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去去就回

第一百章 去去就回

        那原本还笑逐颜开的小二哥顿时傻了眼,只因这话怎么听起来都带着侮辱人的味道。

        顿时憋屈着脸为难道:“姑娘……这……这分明是为难我啊。”

        蔷薇哪里顾得这小二这么多心思,冷冷道:“我且问你,这桌酒菜我付钱没有。”

        小二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付了……可是……”

        ……“既然付了钱这桌酒菜怎么处置是不是姑奶奶说了算?酒楼朝南开,哪儿有客人说话不听的道理不是?我让你去倒你就去倒,还有,别忘了我说的话,一定要倒给猪吃,要不然姑奶奶拆了你的店招牌。”

        小二此时正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又哪里有心思去想这么一个小姑娘哪里来的口气敢拆别人招牌的道理,正要再度说话时候那年长青城派男子终是按耐不住怒斥道:“够了,姑娘,你如此得理不饶人未免太不将我青城派放在眼里。”

        其身旁两个师弟亦是有了不同程度的怒意,至于浓眉年轻弟子,虽脸上并不好看,却也没多说什么,看样子是默认了这年长弟子的动作。

        蔷薇正等待着那青城派弟子搭话,眼见这等情况,继续冷嘲热讽道:“青城派是什么?为什么姑奶奶从未听说过?”

        这番话一出可真算是让那青城派几个弟子炸了毛,便是不准备说话的张凤府也有些感慨蔷薇可真是不嫌弃事大,须知青城派虽不比冰宫神宫这等超一流的门派,可在江湖上也有响当当的名号,其青城一脉的剑法主杀,尤其昔年闻名江湖的青城七子,手上更是沾染了不知道多少江湖中人的血,而今蔷薇却说根本没听过这个门派,岂非是欺负到别人头上去了?

        其实张凤府又哪里晓得蔷薇是真不知江湖上还有个什么青城派。

        那年长弟子怒不可遏,单掌拍向桌面,将桌旁斜斜依靠的一把配剑震的出鞘而起,右手抓住剑柄,直指蔷薇。

        “小姑娘,莫要欺人太甚,方才我不说话已是让你,辱我尚且可以,可倘若要辱我青城派,今日定要你好看。”

        事实的确如此,行走江湖最看中的便是一个名头,这便是许多江湖恩怨都选择先自报家门的原因,若是连名头都被人侮辱,又岂能忍的下去?

        单是这门以掌力震出宝剑的功夫都能看出来这年长男子本事不弱,否则也不会被青城派派来九重天充门面,只可惜蔷薇自幼便生活在九重天,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等场面又岂能唬的住?

        身材娇小似小女儿家的蔷薇再度不屑道:“哟,这可真是好俊俏的功夫,这剑看起来不错,估计也得值个几两银子吧,刚好够赔被你拍坏的一张桌子,须知荒城这一毛不拔不比中原的鬼地方可没有多少木材,拍坏了一张桌子便少一张,小二哥,还在等什么?再晚点恐怕连这把剑都留不住了,到时候别人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你家老板该扣你工钱了。”

        那店小二虽说也见过不少阵仗,就说前不久潜入天王府的那家伙跟天王黑寡妇大打出手惊动了整个二重天,可那毕竟是距离自己

        太过遥远的事情,真正吃饭时候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人又真有多少?

        此时此刻小二恨不能赶紧找个东西捂住蔷薇嘴巴,倒不是说怕不怕,而是谁敢顶着风头跟黑寡妇作对?

        见小二愣住,蔷薇不耐烦道:“还等什么,去啊,不过一把剑而已,瞧给你吓的这个样子,姑奶奶八岁时候就开始用剑,最是知道用剑的诀窍,你瞅瞅有些人手腕发抖,剑都拿不稳,多半只是拿着剑充门面的花拳绣腿而已,有什么事情姑奶奶给你撑腰,保管他不敢拿你怎么样。”

        张凤府憋的想笑,那青城派弟子忍到现在还未出手已足可以看出其心中气到快要爆炸,自然浑身发抖,人之常情,又怎能说别人是花拳绣腿?

        终于那青城派男子忍不住怒道:“小姑娘辱我,我今日便要你好看。”

        男子迅速朝蔷薇刺来一剑,不偏不倚刚好绕过面对蔷薇的张凤府,剑尖即将到达蔷薇面门时候挽出一朵剑花,让人分不清楚剑的真身究竟在何处,蔷薇身为十二道场主,本事自然不会比这男子弱,只是分明能一招取胜的交手,蔷薇却故意险之又险避开这男子一剑,让男子生出差一点便能得手的错觉,一击不中,再出一剑,男子轻飘飘跃上饭桌,再度一剑封锁蔷薇退路,眼看就要得手之际蔷薇却轻飘飘顺着身后一根支撑二楼的圆柱如同壁虎一般游了上去。

        “逃?你就只会逃吗?”

