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伤我可以,伤我师弟不行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伤我可以,伤我师弟不行

        马九因能站出来却也是让黑寡妇喜出望外,心道不久前种下的善因这么快便得了善果,也算稀奇事一件,青城派近年来在江湖上极为低调,此番前来九重天先是出了青城七剑,随后今日马九因又站出来与野狼作对,也算高调了两把,估计青城派是真有木秀于林的把握,马九因虽说是此番青城派的决策人,但黑寡妇总隐隐感觉此行青城派之中应当还有比马九因说话分量重的人,只是一时间也找不出来究竟是谁。

        马九因踏前一步,两道眉毛斜飞入鬓,身后负一把青城剑,此剑与青城派弟子的青城剑不同,剑后犹挂了一条剑须,手中持一把拂尘,端的有几分高人之相,若非不是对马九因早有了解,恐还会让人以为这位老剑士并非什么青城派师叔,而是三教中道家高人。

        这份派头却是不比方才向东流的六把刀来的差多少。

        野狼又哪里想得到萧弄月之后又蹦出来一个青城派!再看面前马九因一双眼睛直视自己,毫无惧怕之意,心中寻思定有什么倚仗,虽恼,不过却还不至于当面对马九因出手。

        野狼道:“这位青城派老哥,我可从未说过自己是什么高人,自然也不需要什么高人的做派,倒是这位老哥未免显得太过急躁了一些,说来也巧,不久前我正好听说一重天销金窟内某位门派高人为了一个女人而出手教训某位公子哥儿,怎的听起来那门派高人说的好像就是你?没想到这位老哥一把年纪了竟还有这种嗜好,真是看不出来,也难怪你如此急于跟二天王站在一条阵线,不过有句话我还是想说,倘若只是为了床笫之术,这位二天王的那个开窑子的姐妹才是一绝,阁下似乎找错了人,哈哈。”

        一番话说完马九因已是脸红脖子粗,愤怒至极,这事情的确是有过,不过事实真相却并非什么自己喜欢女色,只因为眼见那姑娘被刘羡欢纠缠不清,而那姑娘乃是自己一位旧友之徒,故此才出手教训,谁知不知怎的被有心人瞧见,以讹传讹,到了最后竟传成了自己喜好女色,闹出来一个大乌龙。

        马九因可以不要脸,但青城派却绝对不能不要脸,故此马九因琢磨着一定要什么时候把这误会说清楚才好。

        面对面前野狼的嘲讽,黑寡妇勃然大怒,谁知野狼在说完这番话之后竟并不打算与二人多纠缠,撒手离去,这就好比一拳扑了一个空,颇为懊恼。

        萧弄月道:“二位不必如此介怀,是非曲直,自有公论,今日之事究竟是谁主动挑起,当着这么多英雄豪杰的面,大家心头也各自都有杆秤,倒是没想到统领三重天的天王竟是这般地痞无赖作风,真是有些让人失望。”

        只可惜野狼是注定听不到萧弄月一番点评,表面上的风波过去,可心里的风波却是注定平息不了,黑寡妇更是心中抑郁难解,心道当年情比金坚的三姐妹来到了九重天之后便分道扬镳,虽说展红楼如今与自己两姐妹早就割袍断义,可真当别人将这事儿拿出来说道时候竟也觉得心里好似有一根刺拔不出来。

        能靠一双手吃饭又为何一定要靠出卖身体吃饭?落得一个被人占了便宜还在背后评头论足的下场,表面的光鲜真能划算?

        好在萧弄月不失为一个打破僵局的中间人,一番将话题转移才让众人气氛逐渐活络起来,九个剑侍既已浮出水面,当再没有躲躲藏藏的道理,故此这么一路上萧弄月倒成了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输给向东流一招半式算不得什么,主动挑事又以失利收场也算不得什么,并无人傻到因为这点小事便以为名剑山庄的少庄主就是浪得虚名,单单只是九个剑侍便足够让人敬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远之。

        萧弄月脾气出了名的好,故此在面对七嘴八舌的询问时候也是一一作答,只是在谈起对剑道上的领悟时候,萧弄月竟仿佛戳到了心里最痛之处。

        叹息道:“爷爷还指望着我将名剑山庄扬光大威震武林,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资质虽不说是一般,却也只是比一般好上那么一丁点,再加之我大哥素来便不喜欢江湖打打杀杀,及早从文离开山庄,所有担子皆负在我一个人身上,更是将七把山庄名剑全部赠我,殊不知更是将我压的喘不过气来,倘若我名剑山庄能撇开门户之见,如同青城派一般广收天下弟子该有多好,不说能拥有青城七剑这等镇山之宝,最起码也该有不少剑道天赋异禀的高手,只可惜爷爷思想太过偏执,说打下来的江山哪儿有让别人坐享其成的道理?故此万剑山客卿庄客虽有不少,但真正能触及到名剑山庄最为核心宝贵珍藏的人却是屈指可数。”

        一番话已是将风头正甚的青城派又抬高几分,马九因心中欢喜,倒是对萧弄月好感再生几分,别人给足了青城派面子便是给足了自己面子,自己又哪里有不投桃报李的理由?

