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天下最厉害的是什么

第一百零三章 天下最厉害的是什么

        剑气弥漫周围三丈之地,将附近照亮如同白昼,这等强大剑气便是以名剑山庄自居的萧弄月都在一刹那瞪大眼睛,喃喃道:“久闻青城派最擅长的并非剑招,而是剑阵,而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诸位可能看出这剑阵有何不同凡响之处?”

        “你在问我还是问她?”

        身着一件白衣,手中一把快刀的宋一血语气漠然,但即便如此,也依旧难以掩饰其极速收缩的瞳孔,一个人的眼睛最是骗不了人,此等霸道无匹的剑阵,又有几人真能无动于衷!

        高冷如同冰山的另一位“叶白荷”笑道:“宋一血,你就不能改改你这股高高在上的态度?”

        自带一股子高傲气息的天刀门传人生硬一笑:“只怪这家伙说话太笼统,让我不知如何回答。”

        萧弄月早已习惯这两位江湖大名鼎鼎高手平日里的拌嘴,笑道:“谁回答都一样,看谁说的对。”

        宋一刀道:“这剑阵明显不知操练了多少岁月才能达到如此契合地步,一人一剑,实则是七人一剑,也可以说是一人七剑,七七就是四十九剑,被剑阵笼罩的金银双甲可不太好受。”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能作为昔年第五甲左右的两个高手虽内功强悍,可毕竟不是铜皮铁骨,如此恐怖剑气之下,身上竟已多了许多密密麻麻伤口,如同细线一般,俨然有些吃不消,正在苦苦支撑。

        倒是马九因因为压力骤剑,顿时气焰更甚三分,已有森森之意。

        “叶白荷”补充道:“虽如此,可这剑阵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哦?你瞧出来了?”

        萧弄月两眼放光。

        “那你倒是说说这剑阵有何缺点?”

        “叶白荷”道:“缺点就是这剑阵太过于依赖伙伴,倘若有一人死亡,剑阵即可不攻自破,若我没看错,这套剑阵名为北斗七星阵,当年这剑阵可是要了好几位小宗师境界高手的命。”

        小宗师境界便是八品,入八品即小宗师,八品之上则是最后一品九品,乃是江湖上无数人梦想,却根本不得入门的半神半妖境界。

        江湖上统共八品境界的高手才多少,光是这北斗七星阵便要了好几个的命,威力可见一般。

        萧弄月点头道:“你说的没错,的确如此,可即便这样,北斗七星阵对付金银二甲也是绰绰有余,没想到青城派此番下山竟是连这等一山之宝都带出来了,却是不知道那位绰号青城一剑的余青城来了没有。”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那刘姓公子是什么来头,居然能请的动金银双甲如此人物来做保镖。”

        宋一血一双冷眼不停在瓦砾堆中寻找刘羡欢踪迹,良久才见一个灰头土脸的公子哥儿从一片碎瓦之下踉跄爬出来,一条腿满是血污,那是条原本就不怎么方便的腿,被青城派打断,好不容易才勉强接好,此时此刻竟是又断了,露出森森白骨。

        不过这位公子哥儿到底还算咬牙坚挺的住,尽量不去看已不能称作是腿的右腿,奋力挣扎出来。

        谁都能看出金银二甲即将落败,故此,爬出来的刘公子自然而然成为不少人的目标。

        龙城六甲之名乃是

        无数骸骨铺就,手上血债累累,自然而然连带其手下都是如此,故此便少不了仇人,而此时正不巧便有不少当年第五甲的仇人,刘羡欢便成了这些讨债人的目标。

        当即就有不少十个江湖客举刀而来,大有一副将刘羡欢大卸八块的意思。

        刘羡欢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便是马九因盛怒之下打断一条腿的时候都不曾这般举着刀前来,忙道:“你……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千万别乱来……”

        那十多个江湖客正是满腔怒火才找到了发泄地方,哪里肯会就如此罢手?不需说话,手上的刀已证明了一切。

        张凤府哑然失笑,心道别人都把刀举起来了,又岂能三言两语便喝退回去?至于警告什么的更是无稽之谈,倘若别人怕警告,便不是江湖郎了。

        冤有头债有主,眼见刘羡欢即将命归九泉之下,突然一道倩影拦在其身前怒目而视十多个江湖汉子。

        那娇小女子怒喝道:“一言不发便要杀人,真当二重天是什么地方?就算杀人也要给个理由出来不是!”

