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青城七剑

第一百零二章 青城七剑

        “这可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李大仁的出现让张凤府心沉到了谷底,叶白荷亦复如是,只是此时二人隐藏在人群中不被人察觉,虽心中担忧,却好在有惊无险。

        叶白荷淡淡道:“刮风下雨都有这家伙,就如同下水道的老鼠一般无孔不入,恐怕能将堂堂一军之主做到这般让人不齿的地步,这天下也就李大仁独此一家了,”

        张凤府道:“即便如此,我们现在在见到这家伙的时候也只有乖乖不露面的份儿。”

        叶白荷不再说话,只因青城派那位手持拂尘之师叔辈人物已忽略了匆匆到来的李大仁,一双淡漠的眼已证明了这位师叔辈人物此时此刻有多愤怒,先是看了一眼插在房梁之上的青城派配剑,随后才看向兀自云淡风轻的蔷薇,当然,更是多看了一眼有意无意拦在蔷薇身前的瘸腿刘公子。

        沉声道:“你也在这里?上次我不是已告诉过你让你赶紧滚出九重天,免得我打断你另一条腿?”

        刘公子一阵面色不自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又岂能就此弱下阵来?更何况是站在身后这妙龄姑娘前面?又岂能不给姑娘留下一个高大伟岸背影?遂冷笑道:“马九因,早先你看我孤身一人便众目睽睽之下欺负我,这口气我忍了,谁让我技不如人。”

        “你有技吗?”

        手持拂尘,一句话青城派师叔辈人物便将刘姓公子噎的几乎说不出来话。

        不过既打算出头,刘公子便早就做好了死磕到底的准备,再度冷笑道:“我的确无技,加上我随从不在,活该被你欺负,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可曾想过你青城派也有被人夺了剑打了脸的一天?要不怎么说天道轮回有报应呢,哈哈。”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今天的一切都是你青城派的报应,我刘羡欢没本事收拾你青城派,总有别人有本事不是?这都是一报还一报,而今有些人被人打了脸便兴师动众这么多人找上门来欺负一个弱女子,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你青城派做的出来了,各位,你们说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若是才听见越来越大的动静而赶来的无事人听了刘羡欢这番话说不定会为这位大义公子哥儿的仗义执言高高竖起大拇指,可这话落到了方才目睹事情经过的酒楼食客耳朵里却是纷纷表情怪异。

        这天下居然还有白痴说能轻而易举夺了青城派高手剑的一个女子会是弱女子?倘若如此,那天下的强女子岂不是让所有男人难以望其项背?

        蔷薇倒是没想到还有如此一个愣头青挡在了自己前面,疑惑道:“这位公子……”

        说一千道一万都不过只是为了引起蔷薇的注意,虽说此刻外面又来了一位比蔷薇这般的小巧玲珑更加出尘的冰山美人,可泡妞一事最忌讳的便是顾此失彼,故此,刘羡欢并不打算做那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蠢事,回头大义凌然道:“姑娘你不必担心,这里有这么多眼睛看着,我倒要看看他青城派一群大老爷们儿能拿你怎么样?”

        蔷薇惊愕,更是瞪大眼睛分不清楚什么状况,张凤府心中轻笑,心道恐怕今日这刘公子不论是真喝住了青城派还是被青城派再度打断另一条腿,给蔷薇的第一印象却是已经算是极好,男女之事,但凡第一印象不差,后面的事情可就容易多了。

        才踏入店门的青城派一行剑客面色不善,心道怎的还有人想将黑的说成是白的?分明是别人挑事在先,怎的此刻竟变成了自己青城派的不对!

