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知道了什么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知道了什么

        看来他们是要对我出手了,上次那婆娘只是到了我洞府之外,并没看见我的模样,她故意记下洞府位置,是为专门留下记号,然后才寻找机会报复我,上次她走的匆忙,忘记了这件事情,想来若非是我们将她逼迫的红了眼,她也未必会如此。”

        张凤府看那昏暗中的两道人影,蹑手蹑脚,派来做这种事情的不会是高手,高手也不屑于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他们只是要做下记号,给后面的人来看,到时候才好分辨。

        “可我怎么觉着他们根本就是多此一举?既然要对我下手,为何不干脆直接上门,还要这么多门门道道?”

        说话时候两道人影已经近在咫尺,张凤府与萱萱二人躲在门后,只等那二人在洞府之外的墙壁之上一阵稀碎动作,又见二人原路返回之后才轻轻打开房门,却见墙壁之上隐约刻着一个怪异骷髅头,想来便是做的记号。

        萱萱道:“倘若直接上门大打出手,保不齐就会惊动其他人,倒不如先留下记号,到时候他们依着计划出手就是,只是我也有些疑惑,那个叫芊荨的女子绝非泛泛之辈,她也绝对不会蠢到在墙上故意留下记号引你防备,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萱萱一时犯难,张凤府见她时而皱眉,时而疑惑,竟完全将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心道芊荨固然不是泛泛之辈,可你魔女难道就是什么善男信女?

        张凤府道:“依我看这件事情你可就不要插手了,他们是冲我而来,你没必要淌进着浑水里面,他们固然是要杀我,可我未必就只能引颈受戮不是?”

        “我看你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萱萱撇撇嘴。

        “我可不是为了你,我只是担心你出了什么差错影响了我的大计划而已,更何况你还答应我三件事还没做到,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张凤府听他如此一说心里倒是舒服了许多,他却并不知萱萱是故意如此打消他心头顾虑。

        张凤府道:“那女人的心思我可是半点都猜不透,早先她大张旗鼓通知我登门道歉,可真当我去的时候又要以四截阵围攻于我,取我性命,现在又专门在我门口留下记号,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呢?”

        萱萱笑道“你管她卖的什么药,你只需要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他们要在我们这里留下记号,既如此,我们便做的干脆一点。”

        张凤府不解道:“怎么个干脆法!”

        萱萱狡黠一笑,过不多久张凤府便眼见这一层的洞府门口已经被画了密密麻麻的骷髅头,根本分辨不出来究竟哪个才是之前留下的。

        “好了,现在只需要安静等着便是,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

        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拍拍手笑着离去,张凤府想到现在恐怕除了安静等待之外并无别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办法,又正好对寒冰掌心里好奇的很,便回到了洞府安静参详寒冰掌的法门,兰亭已经安静睡去,张凤府又打开箱子的盖子放花如玉出来透气,花如玉已经许久没吃饭喝水,全凭一口气吊在那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去。

        一夜的时间悄然过去,翌日大清早,张凤府才从入定之中醒来便见一双眼睛正好奇的盯着自己。

        “你——你盯着我看做什么?我脸上写的有字?”

        倘若是被一个妙龄女子如此盯着,张凤府定不至于如此失态,主要被同为男人的兰亭如此盯着,心里总觉得瘆得慌。

        兰亭宛如看怪胎一般看着张凤府,疑惑道:“昨天夜里睡觉我半夜醒来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你身子的一半是蓝色,一半是红色,实在诡异的很,我伸手去摸蓝色的那一边,只觉得入手处仿佛要被冻掉了一般,可我伸手摸你红色处的时候竟觉得滚烫似火烧,你没什么事情吧?”

        “没……没事……”

        嘴上如此,张凤府实际却惊讶的很。

        心道一定是火云刀与寒冰掌的互相争夺才会如此,这两门武功一阴一阳,一刚一柔,竟打的不可开交,昨夜里自己入定时候还没什么感觉,此刻听兰亭如此一说才觉得后怕。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看来以后还需得完美控制这两门武功才好,否则一但走火入魔,到时候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正暗自思索间,张凤府忽然听得门外一阵吵闹之声,疑惑道:“外面生了什么事情?”

