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断指

第一百零九章 断指

        什么?罗刹门的人居然将消息放出去了?

        这一记重拳让张凤府瞬间呆住。

        他们怎么会将消息放出去?难道不知这么做只会让罗刹门彻底成为江湖笑料?掌管黑道生死的罗刹令都被人夺走,罗刹门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出现?

        店小二弱弱道:我我不知道大姐说消息是从大乐坊传出去的,这件事情恐怕只有凤哥儿你自己才理的清楚。

        张凤府一时间心乱如麻,沉声道:谢谢了,没别的事你先回去吧,我自己理一理。

        张凤府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将会带来的严重后果,且不说江湖会因此陷入新的风波,单单是一句罗刹门重重有赏便足够让整个江湖疯狂,虽说只是一句话,但绝对可以轻松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默想现在知道罗刹令就在自己手中的这些人,风满楼一家人自是不用多说,能被十三娘称为兄弟的人自是靠得住的,余下的人大概便是最近的大漠双剑,以及纸鸢,倘若三人中只要有一个人走漏风声,便足可够轻而易举毁了自己。

        对于纸鸢张凤府放心,可对于原本就是临阵倒戈的大漠双剑却是心中怀有疑心。

        至于大乐坊那边知道罗刹令事情的恐怕只有一个罗刹女,而消息是从龙字军那里散布出去,足够证明罗刹女定是跟方渐鸿搭上了线。

        突然到来的店小二一席话虽让张凤府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可毕竟这事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又恰逢好事坏事撞到了一起,张凤府只能暂且先搁置下这件事情。

        有柳叶的下落了,还是天王技高一筹。

        纸鸢找到张凤府的时候,张凤府已换了平日里的笑脸,故此,纸鸢也并未多疑心。

        原来修罗道一战之后黑寡妇便命令麾下暗中把守住修罗道楚江殿各个出口,搜寻柳叶的踪迹,果不其然在今天一大早传来消息,柳叶果真是要通过修罗道入三重天。

        千万不能让柳叶坏了我们的大事。

        黑寡妇早在之前便已吩咐下来,对于黄泉冷月二人,虽有可能泄密,但也仅仅只是停留在有可能,可对于冷月此人,张凤府却是毫不怀疑这家伙一定会走漏风声置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

        给你两个时辰,两个时辰料理了柳叶,之后随我入第九重天。

        黑寡妇如此吩咐。

        不能太过人多势众,张凤府只带了两人,一人纸鸢,一人叶白荷,带上纸鸢是因为纸鸢要报仇,带上叶白荷,是因为叶白荷即将成为楚江殿的主人。

        最先发现柳叶踪迹的是阿大阿二两兄弟,修罗道之乱后,兄弟二人俨然已成了楚江殿最后的活口。

        兄弟两人再见张凤府时候亦是喜上眉梢,道:我们按照天王吩咐一直在暗中监视,果不其然在今天早上看到了那家伙,不过现在他就好像是惊弓之鸟,知道有人监视他之后便躲进了那洞府之中不出来,我们也不敢进去,只能在这里等待老大你们到来。

        张凤府道:好小子,你们做的很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交给我们就行。

        张凤府见那洞府好在并不是四通八达,心道要是四通八达,将柳叶找出来可不太容易,不过即便如此也依旧不敢大意,只因那洞府中漆黑一片,更是怪石嶙峋,谁都不敢确定会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会在踏进洞府下一刻便命丧黄泉。

        咱们最好小心点,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这家伙倒还真像是一条毒蛇,随时都可能会钻出来咬人一口。

        张凤府前脚才踏进洞府,下一刻便突然将腿收了回来,一脸阴沉,再看腿上不知什么时候已多了一条如同丝线一般的伤口,正往外流着鲜血。

        好阴险的家伙,还好我反应够快。

        张凤府心有余悸,掏出怀里随时准备的火折子,点燃之后果然见到门口处正有一条微不可查的丝线,那丝线上还有淡淡血迹,显然腿上的伤便是拜这丝线所赐。

        张凤府弯腰捡起一块片石朝洞府之中丢了进去,未过多久便听见好几块石头落地的声音,原来那石头竟是被洞府之中密密麻麻的丝线切割成了好几块。

        这该怎么办才好?

        纸鸢不禁眉头紧皱,这丝线绝对是最难缠的兵器,布置下这么多丝线自己三人又如何进的去这洞府?

        张凤府一时之间竟也想不到好办法,故此只能大声道:柳叶,我就知道你不会如此愚蠢故意找这般没有其他出口的洞府,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所以布下陷阱,不过你以为如此你就能逃的掉?

        漆黑不见底的洞府传来一个虚无缥缈的幽幽声音。

        秦广王,怎的你如今也开始这么多废话?倘若我真想逃,又如何会愚蠢到还守在这里?

