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杀鸡儆猴

第一百零六章 杀鸡儆猴

        人间修罗第一百零六章杀鸡儆猴银剑者,与淫,贱同音,倘若有不知情者在听到这四个字时候多半会浮想联翩,以淫,贱二字命名的山庄,又该是怎样一座山庄?

        任谁在听到有人如此诋毁自己家门的时候都不会太过平静,唯独萧弄月还如此淡定,甚至以礼度之。

        萧弄月尚且还在心中琢磨蔷薇究竟是有意如此,还是无心之失的时候蔷薇已再度道:“姑奶奶可不管你什么山庄,总之这里是姑奶奶的地盘,我不欢迎你们,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莫要逼姑奶奶动手。”

        “这位姑娘,我并不是很明白你为何如此对我们。”

        好不容易来一趟,若是真给人三言两语便灰溜溜骂了回去,岂非成为笑话!

        萧弄月即便性子,再好,此时此刻也避免不得有几分尴尬。

        “如果是因为之前青城派与姑娘有什么过节,姑娘也不应当将气撒在我们身上对不对?毕竟我们与青城派素来没什么瓜葛。”

        “姑奶奶管你们有没有什么瓜葛,总之姑奶奶就是见不得你们这些中原人在我们九重天的地盘撒野。”

        到底女儿家心性,蔷薇可算是将蛮不讲理四个字挥到了淋漓尽致,尤其手臂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咬牙道:“中原来的家伙就没几个好东西,我看你们这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可跟那家伙差不到哪里去。”

        “那个家伙?”

        萧弄月疑惑。

        “那个家伙是指哪个家伙?”

        张凤府听了心里一紧,倘若在此时此刻漏了馅,那麻烦可就大了去了,正心中忐忑时候,只听蔷薇道:“关你们什么事情,总之你们知道姑奶奶不待见你们就是了,而且姑奶奶不待见的人,大姐也一定不会待见。”

        萧弄月心中已经坐实了面前这小姑娘跟二重天天王黑寡妇定不同寻常的关系,眼见别人如此不待见,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候忽听得另一个女子声音遥远传来。

        “可是中原万剑山的名剑山庄?”

        说话之人是一个约摸三十来岁体态丰腴却生了一张乖巧脸蛋的妇人,除了纸鸢当再没有别人。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识货的,萧弄月立即道:“中原除了我万剑山名剑山庄,又有谁敢以名剑山庄自居?”

        说话时候带着三分睥睨之气,端的是豪气之感油然而生。

        纸鸢笑道:“这话说的倒是不假,天下宝剑无数,但能够称得上是名剑的却是寥寥可数,而在这屈指可数当中又以名剑山庄藏剑最多,其中就有七把问鼎天下的名剑藏在名剑山庄,名剑山庄因此而得名,没想到今日竟是能有幸遇见名剑山庄的传人,这可真是让人幸会,又岂敢怠慢?”

        萧弄月听得吃惊,能将名剑山庄的底细说的这么清楚的人不是没有。可这样一个人在天王府出现未免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正在萧弄月琢磨怎么接话时候蔷薇已冷哼一声道:“我还说是谁呢,原来是你,怎么?我说的话不顶用了是不是?”

        纸鸢将蔷薇这份女儿家的小心思看在眼里,脸上仍不动声色,轻声道:“上门是客,不管有什么恩怨,总应该请人喝杯茶才是,我相信天王若是在这里也会如同我说的这般做,更何况你看他们三人个个人中龙凤,一看便知来历非凡,如此人物来了天王府,而天王府不待客,说出去恐会遭人笑话。”

        说罢便看向稍有缓和的萧弄月,笑道:“这位公子我说的可对?”

        萧弄月大感欣慰,拱手道:“这位姐姐说的不假,除了我之外,这两位分别是天刀门的传人,宋一血,还有这位是中原神宫的一代天之骄女,叶百合。”

        “叶白荷?”

        蔷薇陡然睁大眼睛,看向面前这如同冰山一般的美人,疑惑道:“你也叫叶白荷?”

        “叶白荷”心思一动,冷艳高贵的冰山脸上浮现一抹意味不明笑容:“怎么姑娘你还认识一位叶白荷!”

        蔷薇道:“可不只是认识,她人都在这里,而且我听大姐说她好像也是从你们中原什么宫,叫什么宫来着?”

