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懂怜香惜玉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懂怜香惜玉

        张凤府带着芊荨飞奔走在小巷,他已提前熟悉了很多遍路线,将所有有可能遇见芊荨手下的地方都巧妙避过,沿途之上更是换了好几套衣裳,就连芊荨身上的黑色斗篷也同样被他换了好几次,这般灵活的应对查探的本事,就连芊荨亦是心中服气。

        捣了几次手,恐怕现在就是自己的手下面对面从他二人走过,也未必能分辨的出来。

        只是张凤府始终以黑巾蒙面,并不给芊荨看他真容,他越是如此,芊荨越是好奇。

        更是调侃道:“你如此不肯取下你脸上面巾,莫非这面巾之下竟其实是一口龅牙?”

        张凤府不言也不语,只寻思着如何最快避开所有危险去往岩浆河流寻找传闻中的黄泉路。

        芊荨见他不说话,再度笑道:“怎么方才那么能说,到了这里却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张凤府冷冷别过头瞥了一眼芊荨,淡淡道:“怕熏到了你。”

        芊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张凤府见她如此气定神闲,不由得好奇道:“落到我手里居然还如此谈笑风生,看来你是一点都不怕我。”

        芊荨道:“你有什么好怕的?还不就是两只眼睛两只耳朵,难不成你跟我们寻常人有哪里长得不一样?”

        张凤府冷笑道:“话说回来,跟你好像还真的有些地方不一样。”

        芊荨好奇道:“那你倒是说说有哪里不一样了?”

        张凤府道:“你身上比我少了一样东西,我身上却是比你多了一样东西。”

        芊荨哪里晓得张凤府话里意思,只当是张凤府说的是他腰间那把刀,便笑道:“你不过也就比我多了一把刀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刀?”

        张凤府表情怪异至极,没好气道:“你要说那件东西是刀的话我也不反对。”

        芊荨听他这话里意思觉得蹊跷,她虽号称四绝,但从小在一群大老爷们儿身边长大,自是也耳濡目染了一些东西,此刻听张凤府如此一说才明白过来,顿时黑了脸道:“王八蛋,别跟我说话,不然本小姐一定将你千刀万剐。”

        张凤府悠悠道:“按照你这般说法,恐怕我要投胎十次才够消你心头之恨了。”

        说罢,之前勉强压制下来的掌伤因为长时奔波,竟再度复,张凤府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顿时气息萎靡,他又怕芊荨借这机会对自己下手,将芊荨周遭迅布满金蚕丝之后才放下心来,冷笑道:“你最好不要乱动,这金蚕丝乃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器,是我之前杀了柳叶那个娘炮所得,虽说这家伙本事不见得怎么样,可我不得不承认这金蚕丝的确是好东西,你若不想被切割成碎片,就老老实实坐在这里等我运气疗伤。”

        说罢便就地盘膝而坐,丹田运气。

        芊荨贵为九重天大小姐,自然也是晓得柳叶的一些事情,却是不想柳叶竟也是死于张凤府手中。她更不敢小觑金蚕丝的威力,那蚕丝一头在张凤府手中,只要她有半点动作,张凤府只需要轻轻动手,便能让自己被金蚕丝取走性命。

        她见张凤府运气时候身子一半冰凉冒出寒气,一般灼热无比更加好奇。

        心道这家伙究竟什么来路?怎的越看不透了?

        芊荨道:“喂,能不能告诉我你这家伙是如何从我布置的天罗地网中跑出去的!”

        张凤府正运气疗伤,无暇搭理她,知她是有意拖延时间,故此并不说话。

        谁知芊荨又道:“你不说也罢,说不定是你运气好罢了,不过我也没真指望能杀了你,倒是你那位朋友可就倒了大霉咯。”

        张凤府心里猛然一惊,心道哎呀,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怎么将这事儿给忘了?芊荨既然专门布下陷阱,想必早已连叶白荷一同算计了进去,这下可该如何是好?

        他一着急,便无法控制好身体里面冰火两股内力,两股内力原本是在平和状态,被芊荨这么一搅和竟是两股内力在身体里面乱窜,一会儿浑身冰凉如同冰天雪地,一会儿灼热似火隐隐能与岩浆河流比肩,竟是没忍住再度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顿时焉了下去,好在还有一股冰玄劲护体,自主压制两股内力,才不至于走火入魔。

        张凤府咬牙道:“臭婆娘,信不信我塞住你的嘴?”

        芊荨哪里料到仅仅只是随便一句话便能让张凤府伤上加伤,心下窃喜之时便寻思着多说些刺激他的话教他彻底丧失战斗力才好,最好干脆直接气死。

        张凤府迅脱下她自己脚上鞋袜,那白色袜子之上因为被张凤府强行拖拽,此时已粘了不少泥泞,却没有一丝臭味,反倒有一丝女子香味。

        芊荨惊恐道:“王八蛋,你要做什么?”

        张凤府冷笑道:“当然是塞住你这张臭嘴。”

        说罢便要撬开芊荨的小嘴,芊荨惊恐至极,忙道:“不要,脏死了。”

        张凤府道:“你算计我朋友的时候可曾想过你也会有今日?去死吧,臭婆娘。”

        他终于将芊荨的嘴撬开,又将芊荨袜子揉成一团,芊荨已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吐字不清道:“我……我没有……”

        “没有?”

