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为夫错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为夫错了

        张凤府本就怕她逃走,故此才寸步不离,此刻听她哎呀一声更是心中一紧,推开地窖盖子便直接跳了进去,更是因为情急险些掉进自己布下的金蚕丝中,却不料此时又听得芊荨惊呼一声。

        “哎呀……你进来干什么?臭不要脸的。”

        慌乱中也不知道究竟捡起了什么东西朝张凤府脸上投掷了过去,张凤府才在看到芊荨那一瞬间便立时闭上了双眼,故此没能看到那东西轨迹,直到呼到脸上来的时候才用手抓住。

        原来是芊荨丢过来了自己的鞋袜。

        “你这就有点过分了。”

        张凤府暗骂一声晦气,将鞋袜丢在地上。

        正蜷缩成一团的芊荨不住骂道:“听到没有,我让你滚出去,谁允许你进来的?”

        张凤府原本以为她是遇见什么危险,此刻见她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才知道是自己太过冒失,沉声道:“我以为你出了什么情况。”

        “出个屁的情况啊,就一只老鼠,吓死我了,你还看,我让你赶紧滚出去。”

        “……”

        张凤府跃出地窖,直再等待片刻,听见里面细碎声音确定芊荨已穿好衣裳之后才下去撤了金蚕丝。

        芊荨见他始终低头不敢看自己眼睛,越心中恼怒,骂道:“你这混蛋方才看见了什么?”

        方才她正洗澡时候也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只老鼠从脚背跑过,在这黑漆漆的地窖之中出于女子的本能惊叫一声,谁知张凤府突然闯了进来,让她半点防备都无,故此才被张凤府看到了一抹春色,谁知张凤府竟死活不承认。

        低声道:“我什么都没看见,这么黑,我哪里看的清楚?”

        芊荨冷笑道:“还不承认是不是?你武功如此之高,虽不说夜能视物,但我这么大一个活人在你面前你会看不见?还是说你怕承认了我会挖了你一双眼睛?”

        继而她又道:“我还没那么小气,都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不过你倘若明明看到了却死活不承认,那才是让我真正生气。”

        “我没看到就是没看到,你没看着我闭上眼睛的?”

        张凤府心中哭笑不得,心道倘若这种事情都承认了,以后还如何在她面前颐指气使?故此是死活都不会承认的。

        深知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只会让自己成为理亏一方,故此张凤府又道:“既然衣裳都穿好了那我们就出。”

        芊荨道:“去哪里?”

        张凤府道:“当然是你带我去黄泉路的入口。”

        芊荨心中欣喜,总算有了机会将张凤府擒住。

        他二人出了地窖便见张凤府故意放了一把火将整个地窖熊熊燃烧起来。

        “想必你那些手下见到这边会很快赶过来,这倒是方便了你带我去黄泉路,只是有件事情我需要提前警告你,你若真带我去黄泉路,那我自是无话可说,可你若是再敢耍什么阴谋诡计害我,那可不是像现在这般很容易就过去得了。”

        芊荨瞥了张凤府一眼,她心中早已有了计较。

        ……

        “那家伙定是带着小姐来过这里,怕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这才一把火放了烧了,他带着小姐,小姐定会有意拖延步子,故此肯定跑不了太远,咱们现在就四下散开去找,说不定还能来得及。”

        芊荨离去之后宋帝王便成为智囊,倒并非是其余几人就不如他脑子灵光,只因最后见到芊荨的就是他,其他人回来之后芊荨早就被张凤府带走,无影无踪。

        向东来冷冷道:“最好不要让小姐出什么岔子,否则这罪名下来我们几人可根本担当不起,尤其你孟老九。”

        向东来看了一眼被白衣银枪擒住的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呜咽的孟九幽。

        他身上寒气逼人,故此白衣总需要时不时换一只手才能勉强保证自己不被他寒气所伤。

        “若非你这家伙装神弄鬼,小姐断无可能被那家伙劫走,你出现的时候如此不凑巧,我很怀疑你现在是不是早就做了那家伙的人,但愿能找到小姐才好,不然就教你跟小姐一起陪葬。”

        向东来倒是有心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孟九幽身上问出个所以然来,可孟九幽因为修炼寒冰掌,早就毁了心智,莫说是要他道出其中经过,便是让他完整说出一句话来都不容易,又如何能弄清事实?

