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过了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过了

        细看这一行兵甲,个个龙精虎猛,约摸二十来人,最为排头一个脸上一道狰狞伤疤,除了李大仁当再无别人,其身后方方正正国字脸司马徒正一脸玩味,张凤府心道不妙,不久之前才见过司马徒,只是倘若此刻刘羡欢规规矩矩待在马车里还不会有这么多事情,突然冒出来,岂非让司马徒直接惦记上了?

        倒并非是害怕这司马徒,只是张凤府心里清楚,将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人得罪了也远远不及得罪了一个阴险狡诈的小人,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小人会在什么时候使出什么绊子来。

        再度与李大仁碰面,黑寡妇波澜不惊,只是好奇道:“大人为何拦住我去路?”

        自上次大乐坊一别,李大仁便心中多多少少有了猜测,而今再见到,虽震惊,却因为早有思想准备,故此并未显得中气不足。

        笑道:“哪里是什么拦住天王你的去路,只是恰好碰上了,而我又也打算去看看热闹,所以想跟天王你结伴同行。”

        黑寡妇道:“纵使看热闹也犯不着带这么多手下吧?大人这般动静可是将我吓了一跳。”

        李大仁道:“出门在外难免会遇上什么特殊情况,再说了,谁都知道我十二军臭名昭著,指不定就在什么时候被人惦记上了,要知道背后下黑手的事情可是时有生,还不得提防一下是不是?”

        黑寡妇皮笑肉不笑。

        “如果有谁敢在大人头上动土那一定是不想眼睛。”

        李大仁笑道:“按照天王这么说来,那不想眼睛的人可算多了去,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方才我命人前去寻找刘羡欢刘公子的踪迹,却得知刘公子被人带走,原本还以为是遇上了什么歹人,原来刘公子竟是跟天王你们在一起,这倒是让我省心了,只是却不知道是谁将刘公子一并带去了天王府?应该站出来,我好感谢感谢才是。”

        黑寡妇好奇道:“哦?怎的大人还对这位公子如此上心?”

        李大仁道:“谈不上上心,只是我也是奉命行事,不敢不从啊。”

        黑寡妇道:“奉谁的命?”

        李大仁道:“自然是我十二军龙字军统领的命。”

        黑寡妇道:“方渐鸿?”

        全场寂静。

        李大仁道:“除了他难道还能找出来第二个龙字军统领?”

        黑寡妇道:“这就不奇怪了,只是我好奇为何今天这么大的热闹,方渐鸿不亲自来看!”

        李大仁道:“本来是要亲自来,不过大人因为别的一些事情耽搁了,须知九重天的热闹虽然好看,却远远不及销金窟的那位女子不穿衣裳的时候好看。”

        黑寡妇面色如常,看不出什么端倪,这倒让张凤府越对这位江湖奇女子心生佩服,须知即便如今三姐妹已经闹翻,可毕竟也曾经亲如姐妹,又哪儿能做到真的无动于衷?方渐鸿臭名昭著,落到他的手里展红楼能有什么好下场?

        只是虽佩服黑寡妇,此时此刻却不得不也对李大仁再生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三分不齿,当着如此多中原豪杰的面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这恐怕也全是因为来了一个方渐鸿,否则单凭一个李大仁又怎敢如此高调?

        与之相比,李大仁身后的司马徒则显得城府深了很多,张凤府心中冷笑,老天爷想要毁灭一个人,一定会先让其膨胀不假,可这李大仁似乎膨胀的过了头。

        面对如此直接的不尊重,黑寡妇竟也不动怒,这种事情可不常见,众江湖客也是十分惊讶,须知早年间黑寡妇在江湖上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不过心狠手辣之前还要加上一条守身如玉,若是谁敢在黑寡妇面前提如此不要脸的事情,不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已是祖坟冒了青烟,可此时此刻黑寡妇竟无动于衷,只是笑道:“我原以为大人大清早来拦我们的路必有什么事情,没想到竟就是为了说这么一句话,方渐鸿喜好女色乃是江湖人都知道的事情,不必拿在这里强调一番,倒是大人……”

        李大仁疑惑。

        “我怎么了?”

        黑寡妇冷笑。

        “李大仁,关于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一星半点,你世居番邦之滨,初举军伍入仕,一生未对家国立有寸功,反倒对我江湖多生杀戮,岂不知江湖中人无人不想生啖你肉生啃你骨?而今当此中原武林同道汇聚之地,你非但不夹紧尾巴于壳中做人,还敢如此堂而皇之夸夸其谈,你这条断脊之犬,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老娘从未见过有你这样狐假虎威厚颜无耻之人。”

        一番话可谓说得酣畅淋漓将骂人之境界带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马车之前的张凤府想笑,甚至不知不觉已笑出了声,好在自己这声笑放在这二百多武林同道的哄笑比起来显得太过雅静,故此并不担心别人注意到自己,倒是李大仁一张脸铁青,身后兵甲更是怒目而视。

        李大仁冷冷道:“天王有些言过其实了。”

        黑寡妇道:“是非曲直自有公论,我一个小女子说了可不算,让这些武林同道来回答岂不更好?”

