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笑里藏刀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笑里藏刀

        人间修罗第一百一十六章笑里藏刀简简单单一句话,掷地有声。

        张凤府倒是也没想到宋一血居然是笑里藏刀的徒弟,关于这位笑里藏刀,张凤府也知道一切关于其的江湖传闻。

        此人相貌昳丽,因常年总是面带春风一般的微笑,又因兵器是两把藏于袖中的短刀,故此才得了笑里藏刀这个外号,因为长得英俊,再加之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又喜欢行走江湖,自是讨得了不少江湖女子的欢喜,这其中便有峨眉派,玄女派,早年间便欠下了不少风流债,为其郁郁寡欢含恨而终的女子亦不在少数,倘若真是一心一意还好,尚且不会如此让诸多门派咬牙切齿,关键在于笑里藏刀根本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故此江湖又有人送外号采花贼。

        与峨眉派,玄女派交恶起因便是因为笑里藏刀先招惹了峨眉两个下山女弟子,让其师姐妹二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事后却又拍拍屁股走人,再度被峨眉派两个女弟子撞见时候竟又跟玄女派的几个女弟子好到了一起,以上两个门派皆是女子做主的门派,笑里藏刀与之产生纠葛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此两个门派都是江湖中男人最为向往的无上圣地,可与其他三个门派的恩怨说来便有些让人啼笑皆非了。

        江湖有传言神拳帮的帮主神拳无敌马上彪原本也是一个喜好女色之徒,久仰笑里藏刀万花丛中过的本事,便将其邀请到神拳帮做客,为表示隆重,更下令让家中妻子亲自前来陪酒,马上彪行事彪悍,在秦淮一代少有人敢得罪,其妻子也是秦淮河畔有名的美人,只不过却不是明媒正娶而来,而是强行霸占而来,平日里便对马上彪敢怒不敢言,再加之马上彪也并非什么善男信女,家中有妻之后依旧夜夜纵情歌舞,少有夜里归宿时候,原本就闺房寂寞的那女子在遇见喜欢美女,更喜欢良家妇女的笑里藏刀之后酒席上便眉来眼去,待到马上彪喝醉之后更是直接打了下人离去,二人纵情泄,欲。

        谁知马上彪竟因为酒喝的太多,迷迷糊糊想要方便,误打误撞便瞧见了那一幕,愤怒之下酒劲清醒了一大半,果断对笑里藏刀出手,谁知笑里藏刀除了长得英俊之外,武功也极为了得,一番你死我活之下,马上彪竟根本不是其对手,不得不下令神拳帮高手围攻笑里藏刀,只是这样一来,便避免不了消息走漏,故此马上彪彻头彻尾成为江湖同道的一个笑话,虽时候杀了那女子以及其全家泄愤,但对笑里藏刀的恨却是深入骨髓,从此便跟笑里藏刀结下不死不休的大仇。

        后笑里藏刀在秦淮一代呆不下去,消失在了江湖一段日子,谁知再度出现时候竟莫名其妙成了崆峒派的女婿,被人道出笑里藏刀真实身份之后,空洞派掌门铁掌开山金钱贵更是一怒之下亲手击毙其爱女以此表达自己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只可惜及早被笑里藏刀现不对劲,拍拍屁股走人,如此一来什么都没得到,还白白死了一个宝贝女儿,金钱贵又哪里有善罢甘休的道理?

        再度出现笑里藏刀踪影的时候是在神拳门掌门亲妹妹的闺房之中,江湖中甚至无人知道神出鬼没的笑里藏刀是如何与跟崆峒派距离了大半个南唐的神拳门勾搭上了关系,后果亦自是不用多说,听说现污情时候,神拳门掌门封不平的妹妹已身怀六甲,因为受不得江湖中人的冷嘲热讽以及唾骂,就在小孩子刚刚临盆时候便一个人投湖自尽了,连尸体都没打捞

        到。

        一个男人相貌英俊绝对算不得是一种罪,可倘若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处处留情,便只会成为全江湖的公敌,也曾有人因为笑里藏刀的那些个龌蹉事情亲自找上了天刀门,可天刀门对于此事根本就是保持管不了也不想管的态度,只道是只要有能耐抓住笑里藏刀,任凭你们这些人怎么处置,天刀门绝无二话,可偌大的江湖想要找区区一个人出来谈何容易?

        好在有心人总算不少,终于是在某个地方找到了笑里藏刀的踪迹,彼时数十高手联手围攻,将笑里藏刀打成重伤,谁知笑里藏刀本事太过厉害,竟还是拼了一条命杀出了一条血路,自此以后江湖便再没有听说过这个的出现,有人说那一日笑里藏刀纵使逃了出去,却已经是油尽灯枯,断然没有活下来的可能。而今突然听到宋一血站出来坦言,几个门派又哪里有无动于衷的道理!

        只是令张凤府惊讶的是峨眉派刘秋水以及玄女派的双剑居然并不在此处,但一想起还有一个文肃世子也不在场,便明白了过来,只是低声嘀咕道:“怎的英明一世的笑里藏刀居然收了一个如此不知世事圆滑的徒弟?”

