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鹰派

第一百三十二章 鹰派

        仔细看这已经蓄势待的七人,竟是相貌大相径庭,各不相同,一人脸色惨白,着一件如同寿衣一般的白衣,形同被水浸泡过不少日子的尸体,虽是如此闷热的九重天,靠近其身子附近竟也觉得阴风阵阵,极为渗人,其周身三尺之地都无人敢呆,着实诡异。

        一人身高九尺,两条结实手臂竟如同寻常女子大腿那般粗壮,着了一身粗木麻衣,威风凌凌,腰间胯了一条金鞭,将裤腰带都坠下去不少,一看便知斤两不同寻常。

        又有一人满脸麻子,丑陋无比,背后背了一把黑琴,只是露出来的一只右手却只有四根手指,极为容易辨认。

        还有一人着了一身碧绿色衣裳,薄如蝉翼,腰间挂着一杆同样碧绿的玉箫,风流倜傥,最为引人注意。

        余下两人一人用刀,虎口长满老茧,形似一颗滚动的皮球,一人头顶无,甚至连眉毛都无,亦是难登大雅之堂。

        却听得被那我见犹怜女子压在屁股下面的毒童子从其腋下弹出一颗丑陋的头来,阴森笑道:“管他有多厉害,只要他敢来,我便可让他有来无回。”

        芊荨笑而不语,又听断指满脸麻子男人怪笑道:“牛皮可莫要吹早了才好,倘若你毒童子真无畏惧,又如何会请我们这些人来这里替你坐镇?说到底还不是一个怕死?也难怪会用暗器这等下三流让人不齿的东西作为兵器。”

        “臭九指,你胡说八道什么?莫非你以为你那一把破琴还能比我的暗器更厉害?”毒童子嗓门尖锐无比,声声刺耳。

        断指道:“忘了加一条,不只是兵器让人不齿,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如此让人作呕。”

        却又听得一个幽幽声音传来。

        “让人作呕……嘻嘻……让人作呕。”

        原来是那如同鬼魅一般的惨脸人在效仿断指说话。

        毒童子厉声道:“孟九幽,我与这残疾人说话你插什么嘴?莫不是指望你童子爷爷把你打成筛子?”

        闻残疾人三个字,断指非但不怒,反而冷笑不已。

        “真是笑话,头一次听人这么骂自己的,如果说残疾人,还有谁能比得上你残疾?天生一副侏儒,却偏偏给自己取外号叫什么童子,怕不是说今日你还是童子,可你既然将这女人带来了,今日的童子身恐怕也要破了。”

        毒童子顿时暴走,他生来残疾,百家兵器都注定不得入门,更莫说外家内家功夫,只能剑走偏锋学了一手打暗器的本事,谁知误打误撞竟真选对了法门,因身材侏儒,打出来的暗器便真要人防不胜防,故此渐渐得来了九重天的一席之地,可即便如此,依旧避免不得心中自卑,最为讨厌的便是被人称为侏儒,那是对人莫大的侏儒。

        毒童子如同变戏法一般小手一挥,打出三枚铁钉,下一刻就已到了断指眼前,断指不慌不忙大袖揽清风,竟将三枚铁钉尽数揽进袍中,再一挥反弹回去,直扑那女子面门,谁料到三枚铁钉之后竟还有三枚微不可查的缩小版铁钉

        (本章未完,请翻页)

        紧随其后而来,好在早有预料,另一只袖子尽数接下返还回去。

        谁知毒童子竟嘴角冷笑。

        断指心里一紧,下意识单手拍向桌弦,连同一把交椅向后滑出去三丈,原来两波暗器之后竟还有第三波暗器,若非反应快,恐怕就会命丧当场,好在其功力也不弱,滑出去的度比最后三枚暗器还快几分,才争取到了躲避时间,身子侧过,三道更小的钉子贴着脸面呼啸而过,生生打入门口的一根红漆圆柱之上,入木三分。

        至于被九指返还回去的两波暗器在近那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子面前时候被毒童子尽数接下,单是这一份对暗器操纵如此得心应手的本事都足够让人叹为观止。

        躲避了三波暗器,九指大为恼怒。

        “你这侏儒当真好生心里阴暗,我不过只是随口一说你便下如此毒手,我今日便要跟你要个说法。”

        又听得一阵惨白声音模仿道:“跟你要个说法……”

        断指冷眼瞥了孟九幽一眼。

        说罢,骤然起身,将身后一把黑秦提在桌前,单手一抚,一阵琴音响起,却似有无形兵刃在耳中翻江倒海一般,但凡听见之人内力不济者无不遍地打滚,纵有内力高深者竟也觉得五脏六腑难受至极,原来其人的兵器便就是这把黑琴。

        “够了。”

        芊荨终是见不得这两人在自己的酒楼大打出手,冷冷怒斥。

        “对自家的兄弟下手如此重,怎的就不见你们对外面的人也如此凶悍,岂不闻古人便说了男人只有去外面凶才算是真正的本事?凶自己家里人又算得怎么回事?尤其是你,毒童子,你这梅花三弄的功夫如此炉火纯青,可曾想过今日真的打伤吕林会是什么下场?”

