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下毒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下毒

        目之所及处,先是人影憧憧,往来男女无数,有说有笑,配各种兵器,刀剑棍斧鞭,十八般兵器样样都有,往来之人老弱妇孺,门庭若市,张凤府身上衣裳已被十数个穿着清凉的女子手中水桶淋湿,方才那股清凉之感觉便是因此而来,不止张凤府如此,二三,不过张凤府却是看到了黑寡妇的脸上都闪过一丝别样情绪,心道恐怕黑寡妇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

        黑寡妇都如此大度,那些女子纵有怨言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好在瞧见那一条红色正冒着汩汩热气的岩浆河流时候,才确定用不了多久身上的衣裳就会被烘干,如此,琢磨着就算给那些臭男人看也看不到多久,故此才安心。

        一条炽热岩浆河流从九重天中间流过,两岸是各色各样房屋以及墙壁之上开辟出来的洞府,房屋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洞府亦是灯火通明熠熠生辉好不热闹,岩浆河流之上还有三座横跨河流的石桥,石桥与中原小桥流水石桥造型一般无二,桥上石板整整齐齐,却因为是从岩浆河流之上跨过,行人踏上去便犹如踏在了蒸笼上一般炽热难耐,好在岩浆河流远在石桥之下五六丈距离,故此还算不得无法让人通行,令人惊讶的是寸草不生的岩浆河流之中竟还长着许多火红色植物,植物上挂着通红的果子,不过植物常有,果子却不长有。

        两岸行人来来往往,竟跟中原那些大城镇并无多大区别,倘若不是因为这条从九重天汹涌奔腾而过的岩浆河流,张凤府真觉得自己有可能是来到了中原。

        走街串巷的,唱戏的,捏糖人的,亦有不少从二楼窗户口探出来一个头拉客的风尘女子,粗略计算下来,九重天的地盘竟是比一重天的地方还大,至于人,则是比一重天热闹了太多。

        三座石桥便是连接两岸的唯一通道,岩浆河流也不见得多宽,约你摸四五丈,武功稍微厉害一点的人便能轻而易举跃过去,只是看着绝对能轻而易举将任何东西融化的岩浆就在脚下流淌,没有人真的能做到不害怕掉下去,故此修建三座石桥却是非常有必要的,毕竟悬在半空中又哪里有脚踏实地来的实在不是?

        自入了九重天开始张凤府便被眼前一切所震惊,又有谁能想得到在如此远离地面甚至已经深入地底的地方竟还能有如此要塞存在?正好奇如此炽热的地方凉水从何而来时候,被人带路的一队人已经隐约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水流冲击之声。

        前行的路自是避免不了九重天人的指指点点以及好奇的目光,好在马车之下的青砖还算平整结实,如此才在行过一个拐角时候远远见到了宛如从九天直下的一道急流冲进了岩浆河流的天下奇观。

        带领众人的是一个女子,相貌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平,但一张嘴却是能说会道的很,一边带路一边对黑寡妇道:二天王感觉我九重天跟你们二重天比起来如何?

        黑寡妇道:说不出来究竟哪里好哪里不好,只是单看这条瀑布却是甩出了我二重天十万八千里。

        那女子笑道:二天王倒是一语中的,说实话,要没有这条被我九重天高手强力开出来的一条暗河出口,恐怕九重天这鬼地方根本住不了人。就因为有了这条河,所以九重天才能发展到今天你看到的这种规模,想必二天王应该也是第一次来九重天,上面的人已经下发了命令,让我先带天王你和这些中原来的贵客安顿下来,随后带你们出去四处走走看看,原本是将各位安排在酒楼客栈休息的,可因为你们人太多,上面的人只能临时决定打扫出来不少洞府给你们暂时居住,不过酒菜这些已经准备好,请各位贵客放心就是。

        听闻说放着好好的客栈酒楼不去住,要去住什么从悬崖上开辟出来的洞府,当即有部分人不乐意,只说是什么九重天未免太过小家子气,莫非是不愿意花那么多的钱来招待?故此立时便有几十人提出来自行安顿,不需要九重天费心,黑寡妇也不说话,个别小鱼小虾爱怎样她倒也懒得管,只需要最厉害的那几个不要弄出那么多幺蛾子就行。

        当跟着那极好说话的女人沿着一条小路徐徐上了悬崖之后,留下来的没有自行离开的这部分人才是心中乐开了花,洞府都是在悬崖峭壁之上,故此,住在洞府可是将整个九重天都尽收眼底,马车依旧还是走在最后,当看着密密麻麻的阶梯时候,秦童不由得犯难,挠头苦笑道:兄弟,下来的时候我这一身蛮力还有点

        用处,可要往上走,我却是没能力能拉的动这马车了。

        张凤府原本便就对秦童印象不错,对于这位耿直汉子的一句话自是笑的合不拢嘴。

        秦大哥说的哪里话,此次却是不用大哥再费心了,目的地已经到达,大哥尽管忙自己的就是,不用理会我们,有腿有手,难不成还爬不上去不成?