        宋帝王叹气道:“杀了他有什么用,咱们所有人给小姐陪葬都不一定够,事不宜迟,大家赶紧分散,另外孟轻舟他们那边早就已经打完,叫他们也一起来帮忙,定要那小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当下几人便四下散开,却不知实际张凤府芊荨二人并未走出多远,而是一直在暗中窥探,张凤府一手捏住芊荨咽喉,生怕她出叫喊声音,等到几人四下散开之后张凤府才松开芊荨咽喉道。

        “现在咱们才算是真正的暂时安全。”

        芊荨咬牙切齿道:“王八蛋,你实在太狡猾了,纵然他们再聪明也绝对想不到你竟一直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张凤府道:“这也只能怪你的手下们不中用而已,他们这样的人在九重天作威作福还可以,可九重天虽然号称一个小江湖,但过分信奉强者为尊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中土无时不刻不在上演以弱杀强,以少胜多的战斗,最厉害的那个人未必就能活到最后,你这群手下放到中原,顶多只能做菜盘子里的那些菜,而绝对做不得吃菜的人。”

        芊荨懒得听他如此贬低自己手下,不爽道:“以后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锁住我咽喉,很疼的知不知道,我要真想叫,即便我叫来了他们,可你觉得我会傻到在你面前出声音?”

        张凤府咳嗽道:“有备无患。”

        ……

        “九重天就这么大,你要带我去找黄泉路,怎的过了这么久还在带着我兜圈子?”

        张凤府带着芊荨,倒不如说是芊荨带着张凤府,他二人兜兜转转,竟是好几次都从同一地方路过,好在张凤府确定周围并无芊荨的人,再加上他二人又乔装打扮了一番,都以斗篷遮面,倒也不怕被人看出有什么不对劲。

        江湖上有不少人都习惯于以斗篷示人,除了防止被仇家认出追杀之外,大多都想做一番高人扮相,故此,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以斗篷示人竟渐渐成了江湖上一道另类风景线。

        不过张凤府知道继续如此晃下去,就算没问题也会变成有问题,因为他已看到前方道路口已经有人在一一排查这些斗笠之下的脸,张凤府即便早就知道芊荨不会轻易带自己去黄泉路,此刻见到芊荨这么快就想卖了自己也是忍不住心中火起。

        沉声道:“总有那么一些人喜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芊荨知他是说自己,不咸不淡道:“从宋帝王手里抢人你都不怕,你还怕这个?不需要如此紧张,他们不是我的人,只不过是从九重天派下来严查罗刹门的奸细而已,更何况我若不带着你多兜几个圈子,怎么知道你身后是不是也有人跟踪我?你不想死难道我就想死么?真是好笑。”

        张凤府见她说的头头是道,完全没有漏洞,却不知如何辩驳,只能冷笑道:“倘若你胆敢耍任何把戏,我绝对不会怜香惜玉。”

        芊荨道:“本小姐还需得你提醒我么?不想被看出有问题就听我的,待会儿他们要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万万不得反抗,否则才是真正的露馅。”

        张凤府道:“他们不是你的人,可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不认识你?万一你将我卖了可怎么办?”

        芊荨没好气道:“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的如此婆婆妈妈的?我性命在你手里我能耍什么花样?纵然他们认得我又如何?我只需要将你说成是我的手下便行,只是我必须提醒你一句,若然你不想被人怀疑,最好先将脸上面巾摘下来,你看到那几副画像没有,他们定是寻那画像上的几个人。”

        张凤府抬头看去,果然见那哨卡处墙壁之上挂着几副画像,那画像之上有一翩翩佳公子,又有一只有半张脸的男人,还有一老头儿,一中年男子,更有一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之人,那笑容看起来诡异无比,虽是笑,但实际上比哭还难看,不是上次在修罗道之中侥幸逃掉的罗飞飞一伙人又是什么人?

