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笑脸人

第九十三章 笑脸人

        天下当真还有此鬼神莫测的神通玄功?说从哪个地方出手便从哪个地方出手?自是没有,不过只是因为罗飞飞身后又出现了两个人罢了。

        两个居住天王府,没事便互相斗嘴的人,只是就连张凤府也不曾想到刘宝居然是如此厉害高手,虽占了偷袭的因素,可一拳便将七品的罗飞飞砸的倒地不起,又有谁敢小觑?

        说到底还是占了蔷薇的便宜,若非蔷薇两句疑神疑鬼的话让罗飞飞大意,刘宝也万万不会如此轻易得手,龙潭恶女,张凤府此时此刻才体会到了蔷薇的古灵精怪以及刁钻。

        罗飞飞受了蔷薇一脚之后再受了刘宝一拳,再无反抗之力,踉跄半天爬不起来,狼狈不已。

        仔细看刘宝二人像是赶路而来,上气不接下气,好在总算赶了一个及时。

        李乌拉更是气喘吁吁道:蔷蔷薇,你你们怎怎么不不等等我们。

        将罗飞飞打倒在地,众邪道高手纷纷停手,大漠双剑因此脱困,忙撤身出战场,闭目调息。

        余下数十武功较好恶鬼还在与罗飞飞麾下高手缠斗,不死不罢休。

        蔷薇白眼道:我我我不想等等你们。

        李乌拉道:别别别学我说说话。

        蔷薇道:我我就要就要学你说说话。

        刘宝装作没看见这一切,只因虽没了罗飞飞,可眼前这数十邪道高手也并非是省油的灯。

        对于二人的斗嘴张凤府也生不起心思逗趣,只是看着与风魔手刘一半肺痨鬼缠斗的黑寡妇,风魔手三人乃是邪道成名已久高手,黑寡妇亦在江湖上名气不弱,眼前这三个邪道高手实力再不济也是七品后期,黑寡妇能与三人打个难分难解已是出乎预料,这一点单单只是看黄泉冷月等人的眼神便能看出来。

        黄泉更是忍不住低声问道:秦广王,这黑裙女子是我九重天的人?

        张凤府心知纸包不住火,更何况黑寡妇既如此大张旗鼓出现在修罗道,便不是打算低调行事,原本只打算黑寡妇能随便派遣出来几个高手,最好能将胖瘦罗汉那等高手派来,再加之给风满楼带去的消息,足可应对此次危机,却是不想黑寡妇居然亲自前来,想来定是罗刹门的出现才让黑寡妇如此上了心。

        张凤府点头道:她的确就是九重天的人,

        黄泉又迟疑道:我九重天高手当中女子虽然不少,可如同你这位朋友这么厉害的,我还真没听过几个,这其中有楼台揽月月笼纱,其人最擅长的是剑,一把快剑一出定要人命,不过月笼沙如今已最起码四十岁,不至于你朋友这么年轻,还有梅花针秦雪烟,不过那是九重天高层的高手,也不会在修罗道这等地方出现,还有一位芊荨,不过芊荨更不可能出现在修罗道,传闻这位女子一生只爱琴棋书画,不喜打打杀杀,如此说来,我能想到的只有最后一位了。

        言及此处,已是地榜第一高手的黄泉竟是语气颤抖。

        同是地榜有名高手的冷月与纸鸢亦是满脸难以置信。

        纸鸢喃喃道:难道是她?

        黄泉苦涩道:如此雷厉风行,如此年纪的高手,除了她还能有谁?我原本以为你秦广王赶走花如玉之后定会惹来这位不愿,却是没想到你居然能将这位都请来,这么看来楚江王栽到了你的手里并不冤。

        张凤府道:我只是让人出去搬救兵,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竟能将她搬来,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知道自己不会有那么大的面子。

        纸鸢心中五味陈杂,原本以为的不过小喽啰的张凤府竟是突然搬来了如此一尊大佛。

        九重天第二天王黑寡妇的名头九重天又有几人不知!

        纸鸢复杂道:虚伪的话就不必说了,早告诉我你还有这个女人做后盾又哪里会来的这么多事情?须知我原以为就你们两个在楚江王地盘上翻云覆雨,现在看来的确是我太过愚蠢,若非这个女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又怎可能来楚江王的地盘如此放肆?现在我算是知道你小子的后盾了,只是黑寡妇虽厉害,可始终一个人难以抵挡这三个家伙,我问问还有没有帮手?倘若只有他们四个人,恐怕还是不够。

        张凤府正色道:从一重天赶来这里估计还需要不少时间,眼下要做的是尽可能将他们拖住,尽量稳住局面,我是不能动了,就看诸位了。

        张凤府冷眼打量罗飞飞麾下邪道高手之中的有生力量,这其中甚至发现了好几个实力竟是并不亚于风魔手三人多少的高手,形势不容乐观,在看自己这一边还能挣扎的人,黄泉,冷月,纸鸢,兰亭伤势过重,自是无法再出手,大漠双剑尚且还有余力,只是却也不容乐观,还有一个最为难缠的柳叶,柳叶也负了伤,但张凤府却知若是柳叶的那一手金蚕丝用的好,定能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

        只是此时此刻柳叶似乎并不在意两方谁赢谁输,而是始终有意无意朝自己这边看来。

        张凤府心中暗道恐怕今日不论能不能活下来,柳叶这条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偷袭的毒蛇却是一定要死,免得夜长梦多。

        只是现在却不是出手的时候。

        张凤府看向柳叶道:柳叶,你怎么说也算是修罗道的人,你与我们之间的恩怨能否暂且放下,先过了这道坎再慢慢算也不迟?否则等我们死了,你以为罗飞飞会放过你?

