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四大淫侠

第一百五十八章 四大淫侠

        你就是笑里藏刀6振清的高徒?”

        当张凤府被小淫,虫带着沿着陡峭的山壁到了一处最适合隐藏的地方时候,那里还有着三个人在等候,小淫,虫是四人当中年纪最大,其他三人最大的约摸三十来岁,最小的竟不过只有十几岁,在小淫,虫道明自己“身份”时候,这三人都是齐刷刷的朝自己身上扫来扫去。

        张凤府生怕被他们四人看出甚么端倪,故此抢先一步抱拳道:“好说好说,莫非三位就是江湖上今年来声名鹊起的四大淫侠?”

        那十几岁少年模样的男子倒是衣冠楚楚,一件白袍之上是两只鸾凤戏水,其人手里拿着一把玉折扇,料想长成以后也是一大俊男,他嘿嘿笑道:“没错,果然是笑里藏刀的弟子,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们正是塞北四大淫侠,再下东侠西门淫,人送外号小淫贼。”

        “再下西侠杜迁。”

        一最多不过三十岁,身着了一件妖艳无比红袍,眉间点了一点朱砂痣,脸颊一颗黑痣的男子笑道。

        “人送我外号小淫,棍。”

        “至于在下……”

        那三十来岁模样,腰间挂着一块古玉,却一个鼻子极大,上有星星点点麻子的男子一句话还未说完已被张凤府点破。

        “阁下不用多说,东西南北,你一定是南侠小淫,荡玉生烟了。”

        “东南西北四大淫侠今日聚一堂,小弟真是幸会幸会,只是小弟尚且有一事不明,诸位远道而来莫非就是为了?”

        “唉,兄弟你说的不错,我们也不怕告诉你,我们兄弟四人前来就是如你想的一般,要将那女娃子抓住带回去,”西门淫嘿嘿怪笑。

        杜迁道:“先扒光她的衣裳。”

        玉生烟道:“再扒光她的衣裳。”

        张凤府不解道:“不是已经扒光了么?为什么还要第二次扒光?”

        那尖嘴猴腮小淫,虫道:“枉你小子还是笑里藏刀的传人,难道你不知女子身上有两层衣服吗?先扒光外面的,好让她惶恐不安,她就一定会大吼大叫,她越是如此,嘿嘿嘿…我兄弟四人便越是兴奋,到时候再扒光她第二层衣服,到时候……”

        四大淫侠齐齐双眼放光,张凤府心下暗道没想到这四个家伙居然打主意打到芊荨身上来了,果真是色胆包天,却又不得不假装跟他们志同道合。

        张凤府沉声道:“几位倒是好手段,论起对女人的研究,恐怕就是我师父他亲自前来都不一定比得过你们,只是看来我却是不能跟诸位并肩而行了。”

        “哦?”

        年纪最小的西门淫摊开玉扇,见那扇面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副让任何女子看了都保管面红耳赤的春宫图。

        他疑惑道:“兄弟这是为何?”

        张凤府冷哼道:“那女子是我早就心仪之人,怎能受你们如此糟蹋?她若落到了你们四位手里能有什么好下场?我虽也喜欢采花,不过却不会让娇媚的花儿枯萎,所以无法跟你们在一起,请恕在下告辞。”

        说完便要走,却见小淫,虫迅对其他兄弟三人使了一个眼色,他好不容易才遇见一个对这段路程非常熟悉的张凤府,甚至还知道哪里最容易得手,哪里最容易得手之后安然无恙逃走,又怎会放张凤府就此离去?

        小淫,棍笑道:“兄弟且慢。”

        张凤府故意冷冷道:“还有什么事情?”

        小淫,棍嘿嘿笑道:“兄弟,我看不如这样,咱们都是同道中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什么心仪女子那些都是忽悠人的,我兄弟四人也看的出来其实兄弟你不过只是想尝尝鲜罢了,实际到了手之后就会味同嚼蜡,故此只要兄弟你愿意跟我们合作,这上第一个的任务就交给兄弟你怎么样?我们不挑食,等兄弟你享受完了再慢慢交给我们,这样分配如何?”

        “哦?”