        见柳叶答话,张凤府已确定柳叶的确是在洞府之中故意等待自己,不禁好奇道:我很少听说过有人知道自己会死却还偏偏不逃的。

        柳叶道: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纵使逃也逃不到哪里去。

        张凤府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倘若早点与我联手又岂会落得这般下场?

        柳叶阴测测道:你这番话恐怕只能哄哄纸鸢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

        纸鸢一阵黑脸。

        张凤府道: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柳叶道:你这么聪明又怎会听不明白?虽说我我与你打过也不过才两三次照面,可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又岂能看不出来?对你有用并且没有威胁的人你才会留着,对你有威胁的人,哪怕对你很很大用处你也一样不会心慈手软,楚江王虽然心狠手辣,可最起码狠在明处,你这家伙却是一声不吭便能将人卖了,跟你合作,恐怕我现在早就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张凤府不动声色。

        然后呢?你就一直在这里等我们?

        柳叶道:不错,就算我死,也多多少少要拉上几个人垫背。

        张凤府叹了一口气。

        只可惜你注定要失望了。

        柳叶道:这话什么意思?

        张凤府道:就在刚刚我跟你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大概确定了你的位置,所以你马上就要死了。

        叶白荷早就与张凤府形成默契,手中杀人刀出鞘而出,脱手而去,原来二人早有准备,知道对付柳叶不容易,故此借鉴了之前张凤府以金丝控制刀的法子,杀人刀直朝洞府中某一处而去,但未过多久便无功而返,与此同时柳叶冷笑。

        你能想到的我又岂会想不到?这里密密麻麻布置满了我的金蚕丝,莫说是一把刀,便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你们能奈我何?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倒是挺聪明,不过要杀你,我们也未必就一定要进去对不对?

        张凤府轻笑。

        柳叶你可曾听过中原酒楼里熏鸡这道菜?

        柳叶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张凤府道: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来的快,去的也快,光是阿大阿二弄来一堆湿漉漉的柴火柳叶便知道了事情不妙,也明白了张凤府所说的熏鸡是什么意思,火堆点燃后,但见浓雾弥漫,阿大阿二更是直接拿了两把扇子往洞府里将浓烟扇进去。

        柳叶阴森道:秦广王,是我小看了你。

        张凤府不说话,只看着阿大阿二两兄弟不停动作,果然过不多久便听见一阵剧烈咳嗽。

        浓烟呛鼻,又有几人能受得住?

        江湖上每日每夜都有不同的人死去,死法更是千奇百怪,可从未听说过有人被烟雾呛死。

        未过多久便听见一阵细碎,张凤府迅速一把拎开阿大阿二,沉声道:出来了。

        叶白荷与纸鸢早有准备,谁知等来的却不是一个人,而是先等来两条锋利金蚕丝,柳叶控制这金蚕丝的手段早就炉火纯青,落在其手中不亚于一件杀人不见血的兵器,事实上金蚕丝原本就是一件神兵利器。

        张凤府知道柳叶狡诈,奈何因有伤在身,始终不便出手,好在纸鸢叶白荷二人原本就是高手,躲避两条金蚕丝并不难,难就难在金蚕丝未必就只有两条,先是两条,随后四条,最后当那道眉毛如同女子柳叶眉一般的男子身影出来之后一双手十根手指,一根手指一条金蚕丝,端的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叶白荷纸鸢二人齐齐惊骇,都知道被如此锋利的金蚕丝触碰上会是一副怎样惨淡光景,故此根本不敢近身,只能处处退让,狼狈不已。

        张凤府心机一动,笑道:柳叶,你的金蚕丝厉害不假,可你只有一双手,只能操纵十条,看你如何接下我这一招。

        深知此时此刻已陷入癫狂的柳叶虽说是最穷凶极恶的时候,却也是最容易大意的时候,张凤府一句话吸引过去柳叶注意力,下一刻便踢出不下十块顽石,忍住即将崩裂的伤口疼痛,却见十块顽石同样被轻易切开,张凤府眼疾手快,迅速后撤,柳叶紧随其后,歇斯底里道:想走,走的了吗!

        张凤府小腹已有血水渗出,瞧见这一幕的柳叶更先癫狂,红了双眼。

        二人你追我赶,逐渐到了另一处僻静之地,张凤府左闪右避,柳叶紧随其后随张凤府不断在怪石嶙峋中穿梭,却在某一处时候张凤府忽然停了下来朝后斩出一刀,柳叶本能后退,并同时操纵十根金蚕丝朝张凤府包围而去,不过张凤府不闪不避,嘴角淡淡一笑。

        柳叶本能感到不对劲,突然感觉手指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十根手指处已全部齐根断了,伤口触目惊心,俨然只剩下两只血淋淋的手掌。

        再回头看那十根杀人利器金蚕丝,一头连着十根断指,一头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到了无处不在的怪石身上,深深镶嵌进石中。

        张凤府笑道:你这兵器锋利不假,能断石,可也得看看是多大的石头,如今十根手指毁在了你的金蚕丝手中,也算是自食其果了,没了手指,你还能怎么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