        毒童子冷哼一声,满是不屑。

        “最多也不过就是七天王梧桐找我算账罢了,我又岂会心虚?”

        断指亦是不屑。

        “小姐莫非以为就他这点三脚猫功夫还能拿我怎样?真当我天音七破的手段是摆设不成?”

        “要打就出去打,最好拼个你死我活,要么就乖乖坐下来好好喝酒,本姑娘这酒楼开起来可不是专门给你们闹事用的。”

        听得芊荨一言,方才剑拔弩张的二人竟是规规矩矩罢手,互相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

        这时候那玉箫公子才开口笑道:“如此才算对了,自家人内斗纵然打个你死我活又有什么好处?方才若非你们及时罢手,我恐怕就要奏一曲给你们助兴了。”

        听得助兴二字,断指与毒童子二人皆是心里一惊,一阵后怕。

        芊荨道:“孟轻舟你也少说话,别人不知你是什么人,本小姐难不成还不知道?今日事暂且作罢,那小子既然敢说要杀毒童子定然心中有把握,须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两日你们就安心待在这里,看看那小子会如何出手,你们都是我们九重天这次鹰派的代表高手,万万不能折一人,等过两日大比正式开始,想暗中动手却也没那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容易了。说起来也真是可笑,明明都是打鹰人,今日却要反过来提防被鹰啄了眼睛,真是滑稽。”

        ……

        张凤府与兰亭将东南西北甩开之后并未着急回山崖洞府,方才吃了芊荨的亏,才知是小看了这女子,其人心智过人,但张凤府这些年来的江湖经验却也并非是吹嘘出来,心道我若此时此刻再返回去,定不会有人料到,适才三探酒楼,只是远远到了酒楼便看见了酒楼一口正对大门口的一群奇形怪状的人在说些什么,张凤府亦是头一次看见这些天榜高手真容,只是却见兰亭神情呆滞,原来其始终不离其中一个女子。

        张凤府对毒童子了解不多,却也知道其是一个侏儒,故此毒童子身上的女子是何人也就不言而喻,见兰亭怅然若失,张凤府不忍打搅,却还是轻声道:“如果放不下,等我们杀了毒童子再把她抢回来就是,没什么大不了。”

        兰亭见张凤府神情无比认真,也知道其根本就没有什么嘲讽或是打趣的意思,心中对张凤府更加感激,毕竟若是换做别人,定少不得冷言冷语挖苦一番。

        兰亭收回目光落寞道:“你也说了没什么大不了,既然没什么大不了我又怎会再上心?你喜欢上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与别人好了之后再回到你身边你还要不要?尤其她的身子已被别的男人看过,当你面对她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想起她跟别人好的画面,我相信换做任何男人都受不了。”

        张凤府于男女之事并不了解,心里寻思我张某人自下了山开始便时常行走在生死边缘,连自己的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会还有儿女情长?不禁不解道:“既然早就放下,为何还如此魂不守舍?”

        兰亭道:“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张凤府:“……”

        兰亭道:“这就是了,你都没喜欢过一个人,又如何晓得我心里的感受?放下归放下,不过谁又说放下便不能难过了?”

        张凤府:“……”

        兰亭道:“我与你说这些根本就是对牛弹琴,不说也罢,倒是你想不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张凤府道:“你有办法?”

        兰亭道:“我没有办法,不过有样东西有办法。”

        说罢,指了指张凤府腰间的钱袋,沉甸甸,不得不承认,再厉害的武功有些时候也远远比不上口袋里的银子杀伤力来的更大。

        有钱好办事,有钱请人进去点一桌菜白吃白喝还能拿到不少银子的报酬这种事情更是有许多人乐意做。

        没过多久时间便弄清楚了里面那些大人物的来路,也自然知道了里面那些人在说些什么。

        张凤府心里寻思:“这女人来头果然非同一般,居然能令得这几个家伙如此服从,又两次险些擒住我,要进行逐个击破的计划,这个女人却是一定留不得。”

        只是既然都晓得这女人身份不一般,想要下手却也绝对不容易,思来想去,这声东击西的战术也只能换个目标了,换个落单的。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