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缩头乌龟

第九十九章 缩头乌龟

        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上一代剑道魁首楚人凤便是其中之一,手中一把青叶剑,一人一剑,杀出了一代剑道魁首的地位,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这位一代剑道宗师突然一夜之间淡出江湖,销声匿迹,仿佛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出现一般,若非张凤府突然提起,叶白荷几乎快忘记这个人的名字。

        “江湖传言楚人凤早些年便因为仇人太多,被仇家联手围攻,那一战之后所有前去围攻的高手没一个人能活下来,楚人凤的踪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都以为楚人凤已经被人斩杀,没想到楚人凤居然还活着。”

        张凤府道:“江湖传言假假真真,真真假假,若非亲眼所见又有谁知道真假?只是不管是真是假,既然青城派敢拿这么大的事情做嘘头,想必都不会空穴来风,这青城剑余青城不论如何都当得我们去见一面,就为了一个剑道宗师四个字,都值得。”

        叶白荷道:“可那始终是上一代江湖的事情,就算楚人凤如今还活着也最少七八十岁,青鸾峰一战,就算能活下来也定受了很重的伤势,剑身之名已不复当年,若非如此,恐怕单单是拜了剑神为师这一点,青城派都早已被昔年剑神的仇家踏平了整个青城山,一个如此的楚人凤,还被你张凤府看在眼里?”

        张凤府道:“套用古人的一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剑神再怎么不复当年,但剑神二字却是整个江湖公认的,毕竟你可曾见过有后来者敢以剑神二字自居?”

        二人说话间蔷薇已踏进了这家四四方方的酒楼,此酒楼秉承着中原一贯的建筑风格,共分两层,一楼吃饭,二楼住宿,一楼之后是后厨,此时正有不下三个厨子忙忙碌碌,而一楼大堂之中共十八张桌子,九张有客,九张虚位以待,四个青城派弟子占据一张桌子,桌上已斟满茶水,四把剑分四个方位放在了桌子的四角落,年纪最长的青城派弟子方方正正国字脸,模样算不得满脸横肉,另外三个年轻弟子皆相貌平平,说不出来哪里好哪里不好,除了年纪最长那弟子的眼高于顶之外,其他三个年轻弟子倒是中规中矩,也未做什么出格的举动,方才见自家师兄与小二置气,其中一弟子还拉扯其衣角,示意自家师兄息事宁人。

        蔷薇进去的时候要了一张空位,随意吩咐了两样小菜,正琢磨着找什么借口寻青城派四个弟子麻烦的时候张凤府二人也踏进了门,张凤府一张脸只要见过的人便很容易认出来,故此还专门贴了一撮胡子,至于叶白荷一张脸生不出来胡子,亦只是在脸上贴了两颗黑痣,虽说看起来无伤大雅,原本一张男女莫辨的绝美脸,突然多了两颗黑痣却是变得有些丑陋,很难让人与之前的叶白荷联想到一起。

        其余八张桌子男女都有,有三桌江湖客打扮,暂时不知来路,其余几桌大概是九重天原住民,只吃着自己的菜说着自己的话,对才踏进酒楼的三人亦只是寻常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张凤府心知古灵精怪的蔷薇定要找法子收拾青城派四个弟子,也不说话,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自斟自饮,蔷

        薇故意提高了嗓门儿道:“小二,方才我路过店门口,偶然听见有人说咱们九重天的菜和酒都不如中原的酒和菜,可有这么回事?”

        那小二眼力见賊好,单单只是蔷薇说了这句话便知是上门找麻烦来了,心道这件事情可是二重天的那位天王亲自吩咐过要好生招待中原来的客人,怎的还会有人如此不长眼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岂非是让自己难堪?

        一看是一个不过最多二十的小丫头,小二遂连忙故意笑道:“哪里可能会有这种事情,一定是姑娘你听错了,我都没听到谁说过这样的话。”

        一边大声说给青城派四个弟子听,一边故意借着上茶水的时机靠近蔷薇低声道:“嘘,小姑娘,这些话可不能乱说,这可是咱们二重天天王亲自吩咐下来的,要让着中原来的这些客人,你这话若是被咱们天王听了去,指不定要惹出多大的麻烦。”

        谁知蔷薇仿佛根本没听见小二的劝告一般,一拍桌子冷笑道:“麻烦!能有多大的麻烦?某些人从中原而来,吃着我九重天的,住着我九重天的,现在还反倒嫌弃我九重天处处不如中原,既如此,我想问问,知道我九重天处处不好,为何还要厚着脸皮来我九重天的地盘?说出去岂非让人笑掉大牙?”

