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送钟

第七十八章 送钟

        “这么疯狂的想法也只有你才想的出来。”叶白荷不禁叹气。

        张凤府道:“如果只是为了结成阵营一起活下去,纸鸢没有理由不跟我们合作,她来修罗道的时间比我们要长的多,又是地榜第三的高手,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没有几个拿的上台面的朋友?”

        “可她即便有朋友也是修罗道之中的朋友,你确定这么她朋友不会背叛她选择了楚江王的阵营?毕竟不管怎么看,我们的实力都要弱于楚江王太多。”叶白荷心有顾虑,张凤府心中明了,却还是笑道:“明面上的确是如此,不过我相信对于男人来讲,有时候宁愿得罪一个男人,都不愿意让一个女人失望,尤其是纸鸢这样有风韵的女人。”

        “你似乎不太了解女人。”

        女人这两个字从叶白荷嘴里说出来,倒是有些违和,毕竟不论从什么地方看,叶白荷都不像是一个风采照人的女人,因为修炼魔刀的关系,其人给人的永远是一种难以接近的生冷之感。

        叶白荷又道:“女人永远只会对最为强大的那个男人动真心,至于其他的人,或许会玩玩,但绝对不会认真,你觉得那些男人会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会跟楚江王拼命?”

        张凤府却道:“那是因为你不了解男人,这天下不负苍天不负卿的男人不少,但逢场作戏的男人只会更多。”

        叶白荷颇为玩味。

        “听起来你很有经验。”

        张凤府咳嗽一声道:“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我更希望纸鸢的朋友当中有厉害的女人,因为跟女人打交道总比跟男人打交道来的方便许多。”

        叶白荷不解道:“为何?”

        张凤府道:“女人的那些小心思多半只会用在女人身上,而不会用在男人身上,男人对付女人,永远都不需要多么厉害的玄功,也不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只需要两样东西。”

        叶白荷更加好奇了。

        “那两样东西又是什么东西?竟如此厉害。”

        张凤府颇为无奈,长舒一口气道:“只需要一张英俊的脸和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所以我一直觉得对于男人来讲,天下再厉害的武功也不及女人的胸前二两肉来的厉害,对于女人来讲,天下间再贵的胭脂水粉,再名贵的金银首饰,也不比一个英俊男人的一句赞美来的更赏心悦目。”

        也不知是突然想起什么,叶白荷一阵面色不自然,随后有意无意看了一眼自己的平平身体,冷哼一声道:“你懂的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还真多。”

        张凤府尴尬道。

        “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还是先想办法找出纸鸢要紧,时间只有一天。”

        “去哪儿找?”

        “还是只能通过那些恶鬼的嘴将其找出来,我相信打听一个地榜第三的纸鸢总比打听一个无名无姓的瘸腿跟一个驼背老人来的容易的多。”

        事实也的确如此,地榜前十几乎个个都是有名高手,没人会傻到以为从地榜最末一步步打上来的前十高手都是酒囊饭袋,故此,纵有挑战地榜之人,也绝对不会戳到一上来就要挑战前十。

        或许修罗道之中有人不认识十殿阎罗,但绝对不会有人不认识前十的高手,因为十殿阎罗几乎已是修罗道最为至高无上位置存在,寻常人触摸不到,只有地榜才是真真切切能看得见摸得着的。

        张凤府很快便打听到了纸鸢的下落,只是纸鸢的处境却好像不是太好。

        “她与我们一起被楚江王发布下悬赏榜缉拿,以前经常出现的地方现在根本就找不到她的踪影,不知道他躲在了什么地方。”

        能苟延残喘在修罗道之中还能咬牙活下来的人一定是一个无比惜命的人,对付这种人,通常以性命威胁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一个人越是怕什么。便越会被人拿出这个弱点无限放大,自然而然也就在面临威胁的时候不得不乖乖就范,正因为如此,张凤府才能一抓一个准。

        这样的消息是二人早就能想到的事情,叶白荷也不觉得多惊讶,只是冷静道:“可在她经常出现的地方留下了暗号?”

        张凤府点头。

        “不过光这样等不是办法,就算她看到了暗号,也找不到我们究竟在哪里,毕竟我们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在外面晃悠,必须制造点什么动静出来引起她的注意才行。”

        叶白荷道: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折腾出什么动静?难道在楚江殿之中弄出来的动静还不够大?”

