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天榜

第九十六章 天榜

        气氛在那么一刹那凝固起来,才因为留住一条命而暂时放松的纸鸢这么一句话的功夫又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张凤府,期望从后者脸上找到那么一丝否定,却在张凤府脸上看到的是一种被人道穿秘密的从容。

        张凤府道:“没错,假如不是天王你们在这里,假如我又的确有那个能力杀了他们两个家伙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他们。”

        纸鸢特别不理解,疑惑道:“为什么?你不是说过现在我们是并肩战斗过的人?”

        张凤府道:“因为他们曾经想杀了我,我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没必要如此大度将这件事情压在心里。不过这其中并不包括你,纸鸢。”

        张凤府一字一句极其认真道:“我或许会忘记一个大敌当前临时结盟的朋友,却一定不会忘记一个雪中送炭的朋友,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可就难了。”

        纸鸢这时候才放心下来,女人的第六感总是远比男人强烈,自然而然也能感受到张凤府这一番话里的真情实意。

        罗刹门众高手已经退下,打扫战场时候张凤府找到兰亭地方时,兰亭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笑三笑被张凤府危机之下对付罗飞飞所逼迫,不得已只能放弃取兰亭性命的机会,只是虽如此,兰亭的伤也够呛,说是触目惊心也不为过,好在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楚江殿大势已去,好在人手足够多,将所有残兵败将尽数带至了二重天天王府,而此时距离九重天大比也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而已。

        “我本来还以为你能折腾出多大的动静,结果却把自己弄成了这幅模样,你让我接下来的计划可该如何是好。”

        黑寡妇自是气不打一处来,虽说完美解决了楚江王这个隐患,可楚江王相对于整个九重天来说,亦不过只是杯水车薪。

        虽将刀子取了出来,又施以灵丹妙药,不过想在短短一天时间之内完全康复,基本不可能,张凤府自知坏了黑寡妇计划,偏偏黑寡妇还亲自入修罗道相救,且不论将来会如何,这份情却是实打实欠下了,心中过意不去,笑道:“说是大比,却不一定当天就要上场对不对?我已经倒霉了一次,总该不至于两天连着倒霉不是?”

        黑寡妇道:“你说的倒是轻松,只是这些事情连我都说不准,原本还指望你此番能替我二重天挣些面子回来,可你这伤势没个半个月恐怕还真的不能完全康复,哪儿能等得到半个月那么久?黄花菜都得凉了,况且九重天大比原本就是九重天之盛事,恰逢赶上了赏宝大会这种时机,来争夺宝贝的人多,来凑热闹看这种盛事的人却也不少,这两日已不断有外面的人通过各种方式涌进来,这其中说不定就有你们认识的人,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情况生,在正式你派上用场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哪里也别去,免得惹出来什么麻烦,我已向外面放出消息,说秦广王已经死了,现在就看黄泉冷月这两个家伙会不会出尔反尔,希望我没有赌错,”

        “不是还有一个柳叶?这个家伙不彻底解决,始终是一个大麻烦,被一头老虎惦记还好,最起码有迹可循,可被一条阴冷的毒蛇惦记,换做谁估计都得头疼,”

        张凤府的确颇为头疼,眼下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更何况还有之前答应了黑寡妇的枯木老人那件事情,倘若现在便困住了身子不得出天王府,的确不是一件好事。

        “柳叶的事情我自然会派人料理,我也不会给自己留下一个麻烦,在此之前还是做你该做的事情,你那几个朋友才刚醒来便嚷嚷着要见你,另外,花如玉已经醒了。”

        黑寡妇谈不上高兴或者不高兴,语气平平,这也让张凤府更加对这位奇女子敬而远之,一个人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对昔年姐妹如此冷漠不上心,如此一个女人,又究竟有什么事情是能让她动心的呢?

        张凤府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花如玉交给我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理?”

