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萱萱

第一百一十八章 萱萱

        白衣文道哪里会想到自己旁边这位冰山美人说了半天的男人却就在自己面前,而且是一路上赶马车的车夫,但眼下看二人这般并不友好的对话,也知自己不好插嘴,便只能旁听。

        张凤府万万没想到罗刹女竟如此歹毒,下意识捏紧拳头冷冷道:“就因为我不主动找你你便使出如此阴险招数?”

        方渐鸿其人实力如何自是不用多说,昔年龙城第六甲,再加之有虎字军龙字军这等军队从旁辅佐,要拿下一个风满楼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虽说十三娘也在一重天有不少明里暗里的朋友,可敢直接跟朝廷的人作对,张凤府很相信这些朋友并没有那么大的底气。

        罗刹女淡淡道:“通常听我话的人都会得到很多好处,通常不听我话的人,一定会尝试到自食恶果,怎样?你现在是不是很想一刀杀了我。”

        张凤府道:“不错,我现在的确很想杀了你,可我现在也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杀了你,那恐怕他们就真的没救了,只是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的身份公布出去?”

        “我身份?我身份你可拿的出来一点真凭实据?张凤府,你可不要想着反过来威胁我,且不说你能不能威胁到我,就说你一但威胁我,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会死的很快。”

        罗刹女此时竟难得的冰山融化,脸上笑了一下。

        这笑容看的一旁文道有些怅然若失,看的张凤府心里越发焦灼,但仍不得不强作镇定道:“是我忘记了居然还有方渐鸿这个变数,如果黑寡妇知道了这件事情,一定不会轻易饶了你。”

        罗刹女冷笑道:“你又何时看我需要被人饶过?当然,你现在就可以选择将这件事情告诉黑寡妇,她也一定会不遗余力救她的好姐姐,可如果那样,九重天的大计划几乎就可以算是泡汤了,尤其是你的计划,所以我相信你不会笨到这么快就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尤其在我还给你了选择的情况下。”

        张凤府不屑。

        “你都将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说你给了我选择?你不觉得这很好笑?”

        罗刹女道:“随你怎么说,我不会傻到直接将事情做绝,他们现在虽说已经对风满楼出手,可暂时还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故此不会对你关心的那群人怎么样,现在我需要你替我做几件事情,事情做成,我自然有办法保住他们,倘若做不成或者你不愿意做,那我只能对此很遗憾。”

        “你在威胁我?”

        张凤府头一次觉得面对了一个如此难缠的对手,尤其这对手还是一个高高在上,冷艳不可方物的女子。

        “你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喜欢被人威胁的人”

        下一刻,张凤府轻叹一口气。

        “可你今天似乎真的威胁到我了,有什么要我做的事情就赶紧说,迟了恐遭人疑心,因为许多原因,现在我的身份还不能暴露。”

        “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

        罗刹女诡计得逞,竟刹那间便恢复到了最初与张凤府接触时候的那般灵动,若非方才那一番实质性的威胁,又有几人会相信面前这衣袂飘飘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女子竟会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恶人?

        “废话少说。”

        张凤府有几分不耐烦。

        “我可没工夫跟你在这里打情骂俏,若是要打情骂俏,我看你身边的公子就挺不错。”

        文道闻言一阵惊讶,但竟是没能迎来罗刹女的正脸看一眼。

        “打情骂俏也好,怎样也罢,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我罗飞飞的事情,越多越好,最好滴水不漏全部告诉我。”

        “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张凤府满腹狐疑。

        “难不成你们自家人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这就不需要你管了,你只要告诉我关于他的事情就成,若是说得详细也就罢了,若然说的不够仔细,那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张凤府并不怀疑此时此刻的罗刹女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故此亦只能服了气,将日前在修罗道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甚至连风魔手等人都没有落下。

        罗刹女越听越脸色阴沉,到一番话说完之后已是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只是森冷道:“这家伙可真是长出息了。”

        张凤府迟疑道:“他是少主,你是独女,难不成你二人其实是兄妹关系?”

