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拿着鸡毛当令箭

第一百六十六章 拿着鸡毛当令箭

        哎呀,你究竟会不会烤鸡?都焦了,怎么手艺还不如我这个弱女子?”

        “错啦错啦,不是这样的,你要先撒盐。”

        “你这哪里是烤鸡?分明就是烧鸡好不好。”

        “够了。”

        张凤府冷喝一声,面对芊荨的喋喋不休以及絮絮叨叨他早已忍耐多时,此刻却是再也忍不住怒道:“究竟是你来烤还是我来烤?”

        芊荨撇嘴道:“我倒想我来烤,可有些人不让啊。”

        张凤府没好气道:“我怕你神不知鬼不觉在里面下毒毒死我。”

        芊荨摊手道:“这不就是了?我原本以为我弄吃的手艺已经够差了,没想到竟还有比我差的。”

        张凤府道:“有的吃就不错了,你可知人在有的时候莫说是吃肉,便是吃土都吃不上。”

        “有的人?”

        芊荨诧异。

        笑道:“莫非这有的人指的其实是你?我可看不出来你是个连肉都吃不上的人。”

        张凤府道:“你看不出来的可多了去了,我也没必要一一说给你这位大小姐听,你倒是从小锦衣玉食不愁吃不愁穿。”

        芊荨白眼道:“你又是从哪里听说过从从小不愁吃不愁穿?莫非真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言语间那肉已烤的差不多,虽说不上外焦里嫩,但对于此时饥肠辘辘的两人来说却好比就像是一桌珍馐美味,芊荨也不顾形象大口撕咬起来,张凤府瞧她狼吞虎咽模样,心知她兴许是真的饿了,否则定不会如此大口大嚼。

        张凤府见她这般模样,不禁又想起那年隆冬时候被那老头子带上山参加冰宫弟子选拔,那时节的自己可不就是这般连见了臭肉都舍不得丢弃的模样?

        念起往事,张凤府一阵叹息。

        他本不过才二十来岁,这声叹息竟好像是一个天命之年的男人感慨一般,让芊荨听的好奇,就越想看张凤府的本来样子,因为张凤府即便吃肉时候也只是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将肉送到面巾之下。

        芊荨将满手油污随意在身上擦了擦,又撕扯下一条鸡腿,疑惑道:“怎的?莫非是这只不像鸡的鸡要你想起了什么前尘往事?”

        张凤府草草吃了几口便匆匆了事,他深知人在极度困乏的时候倘若吃的太饱便容易疲惫,故此要紧时候吃饭只吃五分饱。

        淡淡道:“就算想起了也不关你这位大小姐的事情。”

        芊荨没好气道:“我这是关心你懂不懂?”

        张凤府道:“你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才好,还会关心我?”

        芊荨道:“没错,我是巴不得将你千刀万剐,可我更知道倘若不将你心情弄好一点,万一什么时候一个不高兴将我杀了我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张凤府早就知她嘴巴能说会道,能与萱萱有得一拼,但眼下二人没地方可去,索性当做解解闷儿也好,便淡淡道:“不该你操心的事情别操心,总之不到万不得已时候我不会杀你就是了。”

        芊荨道:“那你倒是说说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万不得已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时候。”

        张凤府:“……”

        芊荨:“其实你不用如此随时板着脸,我虽看不见你现在的样子,我却能想到你此刻咬牙切齿的表情,说实话,我很好奇你这么厉害的本事做什么不好,偏偏要跟我九重天作对,你知道以你的本事,只要你愿意,随时都能在九重天打出一片天下,到时候不愁吃不愁喝,即便今天那宋帝王见了你恐怕都得恭恭敬敬。”

        张凤府以为她是眼见硬的不行,便准备说软话将自己忽悠过去,不禁冷笑。

        “恐怕我若真的效力于九重天,早晚也得被你这妖女玩弄于鼓掌之间,就说今天那宋帝王,你要他滚他便不得不滚,到时候你要我滚又让我如何是好?”

        芊荨冷哼道:“你以为随便一个人我都会让他滚的么?那宋帝王明面上对我言听计从,其实我早就看出来这家伙心眼多的很,若是找到了比我更好的靠山,他铁定毫不犹豫出卖我,只是眼下还没找到,故此不得不听从我的命令罢了,你就不一样了。”

        “我?”

        张凤府倒是没想到芊荨竟能看出宋帝王这么多事情,心道这女人远比自己想像的要难对付许多。

        “我有什么不一样?就像你说的还不都是两只耳朵两只眼睛?”

