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拦路

第一百一十章 拦路

        手指已断,仅剩手掌又能如何?

        拳不敌纸鸢,软剑已不能用,说是本着临死也要拉几个人垫背,实际上死的时候都不能触碰到张凤府一根头,天下的人死法千奇百怪,但死在自己兵器上的人始终只是少数,嘴上不怕死,实际死到临头真不怕死的人又有几个?

        柳叶仓皇逃窜,不慎被自己布下的十条金蚕丝划过,尸体成了血淋淋的好几段。

        两个时辰,不多不少刚刚好,足够来得及与黑寡妇等人一起接触到九重天最深处的那一层。

        黑寡妇之前已邀请萧弄月等人一同随行,知道张凤府不便露面,便使用计策将张凤府隐匿起来,至于叶白荷却是留在了修罗道,楚江殿反了天之后黑寡妇便秘密从秦广殿调了不少恶鬼前去楚江殿,唯一知道内情的阿大阿二兄弟二人自是守口如瓶保持缄默,唯一知道真相的两个人尚且如此,又有谁能识破叶白荷乃是黑寡妇打进楚江殿的一手暗棋?

        张凤府临走时候仍不忘嘱咐纸鸢一件事情。

        “罗刹令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我不希望这件事情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还有别的人知道,替我看好大漠双剑,我不信他们兄弟二人,可我相信你,也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修罗道之难关我们都能安然无恙度过,我可不希望我会死在我们自己人的手里。”

        又不忘叮嘱三鬼一番:“替我看好那个姓刘的小子,这小子虽说大的毛病没有,可小毛病总是多的很,我这一去却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倘若能回来,你兄弟三人与我还是兄弟,倘若回不来,你兄弟三人的仇我也算替你报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最后找到的一个人是兰亭,虽说这期间已经历不少事情,但实际上也就不过才一日的功夫而已,兰亭的伤还很重,但即便如此也依旧未能挡得住这位年轻剑客一同去九重天的决心,简简单单一句话让张凤府难以反驳。

        “你知道毒童子肯定会去的,所以我也一定要去,我想亲眼看见这个男人死在我的面前。”

        张凤府道:“也许是我们死在他的手里也说不定。”

        兰亭道:“你为我报仇,我不会让你死,纵使要死,也一定是我在你死之前为你拦住毒童子无孔不入的暗器。”

        二人对视一眼,随即各自面露微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倒是断了双腿又没了双掌的花如玉被张凤府装在一口箱子里带出来的时候让黑寡妇十分不理解。

        “我以为你会将她杀了。”

        “她可不能杀,她是我给三重天那个家伙的一份见面礼,我虽从未见过他,可已经跟他结下了不小的梁子,既然注定要有一个人死,即便是我死,我怎么着都不能让他过的太过舒服不是?”

        到底曾经也算是姐妹,黑寡妇心有怜悯,但终是为了自己心中大计而不去提这件事情,只冷冷道:“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虽说我身为二重天的天王,可这还是我第一次去九重天,以往的大比武时候都是在大乐坊举行,我也不知为什么今年会选择在第九重天,尤其是这等江湖豪杰汇聚一堂的关头,所以具体会生些什么我也不敢跟你保证,此番代表我二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天去争夺明年九重天资源分配的一共有三个人,一个是你,蔷薇算一个,至于另一个,算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张凤府点点头。

        “我只能保证我尽力。”

        黑寡妇道:“能尽力就好,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可就出了,另外,外面的有些事情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对不对?”

        张凤府道:        “我不知道天王你说的究竟是哪些事情。”

        黑寡妇没好气道:“少给我装蒜,我说的自然是罗刹令的事情,你小子倒是胆大包天,罗刹门的人都敢去招惹,现在别人可算是直接找上门了,而且说不定还跟龙字军这种臭名昭著的东西走到了一起,强强联手,想要把你挖出来也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张凤府道:“还好只是龙字军,并非罗刹门的人亲自前来,说到罗刹门,我想问问笑三笑那群人有没有追查到下落?”

        “没有。”

        黑寡妇揉了揉额头,颇为头痛。

        “已经跟上面反应了这件事情,上面还未给出明确的答复,九重天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是真想藏起来几个人却是容易得很,想找出来基本不可能,只能通过别的办法将他们引出来了,另外,罗刹令在你这里的事情除非被外人抓到证据,否则你应当不需要担心秘密泄露,该料理的事情我会替你料理好,你只需要安心替我做事就行。”

        张凤府已大概能想得到黑寡妇对“大漠双剑”以及纸鸢用了一些小小手段,恩威并施张弛有度这等手腕张凤府自是相信黑寡妇。

        不禁沉声道:“多余的话就不说了,谢过天王就是。”

        “去看蔷薇收拾好了没有,人萧弄月那群人还在天王府外面等候,莫要让别人等了太久坏了礼数。”

        “我过去看看就是。”

        张凤府找到蔷薇时候是在三鬼所在的院子,也不知刘羡欢那小子究竟给蔷薇灌了什么迷魂汤,竟是将蔷薇逗的捧腹大笑。

        张凤府咳嗽一声道:“该出了。”

        蔷薇道:“我可不可以把刘公子一起带上?”

