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放长线钓大鱼

第七十七章 放长线钓大鱼

        层层涟漪自张凤府为中心朝洞府四周扩散开来,无形之刃。

        瘸腿男人虽惊,却算不得大惊,能成为如此厉害高手又岂能没经历过风浪?

        面对张凤府如此突如其来一手,瘸腿男冷笑: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简单,果然还留了一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一招应该是冰宫的不传之秘,名字叫巫山云雨,取此名字非但没有任何亵渎之意,反而是因为此刀一出,刀气弥漫如同云雨,故此才得来的这个名字不是?

        张凤府颇为疑惑,此时弥漫刀意已席卷瘸腿男人全身,就在不久之前自己才用此一招重创蛇窟蛇姬,这一招的威力自是不用多说,只是这一招落在瘸腿男人那里似乎带来的效果并不如对付蛇姬时候来的那般明显,至少瘸腿男人看起来是游刃有余。

        一招没能重创此男人,但瘸腿男人依旧受了轻伤,张凤府很奇怪他为何只守不攻,却听他道:不错,这一招巫山云雨在你小子手中倒也没有侮辱,有几分火候,只是若想杀了我,恐怕还得你师父亲自来才行。哈哈。

        张凤府心沉谷底,眼前这瘸腿男人越发让人琢磨不透,尤其竟还扯出了自己师父,不禁冷声道:你认识我师父?

        瘸腿男人道:非但认识,还跟他有过交集,我已经说了我是来帮你的,你这家伙却是偏偏不信,还要跟你旁边的家伙一起联手来对付我,若非怕你师父一脉绝了种,我今日定不饶你,好了,就如此,我也不跟你两个小辈继续缠斗,告辞。

        这就想走?

        张凤府自是容不得此人说走就走,当即冷哼一声,宝刀再出,叶白荷与其配合早已天衣无缝,双刀齐聚之下,瘸腿男人亦只是怒喝:同样的战术还想来第二次?太看不起人了。

        一条独腿,一条假肢,就如此直接硬碰硬从二人刀下杀出了一条路来,眨眼一条腿蹦蹦跳跳逃的无影无踪。

        张凤府叶白荷二人齐齐惊骇,只因瘸腿男人手段比他二人想的高出太多。

        真没想到居然还隐藏着如此高手,还好不是敌人。

        张凤府心有余悸。

        他说他认识我师父,还知道我这一刀的名字,怕应该却有其事,一个性格古怪的老头儿有一个同样古怪的朋友,似乎并不稀奇。

        还是先回去看看,莫要出了什么意外才好。

        将视线从瘸腿男人离开方向收回来,叶白荷倒显得比张凤府镇定许多。

        不管那人是什么身份,既然找上了我们,便肯定会还有下次。

        二人并不知就在其离开不久,分明已经离去的瘸腿男人却在某个无人拐角突然冒出一个头来,其人一手捂着肩膀,那里正血流如注。

        好小子,这多疑的性格跟那老东西倒真有的一拼,还好老子跑得快,要不然今天恐怕就真得阴沟里翻船了。

        张凤府叶白荷并未能直接返回到兰亭与三鬼兄弟三人所在之地,因为那里此时此刻已经被重重恶鬼包围。

        远远望去张凤府便知出了事。

        与旁边一个看热闹恶鬼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兰亭与三鬼兄弟三人全部被楚江王的手下抓了起来。

        果然有问题,现在你可算信了三鬼的话?

        证明兰亭或许极有可能就是二人一直要找的灰鼠,叶白荷言语之间倒也有了几分揶揄之意。

        看来那瘸腿的家伙并没有骗我们,兰亭就是灰鼠。也就是你口口声声一直说的朋友。

        张凤府反驳道:可兰亭似乎也一并被抓过去了。

        叶白荷道:他是楚江王的人,楚江王抓他回去不过只是掩人耳目而已,毕竟谁知道抓回去后是享受囚徒的待遇还是享受太上皇的待遇不是?难道你到现在还相信你的朋友?

        张凤府道:我只相信我眼睛见到的事实,在我没有看到兰亭之前,谁说的话我都不会全然相信。

        叶白荷道:那你想怎么办?

        张凤府道:等,楚江王既然抓了他们,定不会就如此算了,想必肯定是要以他们为诱饵勾引我们出来。

        叶白荷点点头。

        眼下似乎除了等之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若是二人再度杀进楚江殿,怕只会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毕竟到了人家的地盘,是生是死,还不是得别人说了算。

        好在张凤府并未等多久便等来了消息,楚江王抓住了叛徒,定于一日之后在修罗道凌迟处死。

        现在你又打算怎么办?

        二人在一起,拿主意的是张凤府,叶白荷似乎永远扮演的都是配合的角色。

        其实你大可以不必冒险去救他们,如果兰亭真有问题,三鬼你也不必冒着性命危险去救,毕竟你已经救过他们一次,于情于理你都不再欠他们三兄弟什么,如果三鬼有问题,兰亭是无辜的,在我看来你也没有必要去救,因为单凭我们两个人根本就无法从修罗道中安然无恙带走一个人,尤其是在现在处处被楚江王封锁的时候,楚江王可以找来很多帮手,我们只有两个人,消息亦不会传出去,搬不来救兵,为了他们搭上我们的性命,在我看来不值得。

        张凤府道:我当然不会以为你是怕死,你只是怕我死而已,可就算我们不去救他们,照样也出不去修罗道,所以,还不如赌上性命,更何况我们不还有一个纸鸢?

        叶白荷道:那个女人你也相信?

        张凤府道:现在我们和纸鸢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楚江王对付我们的时候其中也包括她,她有什么理由不跟我们站在一条战线?

        叶白荷道:就算有了她又能如何?我们只有三个人。

        张凤府道:那可不一定,毕竟你怎么知道纸鸢就没有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