        男子收了剑势,继续追击上去,蔷薇正要跃上二楼之际,忽然脚底踩了一个空,惊呼一声,因为无处借力而直挺挺摔下来,正中男子剑势。

        “原以为你这小女娃有多大的本事,现在看来也就一般,就这点手段也敢诋毁我青城派?这次是给你的教训。”

        即将得手,男子挂满笑意,心道总算为青城派找回了场子,谁知就在这时候摔下来的蔷薇狡黠一笑,男子顿觉不妙,但为时已晚,一上一下,与蔷薇碰面之际,胸口突然挨了蔷薇一掌,剧痛之下,右手手腕也被蔷薇以双指扼住,瞬间手中宝剑便到了蔷薇手中去。

        待落下时候张凤府叶白荷二人早有预料提前让开,男子竟是将酒桌直接砸塌,酒菜沾染了一身。

        满堂惊呼。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方才的势均力敌不过只是蔷薇有心捉摸男子,尤其此时此刻男子的宝剑已到了蔷薇手上,作为一名剑客,连自己的剑都护不住也未免太过丢人了一点,满身酒菜,尤其脸上以及头发上都沾染了许多油污,男子狼狈不已,匆匆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道:“你敢耍我?”

        手中把玩着被剑客视为性命的宝剑,蔷薇查看了一番并未觉得哪里奇特后便直接将宝剑丢给了兀自还在发蒙的店小二。

        “这把剑就算作你打坏了人家桌椅的赔偿,姑奶奶都说了你是花拳绣腿你还不相信?现在这么多英雄好汉可都看在眼里,说你是花拳绣腿你认是不认?”

        闻言,叶白荷一阵不安,忙冲张凤府道:“她闹得有些太过火了,青城派好歹也是名门大派,不尊敬也就罢了

        ,怎的如此连别人的配剑都给夺了去?如此岂不引火烧身?”

        张凤府道:“你若是想让我上去当和事老,我看还是算了,这妮子古灵精怪,有的是整人办法,难道你忘了罗飞飞是怎么中的圈套?闹闹也就闹闹,这里是二重天,蔷薇自己有分寸,多半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不会闹出人命。”

        见张凤府都懒得插手,叶白荷更是不会插手,便干脆旁观做了看热闹的看客。

        一把青城派配剑就如此到了店小二手中,只是此时这宝剑根本就是烫手的山芋,谁碰谁倒霉,小二沮丧着脸迅速将宝剑拿在手里准备还给满身油污的男子,却被蔷薇冷冷喝住。

        “姑奶奶说的话你没听见?要取剑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有些人亲自过了姑奶奶这关,这把剑姑奶奶便双手奉上,若是自己没本事取,那这把剑我看干脆就放在这里,什么时候有能耐了什么时候再来取。”

        大袖一挥,店小二捧着的宝剑已突然调转势头飞向了酒楼顶梁,稳稳插进顶梁三分,剑身不住摇晃,却是根本无可能自己掉下来。

        青城派男子双眼几乎能喷出火焰来,歇斯底里道:“臭娘们儿,去死。”

        看阵势已是准备拼命,谁知就在这时候一道人影迅速阻拦在男子身前,低声道:“师兄,够了,今日遇见了高手,适可而止。”

        正是浓眉年轻弟子。

        年长男子犹有不忿,森冷道:“我陈飞可辱,青城派三个字却绝对不可辱,今日不是我死便是这黄毛丫头死,只能活一个。”

        蔷薇饶有兴致,张凤府也没想到事态居然突然上升到了这种拼命的地步,心道看来这叫陈飞的男子自尊心强的过分。

        浓眉弟子道:“输人不输阵,没必要寻死觅活,我青城派并非输不起,只是一把剑而已,早晚都会取回来,倒是这位姑娘。”

        浓眉弟子倒是多了几分忍耐力,笑道:“我不知我师兄哪里得罪了姑娘你,才让你如此针对我们,只是师兄说的有句话却很在理,辱人可以,可青城派三个字乃是我青城一脉无数前辈高人以剑从江湖上搏杀出来的地位,并非随便一个人便能辱没。”

        蔷薇冷笑道:“你想如何!莫非也想跟姑奶奶打上一场,然后在这里也留下一把剑不成?”

        那浓眉弟子正要说话,忽被陈飞拦住,随后才笑道:“姑娘未免太看得起在下了,连我师兄都打不过你,更何况一个区区在下,不过剑留在这里始终不成体统,让别人看了笑话我青城派,倘若姑娘等的住,不妨在这里静等我们片刻,我们去去就回。”

        “找帮手?”

        蔷薇转了转灵动眸子,挂满笑意。

        浓眉弟子道:“算不得找帮手,只不过是找人把剑取回来而已。”

        蔷薇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左腿压右腿,笑道:“好啊,姑奶奶就在这里等你们,看你们这青城派还是绿城派能找来什么厉害的角色。”

        浓眉弟子嘴角抽搐,但还是礼貌笑道:“区区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