        黑寡妇叹气道:“给个痛快就行。”

        花如玉醒来时候已彻底瞳孔涣散,任谁换做在没了双手之后又没了双腿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清醒,身上那件血色红袍依旧穿在身上,不少地方已结痂,死死贴在花如玉的皮肤之上,花如玉除了一张脸,其他抵挡都能称得上是合格的美人标配,只是此时此刻这具忽略脸蛋的妙曼胴,体跟人彘基本没有多大区别,也就没有了让人再欣赏的欲望。

        张凤府去看花如玉的时候还带着江门三鬼,只因早先便答应了三鬼会报仇,三鬼自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早先为花如玉所关押,受的也是非人折磨,那时候三兄弟便心中毒誓一定要将这恶毒女人碎尸万段,方才能消除心头之恨,可真到了看见花如玉这幅半人半鬼模样之后,先前那股子恨不能食其肉啃其骨的恨意竟是莫名其妙消除了一大半。

        张凤府也不觉惊讶,人之初,性本善,若非这坑人的江湖所逼迫,又有几个人愿意做那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只是光放出了狠话,却不做点狠事,未免有些太不符合江门三鬼的名头,故此,没了一只耳朵的大鬼冷冷道:“花如玉啊花如玉,你可也曾想过你会有今日?原本不过就是被一个男人抛弃了而已,多简单的事情,非要把自己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糟蹋了自己,还让别人看了笑话,我兄弟三人本打算将你剁碎了喂狗,不过看你差不多已得到应该有的报应,没了双手双腿,谅你也再做不出什么毒蝎事情,我既被你害得没了一只耳朵,我便割下你一只耳朵当做补偿。”

        说罢,大鬼真用刀割下来了花如玉一只耳朵,血流如注,张凤府没有正眼去看,虽说答应了黑寡妇会给花如玉一个痛快,可张凤府更想三鬼能出了心中那口恶气,如此才能真正做到三鬼为其所用。

        大鬼取了一只耳朵,丢进了门外花园里,惹来一群虫子哄抢,轮到老三时候,老三亦只是冷冷道:“她在我兄弟三人身上留下不少鞭笞的伤口,若是只取下一只耳朵未免太便宜了些,我将那些鞭子还给她就是。”

        “还有我。”

        老五同时站了出来,兄弟二人便在张凤府面前将花如玉鞭打了一个痛快,哪怕没了一只耳朵的这个可怜又丑陋的女人此时此刻已彻底麻木,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张凤府不去关注,一直等到兄弟三人将心中那股气出完,一直在门外等候,只是轻声提醒道:“暂且先留下她一条命就是。”

        大鬼十分不理解。

        “这女人如今连一个完整的人都算不上,留下她的命还有什么用处?放在这里只会存心恶心人。”

        张凤府道:“多多少少总还是能派上一点用场的。”

        并未仔细说明,只因此时张凤府已被一个模样娇小的妙龄少女堵在了房门口。

        三鬼眼见情况不对,及早打了个哈哈便找个借口溜人,恰逢此时又有一道人影正缓缓朝这边走来,那人身材与张凤府上下,身穿一身黑色疾衣,一张脸俊美又带几分冷艳,分不清楚究竟是男是女,但三鬼却是瞧见了叶白荷腰间那把刀。

        叶白荷与张凤府的刀谈不上外形多么好看,多么盛气凌人,普普通通,古朴无华,但就是这样两把刀,但凡见过两把刀出鞘的人肯定不会轻易忘记这两把刀。

        大鬼迟疑不定。

        “你是……”

        叶白荷道:“才将你们从修罗道带回来便不记得我?”

        “记得记得,哪里会不记得。”

        受人恩惠,自不可高高在上,大鬼讪笑。

        “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也跟那小子一样如此年轻,这个年纪便有如此厉害的武功,这种人可真不常见,看来我们果真没有选错人。”

        叶白荷道:“如果只是这个年纪这么厉害的武功,罗飞飞岂非才是最不常见

        (本章未完,请翻页)

        ?”

