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你大爷

第一百三十章 你大爷

        三楼之上的缥缈琴音戛然而止,在瀑布轰隆之下依旧刺耳的真金白银之声让芊荨手中动作停下,随即看向从正门踏进来的两个男子,一人消瘦,虽说不上是弱不禁风,却也跟正常男子比起来差了不少健壮的体魄,至于另一人,单单只是嘴角上的一颗大黑痣便让人生不起任何好感。

        最为重要的是这两人竟似乎在哪里见过。

        芊荨默想连日来所见的人,竟是根本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倒也无可厚非,上次露面时候张凤府与兰亭乃是混合在人群之中,如果不注意却是很难现,不过又有谁会无缘无故注意两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色?

        眼见那一袋真金白银,忙前忙后的小二非但没有任何两眼放光之意,反倒是心存鄙夷。

        心道怎的从中原来的家伙个个都是这般带着一股子暴户的气息?上次来的那家伙是如此,今天可又算来了一个,更为可气的是居然还明目张胆让楼上那位姑奶奶作陪,岂不知楼上那位又怎是随便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都能亵渎?

        但本着生意上门没理由拒绝的道理,小二仍是热情接待。

        笑道:“哟,客官,这可不好意思,咱们的姑娘只负责弹琴,不负责陪客,要吃饭哪咱们欢迎,可要是喝花酒的话还请出门右拐,那里有很多姑娘可供选择,”

        张凤府心中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心道你这家酒楼若非是上面那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人坐镇,又岂能在毁了一边屋子的时候生意还能好到这种门庭若市的地步?

        不过张凤府并不就此罢休,此番前来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挑合适的目标下手,能够提前扫除的障碍没必要留到以后,第二个目的自然是要好好捉弄一番芊荨,以报上次落荒而逃之耻。

        “头一次听说还有对钱不感兴趣的卖艺女人,何必如此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莫不是看不起本大爷的银子?本大爷只需要一句话便能弄来比这里的银子更多的钱,来你们这里喝酒是给了你们面子,莫要惹怒了本大爷,到时候拆了你们这家酒楼才好,哦……不对,你家酒楼居然已被人拆了一边了,渍渍渍……破烂酒楼的破烂抚琴女子,真是绝配,绝配啊。”

        小二已气的脸色铁青,心道就你这玩意儿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每天想见到楼上那位的男人从这里都排到了一重天,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岂容你这厮亵渎?

        小二不阴不阳道:“客官,你若是来喝酒小店自会招呼,可你若是摆明了来找麻烦,也应该提前打听打听咱们这家店的招牌。”

        张凤府撇撇嘴,嘴角的那根黑毛往上翘翘。

        “招牌?什么招牌?倘若真有什么大招牌又岂能让人将店给砸了?而今我不过是想请你们楼上那位下来陪我坐坐便如此不待见本大爷,还真以为本大爷稀罕你们这家店了,能花钱的地方大把都是,你们不招待,本大爷去别的地方就是,只是原本因为听说你们这家店远近闻名,有个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故此才专程过来看看,没想到仙子没见到,倒是见到了一个躲躲藏藏不肯出来见人的女人,要我说,莫非是脸上生了麻子还是屁股上长了脓疮?怎的连人都不敢见了?阿兰啊,收拾收拾地上的银子,既然别人不喜欢银子,咱们也就没必要把钱都丢在这里了,毕竟有钱也不能如此招摇不是?”

        对于阿兰这个称呼,兰亭满头黑线,却又不得不在此时配合张凤府,真正弓下身去收拾一包银两,至于那店小二则是越不齿,心道不能招摇,天下什么时候见过比你主仆二人还要招摇的人?

        走了好,走了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谁知道正此时楼上传来一个女子的轻笑。

        “客官如何这么着急就要走?上门的生意哪儿有不做的道理对不对?不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是想让小女子陪你坐下饮一杯而已,这又有何难?小女子应了便是。”

        瀑布溅射的水雾之下,青裙女子单手挽弄青丝缓缓下楼,一双脉脉双眼始终不离张凤府,端得一副画中之人清淡出尘气息,张凤府恍惚间竟差点走神。

        思绪回来之后张凤府心中暗喜,心道女人果然有一个致命的通病,那就是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男人说她脸的问题,那么不论是再有城府再有心机的女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激将法奏效,兰亭却是心中焦虑,毕竟这楼上可还有一位早就势同水火的毒童子,倘若被现该如何收场?

        兰亭低声道:“大官人,我们是走是留?”

        张凤府不明兰亭心中忧虑,朝其一笑为什么要走?别人既然都愿意下来陪你家官人喝酒,还有什么走的道理!”

        安心坐下,兰亭伴其左右,又将茶水斟满之后芊荨才到达近前,款款坐下,身上香风若有若无,细闻之下却也让人心神陶醉。

        只是可惜了这女人从一开始便表明了敌对的态度……

        芊荨一句话将张凤府从思忆中拉了出来,笑道:“先前要小女子下来陪官人你喝酒,为何现在小女子下来了官人却是一语不?”

        张凤府道:“只因姑娘你确实比本大爷想的要漂亮许多,故此才有一丝走神,美女我见得多,不过像姑娘这般处变不惊雍容大度的女子却是见的很少,看来本大爷今天这些银子注定是不会白花啊,哈哈。”

        “是吗?”

        芊荨皮笑肉不笑。

        “方才官人不是还说小女子可能脸上长了麻子屁股生了脓疮吗?现在小女子就端坐在你面前,官人你倒是瞧瞧我脸上究竟有没有长麻子?”

