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保命符

第一百三十八章 保命符

        毒童子双眼充满怨毒之色,却又不得不为方才惊魂一幕感到后怕,倘若再晚那么一点点,今日怕都得交代在这里,对于突然出现的两个年轻公子,一人温婉如玉,此刻正脸上乌云密布,一人弯下身子满是关怀,却在安顿好6一平转过身之后一双眼死死盯着自己,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他腰间与6一平差不多样式的刀和6一平的一句师兄已经证明了他的身份。

        芊荨皱眉道:“宋一血?”

        宋一血目不斜视,只紧紧盯着捂住大腿的毒童子,叹气道:“一平分明不是你们对手,又何故下此毒手?”

        芊荨见他不理会自己,没来由一阵恼怒。

        “宋一血,方才那一刀是你出的?”

        宋一血淡淡道:“我不知道什么一刀,我只知道倘若我再来的晚一些,我该跟你们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芊荨道:“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却见宋一血神色并不似作假,心道莫非还有其他人?便使了一个眼色,神出鬼没的孟九幽最适合做找人的事情,众人只觉得一阵阴风吹过,当下便再没了孟九幽的影子,也自然没了那股子让人极为不舒服的阴冷之感。

        “不死不休?就凭你?”

        毒童子丢失了一块血肉,更差点没了命,根子,正是起了杀心时候,他本就生来残缺,性子更加残忍,此刻既然宋一血已经出现,却是再也顾不得上面那些大人物的大计划,只盼着快些取了这一对师兄弟的命报了仇才好。

        “宋兄小心。”

        不待萧弄月四个字说完,便见三道暗器朝宋一血激射而来,宋一血本就有备而来,只是略微诧异如今这年头竟还有人将暗器当做兵器罢了,他出刀拦下三道暗器,却见毒童子依旧满脸冷笑便知不妙,果然见三道暗器之后还有三道,好在也能拦得住,却是没想到三道之后居然还有三道,毒童子一出手便是杀手锏梅花三弄,宋一血猝不及防,若非身后还有一个暗中观察的萧弄月,被萧弄月一把推开大袖一挥拦截住三道暗器,恐怕这一照面就得吃个大亏。

        萧弄月将三道如同绣花针一般的暗器丢在地上,见那暗器顶部漆黑如墨,心下一沉。

        “暗器有毒,恐怕6师兄已中了毒,还是赶紧送他回去的好。”

        宋一血正暗自庆幸萧弄月帮了大忙,忽来此一句话,原本就沉到谷底的心更加阴沉,好在很快便看到周围人中还有自己同行的天刀门师弟。

        宋一血冷声道:“过来,送他去上山,迅找百花谷医治。”

        那几个弟子本就不服宋一血,却听得宋一血如此理直气壮,如何肯服?

        当下便有一人道:“你们师兄弟自己惹出来的事儿凭什么要我们帮忙?别忘了你们之前是如何在中原英雄们面前羞辱我们。”

        萧弄月一阵头大,正不知宋一血会如何对付时候宋一血已冷笑道:“我没打算跟你们商量,我数三声,三声不到我便杀一人,直到全把你们杀光。”

        那弟子厉声道:“你敢,宋一血,你这是背叛师门。”

        宋一血冷声道:“我既不从你们师父,如何算是背叛师门?更何况在你们眼中我宋一血可不正是那欺师灭祖大逆不道之人?从现在开始,一……”

        “宋一血,你休要威胁我们,我们不怕。”

        “二。”

        “宋一血,你有那个胆量么?”

        “三。”

        一刀斩过,那弟子只觉得喉咙一甜,下一刻便眼睛看到了自己裤裆。

        余下几人齐齐变色。

        “宋一血,你……”

        “一……”

        “你就不怕门派长老震怒之下杀了你?”

        “二。”

        宋一血面不改色,又道。

        “他们很早就想杀了我,从前是觉得我弱,只能借他人之手,现在还是想杀,可他们杀的了吗?”

        “你……你……”

        “三。”

        “我们抬就是。”

        余下弟子眼里尽是惶恐。

        宋一血冷哼道:“倘若你们敢耍什么花样,纵使你们去了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将你们找到,只是那时候我非但要杀你们,还要杀了你们全家。”

        同门手足相残,揽月坊之外一阵轰动,便是隐藏在人群中的张凤府与萱萱都受了不小震动。

        萱萱不可思议道:“宋一血一定是疯了,这是跟整个天刀门作对,真是个疯子。”

        张凤府则是冷冷道:“现在你总算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好在我们来的够快,若非我那一刀将6一平救下来,宋一血不找你麻烦,我就从此跟你姓。”

        无上杀人刀依旧在手,只是那刀上已缠绕了许多金蚕丝,方才便是借用金蚕丝出手,才能对杀人刀操纵自如。

        只是就在此时张凤府忽感觉背后一阵凉嗖嗖,下意识回头一看,瞬间炸了毛。

        身后竟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张死人脸,正对着自己傻笑。

        ……

        萧弄月心里五味陈杂,看向脑袋搬家的那天刀门弟子,沉声道:“宋兄你是不打算回天刀门了?”