        张凤府故作迟疑,实则心里在暗自琢磨这四个家伙究竟要耍什么把戏,倘若自己就此离开,他兄弟四人也定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去,以他兄弟威震塞北的名头,擒住自己一个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到时候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生是死可就由不得自己说了算了。

        且不如先应下他们,反正自己的“身份”是宋一血,笑里藏刀的弟子。

        “你们说的话可能当真?万一你们唬我,到时候我又打不过你们这可该怎么办才好?”

        四大淫侠此时对“宋一血”身份更加深信无疑了,这么多小聪明,又哪里会是一般人?

        小淫,虫怪笑道:“你这家伙与我们也算是吃同一口饭的,就算我们不给你面子最起码也得给你师父几分面子是不是?须知我兄弟四人虽有塞北四大淫侠的外号,可真要比起采花的本事,我们只能算是催花,你师父才是真正的采花高手,我们佩服他都来不及,又怎会敢伤了他徒弟对不对?更何况我们兄弟四人采花无数,最讨厌的便是处子,完全享受不到一点乐趣,算起来我们还得感谢兄弟你替我们开了苞呢,嘿嘿嘿。”

        兄弟四人心中暗喜,心道你小子心里在想什么还能瞒得过我们不成?情情爱爱是小孩子才会相信的东西,你笑里藏刀的弟子又岂会真把这些放在心上?还不就是为了那一口?

        都是王八你装什么甲鱼呢?

        “此话当真?”

        张凤府掩盖不住几分欣喜。

        小淫,棍道:“那当然,我兄弟四人从来只骗女人,不骗男人。”

        张凤府转回头嘿嘿一笑。

        “成交,咱们这就上去,晚了待会儿被人先下了手可就迟了。”

        ……

        叶白荷自张凤府离去之后便心中隐隐有些不安,黄泉一直伴随在其左右,自然也能看到叶白荷挂在脸上的心事。

        疑惑道:“在担心什么?”

        叶白荷疲惫的揉揉额头。

        “不知道为什么眼皮跳的非常厉害,总觉得这其中哪里有问题,却又根本说不上来,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就是你不觉得这一切进行的太过顺利?”

        “太过顺利?”

        黄泉细想之下沉声道:“的确有些蹊跷,我们要对宋帝王下手,偏偏他就真的给了我们下手的机会,我们要套出他嘴里的消息,他就如此轻易说了出来,即便是美色当前,以他十殿阎罗老牌阎罗的身份,也不应该如此轻易说出来才对,我看,如果真觉得有问题。我们可以回去看一看究竟。”

        说罢,二人齐齐动身,再度潜入宋帝王酣睡的酒楼,轻而易举便打听到了之前那女子的住处,当二人悄无声息潜入房中,掌明灯火之后,叶白荷脸色惨白,胃里一阵翻涌,险些没忍住一口吐了出来。

        黄泉亦是冰冷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哀乐,但紧握的一双如同利爪一般的拳头已证明了此刻他愤怒到了何种地步。

        床上的女子身上没有一件衣裳遮挡,但手脚以及脑袋都已分了家,其胸膛被人以利器破开,五脏六腑就如此呈现在眼前。

        床上还湿哒哒的不断往下滴落着鲜血,五脏六腑还冒着腾腾热气,唯有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还在传达着这个不知名女子的绝望以及惶恐。

        “我们来晚了。”

        叶白荷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金银,不多不少正是之前她给那女子的报酬。

        “就算你们来早了也一样是这个结果,我最讨厌敢出卖我的人。”

        一阵冷笑,房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一头白被开门时候带进来的风吹拂,宋帝王手里还捏着一把锋利的匕,正是之前开膛破肚所用。

        叶白荷沉声道:“你没有中我下的毒。”

        宋帝王道:“我当然已中了毒,不过这并不影响我提供给你们的虚假信息,恐怕此刻,你们的朋友,也就是那小子现在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叶白荷道:“是我太小看了你,可你也不应该如此对待这个女子,毕竟别忘了我还救过你的命,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死在了别人刀下。”

        宋帝王道:“可我更知道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会被那小子抓住机会暗算,也就自然而然不存在你救我性命了。”

        “你没有这么聪明。”

