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青城派

第九十八章 青城派

        人间修罗第九十八章青城派纸鸢惶恐的已不知当说些什么,虽心知张凤府定不会轻而易举杀了大漠双剑,可面对张凤府如此咄咄逼人,竟是方寸大乱,僵持不下片刻,纸鸢才叹气苦涩一笑。

        “我明知你这家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却还偏偏要跟你上一艘贼船,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张凤府笑道:“如此说来你可是愿意答应我的条件?”

        纸鸢道:“我除了答应之外还能有更好的办法?”

        张凤府思索片刻,摇摇头。

        “只有这一个办法,罗刹令我是志在必得,谁都挡不住我。”

        纸鸢狡黠一笑,道:“可假如我把罗刹令的事情告诉黑寡妇,你猜罗刹令你还能不能保住?”

        张凤府气机一凛,随即淡然一笑。

        “你不会那么做的,你跟黑寡妇一样都是高傲的女人,否则你便不会反了楚江王,同样高傲的女人又怎可能对另一个女人主动示好?除非那是个男人。”

        “你这家伙倒是很懂女人的心思。”

        纸鸢又多看了张凤府两眼,道:“不过其实你也大可不必担心,正如同你所说,罗刹令这种东西的确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得到这件东西对我也没多大的好处,只是我很好奇你的那块罗刹令是怎么得到的,别跟老娘扯什么你是罗刹门的人,你的来路老娘虽不是完全清楚,可多多少少也大概感觉到了一些。”

        张凤府并不觉惊讶,自己的身份一开始便没打算真能做到滴水不漏,能被人猜出一点也在情理之中,笑道:“其实你早就应该猜得到,既然猜得到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纸鸢一愣,意味深长道:“罗刹令不会自己长腿跑到你身上。”

        张凤府道:“罗刹门的人也不会自愿将罗刹令奉上给我,扪心自问,我可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纸鸢道:“了解了,那我且听你一次,由我去将罗飞飞勾引出来,只是丑话说在前头,罗飞飞已吃了一次你的亏,未必就会再上第二次当,能不能得到你要的东西,可还得看天意。”

        ……

        进入九重天大比以前,张凤府要做的事情可谓太多,一一拜访兰亭,三鬼,纸鸢后,又分别见了大漠双剑以及十三娘和其手下的两个伙计,对于那来路不明的瘦猴儿以及老鼠脸账房先生,张凤府亦是提醒多加小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而今罗飞飞可是在暗处,大家都在明处,解决完所有事情之后,距离大比开启之日亦不过只有半日光景,原本应当躺在床上好好养伤的日子,张凤府竟是一刻也闲不下来,找到叶白荷说明来意之后,叶百合趁还有时间,便随同张凤府乔装打扮一番出了天王府,谁知却被同样乔装打扮了一番的蔷薇拦住。

        “我早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那么安分乖乖在床上休息,我果然猜中了。”

        妙龄娇小少女而今已换了一身贴身长裙,俏皮的一张脸挂满笑意,双手负在身后故意装作黑寡妇一般的成熟女子做派,却扮的根本不像那么回事,自以为将什么都看在眼里的一双慧眼,殊不知张凤府一眼便看出其心中那点心思。

        着了一身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衣裳的张凤府饶有兴致道:“究竟是你猜出来的还是天王猜出来的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

        被识破了心思的蔷薇

        也不尴尬,理直气壮道:“大姐说的便等同于我说的,我说的大姐也绝对不会反对,我就是大姐的传话人。”

        瞧着这自小便生活在荒城的少女这般高高挺起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脯,张凤府憋住了笑意故意板着脸道:“那么这位天王的传话人,你现在是打算拦住我们不让我们出去呢,还是打算跟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外面?”

        蔷薇歪着头道:“外面有什么好看的,都看了不下千百遍了,年年看,天天看,就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的,翻来覆去都是那些房子那些人,完全没点新意。”

        张凤府压低了声音道:“可我听说最近可热闹的很,一重天的不少中原人都得了许可,来了二重天三重天以至于更甚的四五重天来看热闹,九重天大比这么大的事情,多少都能招惹来很多看热闹的,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中原来的人跟你们有什么不同?”

        “能有什么不同?还不都是有鼻子有眼?难不成你还能找处一个长了两张嘴的?”

        蔷薇虽嘴上如此笃定,张凤府却是能看出来其早就心动,不慌不忙趁热打铁道:“恐怕来的这些人其中有不少高手,长得英俊的,漂亮的,气质卓然的,当中甚至还有雍容气度不下于天王的?你就不好奇?你就不想看看?”

        蔷薇转了转眼珠,不屑道:“吹牛吧你,我差点就信了,这天下还有人能比大姐更加巾帼不让须眉?”