        张凤府见她被逼急了,心道也许是糊弄自己,便再度要塞进去。

        芊荨又艰难道:“没有就是没有,他们本来就快要死了,结果被两个人救走了。”

        芊荨又分别道出两人相貌,张凤府这才安了心,只是心中却更加疑惑,那两个家伙问的会突然出手救叶白荷?

        但好在总算是有惊无险,却也不怕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张凤府道:“算我相信你。不过你这张嘴实在是能说会道的很,我若不塞住你的嘴巴,指不定又要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所以,得罪了。”

        “王八蛋,你说话不算话。”芊荨怒骂。

        张凤府道:“说话算话那也得看是什么人,你害我重伤,我没划了你的脸已经算是不错,你还要我怎样?”

        芊荨道:“是你先要抓我我才如此。怪不得我,只能怪你,你这人好不讲道理,早知如此我就该宁愿咬舌自尽也不告诉你朋友下落。”

        她说话时候已带三分哭腔,张凤府心知今日是真的挫了这妖女嚣张的气焰,她虽嘴上说咬舌自尽,实际以她这般高傲的性子,又哪里会这么轻易自寻短见?只是眼下知道叶白荷性命已无忧,芊荨也定不敢再聒噪,倒不如放她一马,也好接下来为自己带路。

        不过即便如此,张凤府仍旧有心捉弄她一番,如此才好出了心中这口恶气,便道:“放过你也行,不过得需要你做两件事情,只要你答应,我非但不给你塞臭袜子,反而等事成之后平平安安送你回去。”

        “呸,你才是臭袜子。”

        芊荨怒骂,但见张凤府沉了脸又要动作时候才急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千万不要给我塞。”

        张凤府道:“那你就应了我这两件事情。”

        芊荨疑惑道:“哪两件事情你得先说,我看我能不能做到。”

        张凤府道:“这两件事情你是一定能做到的,第一件,我要你叫我三声好哥哥。”

        “做梦。”

        “那就尝尝你袜子的味道吧。”

        “好好好,我叫我叫。”

        芊荨恨的牙根痒痒,却不得不乖乖叫了三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

        张凤府心下甚慰,又才道:“第二件事情,带我去黄泉路,做完这件事情,我就放你回去,到时候你要抓我也好,杀我也罢,咱们再从头较量一次。”

        “黄泉路?”

        芊荨心里咯噔一下。

        疑惑道:“黄泉路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不知道?我听都没听过。”

        她这般细微表情却是被张凤府尽收眼底。

        张凤府淡淡道:“我原本以为我们两人已足够坦诚相待,没想到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既然如此……”

        “我真不知道啊,你逼我也没用,你让我叫你三声好哥哥我也叫了,我甚至现在连你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你还说我不够坦诚,那你倒是说说如何才算坦诚?纵使你给我塞了袜子也没用啊,我是真不知道,我就九重天一个小小的丫头而已。”

        “丫头?信了你的话才有鬼了。”

        张凤府倒是没料到芊荨居然如此坚决,对黄泉路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是她越如此张凤府就希望越大,心道我若继续逼她下去,万一她故意将我带到事先有埋伏的地方可该如何是好?倒不如先放着她,等到合适的机会再问也不迟。

        “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勉强你,毕竟咱两也的确不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只是你如果继续不说,我就一直带着你,我去哪里你去哪里。一直到你肯说的时候咱们再讨论接下来的事情,眼下我要运功疗伤,你却是不能再打扰我了,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一怒之下之前说的话会不会就此作废。”

        芊荨连连点头。

        张凤府这才放心下来。

        修复五脏六腑是一件极其耗神的事情,此刻他二人正藏身在一处小院的地窖之中。这地方尘封已久,断不会有人前来,张凤府竟不知不觉想起当日里与萱萱在地窖中经历的一切。

        二人相识这些日子,萱萱虽说是利用自己,可毕竟性命攸关时候却也是为自己差点丢了性命不是?更何况自己还答应她三件事情,纵使二人原本就是死敌,可也注定从此以后会纠缠不清了。

        不论如何,萱萱却是比眼前妖女好了太多。

        一番调息完毕,芊荨竟果真乖乖的没闹什么幺蛾子,张凤府长呼出一口浊气,却见芊荨正怒瞪着自己。

        “看着我做什么!”

        “你把我的袜子脱了就不打算给我穿上?”

        “……”

        张凤府皱了皱眉头。

        “我从来不给女人做这种事情。”

        芊荨咬牙道:“你这家伙怎的如此不懂怜香惜玉?难道你不知道我被你如此困住不能动,方才有多少蚂蚁在我身上爬吗?”

        张凤府细看之下果然见她芊芊玉指多了许多小红点。

        不由得沉声道:“我放开你你自己穿,另外我现在内力已恢复的七七八八,你最好别耍什么小聪明。否则我一定叫你后悔。”

        “用得着你说?”

        芊荨怒瞪张凤府一眼,从张凤府手里接过袜子才嘟嘴穿上。

        完了之后却又是一脸愠怒的看着张凤府。

        张凤府不解道:“又有什么事情?”

        芊荨道:“我肚子饿了,难道你不知我已一天没吃饭了么?”

        张凤府这才想起似乎自己也一天没吃饭了,适逢肚子一阵咕咕叫,却又不敢带着芊荨出去,更不敢留她一个人在这里,左右为难。

        芊荨似看出他的煎熬,不禁没好气道:“你就不能随便抓只鸡来杀了烤肉吃?要是你怕我跑了我跟你一起去不就行了!难不成我还能在你面前耍什么花样!”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