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搞什么名堂

第一百二十六章 搞什么名堂

        嗯?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张凤府听着糊涂。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摸一下手又算得什么关系!

        芊荨道:只是想告诉公子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张凤府道:姑娘你想如何?

        芊荨道:你摸了一下我的手,自然是应该将你的手也给我摸一下,如此才算公平。

        张凤府并非色道中人,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色心上脑,低声道:恐怕事情没有姑娘你说的这么简单。

        芊荨轻声一笑:还真被你说中了,去了我的地盘还在我的地盘上杀人,我又岂能就如此放你回去?

        张凤府下意识觉着不妙,果然便见芊荨冷喝一声,迅速贴面而来,身材虽娇小,不过其掌风却是不可小觑,猝不及防之下张凤府险些吃了一个大亏,好在反应够快,迅速闪避,不过芊荨竟也是罕见的高手,速度丝毫不慢张凤府,始终近其身前两尺之地,让张凤府难以摆脱。

        张凤府心惊,心道黄泉道出的消息有误,说是这女子只爱琴棋书画,不喜武功,谁又能料到此女子非但琴艺超人,连武功都是如此俊俏,不过虽如此,要留住自己却并非那么容易做到,只是如此缠斗下去难免被人发现,到时候想要再脱身却是就难了。

        姑娘可真是好俊俏的功夫,不过倘若姑娘专程尾随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我比拼功夫的话,那恐怕会让你失望,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就此别过。

        张凤府要走,芊荨又哪里拦得住?尤其修罗道一战之后张凤府功力越发精纯,早已非刚来九重天的那个张凤府。

        眼见张凤府就要拍屁股走人,芊荨哪里会肯让其如此轻易得手?心道只需要片刻便能等来帮手,到时候面前这家伙想跑又能跑得了哪里去?

        一追一逃,张凤府原本就对九重天不熟,又哪里敢胡乱跑?只能朝着众人下榻的山崖洞府而去,好在洞府并非只住有二重天的人,倒是可以借此混淆视听,芊

        (本章未完,请翻页)

        荨追到山崖时候亦是不再往上追。

        好小子,原来你住在这里,这下我看你还能藏到什么时候。

        事情都办妥了?

        洞府之中,黑寡妇狡黠一笑。

        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不过有没有走漏风声?

        风声有没有走漏我不知道,倒是遇见了一个难缠的女人,算了,不提也罢。

        难缠的女人?你倒是艳福不浅,这么快又遇上了女人,不过看你不怎么想说,我估计就算我问了你也未必会说,所以还是说说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比较好。

        黑寡妇说罢,侧耳倾听周遭,确定并无人偷听之后才郑重道:与其在这里处处担惊受怕处于被动,倒不如主动一点,接下来我要代表二重天去参加九重天的集会,这期间所有的天王都不在各自地盘,既然早就注定要交锋,为什么不干脆提前交锋一波?若是能提前铲除一些爪牙岂不是更好?

        就我们两个人?

        张凤府看了一眼神游开外的蔷薇。

        我们两个人能折腾出来多大的动静?

        本来是折腾不了多大的动静,可我又没让你明里去找那些人的麻烦,暗地里动手就是,能杀多少杀多少,杀了丢进岩浆河里,毁尸灭迹,又有谁知道是你干的?

        天王你未免太看得起我。

        张凤府摆出了一张苦瓜脸。

        我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黑寡妇意味深长道:这个我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你心里最清楚,既然来了九重天,要么就是你干掉别人,要不就是你被别人干掉,一个玉面郎君是杀,十个百个也是杀,两张脸方便办事,没人会联想到你身上来,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办不到,那你不妨将你的好搭档一起叫上。

        搭档?

        张凤府不由自主脑子里浮现出叶白荷的影子。

        还是算了,我一人好办事。倒是玉面郎君被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故意留下罗飞飞的名号,也不知有没有用。

        不管有没有用,却是一定会被有心之人牵扯到宋一血身上,不论怎么说,我们这次都算是坑了宋一血一把。

        正在此时,洞府之外便听见了萧弄月的声音。

        天王,大事不好,宋兄有麻烦了。

        当匆匆而去的一行人找到宋一血时候,宋一血已被至少十几人包围,玉面郎君冰冷的尸体就摆在宋一血面前,脖子刀口锋利,此时骨肉微微向外翻了出来,被割断了脖子,浑身血液流了一个干干净净,伤口触目惊心。

        此时宋一血面色正铁青,面对怒目而视的十几个九重天高手不卑不亢道:人不是我杀的,我一直在这里观景,从未离开过半步。

        那十几人中一手持一根狼牙棒的汉子冷笑道:宋一血,即便不是你杀的也一定是你派人干的,玉面郎君素来便以喜欢结交朋友闻名,平日里只有敬重他的人,却绝对没有想杀他的人,除了你宋一血,我们想不到还有别人,宋一血,你必须为玉面郎君的死负责。

        宋一血已气的单手紧紧捏成拳,先是同门师弟摆自己一道,而今又是被人指名道姓找上门来寻仇,又岂能无动于衷?

        他冷冷道:人不是我杀的,让我负责更是无稽之谈,我宋一血就在这里,想找我麻烦不必如此

        专门找借口,喜欢怎样尽管来就是,我奉陪到底。

        宋一血如此爽快早就是那狼牙棒汉子预料到的事情,心道如此一来自己便算是师出有名,正要动手时候忽然又听得一女子声音远远传来。

        玉面郎君的确并非宋公子所杀,当时我就在现场,杀人的人我认得,倘若是非不分黑白不明非要将宋公子扣上一个杀人的名头,岂非显得我九重天太过小家子气了点?

        张凤府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不禁一阵头大。

        心道这女人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那款款而来的女子不是抚琴女子又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