        眼见眼前这么多江湖门派高手,李大仁本就有心拉拢这些门派,故此并不好在这些门派面前翻脸,只能将这股怒意压在心里,继续这个话题只会对自己带来坏处,故此李大仁调转话题道:“废话不多说,今日我来是请刘公子跟我回去一趟。”

        黑寡妇道:“就是我身后这位?这我可说了不算,得问问人家公子自己愿不愿意,不过看起来似乎人公子并不想跟你李大仁扯上什么关系。”

        刘羡欢此时此刻正与一同前来的白衣文道说尽这些天来的心酸事情,又哪里注意到李大仁将目标对准了自己,在张凤府低声催促之下才结结巴巴道:“我看……我看就不必了吧,我跟大人并不认识,再说了……救我回来的是我朋友,我还是跟朋友待在一起比较有安全感。”

        所谓朋友自是指的此时此刻正在马车中探出一个乖巧脑袋的蔷薇,莫说是来了一个李大仁,便是此时此刻来了另一位绝世大美女也挡不住刘羡欢要跟蔷薇在一起的决心,倒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是说这位江南道的公子有多专情,只是这种情况下只有傻子才愿意离开温柔乡去跟随一个狰狞的大汉,更何况泡妞一事最忌讳丢了西瓜捡了冬瓜,说不定到时候便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大仁道:“刘公子,并非是本大人要你跟我一同随行,是我龙字军的老大要见你一面,你确定要待在这里不跟我走?”

        刘羡欢又哪里晓得什么龙字军的老大?故此老实道:“算了吧,我跟你们不是太熟。”

        李大仁再度强调。

        “公子可得弄清楚了,我家老大是昔年龙城六甲方渐鸿,公子确定不去?”

        好不容易朋友相聚,又加上蔷薇还在马车等候,须知泥人尚且有几分火气,又何况是在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岂能三番五次受人威胁?

        刘羡欢不耐烦道:“说了不去就不去,我都说了不认识什么龙城六甲,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爷爷是江南道有名的大善人,不是什么龙城五甲六甲,怎的就紧咬着我的屁股不放?”

        又是一阵哄笑。

        其中更有江湖客打趣道:“这位大人,别人都说你认错人了,何必如此执着,照我看这位公子也根本不像龙城六甲的后代,毕竟当年龙城六甲哪一个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绝顶高手?绝顶高手的孙子又岂会是这般模样?岂不玷污了六甲这两个字?”

        大抵是有人带头,终是又有人恨不得趁此机会好好奚落一番李大仁,故也打趣道:“你这家伙懂什么,没听说过是人家老大方渐鸿要人?方渐鸿喜欢美女不假,可老是翻来覆去一个口味说不定也有些厌倦了,眼看这位刘公子生的娇嫩,说不定是想换换口味试试龙阳之好呢对不对?”

        “谁在后面胡说八道?”

        被人连番奚落,李大仁便是再想跟这些江湖门派交好此时此刻也不得不挽回一点自己的面子,故此才将话说完,便将目光瞄准了人群中一个满脸笑意的门派弟子,下一刻便突击至那男子面前,左手成爪要擒住那男子胸膛衣裳,事实的确如此,李大仁虽武功不及黑寡妇,甚至不及这群人中好一些高手,可比上不足,比下却是绰绰有余,这般突然出手,让那男子大骇,但反应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被李大仁单手举起脱离地面,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朝一家茶铺重重丢了出去,像是要将那茶铺砸个粉碎一般。

        人群瞬间炸了锅,但那男子毕竟不至于真的被李大仁这般砸个通透,须知这么下去,纵有内力,可毕竟不及李大仁,到时候免不得来个粉身碎骨,就在茶铺子看热闹的老板感觉情况不对,仓皇跑路时候,那男子已近在咫尺朝茶铺重重落下。

        忽又有一人凌波微步而去,稳稳一只手托住那男子,卸了一大半冲击力道,余下力道虽让那男子还有几分狼狈,却远远比断手断脚好的多。

        男子惊魂未定,一双眼充满咒怨恶毒之意,至于救下他的白衣男子却是冷冷说了一句。

        “李大仁,你有些过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