        柳叶冷哼一声不说话,但一双眸子却始终不曾从纸鸢身上离开。

        被如此一个家伙始终盯着,纸鸢不免后背发凉,咬牙道:跟这个家伙废话什么?跟他联手怕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将我们卖了,别忘了他可是楚江王的走狗,依我看不如先杀了他,到时候再慢慢解决罗刹门的这些家伙。

        张凤府冷声道:现在可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得团结一条心才行,柳叶,我现在问你,你是要跟我们一起出手对付罗刹门,还是要等我们后面的援兵到来到时候连你一并杀了,相信我,我连第二天王都能请出来,要杀一个并不需要花费太多力气。

        柳叶眯了眯眼,冷哼道:怕不是为了让我出力才故意如此说。

        张凤府道:你信不过我总该信得过黑寡妇三个字。

        柳叶道:我只信我自己。

        张凤府道:那就是一定要打?

        柳叶不言。

        张凤府道:如果要打,接下来我们这些人什么都不做,专门对付你一个,等杀了你再慢慢对抗罗刹门也不迟,不信你问问我旁边这些人的意见,看他们要不要你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岔子。

        柳叶紧咬牙关。

        黄泉冷月冷眼相看,叶白荷轻轻出刀,纸鸢更是一脸愤怒。

        片刻之后,柳叶率先出手以金蚕丝操纵柳叶剑杀入罗刹门群中,但见软剑在前,金蚕丝在后,所过之处,连碎石都被轻易割断,见此一幕,张凤府越发阴沉,冲身边叶白荷道:此人留不得,今日一定要杀了他,否则以后恐生祸乱。

        叶白荷点点头,纸鸢却是惊愕无比。

        真要下手?

        张凤府道:难不成你就不怕以后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纸鸢沉默。

        那就先试试看能不能杀出一条血路。

        正要出手时候却被张凤府拦住。

        几位,小心那个总是挂着一脸笑意的。

        你也注意到了?黄泉惊讶,冷月亦是一脸凝重。

        张凤府道:从那人刚开始出现我便一直在注意,此人出手极少,但一出手便是绝杀,方才大漠双剑便是吃了他的亏,本事不弱,莫要阴沟里翻了跟头。

        放心,连第二天王都来亲自助阵,我们还怕什么?

        再度交战一起时候亦只有张凤府,兰亭,江门三鬼三人派不上用场,张凤府心中忧虑,只因黑寡妇渐渐有疲惫之态,能与风魔手三人这种高手纠缠这么久已是喜出望外之事,想来黑寡妇与蔷薇也定是在送出信后便迫不及待赶来修罗道。

        说到底还是人手不够用,正如其所说,没有几个高手愿意臣服在一个女子之下,更谈什么为其所用?若非如此,黑寡妇又怎可能破坏规矩亲自前来修罗道?

        最为厉害的三个人被牵制住,战局瞬间轻松不少,但张凤府知道黑寡妇落败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若是不能在此之前到来援兵,依旧竹篮打水一场空。

        罗刹门其组织名头响彻江湖,门下高手不比九重天,九重天虽有流寇无数,却大多是被逼走投无路才盘踞在此,而罗刹门却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更是武功高强。

        黄泉冷月等人再度酣战时候,罗刹门高手足还有五六十数之多,原本就各自负伤,强弩之末,又何谈跟这么多人缠斗?蔷薇虽有余力,加之刘宝,也有不小的作用,毕竟杯水车薪而已。

        再看罗飞飞正闭目调息,怕是用不了多久便能缓过来一口气。

        兰亭亦是只剩下半条命,张凤府不得不低声道:擒贼先擒王,不管这罗飞飞是什么来路,但只要擒住了这家伙,不怕这些人不乖乖就范。

        兰亭惨白道:没那么容易,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奇怪的法子,看起来似乎伤好的很快。

        张凤府道:罗刹门能屹立江湖这么多年不倒,自有其道理,有几门看家本领并不稀奇,倒是那笑脸人,虽在战局之中却始终有意无意看向罗飞飞,要杀罗飞飞便不得不引开笑脸人。

        兰亭道:我去。

        张凤府道:你还能动?

        兰亭道:皮糙肉厚,暂时还死不了。

        张凤府道:既如此那你小心,罗飞飞交给我来对付。

        兰亭道:你身上这把刀插的很深,稍有动作只会扩大伤口,又如何用内力?若是强用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你。

        张凤府咬牙道:我还有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