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妖人

第八十九章 妖人

        纸鸢当即娇躯一震,难以置信道:“罗飞飞,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罗飞飞冷笑道:“放心,纸鸢,你并不包括在内,你的功夫这么好,我又怎可能会忍心让你跟楚江王一起陪葬?”

        所谓功夫究竟是不是指真的功夫,莫说是张凤府,便是修罗道中众恶鬼也都晓得了罗飞飞话里的意思,功夫便是指床上的功夫,纸鸢顿时成为笑料。

        当即有恶鬼道:“纸鸢,原本以为你是找到了一个大靠山,却没想到根本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堂堂地榜第三的高手居然做了一个男人的床上玩伴,当真可笑至极,倘若真是憋的慌,我修罗道这么多兄弟不能满足你?非得要去找一个外人?”

        纸鸢脸红到了脖子根,再看罗飞飞一脸玩味,全然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纸鸢更是羞愤欲绝。

        “罗飞飞,你太过分。”

        罗飞飞道:“你情我愿的事情不能说是谁过分,更何况你在床上时候不是挺主动?恨不能把你的腰都扭断,须知老树盘根这姿势我可是只听过,从未试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杀了你太过可惜。”

        纸鸢满面怒容。

        “罗飞飞,老娘要了你的狗命。”

        “咳咳……有话好说,不必如此激动。”

        最为看似人畜无害出手却也最为狠辣的肺痨鬼拦住纸鸢去路,一截竹篙拐杖深深插进地上青砖,不动如山。

        谁都能瞧得出来这肺痨鬼定是高手中的高手,被人利用之后便卸磨杀驴,纸鸢脸上如何挂的住?

        纵使面对肺痨鬼如此高手依旧不惧,谁曾想不过十来招纸鸢便败下阵来,肺痨鬼赫然是一个七品之上的高手,足以与黄泉媲美,纸鸢才知原来罗飞飞早就在动手之前便安排好了所有计划,如今张凤府危在旦夕,兰亭纵有本事也不敢离开张凤府太远,叶白荷虽武功高强,但莫要忘记还有一个刘一半与风魔手,冷月柳叶虽武功同样高强,但纸鸢却并不看好这两人能对上刘一半与风魔手。

        两军交战,将对将,兵对兵自是无可厚非,难过的事纸鸢此时此刻竟是根本找不着自己究竟应该站在哪一方。

        重回修罗道立场,便是自己有那脸面恐怕也只会成为恶鬼们笑柄,若是继续跟罗飞飞狼狈为奸,虽能换回一时安宁,却难免落得一个沦为别人床上玩物的下场。

        纸鸢而今年方三十有二,的确正是那女子旺盛时候,只是虽如此,又如何真甘心情愿沦为别人禁脔?

        混战在此一刻两岸清明,张凤府与兰亭虽杀了楚江王,但已摆明立场并非罗飞飞一路人,黄泉等高手纵想替楚江王报仇,此时此刻也不得不先攘外随后再安内,花如玉因失血过多已彻底昏死过去,一代秦广王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并无什么人愿意为花如玉再去找张凤府的麻烦,只因其身旁还有一个灰鼠,更因为还有一个手持杀人刀的叶白荷虎视眈眈。

        若是想今日活下来,怕是必须要抱着一颗心。

        张凤府见纸鸢左右为难,忍住小腹血流如注冷冷道:“纸鸢,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纸鸢复杂道:“我害死了这么多兄弟,还如何回得去?”

        张凤府道:“一码归一码,楚江王要害你性命在先,你自保之下不得不勾结罗飞飞,此时此刻罗飞飞要背信弃义,这事便怨不得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谁会给她这个后悔的机会?”

        一道披头散人影出现,手中一把柳叶软剑薄如蝉翼,在灯火映照之下等同于无。

        柳叶眉如女子,张凤府却是没想到如此一个地榜有名高手出除了眉毛如女子之外,肚量竟也是如女子一般小肚鸡肠。

        上次吃了张凤府借刀与纸鸢的亏,柳叶便一直将这事记在心里,而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落井下石,又岂能就此错过?

        “纸鸢,做错了事情就该付出代价,修罗道又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算个什么东西?”