        罗刹女瞥了一眼张凤府,阴阳怪气道:“你居然知道我是独女?看来你也没少在我身上下功夫。”

        张凤府道:“哪里算是什么下功夫,只是跟人合作之前最好还是先将别人的底弄清楚,要不然恐怕被人卖了都不知道你说是不是?所以我一直怀疑罗飞飞说不定是你的哥哥,你说对不对?罗刹女。”

        这一次,罗刹女终于有了一丝动容,不理会身旁风大双眼想要逃离的文肃,玩味道:“你既然知道我是罗刹女,你还敢跟我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就不怕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张凤府道:“罗刹女也是人,并非真的罗刹,既然是人,我觉得就没什么好怕的对不对?你要我替你办事情,我总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对不对?不然这个忙我恐怕是帮不了,你怎样威胁我都没用,毕竟我很在意朋友是真,可我更珍惜自己的命。”

        罗刹女终于妥协,只是瞧了文肃一眼,文肃已经识趣的飞快捂住耳朵钻上了马车,并关了门帘,至于秦童亦只有在马车需要借力的时候才会到最后面,其他时间几乎都是与前面的人并肩而行,故此并不担心被他听见。

        “罗飞飞是罗刹门的叛徒,罗刹门也有很多派系,没你们想的那么团结,最上面的是罗刹鬼不假,可罗刹鬼之下还有五大长老,长老之间也分两个派系,一派主安定,一派主扩张,分歧由此而来,罗飞飞便是扩张一派的人,罗刹鬼早就警告过不要随意将主意打到九重天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真有那个胆量违背罗刹鬼的命令,他不是叛徒是什么?至于少主,无非只是因为他是大长老的儿子罢了,而大长老便是他们那一派的主事人。”

        “罗刹门之中居然还有派系勾心斗角?这倒是让我长了见识,不过比起这些琐事,现在的我更想知道你的名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张凤府换了一张笑脸。

        “你非叶白荷,我亦不能用这个名字称呼你,叫你罗刹女未免又有些引人注意,故此有名字是最好的。”

        罗刹女歪过头看了张凤府一眼,随即淡淡道:“叫我萱萱。”

        “萱萱”

        张凤府品味着这两个字,仿佛已忘记之前不快,又道:“你要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我已做了,现在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他们现在的情况?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不是?”

        “他们现在暂时不会受到什么伤害,顶多也就是被控制起来,有世子殿下的亲自叮嘱,李大仁不敢乱来,不过这之后就不确定了,比如在你不肯听我话的时候。”

        “好吧。”

        张凤府叹息。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要我做的第二件事情肯定跟罗飞飞脱不了干系。”

        萱萱道:“你倒是挺聪明,我实话实说,因为我不想罗刹门因为这帮人而落得一个什么不好的下场,所以我希望你能替我杀了罗飞飞,我不方便出手。”

        张凤府惊愕,随之一副苦瓜脸。

        “如果你知道在你说这句话不久之前罗飞飞差点在修罗道之中杀了我,你肯定不会让我去做这样一件事情,罗飞飞的武功很高,有七品,我如今拼了命也就只能做到跟七品打个半斤八两,你如何就觉得我能杀了他?”

        “你不如罗飞飞不假,罗飞飞从小在罗刹门长大,更是被几个长老视为掌中宝,从小便传授其武功,更将罗刹门的神功典籍心法什么都往其身上灌,倘若这样不遗余力之下还造就不出来一个高手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不过你也不需要担心,我并没让你现在就去杀罗飞飞,等待合适的机会就行,暂时我还想不出让你做的第三件事情,等我想到了就会找你,另外倘若你这家伙还躲着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马车突然一阵颠簸,感受着越发燥热的空气,张凤府知道恐怕已经到了第八层到第九层的入口处,秦童看起来与人聊的极好,大笑着落到了队伍最后,萱萱也知不能再多呆,叮嘱一番张凤府之后便又回到了队伍之中。

        往来八重天都未感觉到的凝重以及压抑气氛似乎尽数累积在了第九重天的入口,还没靠近那条两岸夹道欢迎的人道,张凤府已能嗅到空气中的淡淡让人惶恐不安的气息,两个面无表情的汉子正在与黑寡妇交涉着什么,已经不需要长明灯照射的进出口隐隐能看到一阵阵红色黄色夹杂的光线,以及能看到最下面那一层的人声鼎沸的热闹气息,张凤府下意识单手紧紧抓住马车车身,秦童大喝一声。

        “坐稳了,我们马上到了。”

        一阵颠簸不平以及晃动中,张凤府面对扑面而来的热浪下意识紧闭双眼,生怕这股热其以及刺鼻的硫磺味道熏瞎了双眼,等到颠簸平复之后一股热气瞬间侵袭全身,不过紧随而来的便是一阵从头凉到脚,无比让人身心愉悦的清爽之感。

        只听得秦童有些压抑而伴随激动的声音颤抖道:“到了,可以睁眼了。”

        张凤府兰亭二人齐齐睁开眼睛,但下一刻便被眼前景象彻底惊呆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