        当即不久前才留下一把剑的陈飞踏前一步沉声道:“这位公子,我不管你之前跟我青城派有什么恩怨,可今日的事情绝非你所说的这般简单,我不愿与你动手,速速让开一条路,否则今日定要你好看。”

        刘羡欢冷笑,更是直接迈开一条不方便的腿踩到了身旁凳子上。

        “本公子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

        你们今日如何让我好看,左右在哪里……”

        冷冷一声喝,便有身后两个武夫拦在身前,一如既往目不斜视,似乎并未把青城派一干人等放在眼里,见此一幕,听了一些两方恩怨故事的旁听客也都看了出来这被人打断一条腿的公子哥儿今日原来是有备而来。

        刘羡欢笑道:“我这两个下人原本就是为你青城派准备的,本来还在寻思着怎么样才能找上你们,没想到今日却是碰到一起了,正好,今日就要把之前的帐算一算,顺带连这位姑娘的也一起算了。”

        那两个武夫单看精气神便是十足的练家子,远远望去让人望而生畏,只是马九因却不屑道:“要不怎么说你们这些富家公子不知天高地厚?就凭你这两人也想拦住我青城派?”

        刘羡欢道:“能不能拦得住试试才知道。”

        马九因豪不将其放在眼里,快步上前,单手以气机牵引那把插在房梁之上的青城剑,不待不满的蔷薇出手那左右已是分别抓向马九因胳膊,马九因不避让,任由两个武夫抓住膀子,那把青城剑也自然而然只出房梁了五分,余下五分还在顶梁柱之上,左右摇晃。

        “就这点本事也想与我师叔作对?岂非太过瞧得起自己?”宝剑势在必得,陈飞心中大松一口气,心道有师叔出马,今日这丢了剑的场子多多少少算是找了回来,虽说自己丢了青城派的脸,可行走江湖谁还没有个看走眼的时候?故此并不稀奇。

        谁知预料的两个武夫被马九因震飞的画面并未出现,反倒是就此僵持住,三人纹丝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怎的不动了?莫非被人使了妖法不得动弹?”

        当即便有不少不知三人情况者窃窃私语,又有人道:“哪里是什么被人使了妖法?分明是这位青城派高手被这两个男人给制住了不得动弹。”

        “放屁,堂堂青城派的师叔辈人物又岂是随便什么小鱼小虾便能制得住?依我看是这叫马什么的把这两个男的给制住了才对,没看见那两个武夫脸红脖子粗,气喘如牛?”

        “可我怎么瞧着这位青城派的师叔也是屁股红的跟脸……额,不对,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

        听着众人的低声议论,才喜上眉梢的陈飞一张脸写满了莫要胡言乱语六个字,冷冷一瞥那低声交头接耳的几个江湖汉子,几个汉子如遭雷击,再不敢多言多语,只是正比拼的三人此时依旧不见动静,连陈飞都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不禁低声道:“师叔,怎么回事?”

        不见马九因答话。

        陈飞仍不放弃道:“师叔,究竟什么情况?”

        说罢,还不见动静,陈飞便要上前去查看一番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心道不论谁胜谁负总应该有个动静才对,怎的会如此安静?

        正要踏上前时候陈飞却被一只温润如玉的手拦住,有位着素衣面上时时刻刻带着笑容的年轻公子劝阻道:“你若此时上前,你这师叔今日怕是就要输了。”

        “你是……”

        陈飞眯了眯眼,确定自己并不曾见过这样一个温润公子,故此好奇。

        那公子拱手道:“在下萧弄月。”

        满堂交头接耳低声议论。

        陈飞亦是迟疑不定,疑惑道:“哪个萧弄月?”

        “名剑山庄萧弄月。”

        满堂惊呼。

        如果说江湖有剑无数,但能够有资格以剑命名的门派却是屈指可数,神剑宫,剑湖宫,名剑山庄,又有哪一个不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大门派?

        名剑山庄更是其中魁首,而身为名剑山庄而今的接班人,若说还有人没听过萧弄月这三个字,未免就显得太过无知。

        陈飞声音颤抖道:“萧……萧公子?”