        张凤府下意识道:“怎的不让我检查检查你屁股上是不是生了脓疮?”

        “你说什么?”

        “哦……没,没什么没什么。”

        张凤府迅将话带了过去,心中却是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心里琢磨自己这些日子来见得美女又何时少了?我虽今日来是要故意让面前这女人不痛快,可也绝对不能如此乱了方寸才对。

        “真没什么?”

        芊荨将张凤府眼中闪过的一丝异色看在眼里,心里越觉得面前这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心里寻思我何不试探他一番,看看他是否对答如流,到时候才好揭穿他的真实身份。

        张凤府道:“自然是没什么的。”

        芊荨道:“那就好,不过适才我听官人口音,竟好像是中原北方一代的人,不知官人来自北方哪里!正好我也有个朋友在那边,倘若官人颇有名声的话,他应当听过你才对。”

        张凤府心中并不惊讶,芊荨既号称琴棋书画四绝,其聪明又能差得了哪里去?这才说上几句话便开始试探,好在提前已准备好了一番说辞,故此倒也不怕露馅。

        “本大爷来自中原以北一片无人问津之地,因为做了一些皮草生意了家,跟中原那边的人极少有接触,就算我说了姑娘也未必知道,如此倒还不如不问的好,不过既然姑娘问了,我又不好不回答,那我也就只有直说了,本大爷姓李,名大叶,名字都说了,姑娘也当没什么疑心得了,赶紧趁你我同在一张桌上的机会好好饮几杯,毕竟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说罢便要去拉扯芊荨的一双手,仔细瞧那一双手肌肤嫩滑如玉,虽长年弹琴,却根本没有琴弦在其手指头上留下的伤痕,张凤府心道一定是用了什么秘法才会如此,譬如自己练刀,可不正因为长年以天山不老泉浸泡才会如此不留下老茧!

        遭了,手……

        张凤府立时便后了悔,果不其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正见到芊荨一脸玩味。

        “官人说你是做皮草生意起家的,又是在中原北方,想必平时少不了车马劳顿,按道理说你的手应该是饱经风霜才对,怎的如此修长完美?竟连我这个小女子都有些羡慕了。”

        张凤府到底临危不乱,急中生智道:“都说了我是官人,既然是官人,又哪儿有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的道理不是?这一切都多亏了我有一个好帮手,事事都是他打点,我才做了一个撒手掌柜,阿兰,快来跟人姑娘看看你的手。”

        兰亭的一双手比之张凤府绝对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虽修长,但手指因为长年练剑早就有了一层厚厚的茧,谁知这时候芊荨竟不痛不痒道:“我又没有非要让官人你向我证明什么,为何你如此急于向我证明?莫非是因为心中有鬼?”

        张凤府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道这女人怎的如此难缠,竟让自己这老江湖都被绕了进去,原本是自己上门来找点乐子,却是不曾想到自己反被人噎的乱了方寸。

        果然不怎么好对付。

        张凤府不屑。

        “笑话,本大爷无非就是一个路过进来吃饭喝酒,顺便看看姑娘你究竟有没有听人说的那样玄乎,我心中能有什么鬼?”

        芊荨道:“倘若没鬼,可否将手借给小女子一观?不久之前小女子的一位朋友才摸过小女子的手,瞧官人与我那位朋友也算是有几分神似,所以想看看官人的手跟我那位朋友的手有什么区别,毕竟如同小女子这般喜好音律之人,对于细微感觉的感触却是比一般人好了太多,说起来,小女子那位朋友还有一样东西留在了小女子这里,若非官人你来我这里喝酒,恐怕我还忘了。”

        张凤府心里已没了底气,却还镇定道:“你朋友给你留了东西跟本大爷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得你那位朋友。”

        芊荨道:“何必如此笃定?难道你就不想看看是什么东西?”

        张凤府不耐烦道:“不想,你这婆娘莫不是有病,我让你来陪我喝酒,你与我说这么一大堆废话做什么?愿陪就陪,不愿陪拉倒,有的是女人愿意陪,阿兰啊,我们走,懒得与这婆娘多费口舌。”

        “站住,说走就走,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芊荨几乎是本能将张凤府手腕抓住,却听得张凤府惊呼一声。

        “好痛……”

        原来芊荨竟是故意使了几分力道试探,不曾想张凤府竟被自己一只手捏的哇哇大叫。

        “哎呀,打人啦,快来看哪,臭婆娘打人啦。”

        一时间数十双眼睛看过来,竟是将芊荨弄的手足无措,虽说张凤府这卖相根本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少人也觉着张凤府该收拾,可毕竟如何,芊荨都实在不该如此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不是!

        故此一时间指指点点,竟让芊荨左右为难。

        心道难不成是自己弄错了?

        “叫什么叫?本姑娘只是摸了一下你的手而已,便如此鬼哭狼嚎,不觉得替你们男人丢了脸?”

        将张凤府的手放开,张凤府又哪里还敢留下?屁滚尿流出了去,只留下阴晴不定的芊荨看着其离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一定是哪里不对,他说他叫什么李……李大叶……”

        瞬间,芊荨一张脸变了通红,忙怒道:“东南西北何在?”

        四道人声虚无缥缈传来。

        “小姐有何吩咐。”

        “替我赶紧截住前面那主仆二人。”

        “是。”

        如同鬼魅一般的声音,又如同鬼魅一般消失,让厅堂之中的众食客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李大叶……李大爷……你大爷……王八蛋,居然敢耍我……”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