        趁纸鸢心中懊恼无神之际,柳叶一把快剑已脱手而出,同样的手段,以金蚕丝操纵柳叶剑,正对纸鸢心脏,一击要命。

        这般变故终是落在了张凤府眼里,张凤府低喝一声:“偷袭,无耻。”

        那把快剑终是未曾接触到纸鸢便被一把快刀斜斜击飞,横刀在手,叶白荷踏前一步拦住柳叶去路,冷冷道:“你这只会偷袭别人的家伙又算个什么东西?”

        柳叶脸色比婆娘偷了人还难看,咬牙道:“你们杀了楚江王,勾结外人的事情暂且放下不提,难不成现在还要阻拦我收拾叛徒?”

        叶白荷道:“是不是叛徒岂非由你这不男不女的妖人说了算?”

        张凤府剧痛之下又憋不住笑意,冷不丁一个抽搐小腹又是一大股鲜血喷了出来。

        柳叶绝非不男不女,但却人如其名带着一股子阴柔之气,阴柔之气搭配阴柔之剑,行阴柔之事,而反观叶白荷本是女子之身,却是比寻常男子还要阳刚,能从叶白荷嘴里说出这句话,张凤府并不觉稀奇,只是在说出妖人二字时候柳叶变得歇斯底里。

        一把柳叶剑瞬间调转势头朝叶白荷而去,叶白荷见招拆招几个呼吸时间便对拆十几招,那柳叶剑竟是比上次还更加诡异难缠,短时间之内竟是不分胜负。

        罗飞飞乐的看窝里起哄的热闹,一时间竟也没动手,张凤府心知罗飞飞此人太过自负,通常自负的人都会吃在自负的亏上,默默掐算着时间,送信去的阿二此时此刻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带人过来。

        场中形势严峻,罗飞飞不说话,风魔手三人便也不出手,黄泉冷月冷眼旁观,三鬼兀自昏迷不醒,花如玉纵使今日能活下来,下场也绝对比此时此刻更加凄惨。

        若是光许愿而不还愿,恐怕神灵就不一定灵验。

        罗飞飞口中的所有人似乎并不包括不知在想什么的大漠双剑,此二人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力量不可小觑。

        张凤府心中想拖延时间,便故意找话道:“大漠双剑,别人已说了今天除了他们自己带来的兄弟,其他所有人都得死,难不成你兄弟二人还等着看能拿到什么好处不成?我知你兄弟二人心中畏惧,可你们更应该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罗刹门飞进了修罗道,岂非自取灭亡?”

        大漠双剑齐齐眼神闪烁,有些事情能说出来,有些事情却一定不能说出来。

        张凤府罗飞飞二人同时身怀罗刹令,但罗飞飞却带来了罗刹门的高手,再看张凤府这边,除了一直形影不离的叶白荷便没了其他人,孰强孰弱一目了然,至于谁是真的罗刹门,对于大漠双剑来讲,似乎并不重要,谁能活下来才最重要。

        左脸冷冷看向罗飞飞道:“你是不是也打算我兄弟二人都不放过?”

        罗飞飞心道坏事,方才竟是忘了还有这对组合,大漠双剑本领不可小觑,虽并不惧怕,却寻思着暂时稳住最好,最下面的恶鬼谁多谁少并不重要,毕竟只是滥竽充数,高手却是能多就最好多一点。

        罗飞飞笑道:“二位说的哪里话,我既然要留下纸鸢,又怎会忘了二位兄弟?两位尽管替我办事就好,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二位。”

        张凤府冷笑。

        “大漠双剑,倘若你们连这小子的话都信得过,那我也只能说你兄弟二人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全部是被狗吃了,言而无信之人还值得相信?更何况你们以为他给你们许诺的好处就一定能做得到?你敢保证他罗飞飞不会再度出尔反尔?倘若你二人还有一丁点脑子,此时此刻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多嘴。”

        眼见张凤府坏事,罗飞飞抬手一掌,不等兰亭上前阻拦便见一道矮小身形同样一掌拦截住。

        张凤府惊讶看着面前古井无波的冷月,低声道:“谢谢。”

        冷月冷哼一声道:“只是见不得有些自以为是的人对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废物出手罢了,若是你被杀,也只会丢我们修罗道的脸。”

        张凤府语塞。

        罗飞飞却再度如同口头禅一般不屑道:“雕虫小技。取你性命如同探囊取物。”

        张凤府心中有气却无力还击,便不由得怒道:“大漠双剑,楚江王已死,此处我秦广王最大,杀了罗飞飞,既往不咎,没人敢追究你之前的事情,我说了算。”

        众恶鬼与黄泉等人齐齐怔住。

        罗飞飞先是愣住,随即捧腹张狂大笑。

        “就凭你也配说这里是你说了算?”