        故意将有腿两个字咬的很重,像是故意说给马车里面的某位公子一般,马车之内的刘羡欢听了之后咬咬牙愤懑低声道:不过只是一个赶车的马夫而已,哪里来的自信对本公子指手画脚?

        已对张凤府有不少了解的文道在这一刻却是显得规矩许多,扶了刘羡欢便下了马,正要结伴上去时候又被张凤府喝住。

        坐了这么久马车哪儿有这么轻松就想走的道理?看到马车里面那口箱子没有?扛上去。

        哈!要我们扛一口箱子?

        刘羡欢沮丧着一张脸,心道让他扛一个婆娘绝对二话不说,莫说是扛一个,便是扛两个又有何难?可扛这么一口箱子着实有些费力。

        张凤府阴阳怪气道:如果不愿意扛也可以,你们来九重天我们负责护送你们,可你们怎么出去我们可就不管了。

        算了算了,扛吧。

        眼下蔷薇已随着最先上悬崖的一行人上去了,没了蔷薇作为后台,却是不敢跟张凤府叫板,尤其张凤府身旁还有一个不怎么经常说话,却单看一张脸便知并非什么善茬的兰亭,文道心有余悸,虽一生执着红尘俗事,不知什么罗刹门罗刹门厉害,但听萱萱与张凤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府说的一番话便知面前这其貌不扬的家伙其实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还是莫要得罪的好。

        刘羡欢断了一条腿,行动不便,只能将这任务交给文道,好在箱子里的东西也并不是多重。

        事实上一个没了两条腿的半截人又能有多重?

        沿路之上发现不少洞府中已经有人下榻,张凤府心道恐怕九重天的高手此时此刻有一大半都来了这里,故此并不敢托大,也不做引人注意的事情,只是被那女人安排着一一住下。

        九重天倒是待客极为有礼数,不止洞府之中所有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竟还是全新的,并不比客店酒楼差,更摆放有花草树木,芬芳阵阵,想来都是一些生长在炽热地方的植物。

        张凤府兰亭要了一个不大不小洞府,连同一口箱子,萱萱竟有意无意要了一间紧挨着张凤府的洞府,与其一同居住的却是百花谷黄莺的师父,也就是那位在神拳帮姜斌的威胁之下不得不服气的女子。

        但究竟只是一个女子,还是说其实是一个拥有驻颜之术的妇人,张凤府心中还没有定数,只是在所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才听九重天安排的那女人对黑寡妇道:二天王应该叮嘱你的人没事还是不要到处走动的

        好,因为这里不止住了你们,还住了你们的死对头。

        野狼?

        黑寡妇皱眉。

        那女人道:你跟三天王的恩怨整个九重天都知道,眼下又是这种情况,两条强龙碰面,肯定会发生一些碰撞,而高层现在对这些事情几乎是不管的,再说了,你们也看到了山脚下的这条岩浆河流,里面不知道埋了多少高手的骸骨,死无全尸,死无对证,说个不好听的,一但出了什么差错,根本没人知道人死在哪里。

        谢谢。

        黑寡妇点点头,并看向徐徐流淌的山脚岩浆河流,自地下河涌出来的一道震耳欲聋清泉冲击在岩浆河流中,冷热交汇,迸射爆炸的岩浆星星点点,宛若真正的星光璀璨。

        尤其巨大声音掩盖之下,绝对能轻而易举盖过很多打斗的声音,也能盖过很多人在死亡前的绝望之声。

        那女人道:对面从悬崖上开辟出来的那片地方看到没有,那就是你们接下来的演武台,九重天高手将在那里一决生死,活下来的人能享受到莫大好处,至于死去的人,多半会被对手丢进岩浆河流里。另外,每个洞府之中都有从清泉开凿过去的送水道,方便诸位洗漱冲凉,晚饭会有人专门送过来,等吃了晚饭,我再带大家出去逛逛。

        女人说完刚走出没几步又突然回过头一笑。

        对了,差点忘了说了,天王身上有没有什么银饰品?

        银饰?要那个做什么?

        紧随黑寡妇的蔷薇满是好奇,却见黑寡妇竟是对那女人无端躬身道谢。

        谢谢提醒,不过来的仓促,还真没有,况且我江湖女儿也并不喜欢带太多金银首饰。

        那女人闻言浅浅一笑,随即变戏法一般从袖口掏出一枚比绣花针大不了多少的银针来交给黑寡妇,随后笑着离去。

        蔷薇不解,却听黑寡妇将那枚银针收进怀里之后沉声道:要银针是为了避免有人在饭菜之中下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