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姑奶奶很不高兴

第一百六十八章 姑奶奶很不高兴

        张凤府不动声色,但一颗心却是提到了嗓子眼,细看那熙攘之处正有三人快走来,一人双手负后手里拿着一根碧绿通透的玉箫,一人只有九指,身后负着一把黑琴,至于最后一人正是宋帝王。

        三人约摸跟哨卡之人也认识,负责盘查来往行人的九重天侍卫是一个不过二十几岁双眼闪烁着狡黠以及精明市侩的年轻人,他见孟轻舟三人快步上前便已经主动迎了上去。

        “三位大人到此有何吩咐?”

        因为距离隔的尚且还有些远,张凤府听不见孟轻舟与那年轻人说些什么,倒是从孟轻舟的神色以及那年轻人逐渐冷淡下来的一张脸已推测出他们定是为了芊荨而来。

        那年轻人沉声道:“竟还有这等事情?还请三位大人放心,只要小姐从我这里经过我绝对能认的出来,任凭那小子有天大的本事,也绝对别想从我这里蒙混过关。”

        “希望如此。”

        孟轻舟焦虑无比,但他已听宋帝王说了芊荨当无性命之忧,故此才算勉强放了几分心,又念他们布下如此巧妙的局都没能杀了张凤府,心中竟隐有别样感觉。

        就在孟轻舟愣神时候忽然听得人群中一声惊呼。

        “孟……”

        孟轻舟立时抬头朝人群之中看去,却根本瞧不出哪里不对劲,只是听得一男子声音不断安慰道:“娘子,我都说了这不是做梦,为夫说了咱们的的确确是在九重天,怎的你还会以为我们在做梦呢?不信你打我一巴掌看看。”

        孟轻舟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听那年轻侍卫道:“大人,这小两口吵架呢,刚刚还哭哭啼啼的,若非旁边人劝解,恐怕小两口就要分道扬镳了。”

        正此时又人群中有人讥笑道:“我说大兄弟,我早跟你建议了让你带你娘子回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睡一觉保证啥事儿没有,你就是不听,现在倒好,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们小两口吵,看你们如何好意思。”

        “是是是,大哥你说的恐怕还真有几分道理,等她不哭的时候我就带她回去。”

        此时张凤府一颗心已噗通噗通随时都有可能从喉咙里蹦出来,他蹲下身子不住安慰芊荨,实际腰间一把刀已出鞘两份,更是阴森低声道:“妖女,莫要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倘若你这手下现了你我二人,我保证你这张脸绝对保不住。”

        芊荨变了脸色。

        她深知张凤府是真被她惹怒了,听他说话时候更是寒气森森。

        差一点,只差一点点。

        孟轻舟朝这边迈了不过两步便顿住了脚步。

        吕林道:“孟兄,这种热闹每天都有,想看不必非要今天,咱们还得赶紧赶往下一个地方,迟了恐怕小姐就真被那家伙带走了。”

        孟轻舟沉思片刻,方才他本就心中装着心事,故此倒也没能听得清楚那声音正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芊荨声音。

        叹气道:“走吧。”

        张凤府终于松了一口气,飞快将芊荨带出人群,到了一处角落,取下她头上斗笠,看着她如同花猫一般的脸道:“妖女,倘若我继续被你带着如此晃下去,定会遭了你的算计,既然你早就不打算带我去黄泉路,我不如干脆自己去找。”

        芊荨立时欣喜道:“这么说你是打算放我走了?我保证,只要你放我走,之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张凤府冷笑道:“我当然要放你走,不过在放你走之前,我先在你脸上刻下一只乌龟。”

        三尺宝刀出鞘,那刀锋森森直向芊荨脸上划去。

        芊荨哪里料到他会真如此丧心病狂,下意识死死闭上眼睛。

        “不要……”

        ……

        “我已替前辈你打听清楚了,随你一起的那些高手走散之后便被罗生门的高手围追堵截掘地三尺,但索性并无一人被擒住,恐怕罗生门的高手此刻正气的团团转呢。”

        一处破败房屋之内,此时正有一个黑衣人盘膝而坐,但见他气息萎靡,嘴唇白,似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在其身前正有一个妙龄女子不住的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细看之下,那角落之中还有一个人,一个蜷缩成一团不容易分辨出来的人,更像是一只蝙蝠。

        那蝙蝠开口艰难道:“水……给我水喝……”

        “你也配喝水?”

