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鬼魅

第一百四十章 鬼魅

        跑……

        快跑……

        赶紧跑……

        被一道如同鬼魅一般的幽灵缠住,张凤府与萱萱二人此时不免同时生起一股无力之感,身后这张始终游离在二人两丈之地的惨白人脸如同被什么东西粘在了身后一般。

        他武功虽好,但张凤府并不怕他武功,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早先便合作过的萱萱,作为魔女,萱萱武功自然不弱,可再厉害的武功也难以杀死一道鬼混。

        神出鬼没,虚无缥缈,张凤府无上杀人刀所至,也只能每每劈中一道影子,至于孟九幽的身子早就不知道飘忽到了哪里去,眼下二人甚至连那边精彩绝伦的打斗都没心思去看,他们打不中孟九幽,却每每被孟九幽打中就会生出一股从脚底板到头顶的冰冷之意,眼下二人已中了至少二三十掌,嘴唇紫,额头冒冷汗,竟是像血液都被冻僵了一般,极其痛苦。

        张凤府有冰玄劲护体还好,倒是苦了萱萱,偏偏又只是一个女子,本就属阴,再加上孟九幽诡异的武功,此时竟已成了强弩之末。

        不怕强大的对手,只怕明明强大,却又根本不跟你硬碰硬的对手,眼下二人早就跑到了不知什么犄角旮旯,四周无人,孟九幽依然紧追不舍。

        “实在不行了你先走,我来留下挡住他。”

        张凤府沉声道,心道:“我有冰玄劲护体,再怎么也能抵挡一二,等到那时候萱萱便逃出生天,说不定还能找来帮手,对付这不知究竟是人是鬼的东西,若是能请来青城七剑助阵,难不成他还真能如同鬼魅一般穿透出去不成?”

        又寻思:“我若留下萱萱在此抵挡,她本就已经使不出来多少力气,对上孟九幽顶多也就是一个照面的问题,到时候我还是跑不掉,倒不如豁出去赌一把。”

        萱萱哪里知道张凤府心思,见张凤府神情不似作假,心中有几分感动,她极少有看到张凤府如此不容置疑时候,竟不知为何心头一暖,惨白道:“你这么…这么关心我……莫非你是真的喜欢我不成?”

        张凤府满头黑线,心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如此心情开玩笑?果真是魔女吗?

        “要你赶紧走你就赶紧走,废什么话,要不然老子两个人都得死在这里。”

        说罢便分出力气一掌拍向萱萱肩膀,这一掌力道不大不小,刚好能将萱萱送走。

        “你走的越快救兵就来的越快,不想死就跑快点。”

        萱萱只以为张凤府是真要打算为自己拼了命保驾护航,心里不知为何竟被触动一下,只是此时掌力已至,自己已被张凤府一掌带飞了出去。

        “不要……”

        “不要你奶,奶的腿,叽叽歪歪的小娘们儿。”

        张凤府把心一横,只听得背后传来一声阴测测声音。

        “奶,奶的腿……”

        “真是够了,老子听得耳朵起老茧了。”

        张凤府怒骂一句,顿时站住脚步往后砍出一刀,果不其然再度落空,回头看时候孟九幽一张死人脸正木讷看着自己。

        张凤府道:“你这王八蛋就不能说点别的话?非要如此学我说话?还有,有能耐就跟我正面打一架,何故装神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弄鬼偷袭我。”

        孟九幽惨白道:“装神弄鬼……装神弄鬼……”

        张凤府心里憋屈,从未遇见过如此难缠对手,即便对付罗飞飞的时候都不见得如此刀刀落空,只因孟九幽不论是那缥缈虚无的身法还是诡异的寒冰内力都极为让人头疼。

        “老子懒得跟你废话,看刀……”

        一刀过后,张凤府后背再挨一掌,此时竟感觉双腿渐渐麻木,浑身冰凉,他道倘若是对付寻常人,以冰玄劲的反震便足够让对手吃亏,谁知对手是这么一个天然冰窖,孟九幽似乎根本就不怕自己内力反震,反倒是自己,最多再受三掌,怕是双掌都不能动了,到时候只会成为孟九幽手里毫无反抗之力的枉死鬼。

        突然,张凤府心念一动。

        冰?火?自己何不用火云刀来对付他?