        叶白荷心已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谷底。

        算天算地,棋差一招竟是将自己跟张凤府的两条命都算了进去。

        “她在哪里,不如也让她出来见见我。”

        “看来你很想见我。”

        门外再度款款走进来一个女子,青裙青鞋,双手负后,头上不着任何金银玉器,却自带三分高贵气息。

        叶白荷心知计划已全盘失败了。

        叹气道:“既然你在这里,那么想必已经出的那队人当中根本就没有你,全部都是假的,你利用我们的聪明反过来戏弄我们,实际上你一直都在暗地里的那支队伍里面,我们失败了,但……”

        叶白荷轻轻抬起头。

        “假如今日里来的只有你们两个人,恐怕也留不住我们。”

        芊荨笑道:“我既然来了难道你还怕我没有带人手么!出来吧……”

        玉手纤纤,轻轻拍拍手,门口便蓄势待四人,一人手持一杆银枪,宛如天兵神将,一人手中一把刀,身后还有六把,正是绿眼双雕。

        至于另外二人,乃是两个用双刀的,年纪约摸三十多岁,相貌一般,但其身上着的统一模样的黑衣以及上面的云纹天字图案,已证明了此二人乃是天榜之上的高手。

        黄泉慨然道:“本来我还想我拖住他们,你先走,现在看来咱们今天恐怕谁都走不掉。”

        叶白荷道:“即便走不掉,也要拉几个人来垫背。”

        ……

        “兄弟,你确定这里就是最好的伏击地点?”

        一路抄小道上山,张凤府越对四大淫侠的武功心惊不已,尤其小淫,虫,一身藏青色衣裳,游走悬崖便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好似漆黑夜里的一只蝙蝠,无声无息,防不胜防。

        张凤府自认轻功不弱,在他四人手下却是相形见绌,即便是最小的西门淫也练就了一身好脚力,如同壁虎游强。

        两座山崖下面宽,上面窄,最窄处刚刚好只能容那台轿子通过,是为真正的一线天,从下面向上望来,犹如一个倒扣的锅盖,不见天日,即便九重天原本就不见天日。

        他五人由于直接攀岩而上,度比孟轻舟一行人快上三倍不止,因此及早到达了动手地方,影影绰绰之下,张凤府至少看见了这里已经埋伏了不下二三十位高手,从栈道上不容易看见,自己这个角度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面对西门淫的问题,张凤府并不隐瞒。

        “根据我提前得到的消息,过了这一线天不多远便是罗生门,罗生门高手如云,可一线天之下又太过明显,只有一线天这段路程哪里都看不见,咱们在这里得了手,只需要沿着小道下山,到时候再从人道蒙混出了九重天,到时候又有谁能知道人是被我们掳走了?嘿嘿嘿……”

        他这般故意而为的笑声倒是隐约能跟四大淫侠不相伯仲,不愧为“同道中人。”

        小淫,贱不得不心服口服的对张凤府竖起大拇指,怪笑道:“果然有了兄弟你的确是好办事许多,只是待会儿打起来咱们只需要暗中观察即可,等到合适时候再出手,不能早了也不能迟了,我看不如待会儿就我们兄弟四个人先上,至于宋老弟你是笑里藏刀的宝贝,我们可不敢让你以身犯险。”

        “这是什么话!”

        张凤府心中暗道这四个家伙好不要脸,这么快就想将自己甩掉,哪儿能那么容易让他们得逞?

        故此冷冷道:“莫非你们竟觉得笑里藏刀的弟子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不成?还是说你们有心将我撇开,好你们四兄弟慢慢享受,我告诉你们可没那么好的事情,待会儿一定要我先上。我可不像你们四个如此没良心,你们尽管放心就是,假使我要逃,也不可能从你们四兄弟手里跑的掉。”

        被拆穿心中诡计的四大淫侠齐齐讪笑,但见张凤府说的信誓旦旦不无道理,心道有我们兄弟四人,你又能跑的到哪里去?故此连连点头答应。

        张凤府松了一口气,心道待会儿打起来时候老子直接带着人逃之夭夭了,你们四个要追,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胆量敢追到岩浆河流里对不对?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