        女子冷笑。

        “你非但别想喝水,你连吃的都不可能有。”

        此二人正是不久之前的萱萱与小淫,虫。

        千钧一之际,萱萱甚至想过当场咬舌自尽,却是不想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所救,那黑衣人正是之前留下殿后的那位中原高手,原来他掉下深渊之后竟万幸保住了一条命,正在小淫,虫的上头,见萱萱差点遭毒手便将萱萱救了下来,并且擒住小淫,虫,三人一同来到了这破败之地运功疗伤。

        那黑衣人睁开眼睛,只见虽气息微弱,双目却是炯炯有神,他低声道:“姑娘,还是给他点水喝吧,他困在悬崖之下被炽热岩浆烘烤,恐怕就快脱水,你若想知道你那朋友下落,不妨问问他,我却是真没见过你那位朋友,倒是他一直躲在暗处偷袭,说不定见过。”

        萱萱可以不顾小淫,虫死活,却是不能不管张凤府的死活,但在问起这黑衣人关于张凤府的下落之后却是未曾听他说见过张凤府,虽说这期间小淫,虫听她描述了一番张凤府模样之后心中已料定她那位朋友就是“宋一血”。

        可小淫,虫心中合计要是自己说出“宋一血”被自己兄弟四人算计打落深渊的话,说不定死的还更快,故此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眼下小淫,虫口干舌燥,见了水便如同见了救命稻草一般,心中正暗自琢磨实在不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先骗点水过来喝,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哪知萱萱却道:“前辈,你要我去问这只臭蝙蝠还不如直接让我杀了他的好,他的话要是能信那可就真的见鬼了,这水我宁愿倒了也不愿意给他喝。”

        兴许是萱萱的冷嘲热讽让只剩半条命的小淫,虫激起了几分火气。

        小淫,虫心道我堂堂塞北四大淫侠,从来只有让女人服气的份儿,还从未被女人如此瞧不起过,念及此处又是一阵怒火中烧,怪笑道:“女娃娃,你若不说这句话我也就什么都不说了,可你既然如此瞧不起我,我还就要告诉你我非但见过你那位朋友,我还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嘿嘿嘿。”

        “你见过?”

        萱萱冷笑。

        “你只不过是顺着我的话顺藤摸瓜罢了,你以为我会信你这臭蝙蝠?你不过只是为了骗一口水喝而已。”

        小淫,虫见她不信,又再度怪笑。

        他分别说出了张凤府模样,穿的衣裳,腰间配的刀,甚至连说话语气都模仿张凤府。

        谁知萱萱依旧不屑。

        “你说的这些方才我已经与前辈说过,你如此按照我说的再说一遍你以为我就会信你?莫非你将我当成三岁小孩子不成?”

        “随你信不信,你要折磨我,我要先折磨你才好,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朋友下落?你朋友已经被我一掌打下了山崖,即便不是掉进那岩浆河流之中被化作一堆泥土,恐怕此时也早就摔的死无全尸了,哈哈。”

        小淫,虫说完之后却见萱萱突然站立不动,甚至眼眶都已红了,他并不知萱萱方才是故意不信,好让他说出真话,此刻听到张凤府被一掌打下山崖时候,萱萱终是忍不住心里一酸。

        喃喃道:“你这蠢货,我早就告诉你让你带上我一起你就是不听,非要一人逞强,现在落得如此下场根本就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她又道:“我为什么要哭?死的人又不是我,我哭什么,我巴不得那家伙死才对。”

        她这般如同梦呓一般的喃喃自语让小淫,虫根本没弄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正要趁萱萱不注意爬过去取水时候却被萱萱一脚踢飞水瓢,又一脚死死踩住他的手,疼的他一阵咬牙切齿。

        “你……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

        萱萱冷笑,她本就如同冰山一般,此刻冷笑起来更是让人汗毛直立。

        “我允许你取水喝了?”

        小淫,虫咬牙道:“我看你喃喃自语,你定是恨那小子恨的要死,巴不得他死才对,怎的我帮你成全了你的心愿你还如此水都不肯给我一口喝?”

        萱萱冷哼道:“我想不想让他死那是我的事情,可我给不给你水喝那得看我心情,姑奶奶现在心情很不好,你最好莫要惹我。”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