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救命恩人来了

第一百七十章 救命恩人来了

        张凤府借着炽热岩浆照亮的半个九重天光线,先是闻到一股血液的刺鼻气味,细看地上流了一大滩血,又见此地似乎人刚刚离去不久,听了咳嗽之声便迅速进来,他此时本就担心处处有陷阱,突然听到如此一阵咳嗽更是心提到了嗓子眼,冷眼看了一眼身旁同样惊愕的芊荨。

        莫非又是你这妖女耍的把戏?

        我说你这家伙不要什么事都算在我头上行不行。我压根儿不知道这里有人。

        张凤府又见她并不像作假,才放心几分,刚刚数到三的时候便见逍遥踉跄自黑暗中出来。

        朋友,莫要误会,我只是恰好经过此地,并不认得你们。

        因是二人有斗篷遮面,逍遥倒也看不清楚张凤府与芊荨模样,但见张凤府很快收了刀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心道好在没有遇上九重天的追兵。

        他却不知张凤府早已将他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个通透,这身黑衣,这说话声音怎的听起来跟之前那批中原高手当中的领头之人如此相像?

        莫非这家伙正是那人?

        逍遥见张凤府始终盯着自己不说话,以为是自己哪里不对,便疑惑道:兄台如此盯着我做什么?

        张凤府收回思绪,淡淡道:不知阁下从哪里来?

        逍遥不明其意,又不愿暴露自己身份,故此道:从很远的地方来。

        张凤府心下已笃定几分,又问道:阁下受伤了?

        逍遥道:之前受了一点伤,不过并无大碍。

        张凤府已信了五六分,又道:阁下似乎是跟朋友走散了。

        逍遥心里一沉,心道这家伙怎的知道的如此清楚?又不好假话糊弄张凤府,却也不愿意得罪了张凤府,低声道:四海之内皆是朋友,却不知兄台说的是我哪位朋友?

        张凤府此时已是深信无疑了。

        逍遥怕他,殊不知他亦同样怕逍遥,此刻断定逍遥并无危险之后才笑道:自然是阁下走散的朋友。

        逍遥疑心张凤府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心下疑惑,便问道:兄台见过我的朋友?

        张凤府摇摇头。

        没见过,不过我倒是知道现在正有很多人在四处找你的朋友,会不会被别人找到,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芊荨听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却又根本听不懂二人在说些什么,故此不耐烦道:什么你的朋友我的朋友,怎么你们两人认识吗?

        张凤府道:我认得他,他却不认得我。

        芊荨道:我可没兴趣听你们打一些哑谜,这地上血迹又是怎么回事?

        张凤府同样好奇。

        逍遥道:是别人留下的,不过他们已经走了,倒是这位兄弟,不知道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

        逍遥见张凤府二人似乎并非朋友关系,便知芊荨是被张凤府制住,他正有心寻找黄泉路,否则也不会带着那么多兄弟冒险去擒芊荨,现在张凤府竟主动送上门来,岂非天大的一件好事?

        这个

        张凤府看了一眼随时都有可能脚底抹油逃走的芊荨摇了摇头。

        恐怕还真不方便。

        张凤府心道眼下这中年男人武功高强,虽暂时受了伤,可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派上大用场,更何况此人还有一群视死如归的兄弟,乃是不可忽视的力量,若能结交,定是好事一件,故此倒也不隐瞒,与人交好一定是从交心开始,张凤府坦然道:阁下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就是,不必专门借一步。

        可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逍遥看了一眼芊荨,但见张凤府都如此不拘小节,他便释然。

        罢了,那我就直说了,方才我在外面听到兄弟提到了三个字,却是不知道兄弟是不是也为那个地方而来?

        你说黄泉路?

        张凤府早已揣测到了几分,因而倒也不是很惊讶,又笑道: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此刻都在我旁边这位大小姐身上,你们之前一直苦心积虑准备擒住的那位九重天大小姐就是她,那么你说我擒住她不是为了黄泉路又是什么呢?

        张凤府笑着揭开芊荨斗笠,只露出一张花猫一般的脸蛋,让芊荨又气又急,聪明如她很快便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心道天下竟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简直太过离谱。

        逍遥震惊之色溢于言表,低声道:兄弟究竟是什么人?怎的知道的这么清楚?敢不敢摘下斗笠?

