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离死不远

第一百一十七章 离死不远

        人间修罗第一百一十七章离死不远三重天始终只是一个小小风波,野狼大笑离去之后一行二三百人便再无什么可阻拦,二重天于整个九重天来说只是最外围地方,故此到达九重天的时间自是比其他几重天慢了不少,事实上到达其他几重天的时候早已是人去楼空,除了最基本的留守其他几重天的人,核心力量大多都去了第九重天,并没等候八重天的人全部聚集在一起,这也更让众人相信野狼其实只不过是故意等候在三重天,寻找黑寡妇的麻烦。

        一路顺风顺水,马车因为有了光头秦童的天生神力,并未出现什么危机情况,倒是路过四重天的时候,原本就落在最后的张凤府有意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兰亭。

        “要不要停下来看看?”

        兰亭摇摇头。

        “没什么可看的,你所看到的也只有这么大的地方,虽然说是九重天,但九重天越往下人越少,除了条件各方面的原因以外,最主要的还是换做谁生活在这样的地方都会受不了,毕竟人到底是人,而不是深居在地下的蛇虫鼠蚁。”

        张凤府也注意看了一眼并不如一重天二重天大的四重天,虽说还是有那么大的空间,可不论是修建的住房,还是往来的人,都比上面几重天少了不少,虽如此,这些人却是越来越内敛,越来越看不透深浅。

        越往下,也终于有了一丝压抑闷热之感,原本身上穿的两件衣裳也开始隐隐有了湿润的迹象,更不说以臂力掣肘马车的秦童,早已是浑身湿漉漉,好在马车之中提前备有不少水袋,才得以让秦童凉快了一番,倒是苦了提前并没有多少准备的中原各大门派,好在众人也都是一些内外家高手,都能扛得住,只是这么一路下来持续深入地下,让不少人开始有了后悔之意,毕竟原本能在大乐坊销金窟这些地方躺着,好生享受人生的光景偏偏选择了来这种一毛不拔的地方,脑子被驴踢了不是?

        只是念起即将有可能揭开江湖的一宗迷案,不少人也就坚持了下来。

        倒是兰亭后半截路干脆合上了剑谱,坐在颠簸的马车上一语不怔怔出神,张凤府知其心中所想定跟那个还未见过面的女子脱不了干系,也懒得打扰他,只是靠在马车门口默默运气缓慢修复身上伤口。

        “哎呀,真受不了,热死我啦。”

        门帘掀开之后,蔷薇嘴里吐着舌头,一把推开正闭目调息的张凤府,险些将其从马车之上推下去,好在兰亭反应稍快,将张凤府一把拉住。

        眼见马车之内这位姑奶奶下了马车便蹦蹦跳跳穿插进人群去找黑寡妇,张凤府正乐得一个清净,谁知大大咧咧的蔷薇才一开口便险些将自己名字说了出去,好在悬崖勒马及时被黑寡妇堵住。

        “大姐……张凤……”

        “张凤怎么了?莫不是又欺负你了?”

        知道张凤府与旁边这些人多少有些纠缠的黑寡妇自然知道这时候不能暴露张凤府身份,心里合计张凤府还有大用,倘若及早便暴露,自己计划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更何况张凤府身上还有一枚足够让江湖引起一场震动的罗刹令,这样的人,能不要暴露就尽量不要暴露的好。

        “没……没事啦。”

        自知差点说漏嘴,蔷薇也很快反应过来,又看了左右萧弄月“叶白荷”等人一双好奇的眼睛,以及一脸笑意朝自己点头示意之前的事情只是一场误会的马九因,冷哼一声,知道再不能有纰漏,故此故意岔开话题。

        “马车里面可真是闷死我了,也不知罗刹门那群家伙究竟躲在什么地方,九重天越往里面越热,修罗道也一样,我可不信他们那群家伙能藏起来多久,还有那个罗跑跑,提起他我就来气。”

        “罗刹门?”

        众江湖客再度吃惊。

        平息了之前关于自家大哥种种不明白的萧弄月亦是被这句话再带了进去,沉声道:“罗刹门的人来了九重天?”