        张凤府眼见那道倩影,顿时一阵头大,偏过头对身旁叶白荷道:“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小丫头片子真上钩了。”

        叶白荷抛给张凤府一个疑惑眼色,张凤府又才解释道:“咱们这位姑奶奶方才便对这姓刘的家伙有了好感,现在姓刘的有难,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渍渍渍,要不怎么说江湖险恶,只有这姑奶奶这般少女才最好骗。”

        叶白荷不置可否,淡淡道:“继续看下去。”

        十多个江湖汉子也有之前口口相传知道蔷薇厉害的,眼见这等阵仗,不得不咬牙道:“姑娘,这是我们跟第五甲的恩怨,他曾杀了我们不少亲人朋友,而今得见这小子可以命令金银二甲,定跟第五甲刘玄通脱不了干系,我们自知武功低微,杀不了刘玄通,可今天却是不能放过这个刘玄通的后人。”

        蔷薇又哪里听说过什么金银二甲什么龙城六甲,自幼活在这片土地,听过的最厉害的高手也就九重天九大天王,至于什么甲,全然不放在心上,故此蔷薇冷冷道:“姑奶奶管你什么刘玄通还是刘不通,这刘公子是我罩的,是我的人,在我的面前对我的人下手,可能吗?”

        尚不去管面面相觑的以“叶白荷”为中心的那一小撮顶尖高手,也不去理会一脸义正言辞的蔷薇,张凤府单是看趴在瓦砾之上,先是瞪大眼睛,随后使劲掐了一把受伤右腿,深一口凉气一张脸变作痛彻心扉的刘羡欢,便知道这位因为抢女人而被青城派打断一条腿的公子哥此时此刻定是恨不能酒楼重新垮塌一次,压断两条腿才好。

        那十几个江湖汉子一脸深沉。

        “姑娘,我们的事情你最好别插手,这小子能跟刘玄通搭上关系,一定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最好不要被这小子给骗了。”

        蔷薇又哪里肯听得进去这群江湖汉子那么多话?只冷笑道:“姑奶奶只相信眼睛看见的,事实就是你们这群家伙仗着人多欺负人刘公子,既然这事儿被姑奶奶撞上了便不能不管,有胆就放马过来,看姑奶奶如何揍你们这群家伙。”

        多少听过蔷薇武功厉害

        的一群江湖汉子犹豫不前,只得退而求其次道:“刘羡欢,你这缩头乌龟,躲在女人背后又算的了什么本事?你爷爷的债你来还天经地义,有种不要藏头露尾。”

        被人如此指名点姓,“大义凌然”的刘公子自是不会做缩头乌龟,咬牙强撑着站起来,先抱拳谢过了蔷薇。

        “姑娘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只是今日这群家伙想要杀了我却没有那么容易。”

        刘羡欢单手擦去脸上血污,强忍牙关对那十几个汉子道:“老子可不是什么缩头乌龟,不过话可得提前说清楚,我可不认识什么刘玄通,至于我是什么刘玄通的孙子更是无稽之谈,我爷爷叫刘一名,倘若不信,你们去江南道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爷爷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想栽赃嫁祸?老子可没那么笨。”

        不止一群讨债汉子愕然,张凤府亦是心里好奇,却听其中一汉子道:“不是刘玄通能给你准备这么两个高手保护你?黄口小儿,真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

        眼及此处,刘羡欢颇为自豪道:“谁跟你说一定要什么刘玄通才能请的动高手?你们知不知道这天下最厉害的是什么?”

        那汉子一阵满头黑线,冷哼一声。

        “那你且说说天下最厉害的是什么?”

        刘羡欢忽略了腿上痛处双手叉腰笑道:“是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听过没有?再厉害的高手难不成还能比钱厉害?我有钱什么样的高手请不到?”

        闻讯而来以及原本就在此处看热闹的二重天不分原住民还是江湖客都同时齐齐哄笑,但哄笑之后却是不免细细品味这其中的道理。

        又有谁敢说钱不厉害呢?虽说话糙,可理并不糙。

        寻仇的人中正好也有江南道出身的武夫,不禁嘀咕道:“我江南道的确有这么一位大善人,只是却不知道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倘若是真,那我们若动手便等于错杀了好人,可倘若是假,岂非白白浪费这么大好的报仇机会?”

        当下,那汉子道:“你这家伙所说的全凭你一张嘴,我们怎知道究竟是真是假?倘若不拿出一点真凭实据,休要让我等放过你。”

        刘羡欢顿时面如死灰,怒道:“这种事情要我如何证明?难不成要此刻就带你们回江南道仔细看看?简直欺人太甚,可惜与我一同前来的那几位公子没在,不然定能替我作证。”

        当此时,蔷薇却不咸不淡道:“不用什么人作证,姑奶奶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他们敢拿你怎么样,一群宵小之辈,真能反了天不成?”

        那边青城七剑北斗七星阵逐渐收缩,内忧外患之下,金银二甲终于落败,眼见诸多仇家虎视眈眈,来不及料理遍体鳞伤,沉声道:“此地不可久留,公子速速随我二人离去。”

        此刻,刘羡欢却突然一跟头摔倒在瓦砾堆中,气若游丝道:“两位大哥休要管我,赶紧逃命,我死没什么,烂命一条,倒是两位大哥莫要阴沟里翻了船,我不忍连累你们,记着替我报仇就行……”

        两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瞧见此一幕的张凤府再度喃喃道:“这小子可是将泡妞演化成了一种艺术啊,不服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