        闻言,三鬼面色怪异,沉重无比。

        大鬼复杂道:“那小子根本就是一个异类,想必肯定是通过罗刹门的全力栽培才有这么厉害的玄功修为,这种人放眼江湖的确是有,不过始终只是少数,毕竟倘若这种人多了,可让我们这些老江湖面子往哪里放是不是?”

        叶白荷不以为然,忧心道:“只是一个九重天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汇聚了这么多的高手,这其中还只是明面上的,并不包括那些至今在潜伏起来不曾露面的,恐怕我们所想的这座江湖,跟实际上的江湖大小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大鬼原本就并无多少心思寒暄,只想着劫后余生,得抓紧时间将老二老四的后事处理一下才行,兄弟五人原本同气连枝,而今活下来三人,不还得为此好生缅怀一番?

        故此大鬼道:“你要是来找秦广王的话现在可不是时候,那边已经过去了一个。”

        叶白荷早已看见正双手挽着髻对张凤府指指点点的蔷薇,不惊讶,只是轻轻点点头。

        “我看到了,你们去忙,不打扰。”

        叶白荷继续缓步,也听到了三鬼在背后的偷偷议论之声。

        大鬼道:“你们猜他究竟是男是女。”

        三鬼道:“这还用问!当然是男,损失女人又怎可能胸膛平平。”

        五鬼道:“我看是女人才对,三哥你有所不知,这天下有一种东西叫做裹胸布,用上那件东西,能看得出来是男是女才怪。”

        三兄弟俱是为叶白荷的半男半女惊讶,一路远去,叶白荷也并未去与他们争辩什么,只因是男是女都与三鬼没有半点关系,比起这个,眼下有些事情却是更重要的。

        靠近张凤府时候已隐约能听见蔷薇对其的颐指气使,虽有过节,不过在听说张凤府有难时候蔷薇也是义不容辞立马赶到修罗道,这份情意不论出自真心还是假意,张凤府却也是记在心里的,故此,不论蔷薇如何闹腾,张凤府始终闭嘴不说话,只是一脸笑意看着面前看似牙尖嘴利,实则不过只是个没有见到过外面天高地远的小姑娘,就如同在看一副泼墨山水画一般饶有兴致。

        一个人唱一台戏,渐渐地蔷薇也就没有了兴致,懒得继续闹下去,只是咬牙切齿道:“姓张的,别以为之前的事情姑奶奶就会这么算了,只是姑奶奶从来不欺负老弱妇孺,所以今天才放过你。”

        张凤府对老弱妇孺这四个字一阵莞尔,不觉摸了摸鼻头,笑道:“那就谢谢姑奶奶你大人有大量了,只是你专程来找我一趟该不只是为了说这些话吧?”

        蔷薇郑重道:    “算你聪明,我来的确是跟你说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关乎接下来大比的事情,这当中涉及到了九重天各个天王麾下的高手,也是你接下来的劲敌。”

        张凤府道“如果是情报的话你干脆还是别说了,这次去修罗道若非是吃了情报的亏,我定不至于伤的这么重,怕不是某些人挟私报复故意如此。”

        被洞穿了心思的蔷薇也不尴尬,只冷哼一声道:“谁让你那会儿欺负姑奶奶?好了,现在叶姐姐也来了,趁着你们二人都在,我把该告诉你们的都告诉你们,免得接下来吃了大亏,毕竟还有一天的时间。”

        张凤府看了一眼叶白荷,却见叶白荷点点头。

        张凤府道:“既如此,那就抓紧时间。”

        三人进了屋子,待关好门窗之后蔷薇便打开了话匣子。

        道:“要说到九重天高手的话,除了最上面的九大天王以及十殿阎罗,还有十二道场,便不得不提起九重天的两个榜,一个地榜,一个天榜,而说起天榜,便不得不提起天榜上最厉害的五个家伙。”

        张凤府打趣道:“直接说名字,还有现在大概是个什么境界,倘若太厉害的话,我干脆就直接不去了,免得自讨苦吃。”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