        张凤府眯了眯眼,先是看了同样面挂笑容的刘羡欢一眼,后者似全然没察觉到张凤府的目光警告之意一般朝张凤府礼貌的点点头,随后再看向一脸期待的蔷薇,板着脸道:“我们是去比武,不是去谈情说爱,带上他能有什么用?”

        闻谈情说爱四个字,蔷薇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红之态,咬牙道:“休要胡说八道,比武怎么了?比武就不能带人了?你都可以带上兰亭,怎的我就不能带上刘公子?你瞧瞧他这腿,把他留在这里你觉得能放心嘛?”

        张凤府一阵头大,却不得不解释道:“他的腿并非因为你才断的,故此大可以不必如此为了一条腿这么上心。我们已经救了他的命,不欠他什么。”

        蔷薇顿时板着脸道:“总之我就要带上刘公子,有他陪我一起说话这一路我都不会太过没趣,跟你和大姐我完全没有多余的话说。”

        张凤府满头黑线。

        “不过只是听了这小子讲了几个荤段子便如此有兴趣,你既然想带那便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只是你大姐那边那一关能不能过得去我可就说不好了。”

        “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大姐素来便疼我,有人陪我解闷儿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那就收拾收拾出吧。”

        天王府并未有多少人,黑寡妇一个,蔷薇一个,张凤府兰亭二人,还有一个断了腿的刘羡欢,黑寡妇虽觉蔷薇也有些无理取闹,但听说刘羡欢乃是什么江南道大善人的孙子以后便不再多说什么,还极为客气的为其准备了一辆马车,虽说前往九重天是越来越下,可好在马车总能派上用场,更何况这路途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毕竟是往地下钻了九重天不是?

        因为有了马车的关系,张凤府原本想着钻进马车便能躲过一劫,却是被蔷薇赶了出来,与兰亭一起做了赶车的车夫。

        好在黑寡妇有着一手乔装易容的好手段,略微收拾一番之后竟是与之前的模样如同换了一张脸一般,若是不说话,绝对有人难以认出来。

        出了天王府便见萧弄月等人早就在外面等候,除去形影不离的宋一血以及“叶白荷”之外,这一次竟是连峨眉派那好几个大派也没有落空,此时此刻这些各大门派的高手竟是还多了不少人的陪伴,都是来自一个门派,分批到达九重天的,零零散散算下来竟是不亚于两百人,与之相比,天王府的形单影只可就显得有些寒酸了。

        好在黑寡妇也并非注重这些小事情的人,之前或有神秘之感,但今日直接现身,却是让许多人都不得不感叹一声,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不论一举一动或是一颦一笑皆有让人高山仰止的大家风范,竟是气势都比最为惹人眼的“叶白荷”都高了几分。

        难得有与如此奇女子同行的机会,“叶白荷”适时道:“其实早就在之前大乐坊的时候我便有些怀疑如此一个厉害的高手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没想到果然被我猜中了,而今姐姐突然在这么多江湖客之前现身,怕是要让之前有幸见过姐姐你的人有些坐立不安了。”

        黑寡妇已清楚“叶白荷”为何这么说,只因在这群门派高手人群之中,她还见到了一个熟悉的白衣公子,与这些中原门派打成一片是极好的事情,黑寡妇更不介意与那在大乐坊时候要请自己喝酒的玉面公子开个玩笑,故此停下脚步笑道:“没什么坐立不安的,这位公子上次便要请我喝酒,怎的今天在此见到竟是一语不?我黑寡妇真有那么可怕?”

        那白衣公子又哪里想得到天下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原本便在见到黑寡妇之后就一直故意落在最后,免得触了黑寡妇的霉头,却是不曾想到竟还是被黑寡妇现,随红着脸吞吞吐吐道:“开……开玩笑的,早……早知道是天王你,我说什么也不敢心存冒犯之意啊。”

        黑寡妇一笑置之,谁知这时候竟从身后马车之内传来一个声音。

        “文道兄,果真是你?”

        黑色门帘之旁忽得探出一个头来,刘羡欢尚未站稳时候张凤府便突然勒马,刘羡欢一个踉跄摔下马车,正要下意识破口大骂时候却见马车之上的张凤府一脸凝重看向前方。

        黑寡妇亦是看向前方。

        被一队兵甲拦住了去路。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