        张凤府道:“机会就在眼前,信不信你跟我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再说我们出去只是为了办事,并不会多生事端,故此根本不需担心,机会给了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你自己看着办。”

        蔷薇早已心动,就这么半推半就被张凤府连哄带骗忽悠的出了天王府,才踏入二重天的“城镇”,便果然感觉到与之前刚来时候大不相同,多了许许多多生面孔,这些人大多自中原而来,单单只是看其神态动作便能看出一二。

        张凤府心道早知现在这么容易进入九重天,当初又何必绕了那许多弯路差点连自己性命都搭上?不过好在也并非全无收获,最起码自己收获了一门绝学,也收了几个朋友的心不是?

        远处有结伴男女这里走走那里看看,不时对小摊贩卖的一些小物件驻足观看,却在看过之后摇摇头。

        “样子是新颖,不过做工到底粗糙,始终不及中原那般精致,而且价钱要得也贵,我看还是算了,等咱们回中原我慢慢买给你。”

        又有三五个食客前脚刚刚踏进一家酒楼,后脚便传来嘀咕抱怨之声,其中一人骂骂咧咧道:“小二,你们这是怎么搞的,怎的菜品炒出来根本就不是那个味道,还有这酒,这么寡淡,是人喝的酒吗?”

        匆忙赶来的小二自是不忿,但一看这几位从中原来的大爷便知道不是好招惹的主儿,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那小二毕恭毕敬道:“大爷,着实对不住啊,条件有限,须知荒城毕竟不比中原地广物博,莫说是酿酒,便是煮茶叶也全然不似中原那般考究,中原酿茶还得讲究一个不同的水,不同的茶,不同的时辰采下来的茶该用什么样的水,可我们荒城就这么大个地方,酿酒泡茶用的都是同样的地下水,便是酿出来的酒都不如中原那般醇厚,可这已是小店能拿的出来的最好的东西,要是几位大爷实在不合胃口我们也没办法啊,总不能真从中原大老远运来食材和

        水吧,那可得花了天价了。”

        那小二一番将几个江湖客抬高的话倒是让那几个汉子心情大好,气消了大半,遂也不与小二计较,只是摆摆手示意没事。

        “算了算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的吃就将就吃吧,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尽管上来,爷儿几个不差钱。”

        才说了不差钱便顺手从怀里摸出来一包沉甸甸的金子,那小二自是乐的跑前跑后,几乎所有能看到的听到的都在陈述一个事实。

        荒城不如中原。

        蔷薇十分心中不服,与同样乔庄低调行事的张凤府抱怨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中原?若非大姐下了命令让我二重天好生招待你们这些中原人,恐怕姑奶奶方才就出手料理了那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张凤府惊奇道:“难怪我怎么觉着这么奇怪,九重天的人怎会如此忍气吞声,原来是天王亲自下了命令,这就很正常了,只是那几个江湖客虽有些过分,可别人说的也在理,毕竟谁吃惯了好酒好肉,突然吃这些东西抱怨几句也不稀奇。”

        蔷薇道:“抱怨都不能抱怨,爱吃就吃,不吃就滚蛋,谁稀罕做他们生意一样。”

        张凤府听着这话始终感觉有点怪怪的味道,终是忍俊不禁忍不住道:“怎的听起来好像是我得罪了你一样?既然你这么看不顺眼那几个汉子,你进去收拾他们就是,我们两个人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蔷薇道:“可你们不也是从中原来的?难道不应该同气连枝?”

        张凤府笑道:“中原那可大了去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你走上个十年都未必走得完,这么大的地盘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谁还能做得到每个人都团结一心?不过莫要说我没提醒你,这几个汉子有些来路,怕不是什么好招惹的。”

        蔷薇冷哼道:“能有什么来路?难不成比大姐的来头还大?”

        张凤府并不理会蔷薇的生气,打量了酒楼之内那几个汉子一眼,几人全部用剑,穿着统一的藏青色疾衣,看其年龄一人约摸三十上下,其余三人皆不过二十五六岁,相貌平平,只是那剑上纹路颇为考究,隐约能看见其纹路上刻着青城二字。

        蔷薇率先一步踏进酒楼,张凤府叶白荷二人稍往后,叶白荷低声道:“青城派?你跟青城派有过节?不然怎会让这小姑奶奶去找青城派的麻烦?”

        张凤府道:“算不得有过节,只是听说青城派近年来出了一个年纪轻轻便将青城所有剑法练就的炉火纯青的传人,所以想试探试探。”

        叶白荷道:“可是那青城剑余青城?此人我倒也听过,虽比下有余,却比上不足,高手勉强算得上,可毕竟不及名剑山庄以及天刀门这种大派,这样的人也能入得了你张凤府的眼?”

        张凤府道:“本来是入不得眼的,可我还听说这位青城剑余青城三年前拜了上一代江湖剑道宗师为师,退出江湖三年,三年来青城派亦是低调行事紧闭山门,突然出现在九重天,你不觉得这其中太过蹊跷?如果我想的没错,恐怕青城剑余青城已学艺归来,青城派更是指望借着这次大会扬名立万,既然遇见了,何不让蔷薇先去试探试探?万一这余青城真来了九重天,提前结交一下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毕竟可是上一代剑道宗师的关门弟子,不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