        张凤府心中三分惊讶七分冷笑,心道原来这妖女费这么大心思不过只是想看自己面巾之下的脸,恐怕如此才好让她记住自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己,将来好无穷无尽追杀自己,此时这张脸正是自己本来面目,倘若给她记住那还了得?

        张凤府冷笑道:“如果我问你,你一定会说这是去黄泉路的必经之路对不对?你如此费尽心思想看我这张脸,我若就这么容易给你看了岂非显得我太过愚蠢?既然如此,这黄泉路我不去也罢,咱们现在就回去,我有的是法子让你服服帖帖。”

        “你若现在就回去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心中计划得逞,芊荨止不住心中快意,笑道:“只怕你尚未走出多远便会被哨卡的人注意到,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张凤府暗道失算,算天算地竟还是棋差了一招,他若早知道九重天早就布下哨卡,定不会如此任由芊荨牵着鼻子走,现在又能有什么办法?

        张凤府冷哼道:“你得意什么?别忘了现在你可还是在我的手中。”

        “我知道呀,我不但知道我在你的手中,我还知道你随时可以轻而易举杀了我对不对?可你想过没有,杀了我可就再也没有人能带你找到黄泉路咯,你如此费尽心机,难道就愿意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

        张凤府恨的咬牙切齿。

        芊荨却是越脸上笑意浓烈。

        张凤府脑子里灵光一现,突然冷笑:“你让我不舒服,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芊荨道:“你想做什么?”

        张凤府随意摸了一把自己鞋子上的泥泞,迅将手伸进芊荨斗篷之中,在她脸上用力抹了几把,又在自己脸上抹了不少泥土,这才放心摘下面巾。

        如此即便取下斗笠也辨别不出他本来面目,至于芊荨则是先愣住,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她本就是爱美女子,如何忍受得了自己一张俏脸被张凤府如此涂抹?

        顿时咬牙道:“王八蛋,我杀了你。”

        但她却不敢真动手,只因张凤府已将刀出鞘半分。

        “倘若你敢乱动,我未必会杀你,可我一定会在你脸上刻画上一只乌龟你信不信?”

        “你……你……你欺负我。”

        也不知究竟是觉得委屈,还是存心给张凤府演戏看,芊荨竟蹲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这般哭腔里带着几分难得的女子柔弱,又引来数道目光。

        张凤府自然不愿自己成为这么多人焦点,暗骂一声之后只得蹲下身子不住故意小声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娘子,是为夫错了,为夫给你道歉就是。”

        芊荨正是委屈头上,又听得张凤府如此一说,又委屈又愤怒,咬牙切齿道:“你这王八蛋,谁是你娘子,不要胡说八道。”

        张凤府叹气道:“咱们从中原来的时候可都说好了,为夫带你来看热闹,你答应为夫不耍小性子,怎的这么快就变了呢!”

        “滚,王八蛋才是你娘子。”

        “娘子,你这就不对了,你骂为夫也就算了,怎的连自己都骂?”

        人群立时一阵哄笑,众人倒也没多想,见张凤府如此低声细语,也认定了张凤府是这女子夫君,当即有人乐呵道:“我说兄弟,你在这里安慰有什么用?须知对付女人你却是哄她她便越是哭的厉害,倒不如直接带回去睡上一觉,两口子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便是这个道理。”

        又是一阵哄笑。

        芊荨羞的已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边哨卡也注意到了这边情况,见这么多人哄笑倒也没多说什么,张凤府心下暗喜,恨不得将那说话的汉子带去酒楼胡吃海喝一顿,这下可是真正解决了自己难题。

        如此自己带着芊荨离开的话定不会惹人生疑。

        张凤府故作腼腆道:“这位老哥,这些话哪里是能拿到台面上说的?我家娘子害羞的很,你若这么一说,她铁定是不愿意跟我回去了。”

        殊不知此时芊荨早已到达崩溃边缘。

        她若此时不跟张凤府离开,便是顺了张凤府的话,她若此时随张凤府离开,那她的小算盘可就算泡汤了,正暗自思忖如何破局之时,忽闻一阵骚动。

        芊荨顿时两眼放光。

        救星来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