        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不得不对笑里藏刀竖起大拇指,重伤逃了命的情况之下还能带回天刀门一个徒弟,果然不愧为一代采花风流人物。

        宋一血横刀在前,将师弟6一平护在身后,并不避让,冷冷道:“我这条命是师父当年救下,我既欠他一条命,又怎能不还?方才天王要带领我们找到当年的真相,我宋一血又岂能兴无名之师?故意说出来这段往事并非是想跟诸位结怨,只因为而今我们都是同在一条船上的人,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成大事,倘若你们这些人要打,那我宋一血自问也不会怕了你们,究竟要打要和你们自己说了算。”

        素来冷脸的宋一血竟还有如此给人解释的时候倒是让张凤府对其刮目相看,心道看来这个才出江湖便一刀杀了血刀老祖声名如日中天的家伙并非只会拿手上的刀说事情。

        宋一血这般一刀倒是让几大门派有些迟疑不定,毕竟天刀的名声在外,又有谁愿意步血刀老祖的后尘?

        面前这尊煞神绝对不好惹,却也总不能就此放下恩怨,故此,几大门派左右为难。

        眼见僵持不下,萧弄月咳嗽一声笑道:“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

        峨眉派一女弟子怒道:“事情不是出在名剑山庄,萧公子自是可以说风凉话,倘若此事是出在名剑山庄,萧公子今日可会轻易善罢甘休?”

        “没错。”

        又有崆峒派一弟子附和。

        “冤有头债有主,欠下的债又哪儿有不还的道理?”

        眼见五个门派如此群情激奋,萧弄月心道倘若一味劝阻非但不会让其就此罢休,反而只会变本加厉,故沉声道:“你们说的不错,冤有头债有主,父债子还听起来似乎也没有哪里不对,可你们自问有人能敌得过宋一血手中的刀?这家伙我最了解,从来都是先做事后说话,而今居然主动跟你们解释了这么多事情,足可以见其坦诚,当然,倘若诸位要是非要动手,我相信你们虽然有可能将这家伙拿下,可自己死的人只会更多,他已说了笑里藏刀与那一批高手同一时间失踪,而我们现在正在谋划这件事情,倘

        若真找到了他们那批人的踪迹,到时候亲自找笑里藏刀报仇岂不更好?难为他宋一血算怎么回事?他可连笑里藏刀的半个徒弟都不算,你们这么做岂不是强行要跟他宋一血过不去?而跟这家伙过不去的下场,我相信多半不会太好,我相信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不然不会跟你们解释这么多,可我也相信倘若诸位真要对其师弟出手,那这家伙手中的刀却就不一定也讲道理了,怎么做你们自己掂量,如果想打更好,也让三重天的人好好看看咱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中原门派是如何窝里斗的。”

        萧弄月说完便双手插进袖子里,退后观望,满脸笑意,宋一血眼见众门派迟疑,也适时道:“如果有人敢动我师弟,我一定会跟他拼命。”

        正此时,一个着了一身黑裙,头戴斗笠遮了面纱的女子自人群中挤出来一条路,扭扭捏捏走至横刀出了鞘的宋一血身前,开口时便犹如黄莺一般道:“诸位……我家师父要我给大家带一句话。”

        不知是谁最先现这女子身份,低喝一声:“百花谷的人来带什么话?”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张凤府亦是也紧紧盯着那扭捏女子,心道这丫头怎的也一并来了?

        这姑娘正是在风满楼相识的百花谷黄莺,除了黄莹,也当再无其他女子能有这般好似的声音。

        黄莺结结巴巴道:“我……我师父说……说笑里藏刀虽然那个时候还活着,可到现在却是一定已经死了,当日笑里藏刀之所以能捡回一条命,便是因为被我百花谷的人所救,但也只是救回了一条命,其人伤及五脏六腑,定活不了太久,故此,这一代恩怨应当也算是两清了,诸位也就没有必要再为难宋公子和6一平公子了。”

        沉默片刻,随即便有人大笑。

        “我就说笑里藏刀怎的有可能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活下来,原来是被你百花谷的人所救,这就不奇怪了,你百花谷最为擅长的便是治病救人,更有神医无数,倒也无可厚非,只是不知为何你百花谷却要偏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澄清这件事情?明摆着是袒护宋一血两师兄弟,莫非是因为笑里藏刀这家伙进了你百花谷以后跟你百花谷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不成?众所周知笑里藏刀本性难改,再加之你百花谷尽是女流之辈,哈哈,个中奇妙,不便多述……”

        “住嘴。”

        那大笑之人尚未笑的淋漓尽致便突然感觉脸上受了火辣辣的一巴掌,只是细看周围并无人对自己动手,但脸上通红的印记却是做不得假,故此那江湖客怒道:“何人装神弄鬼,有种站出来。”

        “啪……”

        又是一巴掌,这次倒是被人看清楚了,原来那并非是什么巴掌,而是飞快自人群中钻出来的一道翠绿色衣袖,那江湖客当是神拳帮弟子,本事竟也不弱,挨了一巴掌之后迅抓住了一截衣袖,正要顺藤摸瓜时候却是不料那衣袖力道极大,根本控制不住,猝不及防之下竟是摔了一个嘴啃泥,连门牙都被青砖磕掉了两颗,满嘴鲜血,狼狈不已。

        神拳帮二三十帮众齐齐大惊,纷纷亮出兵器要讨个说法,谁知那截衣袖的主人竟自己款款走了出来,并冷笑道:“难怪马上彪主动请人吃饭还被人睡了老婆,手下有这么一群酒囊饭袋乌合之众,马上彪被人睡了老婆也不冤,简直活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