        黑寡妇道:“本来这事儿我没打算说出来,以免弄得人心惶惶,不过既然小妹都说出来了,那似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更何况在这里的都是自家人。”

        重重咬了自家人三个字,黑寡妇眼角余光有意无意从“叶白荷”身上扫过,却是不知为何竟在叶白荷脸上看出一丝疑惑。

        早已

        被张凤府告知一切的黑寡妇心道莫非“叶白荷”竟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没想到居然有笑三笑这个魔头,还有罗刹门的少主,也难怪之前十二军放出消息丢失的罗刹令就在九重天之中,实不相瞒,我萧弄月此番也是为这件事情而来,不过不是为了罗刹令,而是抢走罗刹令的那个家伙,不久之前我们在围攻黑衣人的时候我恰好找到了那个家伙,却仅仅只是见了一面而已,他的武功很厉害。”

        萧弄月心悦诚服。

        “至少比我厉害的多,也才能犯下那么多事情却都安然无恙脱身,罗刹门之所以放出这个重磅消息,想必也是因为黔驴技穷,想要通过江湖中人去帮他们办成这件事情,不过这事儿,我萧弄月却是没有半点兴趣。”

        “哦?”

        黑寡妇满是惊讶。

        “为什么没有兴趣?那可是罗刹门的答谢。”

        萧弄月道:“我虽武功平平,却还是心里有杆秤,替罗刹门做了事情岂不就把自己跟罗刹门捆绑到了一起?莫说我名剑山庄丢不起这个人,恐怕就是我真的愿意帮他们找到罗刹令,真正对上那个家伙的话,我也只有跑路的份儿,恐怕不只是我,在这里的大多数江湖同道都会有我的顾虑,大家说对不对。”

        “萧公子说的倒不是假话,我青城派也未必就会稀罕他罗刹门那点好处,好处这东西可比得上脸面重要?再不济我青城派也是名门正派,哼……”

        马九因满脸不屑。

        “罗刹令这东西,也只会对那些江湖末流起作用而已,接到罗刹令便终日惶惶不安,让它罗刹门将罗刹令送到我青城派试试看?并非我马九因吹牛,单单只是我青城七剑便能让什么罗刹使者有来无回。”

        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让人喝彩,但终归还是有中气不足之人,只是不便于站出来彰显罢了。

        “那么你呢?倘若有人敢去打罗刹门的主意,我相信这些人当中除了你宋兄,当应该没有别人了,毕竟你可是一刀杀了血刀老祖的人。”

        萧弄月轻笑。

        “如果我没记错,血刀老祖便曾经就是罗刹门的高手,只是后来不知怎的出来自立门户。”

        宋一血冷冷道:“杀了血刀老祖又如何?这天下每日里都有高手在死去,我亦不希望别人在提到我宋一血时候永远都只会将杀了血刀老祖这一件事情挂在嘴边,就像你萧弄月,难不成你希望别人提到萧弄月三个字的时候永远想到的都只有名剑山庄?”

        萧弄月竟被呛的不知如何接话,面对这出了名的冷面煞神,竟也只是叹气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火气,怎的每次提起血刀老祖这人你便如此不爽,须知这血刀老祖本就是江湖一害,你替江湖收拾了这个大害虫,难道不应该说出来吗?”

        “师兄,我……”

        宋一血身旁笑里藏刀独子6一平正要站出来说话时候便被宋一血单手拦住。

        “这件事情不关你的事,师弟你不必多言,总之对于罗刹门,我虽未接触过,却也并不想跟罗刹门扯上什么关系,我宋一血虽算不得什么正人君子,却也绝对不屑于接触一群装神弄鬼的人。”

        “哈哈,好一个装神弄鬼的人,宋兄你可知道我最喜欢的便是你的快人快语,罗刹门倘若真有能耐便应该自己出面寻找罗刹令,总将事情交给我们这些人算怎么回事?在这里的门派又有谁稀罕他罗刹门的好处不是?”

        见如此多人与自己抱一个心思,萧弄月之前那点不快也彻底烟消云散,众人亦是开始拿罗刹门开涮,不亦乐乎,倒是“叶白荷”极少搭话,这也更让张凤府笃定其应当就是罗刹鬼的女儿“罗刹女。”

        正想着自己该如何制造罗飞飞与罗刹女二人见面机会的张凤府竟是没有想到“罗刹女”在二三百人有说有笑时候主动有意无意落到了最后,原本如同罗刹女这等天之骄女,不论去到哪里都应该是众星捧月,可兴许是因为这位冰山美人出了名的冰冷原因,又或者是原本众星捧月的风头已被黑寡妇抢了去,竟是没有人注意到罗刹女越来越靠近马车之上忐忑不安的张凤府。

        张凤府尽量装作不去双眼直视罗刹女,只将赶马车的任务交给了兰亭,倒是马车之内的两位江南道公子颇为

        不安分,刘羡欢尚且还好,毕竟蔷薇并未走远,倒是文道见如此一个美人主动落单后来自于才子的那点自信再度冲上脑,下了马车主动与罗刹女并肩而行,面对越来越深入的九重天光景,笑道:“真是奇怪,这么闷热的地方,我们几乎

        每个人都在流汗,为什么唯独姑娘你没有流汗?”