        下一刻,黄泉上前一步,冷月上前一步,兰亭上前一步,修罗道众还活着的恶鬼纷纷上前一步。

        张凤府心下感慨除了柳叶心思颇重之外,其他人总算在此时此刻拧成了一股绳,今日因祸得福。

        表面大义凌然,实际心中却在寻思倘若今日不将此局化解,一但自己身怀罗刹令的事情曝光,等待自己的才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纸鸢心神震动,毕竟又有谁能想得到一个最不被看好的秦广王竟在此时此刻将众恶鬼团结到了一起?

        不禁咬牙道:“秦广王,算我一个,待我替方才为我死去的那些兄弟们报了仇,我便以死谢罪,万不该因为一己私欲引狼入室而搭上了这么多兄弟的性命。”

        张凤府亦再度诚恳道:“黄泉,冷月,纸鸢,谢谢你们。”

        自出现便未曾说过几句话的地榜最厉害两位高手也只是冷冷瞥了张凤府一眼。

        黄泉道:“并非是我们听了你小子的话,只是因为九重天与罗刹门早晚必有一战,既然要战,何必等早晚,不如现在就一战。”

        冷月亦是冷冷道:“念在你秦广王还算有良知,知道保住修罗道周全的份上,今日给你一个面子又有什么关系?只是丑话说在前头,一码归一码,等杀了这群跳梁小丑,该算的帐还是要算个清楚。”

        张凤府低声道:“随时奉陪。”

        黄泉大声道:“既如此还等什么?诸位兄弟,且随我一战,让这群跳梁小丑看看我修罗道并非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放肆。”

        黄泉当先一掌拍面,风魔手横在罗飞飞之前接住黄泉一掌,却是不曾想到黄泉突然化掌为爪,直取风魔手咽喉,七品高手之争,争在瞬息,风魔手面色微变,本能微微扭身躲避如此索命一爪,冷月亦是后先至对上手持竹篙的肺痨鬼,纸鸢咬咬牙,终是硬着头皮对上只有半张脸的刘一半。

        三对三,刚好余出来一个罗飞飞。

        却是不想正此时又有一道剑花直取罗飞飞咽喉,罗飞飞眯了眯眼,看着与纸鸢一同反水的大漠双剑,双剑一左一右夹击而来,度快过闪电,罗飞飞手无寸铁,只能分别以双手两指夹住双剑,谁知大漠双剑丝毫不惊讶,反而面露诡异笑容。

        兄弟二人成名已久作战经验极其丰富,又怎会真傻到送上两把剑?

        但见兄弟二人双剑之后分别再度出腿,重重踢向罗飞飞胸膛,罗飞飞双手被困,双腿亦只能使出一条腿防备,度到底是慢了几分,一脚踢开左脸一条腿,至于右脸的一记扫胸腿却是再也无计可施。

        被右脸一腿踢中,罗飞飞其人便被巨力震的倒飞出去,轰一声撞塌一座石像才算是停下来,身后众邪道高手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只是修罗道中众恶鬼也终于反应过来再度混战一起,厮杀震天,火光弥漫。

        冷眼看着手持宝剑横冲直闯,所过之处残肢断臂满天飞舞的大漠双剑,罗飞飞面色阴寒自碎石窖中踉跄爬起来,深吸一口气稳住气血,先是生生咽下去到达嘴边的一口鲜血,随后满不在乎的弹去胸口衣裳灰尘。

        见此一幕,一对一的风魔手忙分心道:“少主,有没有事?”

        “少主怎么可能会有事?”

        罗飞飞强忍痛楚不屑道:“雕虫小技而已,难道也想伤了我……哇…”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触目惊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