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妙计

第一百四十八章 妙计

        此刻,作为一切的始作俑者,芊荨正在摆弄她手下的一具古筝,琴音混合着轰隆的水流之声,任由水雾萦绕在她周围,如梦亦如幻,宛如画中人。

        她并非一个喜欢大张旗鼓的人,可有时候却不得不大张旗鼓,人生原本就是如此,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琴弦,指尖飞快跳跃的动作如同十个翩翩起舞的仙子,时而骤然,时而缓慢,时而低迷,时而高涨,精致而又完美无瑕的一张脸蛋,青丝随风飘舞,唯有脸上显露出来的愁容才证明了她已不再寄情于山水,托思绪于琴中。

        揽月坊已经被气势汹汹而来的黑寡妇一行人重重包围,叫嚣声此起彼伏,大有一副将揽月坊拆掉的模样,即便这些武林同道也在为才踏进揽月坊时候的寥寥琴音所惊讶,可当知道所有的矛盾源头都是来自这个抚琴女子之后,原本的仙音,此刻也成了难以入耳的聒噪之音,弹了一手好琴又如何?这江湖始终靠的还是刀剑上的本事。

        芊荨身旁还站着玉箫孟轻舟,乍一看倒也算得上是金童玉女。

        飞快的玉指动作突然停止,将手掌压在琴弦之上,琴音自然也戛然而止,只剩瀑布的水流之声,不断拍打着岩浆河流两岸。

        着了一身青裙的芊荨缓缓从雕花椅子上站起身,居高临下看了楼下众多英雄好汉一眼,尤其目光从几个人当中扫来扫去,最后落到了宋一血身上,笑道:宋公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只是你上次说的什么来着?井水不犯河水,怎的这才多久便大张旗鼓带着这么多人来我揽月坊了?并且看这兆头,你们肯定不会是来喝茶的对不对?

        宋一血早就领教过芊荨的手段,关于陆一平的事情,各门派也大都知道一些,故此并无什么脸上难堪,今日同仇敌忾便是。

        宋一血淡淡道:我们一码归一码,上次的事情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我们洞府之上画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骷髅头想必一定是出自你们的手笔,除了你们,也断然没有其他人有这个能耐还有这个胆量,所以今天这么多人来,也就是想跟你们讨个说法。

        讨个说法?怕宋公子是有什么误会。

        芊荨一边说话一边有意无意看向黑寡妇,却见黑寡妇对于自己先跟宋一血打招呼的事情似乎并不生气,一脸稀松平常,倒是心中有几分惊讶,心道我故意不将她放在眼里,她居然脸上还挂的住,果然难缠,也难怪能让那几个家伙都颇为头疼,黑寡妇,果然名不虚传。

        芊荨又道:我们从不知道什么骷髅头的事情,更别说什么问我要个说法,就算真有什么骷髅头的事情,诸位是否应该去找真正的主谋?而不是大清早登门来找我一个弱女子,我不过只是一个九重天开了一间酒楼的小女子罢了,哪里来的那么大本事跟各位作对是不是?所以今天各位兴师动众而来,未免有些太过了,萧公子,你说对不对?

        她又将目光看向萧弄月。

        萧弄月倒是个实在人,只是轻声道:倘若姑娘你说自己是小女子,那恐怕天下所有的女子都只能称作是小小女子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尤其姑娘手下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如此实力,如果说姑娘你没有大来头的话,恐怕就是三岁小孩也不会信的,再加上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们一开始来了九重天就麻烦不断,不论是之前还是现在,矛头都指向姑娘你,更何况二天王大概也晓得你手下那些人的身份,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这么大的阵容,姑娘之前损失了好几个高手,这口气又怎么咽得下去?如此一来可就全部都能说通了。

        芊荨道: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一厢情愿的猜测是不是?那个什么骷髅头也根本没有真凭实据对不对?

        萧弄月道:这个这个

        芊荨笑道: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萧弄月沉声道:是

        芊荨又道:萧公子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倘若你们觉得这事儿一定跟我有关系,众口难

        调,只要你们觉得解气,哪怕将我这酒楼拆了都行。

        见萧弄月斗不过芊荨的伶牙俐齿,马九因抢先一步站出来怒道:这位姑娘,你莫要以为你三言两语便能撇清关系,外人看来还以为是我们欺负你,你不过只是看萧公子脸皮薄便处处给他下套,你这套把戏我可是早就屡见不鲜了,总之你这姑娘一而再再而三不将我们中原门派放在眼里,今日不要个说法我们肯定不会就这样轻易离去。

        芊荨道:这位老前辈,我相信不论我怎么说,你们洞府外面那些骷髅头你们都以为一定是我要人干的是不是?我并非想解释什么,只是想告诉各位,只有傻子才笨到故意留下把柄,不过我更知道诸位今天要是不泄了这口气,早晚也还会再来找小女子麻烦的对不对?既然如此,各位想要如何还请直说,小女子奉陪就是。

        马九因道:自然是按江湖的规矩解决。

        芊荨道:小女子非江湖中人,更不知你们江湖中的规矩,不如来直接一点,你们是要一起上还是单打独斗?