        兰亭摇摇头。

        “不知是什么人在洞府之外的墙壁之上画下密密麻麻的骷髅头,实在诡异的很,骷髅头本就寓意不吉祥,被他们那些人看了去不吵翻天才怪。”

        张凤府一阵心虚,因为他此时此刻已听到了洞府之外的骂骂咧咧之声此起彼伏,时不时夹杂着问候自己祖宗类似的话,想着这么多人在外面,难免不露出马脚,张凤府便索性不出门,任由外面闹个热火朝天才好,他们越是生气,将来对九重天的怨恨才越深,一但爆起来才难以收拾的住。

        却又听得一个女人声音在外面道:“诸位,我想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九重天当不会做出如此让人不齿的事情,毕竟我们又不傻,哪里敢得罪诸位对不对?”

        听那口音正是梅花针秦雪烟,张凤府心道这个女人虽然替自己疗过伤,听她说这话却不知她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

        有人道:“这位前辈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我们当中总不会有人无聊到做这种事情吧?画什么不好,偏偏要画骷髅头,莫非是暗示我们,咱们这里所有的人都将会变成骷髅?倘若真是如此,今天这么多武林同道在这里,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才行,咱们来了九重天总共才多久?就已经是麻烦不断,真要继续忍气吞声下去,恐怕别人要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了,今日我神拳帮便带个头,去那揽月坊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有什么事生,我姜斌一人逗着,只是希望诸位英雄同我做个见证就行,好证明我神拳帮并非是无理取闹,如何?”

        说话之人正是号称掌管中原一半地下生意的神拳帮的姜斌,众英雄本就有气,试想哪个门派在中原不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寻常人见了都得恭恭敬敬,又哪里受过这等待遇?此刻又有人愿意带头,岂能不去?

        姜斌见众英雄愿意随自己一同下山,心里也是高兴不已,仔细看面前这些门派弟子,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哪一个不是佼佼者?自己一个神拳帮的舵主便能让众多英雄好汉跟随,今日不论结果如何,神拳帮的名气却是一定打出去了,更何况九重天的人也未必就一定会对自己出手,毕竟九重天再怎么嚣张跋扈,总该也是个讲道理的地方不是?

        刚刚从洞府之中出来的黑寡妇但见群情激昂,不禁一阵头大,看向同样苦笑的秦雪烟,沉声道:“你觉得如何?”

        秦雪烟神色复杂道:“恐怕他们现在未必就听的进去一句劝告的话,既如此,那就干脆让他们去闹一场,我知大家心中的火气已经憋了很久,倘若再不泄出来,怕是要伤人伤己,另外,为防止有什么意料不到的意外,我觉得我们应该跟上去看一看,毕竟这些人是跟你一起下来的,出了事情,你却是没有不露面的道理。”

        黑寡妇思索片刻,只得点头答应,几句话的功夫便已差不多人去楼空,只留下有平日里主事的几大门派,萧弄月宋一血马九因等人眼见人去的已差不多,心道倘若此时不去,难免招人口实,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口碑怕也是保不住了,当下各自权衡一番利弊,也都迅追着前面的人一起下了山,倒是萧弄月临下山之前还不忘记扣响萱萱的房门,见萱萱睡眼惺忪,似乎对这件事儿并无多大兴趣,故此疑惑道:“你不与我们一起去?须知就连你洞府之外也不曾幸免。”

        萱萱打了个哈欠撑了懒腰道:“你们去这么多人差不多已经够了,又哪里还需要我替你们增加声势?更何况我始终只是一个女子,跟着你们一起闹腾又成何体统不是?”

        萧弄月经黑寡妇提醒早就疑心萱萱身份,此刻见她这么一说更是心中笃定,心道她爱去不去,反正此行也只是要个说法而已,并非真的要大闹一场。

        这一层楼还住着不少其他几重天的人,却见这些人洞府之外虽然也都有骷髅头模样,但却都无动于衷,剩下的人大概也只有张凤府,兰亭,萱萱三人,甚至连从中原而来的两位公子哥都互相搀扶着一并下了山去。

        张凤府隐隐感觉萱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否则定不至于如此反常,便疑惑道:“你知道了什么?”

        萱萱冷笑道:“我知道咱们很快就会知道那个女人究竟要做什么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