        这般一声冷喝顿时让酒楼之内的食客们面面相觑,齐刷刷朝张凤府这边看来,张凤府早就做好被人关注的准备,只安安静静喝茶,静等蔷薇继续将事情闹大。

        那小二眼见蔷薇如此不上道,遂有些生气,心道倘若在自家的店里闹出了什么事情那就是明摆着跟黑寡妇作对,活在黑寡妇的地盘上还跟黑寡妇作对,岂非活腻歪了?再说一看蔷薇便知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姑娘,虽有些喜欢蔷薇的仗义执言,可毕竟说话也得看场合,忙低声道:“哎哟喂我的姑奶奶,快别说了,再说下去可了不得了。”

        无人劝阻还好,说不定一个人折腾着没动静也就息事宁人了,可小二这般一劝阻,蔷薇更是怒气再大三分,咬牙道:“有什么了不得?允许有些人做便不允许我说了?方才说话的人呢?刚刚那么大声,怎的此时此刻却成了哑巴成了缩头乌龟?”

        张凤府并不为青城派那个年纪稍长的弟子忍耐力所惊讶,只因全因为那男子被其身侧一个年轻弟子拉扯住衣角示意其不要开口,年轻青城派弟子相貌一般,却生了一对浓眉,虽不说话,稍长弟子也明白其意思。

        不过即便如此,被一个小姑娘如此指桑骂槐冷嘲热讽,又怎会真如此容易忍气吞声?

        正手里拿着筷子的年长弟子将筷子冷冷拍到桌上,怒道:“够了,小姑娘你莫要太过分。”

        见这男子终于开口,蔷薇喜上眉梢,冷笑道:“我哪里够了?你说说看。”

        年长男子道:“方才你进门便冷嘲热讽,我可曾回应过你一个字?寻常人若到此时便也知道得理饶人的道理,可你偏偏一而再的羞辱我等,岂非真当我师兄弟四人是聋子?”

        正中了蔷薇滋事的下怀,蔷薇瞥了一眼青城派四个弟子。

        “那你倒是说说姑奶奶如何羞辱你们了?”

        年长男子道:“你说我们吃你们的住你们的,难道我们是白吃白住?难道我们没有留下银子?什么时候连客人发发牢骚这种事情都成了错误?”

        蔷薇道:“在姑奶奶这里就是不行,姑奶奶听着不爽,凭什么你就觉着你们这些中原来的便高人一等了?简直是笑话。”

        “你……”

        中年男子怒目而视,却被身旁浓眉师弟一把拉扯着坐了下来,低声道:“算了,师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人明摆着就是找麻烦来的,你若还与她一般见识,岂非正中了别人圈套?”

        中年男子闻言,虽心中不忿却也听了浓眉师弟的话坐了下来,只是一张脸已气的铁青。

        蔷薇好不容易才挑起这中年男人的怒意,哪里肯就此作罢?继续嘲讽道:“哟,有些人不是脾气挺大,怎的现在变得如此温顺?方才那股子高高在上的傲气又去了哪里?”

        中年男子闻言心中怒气沸腾,细觉方才之事的确有些太过于招摇,一包金子就如此丢在桌上,加上方才豪气干云,能惹来麻烦倒也只能怪自己。

        一旁浓眉师弟道:“师兄想替我青城派扬名立万初衷是好,可不应该用如此招摇过市的方式,这小姑娘说了也就说了,咱们忍着就是,不理她她自己就会觉得没趣,越是招惹就越是事大。此事不如就暂且放下来。”

        中年男子叹气道:“难怪师父吩咐我们要听师弟你的话,现在看来师弟你的确是比我考虑的周全的多,既如此,这缩头乌龟我当了就是。”

        说罢便真的做了缩头乌龟,任凭蔷薇再如何继续讥讽都不说话,中年男人自是做了酒楼之内的一个笑话,成为笑柄,但张凤府却惊讶于这男人对那浓眉师弟的言听计从,不禁生出好奇心思,这浓眉师弟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寻常人若是遇见忍气吞声的人纵有再大的火气也不回持续太久,可蔷薇并非寻常人,自然也做不出来寻常人的事情,见中年男人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开口,蔷薇更近一步,不好直接寻别人麻烦,干脆刁难起店小二来,招呼小二过来道:“他们要的什么菜,一模一样给我来一份。”

        眼见一场干戈就此平息,小二自是欢喜,忙吩咐了厨子迅速准备了一模一样的菜品,端上桌来后,蔷薇竟也不动筷子,只是看了一眼琳琅满目的酒菜,不咸不淡道:“小二哥,你家可养的有猪?”

        小二不知蔷薇心里心思,挠头道:“怎的姑娘你突然问起这个?”

        蔷薇道:“你只管回答我有还是没有。”

        一锭金元宝从蔷薇包里掏出来放在了桌上。

        小二两眼放光道:“我九重天的所有酒肉都是自给自足,猪自然是有的,不但有,还养了很多呢。”

        蔷薇狡黠道:“既然如此,这些酒菜麻烦你全部收拾回去,给猪倒上,我觉得猪肯定会喜欢这些有油水的菜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