        听到这里,张凤府才明白蔷薇并非有意捉弄别人,原来根本就是记性不好,好在也因为记性不好才没能记起神宫这两个字,此事也仅仅只有可能在蔷薇身上生,换

        做任何一个了解中原的人,都不可能对神宫两个字无动于衷。

        “我一时之间给搞忘了,总之她就在这里。我这就带她过来见见你们。”

        说罢便朝张凤府二人藏匿的地方而去,只是到达地方时候又哪里看得到半个影子?

        萧弄月迟疑道:“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一旁宋一血双眼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纸鸢亦是有几分惊讶,好在“叶白荷”已开了口。

        “说不定只是同名同姓而已,能在九重天这种地方遇见名字一样的人可不容易,只可惜那位姑娘不在,不然我一定要跟她坐下来好好聊聊才好。”

        “不在就不在吧,总之姑奶奶没骗你们就是了,姑奶奶也不管你们什么天刀门天剑门,总之姑奶奶就是不想看到你们,赶紧滚……”

        言语之间颇有几分不耐烦的意味。

        见状,纸鸢亦只能苦笑,面对不讲理的蔷薇丝毫拿不出办法,歉笑道:“她就这个脾气,我也刚来不久,不然我一定做主让你们进去坐。”

        正在此时,一人风风火火跑进门来,张口道:“大……大……大姐回来啦。”

        “哦!”

        萧弄月两眼放光,这可来的正是时候。

        下一幕便见一穿着一身紧身黑裙,额头两缕青丝蜷缩,一张冷脸不下叶白荷的成熟女子双手负后踏进大门来。

        见此一幕,蔷薇已快步上前欣喜道:“大……”

        只是一句话还未说出来便面临黑寡妇一声怒斥。

        “大什么大?”

        蔷薇顿时焉了大半截,弱弱道:“大姐。”

        黑寡妇再度怒道:“姐什么姐?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大姐?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不知道?”

        随后才看向萧弄月三人,纸鸢已主动为其介绍一番,黑寡妇却不似纸鸢那般惊奇,单是这份气度便让纸鸢不禁佩服。

        “让三位见笑了,方才的事情我已远远听到了,小妹不懂事,还望几位莫要笑话,这就请随我去一坐。”

        尤其看了“叶白荷”一眼,黑寡妇到底不是蔷薇那般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心思隐藏的很好,并未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对。

        当几人分上下坐下时候,李乌拉已看好茶水,随后黑寡妇才说出了不久之前酒楼一战的事情,责难蔷薇。

        “我早就下命令,对中原客人要好生招待,谁知道别人都能遵循我的命令,唯独你这死丫头偏偏要给我惹是生非,害得伤了不少人,还让别人看了我们不少笑话,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大姐放在眼里?”

        这世上倘若还有一人能制得住蔷薇,这人非黑寡妇莫属,蔷薇到了黑寡妇面前更是一改之前趾高气扬,变作了一个犯了错事的小孩子,不敢多说一个字。

        只哭红了眼眶。

        “还好意思哭?多大人了还哭,还嫌不够丢人吗?还不赶紧滚回去?”

        纸鸢有心劝解,终是觉得也应该收拾收拾蔷薇的气焰,便不说话,直等到蔷薇离去之后,几人才算是拉开了话匣子,初次见面,不便深谈,萧弄月亦是将交谈始终控制在九重天的人文地理之内,绝不逾越,以至于一番交谈下来也算是相谈甚欢其乐融融。

        唯有临别时候黑寡妇特意叫住萧弄月,笑道:“萧公子身为名剑山庄一代传人,自应该是对天下的名剑十分了解,恰好我在不久之前便得到一把剑,不知其质地如何,还请萧公子随我前去一观。”

        对于这位能让连青城派都不得不出动马九因对付的姑娘几句话就能让其哭哭啼啼的江湖传奇人物,萧弄月亦是敬佩的紧,对叶白荷宋一血二人招呼之后便随黑寡妇去了内院,观剑之事自是行家来做,宋一血用刀不用剑,“叶白荷”刀剑都不用,故此并不好奇。

        谁知萧弄月随黑寡妇兜兜转转半天之后始终不见黑寡妇拿出来什么剑,终是忍不住好奇道:“天王找我来还有其他的事情?”