        张凤府道:“够大,可那始终只是楚江殿,纵有消息传出去,也会被要面子的楚江王迅速封锁,要在修罗道之中找出动静,自然是挑选修罗道之中的人最为合适。”

        “难道你想……”

        “不错,现在我二人不是已经排行地榜十二了吗?寻常恶鬼的排名无人注意,可地榜之上的高手出手总不可能没人知道?”

        “那你想对谁下手?”

        “对谁不是早就应该知道了吗?地榜之上其他人与我无冤无仇,我也没必要主动找人麻烦,算下来得罪我们的人只有两个。”

        “柳叶和墨鱼。”

        叶白荷怪异至极。

        “究竟只是为了引起纸鸢注意还是为了报仇?”

        张凤府道:“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

        叶白荷道:“那这两个家伙你打算挑谁出手?”

        张凤府沉声道:“柳叶这家伙太过邪门,我虽不怕他的柳叶剑,却是对他的金蚕丝颇为忌惮,你也见到了这种蚕丝威力,倘若与人交手从一开始都不敢使出全力,那从一出手时候便已经决定了胜败,想必柳叶的剑只是其二,那古怪蚕丝才是他最厉害的兵器,故此,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杀柳叶之前,最好还是不要打他的主意,免得打草惊蛇。”

        叶白荷道:“那只能算是墨鱼倒霉了。”

        张凤府道:“他长得乌漆嘛黑,可不就是天生一副倒霉相?”

        ……

        墨鱼之所以为墨鱼,并非生来便是墨鱼。

        墨鱼只是一个人的外号,只是不同的是墨鱼的外号并非别人为其所取,而是墨鱼自己为自己所取。

        有时候人的外号被人叫的太久,连自己都有可能会忘记自己本来的名字,墨鱼便是如此,当一件事情坚持的时间太长,连人自己都不知不觉相信了这件事实。

        墨鱼已经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名字,只大约记得自己杀过不少人,得罪的仇人太多才不得不选择来了荒城这种藏污纳垢只地保全自己,来荒城之后墨鱼无时不刻不保持着警惕,认识结实的人不少,但能走进心里真正成为朋友的人却并不多。

        只有那么寥寥几个,而今却全都死在了花如玉手里,墨鱼想杀了花如玉,花如玉却因为有楚江王的保护而活的好好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选择保护花如玉不死于叶白荷刀下是一件违背墨鱼初心的事情,至少墨鱼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如此大度的人,非但不是大度,反而还极其谨慎,极其小心翼翼,在修罗道这种地方,只有小心翼翼才能让自己活的更加长久。

        张凤府与叶白荷纸鸢带着三鬼杀出楚江殿之后,楚江王将这股怒气当中的一半都撒到了墨鱼身上,作为地榜排行第六的高手,始终不及第四的柳叶以及第三的纸鸢来的更有分量,墨鱼深知这一点,故此,原本就活的小心翼翼的他更加隐忍三分,立求在狂风骤雨之中求得自保。

        此时此刻,墨鱼正在自己的昏暗洞府之中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提不起半点兴致,床榻之上还有着两个衣衫朦胧的妙龄女子正眼送秋波,只可惜墨鱼全然无动于衷,他非蛮牛,自是不比蛮牛好色,两个不论身材还是样貌都是绝佳的女子在墨鱼心里却远远不如张凤府叶白荷手中的那两把刀来的更有吸引力。

        “真是好刀。”

        墨鱼轻轻把玩手中酒杯,将酒杯中一杯美酒一饮而尽,眼里说不尽的贪婪。

        “这样的刀谁能不爱?有了这样的刀,再配上我的武功,杀了第五又有何难?楚江王啊楚江王,你瞧不起我墨鱼,拿我墨鱼撒气,岂不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楚江王也未必见得今天是楚江王,明天还是楚江王。”

        “大人你在嘀咕什么呢?良辰美景,如不快些寻快活,岂非耽误了这大好秋色?”

        两个自楚江殿之中送出来的美女一颦一笑之间皆让男人无法抵挡,打一棒再给一颗糖,这是楚江王惯用的伎俩,也是任何上位者都喜欢用的伎俩。

        这天下或许有不好色的男人,却没有喝了酒还能不好色的男人。

        几杯酒下肚,墨鱼只觉得心跳加快,脸颊发烫,原本并无多少诱惑力的两个美女也在此时此刻仿佛更加妩媚动人起来。

        毫无疑问这两个女子极为精通床笫之术,知道对于男人最有诱惑力的并非是一丝不挂,反而是半遮半掩。

        墨鱼冷笑。

        “好一对生来尤物,怕是没少经过楚江王的宠幸才能练就出如此功力,既然来都来了,我若是就放你们这样回去,岂非让人笑话我墨鱼不是男人?”

