?若是如此,恐怕面前这个家伙还真有非死不可的理由了。

        张凤府淡淡道:“你说的没错,一只蚂蚁未必能咬断一颗参天大树,可这只蚂蚁是很聪明的蚂蚁,会团结其他的蚂蚁,倘若变成一群蚂蚁来,你觉得会不会有可能咬断这棵参天大树?还有你,你说我实力不济,奈何不了你,可在我看来却并非如此,”

        “哦?那你倒是说说理由。”被张凤府一句话勾的来了兴趣,原本就不打算下死手的瘸腿男人,蓬头垢面之下的一张脸两眼放光。

        张凤府道:“你这条腿绝对是难得的神兵利器,非但如此,还是一件阴人的兵器,可方才若非不是被我二人逼上绝路,你又怎可能轻而易举动用这件兵器?你觉得呢?”

        “哦?”

        瘸腿男人冷眼看了张凤府一眼,随后饶有兴致道:“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张凤府轻笑道:“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早已与张凤府形成默契的叶白荷才在张凤府这句话落便抖动手中宝刀,横刀在前,瞬息之间劈砍出三刀,刀罡强大,所至之处虽算不得摧枯拉朽却也是在但凡被刀罡触及到的顽石之上留下深深沟壑,只是刀罡便如此,真被手中宝刀触及,下场可想而知。

        先前便吃了叶白荷大亏,瘸腿男人并不敢大意,眼前带着面具的两人不论身形,头发,衣裳,还是手中两把刀都相似了太多,若非脸上带着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具,昏暗中瘸腿男人几乎都会以为这两人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相比方才两刀刀势,瘸腿男人很快得到一个结论。

        比起张凤府的刀,叶白荷的刀似乎更追求力道,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力之所至,所向披靡,断然是刀中高手,至于张凤府……

        瘸腿男人才在思忖间,满打满算自躲避开叶白荷三刀刀罡起最多不过半个呼吸时间,便已看到前一刻还在叶白荷身边的张凤府下一刻便化作一道影子朝自己而来,张凤府速度快,刀更快,先出一刀不中,再出一刀被瘸腿男人一棒击退,第三刀时候已彻底摸不着张凤府方向。

        瘸腿男人暗道一声好狡猾的小子,知道自己腿脚不便,纵使轻功再好亦无法做到如同常人那般迅速调转方向,而张凤府便是抓住这个弱点不与其硬碰硬,借着修罗道鬼斧神工地势以及昏暗光线不断出刀偷袭,刚开始还好,以为不过只是张凤府的虚张声势,再加之有叶白荷不断出刀正面硬撼,并不以为意,毕竟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谁知越到后来瘸腿男人便越发觉着不对劲,只因张凤府不论是出刀角度还是出刀时机都掐算的极为刁钻,须知人有力穷时,如此下去自己岂不被张凤府活生生耗死?

        明白这一点后瘸腿男人勃然大怒。

        “小子,你阴我。”

        已不知使出多少刀的张凤府终于停下身子咧嘴一笑,横刀在前,左手手指轻弹刀身,一层肉眼可见的涟漪挥洒开来。

        “阴你能咋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