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诛心

第八十三章 诛心

        唬人的牌子?

        张凤府当即愣住,放在桌子上的黑色令牌但凡不是瞎子都能看到上面漆黑的罗刹二字,莫说是大漠双剑这等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便是随意抓个牙牙学语的小孩都可能会被罗刹令三个字吓住,罗刹令在江湖上的地位便如同皇帝在朝廷当中的地位,否则当日里才来荒城时候十三娘又怎会乖乖听了自己的话?

        张凤府不禁低声道:“难道二位没有看见这块牌子上的字?”

        左脸道:“看见了,我想不是瞎子都应该看得见的,罗刹令,真是滑稽。”

        张凤府更加不解,疑惑道:“二位不怕罗刹令?”

        左脸道:“怕,怎么可能不会怕,江湖上的高手又有几个不怕罗刹鬼?可你就拿出这么一块牌子来忽悠我们,你小子也未免太不将我大漠双剑放在眼里。”

        张凤府总算听明白了双剑话里的意思,沉声道:“原来二位竟以为这罗刹令是假的。”

        左脸道:“难道你敢说你这块牌子是真的?我兄弟二人虽没有见过罗刹鬼是什么样子,可不凑巧的是我们就在不久之前才见到了罗刹令,你这块牌子的确是巧夺天工,不论是样子还是颜色都跟真的罗刹令一般无二,我们差点就信了这是真的,不过很可惜,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张凤府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再度问道;“二位是在哪里见过罗刹令?”

        右脸道:“在该见过的地方见过,准确说拥有罗刹令的人你也见过。”

        “就是那个家伙?”

        张凤府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震惊。

        “他居然拥有罗刹令,莫非他是罗刹门的人?”

        左脸道:“是不是罗刹门的人我们不清楚,不过拥有罗刹令是真的,否则你以为就凭纸鸢这个婆娘的傲气,怎会屈居于那小子之下?”

        张凤府道:“似乎连二位都臣服在了那家伙手下。”

        左脸道:“你想多了,罗刹门固然可怕,但手未必就能伸得到九重天来,我兄弟二人在江湖上闯荡这么多年,也绝对不是单凭什么字号就能将我兄弟二人吓跑的,我们跟那小子也不过仅仅只是合作而已,而且我们也曾听说罗刹门的高手个个都神出鬼没,如此大张旗鼓出现的我们却还是第一次看见,不过不管那家伙的罗刹令究竟是从罗刹门得来还是通过其他渠道,一句话,我们兄弟只看重交易,不管其他,并且这个交易似乎跟你们两个小子也有关系。”

        张凤府道:“跟我们能有什么关系?”

        左脸道;“有人承诺了只要我们做成这件事情,就以两把刀作为酬谢。”

        张凤府道;“什么样的刀?”

        左脸道:“杀人的刀,无上杀人刀。”

        张凤府嘶哑道:“我还真不知道这家伙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思,只是我很疑惑为什么你兄弟二人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岂不知这两把无上杀人刀的主人就是我?”

        左脸道:“因为我们兄弟二人并不是很喜欢那个家伙,不过你也别误会,我兄弟二人同样也不喜欢你们这两个家伙,之所以愿意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你们可以理解成我兄弟二人喜欢看热闹,尤其……狗咬狗一嘴毛的热闹。”

        张凤府惊讶于大漠双剑二人复杂的心思,冷冷道:“想要这两把刀的人很多,不过后来他们大多数都死了。”

        右脸道:“他们死不死跟我们兄弟二人没关系,我们只认跟那个家伙的交易,如果他做不到他所说的,那么我兄弟二人也只会找他算账,却不会找你们二位,因为我们跟你们二位并无仇怨。”

        张凤府道:“这么说来二位还是恩怨分明的人,难道二位就不怕我转眼将你们出卖了那个家伙的事情告诉那个家伙?”

        右脸道:“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做的,因为你们跟那个家伙也不过只是在互相利用而已,在利用完毕之前,至少你们是不会轻易翻脸的,即便心里都早已有了翻脸的心思。”

        张凤府沉默片刻,将被大漠双剑视为假货的罗刹令重新收进了怀里,随后道:“大漠双剑不愧为大漠双剑,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没错,我们跟他的确不过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暂时不会撕破脸皮,原本来你们这里是想打听关于那个家伙的事情,如今打听出来罗刹令这种东西,看来今天我们这趟果然是没白来,如果那家伙真跟罗刹门有什么关系,那他请来帮忙的都是些什么人也就不言而喻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二位,原本我还以为我们有合作的可能,而今总算是买卖不成仁义在,今日总归是盛了二位的一份情。”

        左脸道:“你就不生气我们打你刀的主意?”