        墨鱼正要大展雄风时候忽闻麾下恶鬼来报。

        “大人,有人送了一样东西来。”

        “谁这么厚道?还要给我送东西,带进来看看。”

        两个孔武有力的恶鬼抬进来一大块用黑布遮盖的东西。

        很沉,质地很重。

        墨鱼揭开那层黑布,脸色瞬间沉到了谷底。

        床榻之上两个女子更是惊讶不已。

        “这谁啊,怎的这般小气?送个石钟来是什么意思。”

        墨鱼愤怒之下一掌拍向那鬼斧神工雕琢的石钟,只闻轰隆一声,那石钟浑身剧颤,浑身出现裂纹。

        “何人这么大胆敢给我送终?”

        墨鱼面色阴寒,两个不知是何物的恶鬼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一恶鬼道:“没,没看清楚,他就在外面等大人你。”

        再度一掌将那石钟拍的浑身粉碎,两个恶鬼躲闪不及被石块击中,胸膛凹陷,嘴里吐血,已死的不能再死,至于床上两个女子,因是在墨鱼之后,便未被波及,只是此时此刻无边春色突然横死两具尸体,再也找不回之前的温暖一片。

        墨鱼踏出了洞府,他的洞府不像蛮牛那般高调开辟在半山腰上,反而深入地平线之下,像是从地上钻出来一个洞。

        墨鱼看到张凤府的时候,张凤府正坐在墨鱼洞府之前的一处台阶之上仔细擦拭着手中杀人刀。

        在无处不在的长明灯灯火之下闪烁寒光,脸上一张丑陋至极的恶鬼面具,不知是哭还是笑,活像是一只真正修罗。

        墨鱼森冷道:“你来了。”

        张凤府淡淡道:“我来了。”

        “你不该来的。”

        “可我已经来了。”

        “你来干什么?”

        “我来给你送礼物,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可还满意?”

        “你经常给人送这种礼物?”

        “那倒不是,我还是第一次,所以没什么经验,不过我相信这种事情做多了自然会有经验了,你是我第一个送出这种礼物的人,你应该高兴才对。”

        “可你或许忘了一件事情。”

        “我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这里是修罗道。”

        “然后呢。”

        “这里到处都是我的人,楚江王正在到处找你,你还敢如此大张旗鼓出现,你可能是在给你自己送终。”

        “那你可能错了。”

        “我哪里错了?”

        “你所谓的那些你的人如今都已不能再说话。”

        “为什么?”

        “因为他们已经成了尸体。”

        又一道恶鬼人影悄然出现,手中宝刀正保持收鞘动作,墨鱼瞧得清楚,那宝刀刀身的人血正不断往下滑落,杀人不沾血,连痕迹都无。

        果然是把好刀。

        只是此时此刻墨鱼心中再无贪婪之意,原本想要得到的宝刀在此时此刻竟也好像成了恶鬼索命的工具。

        墨鱼头一遭出现惶恐之意。

        “你们不能杀我。”

        站在张凤府身后的叶白荷将宝刀重回匣中,黑衣飘飘,张凤府惊奇道:“为什么不能杀你。”

        墨鱼道:“杀了我只会让你们更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张凤府道:“难道你觉得此时此刻还有比我们现在的处境更万劫不复的吗?”

        墨鱼再也生不起任何战斗之心,如同一只真的狡猾墨鱼一般缩回到了洞里,张凤府手中杀人刀脱手而出追击而去,没能钉上墨鱼躯体,倒是洞穿了两个衣衫裸露女子的胸膛,稳稳将两个女子钉在修罗道的石壁之上。

        “你去那头,我在这头。”

        将杀人刀从两个女子胸口拔出,张凤府冷眼瞥了一眼两个兀自死都不肯闭上眼睛的女子。

        原本的温柔乡已变成修罗场。

        叶白荷轻轻点点头,随后纵身一跃,身影消失在原地。

        手里提刀继续深入,张凤府似乎已经瞧见墨鱼的惊慌失措以及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