        听他说这话,芊荨便不由得想起之前那件事情来,顿时嗔怒。

        “你比他可强了太多,不论是对付玉面郎君,还是个月笼纱,你都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更是出手绝对不手软,连我都敢打主意,你这样的家伙比宋帝王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说实话,我不知道你跟九重天究竟有什么仇怨,可单凭你这分本事跟胆色,只要你愿意投靠九重天,我保证之前的所有事情都像没生过。”

        张凤府再度淡淡道:“你觉得你说这些对我有用?”

        芊荨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没有用对不对?我不知道你究竟要做什么事情,可我知道如此顽固下去,即便你做成了那件事情,也一定会被九重天追杀到天涯海角,并且我也不怕告诉你,就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对于九重天来说不过只是凤毛菱角而已,九重天的高手究竟有多少,你根本想像不到。”

        “口渴了吧?”

        “你说什么?”

        “我说你说了这半天有没有觉得口渴?给你水。”

        “王八蛋,搞了半天我说了这么多你就压根儿没听进去是不是?”

        张凤府摇摇头:“听进去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有的人从一开始就注定身不由己,有些事情一定要做,有些人……一定要杀,如果吃饱了我们就该离开这里了。”

        芊荨并听不懂他话里意思,但心知自己纵然要问,张凤府也不见得会说,干脆问道:“离开这里去哪里?”

        张凤府道:“自然是换个安全的地方,这地方不能再呆,换一个已经被你手下搜寻过的地方,他们也一定想不到我一直带着你跟他们藏猫猫。”

        芊荨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

        “你这家伙实在太狡猾了。”

        张凤府道:“聪明跟狡猾完全就是两个意思。”

        (本章未完,请翻页)

        芊荨道:“那你难道就打算一直带着我这么躲下去?”

        张凤府道:“在你老实交代我要知道的事情之前,我只能这么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芊荨见他说话时候斩钉截铁,根本就无半分犹豫,心知张凤府恐怕也一定会说到做到,心下便寻思着他既然这么想知道黄泉路究竟在何处,我为何不随便带他去个不设防的地方?到时候再将他擒住,慢慢折磨,以报张凤府对她羞辱之仇。

        芊荨压低了声音道:“你为何如此执着于黄泉路?你又可知黄泉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终于承认了。”

        张凤府心下暗自欢喜,嘴角更是勾起一抹笑容。

        笑道:“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找的东西和人就在黄泉路之中,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从未想过什么跟你们九重天作对,是你们九重天主动招惹我在先,等找到了我要找的人和东西,其他的恩恩怨怨都跟我没关系,你若肯告诉我黄泉路的入口并带我进去,我保证我会很快放了你,送你毫无损回去。”

        “如果我不告诉你我就会一直被你擒住得不到自由对不对?罢了罢了,今日算是本小姐认栽了,你要去黄泉路,我带你去就是,只是到时候去了可别后悔,也别怪我没告诉你那根本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这点你尽管放心就是。”

        张凤府哪里会想到芊荨答应的如此爽快,他深知芊荨诡计多端的性格,如此轻易便带着自己去黄泉路那就有鬼了,故此他料定这其中有诈,只是即便有诈此时却也不得不被她带着去,只需要识破一次两次,芊荨定不敢再欺瞒自己。

        “只要你带我去,我说的每句话都作数。”

        “既然如此你且先去给我打盆水来。”

        “打水做什么?”

        张凤府诧异,心道这妖女又打算耍什么名堂?

        芊荨恼怒道:“打水洗澡行不行?没看我都被你折腾成什么样子了?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儿都是很爱干净很讲究的么?你要我这个样子带你去黄泉路,恐怕那些看守的人就算见了我也未必能认得出来,到时候才教你好看。”

        “得,我替你打水就是,只是你可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样,你周围处处都是金蚕丝,万一少了哪里我可不负责。”

        张凤府虽知道芊荨是有意拿着鸡毛当令箭要挟自己,将自己当做下人使唤,却根本毫无办法,只得老老实实打水去。

        好在打水地方并不远,也不担心芊荨耍花样。

        “你出去。”

        将水打来之后芊荨又如此说道。

        张凤府道:“我转过身去就够了,等我出去万一你趁机溜走了怎么办?”

        芊荨道:“我若要逃走早就逃走,哪里会等到现在?你就守候在地窖之外,难不成我还能如同老鼠一般打个地洞钻进去不成!”

        “这……”

        张凤府颇为头疼,只得冷冷道:“我就在外面,有什么需要叫我。”

        他出去之后便一直细听地窖动静,一直到听到一声惊呼。

        “哎呀……”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