        “聪明。”

        黑寡妇淡然一笑。

        “不过你我之间萍水相逢,我黑寡妇年轻时候也未曾上过万剑山,更是与名剑山庄素无瓜葛,你如此聪明,年纪轻轻便能操纵三把精血喂养之剑,能不能猜得出我要告诉你什么?”

        萧弄月心惊,心道黑寡妇居然连自己能操纵三把剑的事情都知道,果然九重天的天王不可小觑,但对于黑寡妇的话,萧弄月却是不确定道:“如果非要猜的话,此事应该跟一个女人有关系。”

        黑寡妇轻笑。

        “不愧为名剑山庄少主,我要说的这个女人,看来你已经有了几分怀疑。”

        萧弄月正色道:“本来是没多想,可方才那位姑娘说了一句话却让我不得不多想,天下可以有很多叫叶白荷的人,但天下绝无可能同时出现两个来自什么宫又叫同一个名字的女人,而这两个人当中,能欺骗过天王你的人估计并不存在,这么算下来的话……”

        萧弄月细思极恐,深吸口气一字一句道:“一直以来被骗的人是我们这些人才对,难怪,难怪……”

        萧弄月喃喃自语。

        “难怪我从未听她说过任何关于神宫的事情,怎的我就一直没有怀疑?这可真是闹了天大的笑话。”

        黑寡妇道:“你年纪尚轻,受了欺骗也正常,可知为何我将这件事情不告诉宋一血,而只告诉你?”

        萧弄月沉声道:“天王对我有吩咐?”

        黑寡妇道:“算不得吩咐,宋一血此人年纪轻轻便成为江湖一代名人,虽锋芒毕露,却总归是太气盛了一些,不比你萧弄月进退有度,早晚定会吃大亏,而你就不一样了,这些日子你的所作所为我也多多少少听了一些,知道你这人喜欢结交天下朋友,当然,结交这些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我黑寡妇想跟你交个朋友。”

        萧弄月受宠若惊。

        “这……这……我何德何能?”

        黑寡妇道:“你可比其他人好的多,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是提前让你提防,不要有朝一日被这个女人给卖了,这件事儿算我送你一个人情,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堂堂名剑山庄少庄主若是听了我这个臭名昭著的黑寡妇的话,岂非辱没了名剑山庄威名?”

        萧弄月道:“天王你言重了。”

        黑寡妇道:“就这样,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办,对了,明天一大早九重天将彻底门户大开,到时候你们可随我一同前去,有我在,你们办事总会方便的多,不过今天的事情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万万不能告诉别人,免得那女人狗急跳墙做出什么疯狂举动。”

        萧弄月会意,点头称是。

        待与宋一血“叶白荷”二人离开天王府时候仍不忘记品头论足一番那当真是一把好剑。

        二人并未多疑,直出天王府,回去二重天。

        黑寡妇送走萧弄月之后才进到了正掩面流泪撒气的蔷薇房间,不冷不热道:“说两句便流眼泪,就这点肚量还想跟随大姐一起在九重天打出一片天下?我看你还是趁早抹脖子算了,免得给大姐我丢人。”

        蔷薇冷哼不说话。

        黑寡妇又道:“今日我若不如此对你,岂能让他们三人对我留下好感?他们几人对大姐我还有大用处,我若是当着他们的面袒护了你,岂非会让别人说我黑寡妇妇人之仁成不了大事!”

        蔷薇再度冷哼。

        “所以我就成了大姐你杀鸡给猴看的对象?”

        黑寡妇道:“此事本就你错在先,若非今日他们二人陪你,恐怕你就要丧命在青城派剑下,我如此也算是给你留下一个教训,好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蔷薇已消了七分委屈,揉了眼眶泪水又道:“大姐你所有事情都知道?”

        黑寡妇道:“事情的经过我都看在眼里,不然我如何能知道的这么清楚?赶紧赶紧洗把脸,估计用不了多久青城派该找上门来了。”

        “他们还敢找上门来?”

        “他们为何不敢?倒是你,丢人现眼,等他们来了随我去与他们道个歉,此事就此作罢。”

        “凭什么要我给他们道歉?是他们伤了我。”

        “因为他们是青城派,有头有脸,我们矮人一头并算不得什么,不会少你一块肉,反倒是如果结交好了青城派,青城七剑的威力你也看到了,对我留有大用。”

        眼及此处,黑寡妇颇为冷静。

        “区区委屈都受不得,如何能堪大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