        马九因一改之前被野狼戳中疼处的阴郁,笑道:“萧公子说的哪里话,萧老庄主虽说有些固执,可毕竟也是为了子孙着想,换做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未必能做到将辛苦打下来的天地让别人用来遮风挡雨,更何况名剑山庄底蕴深厚,便是天下的七把名剑便足够让对山庄有觊觎之心的人望风而逃,而今七把剑更是全在公子匣中,更有九个剑侍相伴,此番却也足够让江湖人叹为观止啊。”

        萧弄月闻言叹了一口气。

        “说起底蕴深厚,我们这些人都算不得什么,只有冰宫神宫罗刹门这等然世外的大门派才算得上,我倒是有些班门弄斧了,连“叶白荷”姑娘都没说些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自吹自擂?对了,说来也奇怪,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冰宫的人居然到现在还未出现?天山雪莲只有一株,我并不相信冰宫会大方到将这样一个宝贝拱手送给九重天。”

        一番话已激起千层浪。

        闻言,众人哄哄议论成一团。

        有人道:“难不成是天山的人怕了九重天?须知九重天近年来在江湖上声名鹊起,从一个流寇聚集之地展成这么大的规模,单单只看咱们见到的这些人便能看出来九重天实力早就强大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又有人闻言讥笑道:“天山会怕了九重天?单是上一代的冰宫下山弟子魔罗便已经让江湖心惊胆战,说起来这魔罗还与我们这些门派当中不少有过节,只是不知为何后来竟一夜之间消失于江湖,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听人说魔罗被九重天的高手制住,将会跟天山雪莲一同出现,九重天这可算是给咱们这些江湖门派出了一口气,只是如此一来便摆明了是跟天山过不去,你们认为天山能咽得下这口气?说不定早就派人来了,只是一直隐藏起来我们不知道罢了。”

        众人再度交头接耳成一团,唯有最排头的萧弄月宋一血“叶白荷”马九因等人知道差不多到了时候,萧弄月这才低声对黑寡妇道:“一直有一件事情想请教天王,不知天王能不能解惑。”

        正冷笑这些人不知冰宫弟子早就来了九重天,并且就在这群人之后的黑寡妇本就有心借着这次天下门派在一起的机会联手推翻九重天,还九重天一片宁静,又哪儿有不回答的道理,笑道:“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可我还是得实话告诉你们,对于你们想知道的事情,其实我也不清楚。”

        萧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月疑惑。

        黑寡妇又道:“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只是隐约听了有传闻,说是江湖上最近这些年无缘无故消失的那些高手全部被囚禁在了九重天,九重天说得上话的始终只是最上面那群人,连我都算不得上面,我相信天下英雄也并非是真的就为什么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天山雪莲而来,其实都只不过想找一个答案,可这个答案我真不知道,但倘若各位有心,信得过我黑寡妇,那我黑寡妇就愿意为大家去试试找这个答案,哪怕这样明目张胆背叛九重天的下场会很惨,不过我黑寡妇只是一个弱质女流,以我一人想要跟九重天扳手腕无异于自寻死路,就看大家肯不肯与我联手。”

        眼见终于到了抛出橄榄枝时候,黑寡妇心中琢磨此时当就是最好时机。

        果然,萧弄月先表了态。

        “虽说这批失踪的高手当中并没有我名剑山庄的人,可江湖有难,我名剑山庄又岂能撒手不管?愿意奉献绵薄之力,只求天王不要嫌弃才好,那么你们呢?”

        萧弄月看向马九因宋一血等人。

        马九因沉声道:“说起来这件事情,我正憋了一肚子气,传闻当年江湖上某个大人物一夜之间召集各门派高手前去商议大事,我青城派便去了两位已入八品小宗师境界的师叔,谁知这么一去便是十年不见回来,更是音讯全无,反倒是这十年来九重天突然声名鹊起,一夜之间多出来无数高手,若是这其中没有一点猫腻,恐怕谁都不信,我青城派虽算不得什么然世外的大门派,可也不稀罕什么天山雪莲,毕竟这玩意儿再贵重也始终只能救一个人的命不是?若是能找到失踪的两位师叔才是我青城派重中之重。”

        萧弄月又哪里晓得这件离奇往事,听了马九因说起两位师叔,疑惑道:“莫非是号称两剑青龙的君莫问,君莫愁两位前辈?”

        马九因道:“除了他们两位又有谁能让我马九因心甘情愿叫一声师叔?”

        “算我一个吧。”

        宋一血淡然道。

        “这件事情,我天刀门正好也有一份。”

        萧弄月打趣道:“怎的你这家伙竟也会对师门这种事情上心了?我还以为你心中只有你的刀,别的一切都入不了你眼睛。”

        宋一血下意识抚摸手中宝刀刀鞘,落寞道:“消失的人是我师父。”

        “也是我的父亲。”

        其身旁突然有一年轻男子低声咬牙。

        那男子正是宋一血的师弟,不久前才被宋一血从李大仁手中救下。

        萧弄月倒是越好奇,疑惑道:“我好像从没听过你这家伙提过你师父。”

        宋一血道:“那是因为我师父才传我了第一刀便被召集而去,倘若你不是孤陋寡闻,应当听说过笑里藏刀这个人。”

        “笑里藏刀……”

        萧弄月轻声咀嚼这四个字。

        “自然是听过的,笑里藏刀6振青,那么你身边这位应当是笑里藏刀的独子,6一平,你不该说出来的,因为你一说出来就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果不其然,笑里藏刀四个字才从宋一血嘴里吐出,人数最少,不过六人的天刀门队伍连同宋一血一同被不下五六个门派团团围住,刀剑相向。

        “铁拳门,玄女派,峨眉派,崆峒派,神拳帮……”

        萧弄月吐字清楚,一字一句。

        宋一血道:“我既说出来,又怎会怕麻烦?只是有句话得提前说清楚,伤我可以,伤我师弟却是不行。”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