        当下默默运转火云刀内功心法,此心法至刚至阳,竟一时间将冰冷之意驱散一大半,压力骤减,只是万物有盈有损,火云刀虽霸道,消耗内力却是极为厉害,他以火云刀对付孟九幽果真起到了大作用,原来孟九幽最怕的便是火,一见火便行动不便,更是挡住双眼不敢去看,如此倒是生生受了张凤府一记火云刀,被击飞之后半天才爬起来,惊恐道:“火……火……”

        张凤府冷笑道:“怕了吧?教你来装神弄鬼吓你爷爷,再接我一刀。”

        说罢手中杀人刀已周身渐渐变了颜色,孟九幽骇然,迅化作一道幽灵离去,张凤府顿时瘫软在地,原来方才已是强弩之末,不过只为了吓吓孟九幽而已,适才以火云刀驱散寒意已用了不少内力,又出了两刀,只留下了一点护体内力,不敢再乱动。

        “他娘的,差点就遭殃了。”

        张凤府轻轻拂去额头冷汗,一阵后怕,忽得只觉得后背一阵凉,转过头一看顿时三魂六魄被吓飞了一般。

        “哎呀我去你大爷。”

        只见孟九幽正瞪大一双死鱼眼在自己身后喃喃道:“差点就遭殃了……”

        孟九幽已伸出同样惨白如同死人一般的双手去擒张凤府,张凤府此刻仅剩保命力气,正暗道不妙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小腹被谁拉扯住,紧接着整个人腾空而起翻过了一道墙,见那墙后原来是已寒气入了膏肓的萱萱正拿了一条麻绳牵引自己。

        不禁又是意外又是生气。

        “你这婆娘,要你逃命你还回来干什么……”

        萱萱以麻绳牵引已用了最后力气,张凤府见她额头如同生了一层白霜一般,萱萱气若游丝道:“你舍身救我,我……我不想欠你人情,咱们一人一次,算是扯平了……”

        说完便晕了过去。

        张凤府心下又是心疼又是恼怒,孟九幽已翻墙而来,细看周围并无可藏身之处,自己内力不多,带着萱萱也跑不到多远,心道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便直接收了刀背着萱萱迅闯入一家荒废房屋,房屋四周通风,堆满杂草,许是废弃不用的柴房,张凤府心急如焚,正恰好看到墙角落处有一个地窖,立时逃了进去,随后又弄来杂草遮盖,做完一切之后才见孟九幽飘飘然闯进来。

        只见他脸色更加苍白几分,度也无之前那般快,张凤府寻思一定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火云刀伤了他,故此恐怕自己二人早就被擒住了,到时候是生是死便再也由不得自己了。

        ……

        “这个女人怕是不简单。”

        回去路上,虽不复下来时候那般快,但脚步也不慢,因为心里记挂着6一平的伤势,宋一血倒也并未在关于芊荨的话题上多做深究。

        只是道:“不论她如何,既然敢直接要了那家伙一双手,便也能看出她有几分魄力,想来定不会做出秋后算账的事情,倒是今日多亏了你,只是如此一来,恐怕要连累你被九重天的人惦记了。”

        看向萧弄月,宋一血心里感激,他并非一个扭扭捏捏的人,只需要一句感谢的话便能代表一切。

        萧弄月倒是爽快的多。

        笑道:“我们来九重天本来就是为了那一批武林高手,早晚都会跟他们站到对立面上,又哪里来的什么连累不连累?你说这话可就是没当我是兄弟了。”

        宋一血本就心情不错,既要了毒童子一双手作为代价,又为师弟6一平求到了一张保命符,听萧弄月如此一说,更是颇为高兴,他已许久没有如此开心过,头一遭轻道:“等待会儿我处理完了家务事,我请你喝酒。”

        二人上了山崖,果然见到其他六个天刀门弟子正守护在百花谷主事的那女子门外,不敢有丝毫懈怠,见宋一血平安回来,六个弟子心中那点小小的幻想也终于被打破,却是不敢再表露出任何不敬。

        宋一血冷冷道:“里面怎样了?”

        其中一弟子不得不老实道:“黄雀前辈正替他驱毒,好在送来的及时,并无大碍。”

        宋一放下心来。

        “你们几个,随我来……”

        ……

        岩浆河流上方,瀑布之下的宋一血白袍被气流冲的猎猎作响。

        “知道我为什么要你们来?”

        六人茫然摇头。

        宋一血道:“因为我打算给你们一个机会,将功赎罪的机会,倘若做到了我说的事情,从前的事,我既往不咎。”

        六人本就担心宋一血挟私报复,听了这话俱是惊喜。

        “此话当真?”

        宋一血道:“我说过的话何时不作数过?”

        六人深以为然。

        “你要我们做什么事情?”

        宋一血道:“我要你们从这里跳下去。”

        “什么?宋一血,你这是逼我们死。”

        宋一血道:“你们不死,我心里不安。”

        “那就你先去死。”

        六把天刀出鞘,宋一血嘴角挂满冷笑,下一刻便横尸了六具尸体。

        姗姗来迟的萧弄月皱眉道:“原本我还在寻思你要处理什么家事,没想到是这个,宋兄,你太冲动了,毕竟是同门师兄弟,难免落人话柄,没想到我还是来迟了一步。”

        宋一血轻声道:“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萧兄。”

        萧弄月神色复杂,叹气道:“我看到你六位师弟不顾同门之谊围攻你,对你痛下杀手。”

        宋一血舒尔一笑。

        “走,我请你喝酒,不醉不归。”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