        弹指之间杀了自己师弟,宋一血并未有多大波澜,沉声道:“见同门师兄弟有难不出手相救已是死罪,他死有余辜。”

        萧弄月蓦然一惊,苦笑道:“也就是说其实他们不管送不送6师兄,都早就注定了要死?”

        宋一血既不承认,也不否则,只是看向痛苦的毒童子道:“你是哪只手打的暗器伤我师弟?”

        毒童子梅花三弄失手,也不恼怒,只因面前这两个家伙可不是6一平这等小角色可以比,倘若太容易就得手,那他也只会掂量掂量关于宋一血的种种传闻究竟是不是属实了。

        几大高手正对宋一血如此果断对同门下手惊讶,须知同门相残的事情虽说并不是没有,可如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能做的如此狠辣的人,怕是打着灯笼都难以找到,宋一血竟能如此理直气壮?

        毒童子亦是多看了宋一血一眼,怪笑道:“怎的?莫非你这娃娃也想学你那不成器的师弟想要杀我不成?”

        宋一血道:“我只关心你是哪只手打的暗器。”

        毒童子道:“你童子爷爷两只手打的暗器,非但如此,我还在你师弟身上撒了一泡尿,那又如何?你能拿你童子爷爷怎样!”

        宋一血又看向毒童子身后一干人道:“今日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可我宋一血自知不是你们几位对手,也不会蠢到以卵击石。”

        毒童子立即道:“对付你这娃娃哪里需要我们一起出手?你以为你是谁?别说是你,纵使你再来几个帮手你童子爷爷也照杀不误。”

        “此话当真?”

        宋一血话锋一转,毒童子心道坏事,原来这家伙是故意如此激怒我,好引我单打独斗,偏偏我又将牛皮吹大了,说随便他找几个帮手,这可该如何是好?

        眼下被这么多人看着,又怎能出尔反尔?

        更有孟轻舟不知是故意坑自己还是无意,他手持玉箫道:“宋老弟,他既都将话说到这里了,定也不会打退堂鼓,只是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等待你很久,毕竟我们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只是放话撑场面,事后便躲起来不见人对不对?毕竟这事儿之前已经生了一次,故此,你要找帮手却是不等耽搁太久时间,久了我们可不等。”

        毒童子大喜,心道原来孟轻舟竟是有意帮我,段时间之内找帮手,除了宋一血那身边公子哥儿又还能有什么人?

        倘若只是两个人,又有什么好怕的?到头来遭殃的还是宋一血。

        宋一血果然道:“不需要专程去请帮手,我身边就有一位。”

        他也不道萧弄月姓名,只是看向萧弄月道:“你说我们是朋友,那你可愿意帮我这个忙?”

        萧弄月道:“不胜荣幸。”

        宋一血随后才大声道:“今日事诸位都看在眼里,不是我宋某人无故找茬,只因同门师弟受辱,我又岂有忍气吞声之理?今日一战,不论如何,都是天意,我输了,自此闭口不提这件事情,从今以后见到这位前辈便退避三舍,可若是这位前辈输了,也不可怀恨在心报复我师弟,倘若我师弟在九重天出了什么差池,我也一定会以为这件事情是这位前辈做的,到时候丢的只会是九重天的脸。”

        见此一幕,芊荨神色冰冷,喃喃道:“宋一血,倘若世人真以为你只是个欺师灭祖的叛徒,那只能说世人的眼全部都瞎了。”

        孟轻舟不解道:“小姐何出此言?”

        芊荨道:“他先是故意激怒毒童子,好让毒童子中计,如果我所料不差,其身旁那小子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更何况此战不不论谁胜谁败,宋一血都稳赚不赔,至少他师弟这张保命符我们却是给定了,非但给他师弟一张保命符,反而还要处处提防有人加害他师弟,否则这笔账就会算到我们九重天头上来,当真是聪明的很。”

        孟轻舟忽得目光闪烁,疑惑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芊荨咬牙道:“还能怎么办?眼下不答应岂非代表我们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只希望我看走眼了才好,希望他身边那小子本事不如他。”

        战局已定,周围迅腾出一大片空地,萧弄月神情严肃,不敢有任何大意,那暗器威力不可小觑,只需要打中一处便能立马让人失去防御能力,当真毒辣的很。

        宋一血却在此时此刻有意大声道:“答应我一件事情。”

        萧弄月不解道:“什么事情?”

        宋一血道:“待会儿替我使劲招呼他的一双手。”

        萧弄月恍然大悟,笑道:“你倒是记仇的很,说要他一双手就要他一双手。”

        宋一血眼神飘忽道:“我要他一双手,从此再也不能打这害人的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