        虽闭眼,张凤府却也在聆听这江南公子哥儿的一举一动,心道这家伙倘若但凡稍微用哪怕一丁点心,都该知道这女人非但不是他碗里的菜,反而有可能是悬在他头上的刀。

        果然,下一刻罗刹女道:“那是因为公子里的心里燥的慌,而我的心里很平静,所以我非但不会觉得热,反而还觉得有点凉。”

        “这可让我有些不明白了,姑娘你因为什么事情心凉?”

        能让一位冰山美人对自己敞开心扉便已是成功了一半,文道显然对此早就轻车熟路。

        罗刹女道:“因为我曾经认识了一个男人,我跟他之间有个约定,可那个男人突然消失了,一个口信都没给我传过,更莫说是什么约定,对此,我很难过。”

        文道闻言却是满脸痛心疾,恨不能感同身受。

        “这么一说的话姑娘你心凉可就不奇怪了,世上居然有如此无情无义背信弃义之人,实在是让我耳目一新,同是男人,我为有这样的同类感觉到无奈以及悲哀。”

        罗刹女道:“我也这么觉得,同样是男人,为何他就不能有担当一点?岂不知每日里为了他我是谁黯然伤神,就在前不久因为他我还答应了别人一件事情,本来对于这件事情我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可突然有一天有人找上门来,让我找某位大人物说说情,只要能抓了某个酒楼的老板娘便能告诉我关于他的下落,很不幸的是,我答应了,并且照做了。”

        闻言,张凤府下意识心里一紧,指尖微不可查的颤动了一下。

        心道坏事了。

        某个酒楼除了风满楼之外又能有什么地方?老板娘可不就是指的十三娘?

        难不成此时此刻文肃世子竟真开始对风满楼下手?

        分明知道罗刹女是有意试探自己,可张凤府毕竟做不到无动于衷,尤其在自己欠了不少十三娘人情的情况下,张凤府心沉到了谷底。

        眼下十三娘最大的倚仗黑寡妇已深入了九重天,在一重天十三娘岂不就成了孤立无援任人拿捏?

        张凤府的细微动作已被罗刹女尽收眼底,却并不拆穿,只是继续百无聊赖听文道进行着炉火纯青的闲聊,陪其假装。

        文道叹息道:“难道姑娘这么做都没能将那个男人引出来?”

        罗刹女道:“作为交换条件,我有幸知道了那个家伙的消息,只听说是混进了某个地方之后经历了一场大变故侥幸活了下来,并且我大概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只是看他自己会不会出来承认而已。”

        张凤府已彻底绝望,眼下却是想再隐藏也隐藏不了了。

        罗刹门早已跟十二军勾结,如此一来罗飞飞则不可避免的将自己的名字告诉给了十二军,故此才被罗刹女知道了消息,心道被罗刹女道明身份已经成了早晚的事情,只是一直忍着没有直接拆穿罢了。

        文道轻声道:“姑娘你这么在意这个男人,莫非姑娘是喜欢他?”

        “喜欢?”

        罗刹女冷笑。

        “我只是觉着答应了我的事情却做不到,非但不出来主动找我,反而要藏起来做缩头乌龟,这种男人我就应该让他吃点苦头,也应该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将后悔二字咬的竟是特别重,有心想知道十三娘如今处境的张凤府此时此刻却是再也不能独善其身,睁开眼睛低声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罗刹女再度冷笑。

        “张凤府……张凤……我以为你就打算这样躲起来不见我了。”

        文道一脸惊讶,兰亭亦是皱了皱眉头,倒是因为声音不大,马车内的刘羡欢并不知情,只是望着一条断腿唉声叹气。

        “我现在只想知道他们的情况。”

        张凤府语气森冷。

        罗刹女似笑非笑道:“有方渐鸿在,怕已经离死不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