        马九因道:黄毛丫头口气倒还不小,对付你们用得着我们一起上?莫不是太瞧不起我中原武林的豪杰。

        此时,一直冷眼旁观的黑寡妇不得不提醒道:马老哥,莫要上了当,她这可是故意激你们。

        马九因原本就心中敬佩黑寡妇,此时见黑寡妇为了自己这些人发声更心中欣慰,笑道:天王无需多言,此事归根结底都跟你没关系,你愿意为了我等而发声我等已是心中钦佩,不像有的人只会明里暗里使绊子,说实话,早知道名满江湖的九重天是如此德行,我就不该带领门下弟子前来,只是既然来了,又屡次被人羞辱,又哪里有忍气吞声的道理?岂非让别人耻笑我中原武林同道是一群窝囊废?今日这口气若是不出了,恐怕我马九因回了青城派都未必能有脸面。

        这件事情我赞同马老前辈的决定,

        又一人站了出来,正是神拳帮姜斌。

        我神拳帮武功比起在场诸位来虽然不如,可好在我们有点小钱,今日我便做了主,在场诸位尽管放心打就是,了不起拆了揽月坊,我神拳帮原样再给他们造一座,这口积压已久的恶气今日却是无论如何都得出了才行。

        闻言,众门派纷纷叫好,端的是群情激奋,极为难得。

        芊荨不动声色,看向黑寡妇道:二天王好大的魅力,居然能将这么多英雄好汉玩弄股掌之间,恐怕这些人被你卖了都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替你数钱。

        终是到了自己,黑寡妇也一直在揣测楼上芊荨真实身份,她虽为二重天天王,对于芊荨却也是头几次见面,以前纵使听过关于芊荨的事情,却也只是只言片语,如今几番明里暗里交手之下才越发觉得芊荨身份不简单,只是,芊荨到底背后是谁呢?

        黑寡妇眼见芊荨质问自己,也不恼怒,只是淡淡道:我来,一是怕他们把事情闹大,九重天到时候不好收场,二来也是想看看我们九重天的人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怎的如此小肚鸡肠容纳不下别人,天山雪莲的消息是我们放出去,将中原同道引来却不好生招待,反而屡屡逼迫又算是个什么道理?今日事情我是哪一边都不站,只想看个结果。

        芊荨意味深长道:但愿你看到的会是你想要的结果,东南西北何在?

        四道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

        就由你们四个家奴先会会青城派的高手,早就听说青城派的青城七剑极为了得,也正好让你们长长见识,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出手便是四截阵,只是此时孟轻舟却是心中有疑虑,低声道:东南西北厉害不假,可青城七子也绝非泛泛之辈,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

        众人都被东南西北以及青城七剑吸引过去,倒是极少有人注意到楼上二人的交头接耳。

        实在不行不如让我上去,兴许还能抵挡一二。

        你?

        芊荨别有深意看了孟轻舟一眼。

        现在还不到你上的时候,咱们这么做无非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就算真要拼个你死我活,也还没到拼斗的时候,你想显露自己的本事有的是机会,不必急于这一时,与其操心这个,倒不如多猜猜他们三个已经得手了没有,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那新来的楚江王处处透露着怪异,具体哪里怪我竟也说不上来。

        孟轻舟双眼闪烁道:所以小姐你才让宋帝王跟他们一起去?

        芊荨道:没错,算是起个互相监视的作用,只有相互监视,各怀鬼胎的三个人才能做到真正的齐心协力,他三人都是个顶个的高手,由他们去解决那家伙最为合适。

        孟轻舟道:其实小姐你从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黄泉和楚江王对不对?你这么做只是为了试探。

        芊荨道:换做你,你能相信他们两个人就一定没有问题?

        孟轻舟似忽然想到什么一般如坠冰窖,喃喃道:难怪,难怪小姐你不让绿眼双雕出手,偏偏要弄出这么多事情故意让他们三个去下手,恐怕小姐你从一开始就不仅仅只是想干掉那个家伙,而是等待他们拼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让绿眼双雕收拾烂摊子,将他们一并解决了,既解决了心腹大患,又排除了内鬼的存在,妙计,这可真是妙计

        芊荨道:具体能做到几成,还得看天意,却是不知道现在计划进行的如何了,

        烟雾缭绕的山崖洞府之内,张凤府大气都不敢出,只因门外已经穿来了一阵轻微脚步声。

        与萱萱兰亭二人对视一眼,张凤府已扣紧腰间宝刀,力求在洞府门打开的一刹那就杀掉一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