        张凤府道:“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强求不了,绝世武功难得,绝世兵器更难得,又有几人真能做到无动于衷?难不成我还能左右天下人的想法!只是不管那人是真罗刹也好,假罗刹也罢,他若不来也就罢了,他若敢来,恐怕这修罗道中又即将多出来一个飘荡的孤魂野鬼。”

        大漠双剑满腹疑惑,道:“你们只有两个人。”

        张凤府道:“我已说过了杀人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比人多人少的,更何况二位难道就没想过为什么他的就一定是真罗刹令,而我的就是假的呢?”

        大漠双剑齐齐愣住,这事情还真是从没想过,至少从张凤府拿出罗刹令开始二人便不约而同认为这不过只是一个高仿赝品,因为真的已经见过了,再出来一个自然就是假的了,仔细一想,张凤府所说又岂会没有道理?

        左脸沉声道:“难道你的意思是你才是罗刹使?”

        张凤府道:“我可没那么说,二位觉得是就是,二位觉得不是就不是。”

        左脸难以置信道:“这未免有些太过不可思议,全江湖人都知道罗刹门与九重天早晚都会一决雌雄,罗刹门的人混进九重天,并且在修罗道之中当上了秦广王?这岂非就是一个笑话?”

        张凤府道:“事实上一个罗刹门的人非但混进了九重天,还堂而皇之跟修罗道的地榜有名高手在一起喝酒,这岂非更是一个笑话?”

        大漠双剑终于有了迟疑之色。

        张凤府字字诛心。

        右脸声音颤抖道:“这么说来我兄弟二人想要得到罗刹门的两口宝刀,听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张凤府点点头。

        “没错,我相信但凡聪明一点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宝贝之所以动人心,其根本不过只是因为人心贪婪罢了,拥有两口宝刀对于江湖中人来说根本就是梦寐以求之事,虽说宝刀杀人不见血,虽说这江湖腥风血雨,每时每刻都在担心杀人与被杀,无人不想拥有两口宝刀护身,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两把宝刀是好事,可是否也得考虑一下自己能不能轻而易举拿出来这两把刀,毕竟万一不小心走漏了什么风声,等待自己的就是灭顶之灾对不对?可倘若拥有两把刀却不能随随便便使出来,只能藏在暗室孤芳自赏,那么得到两口刀又有什么用处呢对不对?得到了也只能是鸡肋,毫无用处,聪明人都不会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大漠双剑已齐齐捏紧了拳头,两把宝刀近在咫尺,却又仿佛间隔了天堑鸿沟,丝毫无法逾越。

        张凤府将二人变化看在眼里,杀人者,攻身为下,攻心为上,自己这番话一说出来倒是多多少少让大漠双剑种心中有了忌惮。

        张凤府道:“我的师父曾经告诉我,当你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要再去想起,想起来只会徒增烦恼,花两条命去赌一个不论成立或不成立的答案,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毕竟刀再重要,还能比得上二位性命重要!”

        “我的师父还告诉我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如此,二位何不退而求其次?”

        左脸道:“怎么个求法?”

        张凤府道:“不如跟我们合作,我们不会给你们两把刀,不过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比两把刀来的更实在的东西,当然,前提是我们一定要在这次暴乱之中活下来,并且,我们还要杀了那个……很有可能是罗刹使的家伙。”

        左脸道:“你这是要我们兄弟二人反水?”

        张凤府道:“只是给二位一个选择而已,因为从二位告诉我们那个家伙要对我们下手开始,我们就跟那个家伙注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关键就看二位怎么选了,又或者说二位最看好谁。”

        左脸道:“你希望我们看好谁?”

        张凤府道:“当然是希望你们看好我们,因为我们有两个人。”

        大漠双剑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左脸道:“你才说了杀人这种事情不是看人多。”

        张凤府道:“可有时候却不得不承认人多的确是赢面要大一点。”

        “……”

        “那家伙的朋友已经潜入进了九重天,虽说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不过……”

        左脸迟疑片刻。

        “不过这次进来的人好像还不少,其中还有不少名门正派的人,甚至还有朝廷的人也混进来了,你若真想弄清楚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只需要两个时辰之后去修罗道鬼窟偷偷查看一番就行。”

        “这算是你们兄弟二人的答案?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

        张凤府站起了身子。

        “既如此,那我们就约定的时候再见面,到时候还希望二位千万莫要乱了阵脚。”

        “等等。”

        左脸喝住张凤府。

        “你如此相信我们,就不怕我们同样在他面前告诉他你们有罗刹令的事情?”

        张凤府摇摇头:“不怕,因为真金不怕火炼。”

        大漠双剑再度愣住。

        ……

        别了大漠双剑,张凤府才心有余悸,嘴上说不怕,但实际心里却生出另一番心思。

        张凤府心有忧虑:“罗刹门的人极有可能已经找上门,除了罗刹女之外,九重天之中肯定已经来了不少罗刹门的高手,我怕纸包不住火,早晚都有露馅的时候。”

        叶白荷道:“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那个从来没个正形的老头儿是否真的跟你说过你方才说的那些话。”

        张凤府咧嘴一笑。

        “骗鬼的你也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