        萧弄月笑道:“公子二字有些折煞在下了,你比我年长,若是不嫌弃,大可叫我一声萧老

        弟就是。”

        陈飞忙道:“不敢不敢,这个确实万万不敢,谁都知道萧公子将来会作为名剑山庄的下一代庄主,这声老弟我陈飞可是不敢,只是没想到今日这出了洋相的事情竟是连萧公子你都惊动了,实在面上无光,让公子见笑了。”

        论拉拢人心,便是张凤府都不得不对萧弄月服气,三言两语便将一个陈飞拿下,好在萧弄月并非一个城府心机极深之人,他笑道:“江湖比拼,胜败常事,哪儿有什么见不见笑的道理,我就不信在座的有哪一个没有曾经输过一招半式?知耻而后勇方能成就无上神功,非但我们如此,放眼江湖不论是高祖皇帝之前的演武榜还是之后的江湖武评榜,又有几人真是一往无前从未有过败绩不是?便是当年一人掀起江湖血雨腥风的一代剑神楚人凤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更何况我们不是?”

        这番话一说,看热闹的众人均自我反省,随之得出一个结论,好像事实还真他,娘的如此。

        一番话便让陈飞生出无数好感,单是这句话便足够抵得过自己千万次为自己辩解,自己这丢脸的事儿总算告一段落了。

        陈飞苦笑道:“萧公子拿我跟这些半神半妖的人比未免有些太过高看我了,我陈飞何德何能,只是不明白方才公子为何要将我拦住?”

        萧弄月原本还有话要说,但见陈飞问起,遂正色道:“如果我没看错,马老前辈正在与这二人比拼内功,此时你若上前打搅,乱了老前辈气机,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二人与我师叔比拼内功?他们才多大?能比得过?”不止陈飞如此,所有人此时此刻都如此揣度,萧弄月不紧不慢道:“须知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此二人内功绝顶,否则也不会与你家师叔僵持的不相上下,不过从我进门开始便一直打量着这二人,隐约能猜出几分来头,却是不知道猜不猜的对。”

        陈飞正是心惊时候,忙问道:“公子请说。”

        萧弄月沉声道:“诸位可知道当今江湖上风头最盛的最让人闻风丧胆的人是谁?”

        陈飞道:“如果说江湖上如今最厉害的高手,我们评不出来,毕竟也不见这些人真的拼个你死我活过,可如果是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除了罗刹门大概便是龙城六甲。不过罗刹门不会堕落到给一个无用富家子弟当保镖的地步,难道这两人竟是龙城六甲当中的某两个?这更荒谬,众所周知龙城六甲成名极早,根本不可能现在还这般年轻,更何况……”

        陈飞说到这里突然打住,不再开口。

        萧弄月补充道:“更何况倘若真是龙城六甲,恐怕此时此刻你师叔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对不对?”

        陈飞与一众青城派弟子面色不自然,却听萧弄月又道:“他们自然不会是龙城六甲,可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曾做过龙城六甲的左右侍卫,也就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金银双甲,只有金银双甲才会如此古怪的内功,能化解别人的内功,这一点你看你家师叔越来越痛苦的模样便能看出来,因为他的内功正在被人逐渐化去。”

        身负长剑手持拂尘的马九因的确越来越呼吸急促,反观那左右两个武夫从最开始的艰难慢慢变得轻松,随后嘴角已勾起一抹冷笑。

        “原来是六甲第五甲的两个护卫,真是阴毒,中计了。”

        陈飞顿觉不妙,其余青城派弟子更是个个义愤填膺,有七人迅速出手,七人分七个方位牢牢围困住两个武夫,七人七把剑出鞘,刹那间光华大盛,七剑成剑阵,剑阵成,剑气弥漫,酒楼于轰隆一声中垮塌下来,伤人无数,反应迅速者逃出生天,反应稍慢者皆被压在了瓦砾尘埃堆里,彻底淹没。

        结成剑阵刹那便觉得不妙的张凤府迅速抽身,连同同样大惊的叶白荷退出十丈地,看着依旧光华大盛的剑阵以及巍然不动的连同七剑七个人在内的十个人,深吸一口气道:“它奶奶的熊,青城七子都来了,老子居然没发现,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