        张凤府坦然道:斗笠我就不摘了,我是什么人你也不用管,总之你知道我对你没有什么歹意就行,因为你我二人都有同一个目标。

        逍遥仍是不确定道:你说这丑姑娘就是那位四绝大小姐?我为什么要信你?须知我二三十位兄弟都失了手,单凭兄弟你一人如何能擒的住!

        闻丑姑娘三字张凤府一阵脸上抽抽,再看芊荨已是气的怒目圆睁。

        王八蛋,说什么呢你?谁是丑姑娘?

        若非张凤府拿住她,恐怕她这会儿便要找逍遥拼命。

        张凤府解释道:我若不将她一张脸抹黑,恐怕我也不能安全到达这里,至于我是如何将她擒住,我只能说我有我的办法,信不信随你。

        逍遥不确定道:兄台你为何愿意如此对我直言相告?

        张凤府道:因为我成天面对着一个能活生生把人磨死的妖女实在是受够了,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能说实话的人,要还拐弯抹角岂不太过没谱?我就直接告诉你了。

        逍遥还是不能完全信服,倒并非是他心思五花八门,只因之前已经失利一次,搭上了那么多兄弟性命,倘若再中了什么圈套,怕是后悔都来不及。

        张凤府见逍遥迟疑,知他并不怎么相信自己,又笑道: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我已做到了直言相告,我也差不多该离开了,若是相信,你便跟着我来,若是不信,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

        说罢便带着芊荨离去,只剩逍遥神色复杂。

        你倒是挺容易相信别人,难道就不怕别人将你出卖了?

        一路躲躲藏藏朝黄泉路赶去,张凤府已隐约能听见九重天瀑布冲击岩浆河流的轰隆之声,心中合计此番应该是不会错了,与秦雪烟说的一般无二。

        面对芊荨如此一问,张凤府亦只不冷不热道:我连你这诡计多端的妖女都敢相信,为何不敢相信他?

        你一口一个妖女,一个一个妖女叫的好舒服是不是?你知不知我最讨厌的便是妖女两个字。

        难道你不是妖女么?你如此机关算尽心狠手辣,几次三番想害我,难不成我还得叫你仙女?

        你要是愿意叫我仙女也可以呀,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会不计较你之前所做的一切了。

        张凤府冷哼不再说话,心中却在思索芊荨的真实身份,倘若真只是九重天的大小姐,又怎可能连身旁侍卫都穿了黄马褂,芊荨多半跟朝廷之中的人脱不了关系

        念及此处张凤府却是不再继续往下想,也无遐继续再往下深思,只因他二人已经渐渐靠近那九天瀑布的最后一片地方,自然而然也就看见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此时揽月坊之外的人群熙熙攘攘,以及揽月坊之内之外的打斗。

        只见揽月坊之顶正有三人酣战,不是萧弄月宋一血与阎罗王又是谁?

        只是不过看了几眼张凤府便大概知道萧宋二人现在是在苦苦支撑而已。

        却是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人物?

        修罗道十殿阎罗阎罗王。

        芊荨眼里话里止不住的快意。

        怎么样?厉不厉害?上面那两个家伙虽说是近代江湖中声名鹊起的人物,可比起阎罗王却还是差了些。他二人最多二十招就会落败。

        哼。他二人落败管我什么事情?

        张凤府又垫脚朝揽月坊之内看去,这一战倒是看的他两眼放光,两个力发千钧的外家高手正死死锁住不论是体型还是块头都大他二人不少的泰山王,正苦苦咬牙支撑,至于第三人则是一个翩翩起舞不断从手里打出芬芳花瓣的女子,张凤府一眼便看出黄雀是正在寻找泰山王的罩门,只要罩门一破便是泰山王落败之时,再看揽月坊之中俱是熟悉面孔,各个神情肃穆,怕是为秦汉二人已捏了不少把汗。

        只听王大海焦急道:黄雀师妹,你再试试他腋下看看对不对?此人内力浑厚,我二人决计坚持不了太久。

        腋下早已试过,根本没用,身上所有地方都试过,就是不见罩门。

        黄雀亦焦急无比,她身上所有银针都打了出去,好在百花谷以济世救人为根本,身上百花谷种植之芍药花瓣无数,可再多的芍药花也禁不起如此挥霍,很快便要见底,却依旧不得破解泰山王罩门之法。

        众门派纷纷摇头叹息。

        都想不出破解罩门的办法,张凤府眼见楼顶那那一仗即将落败,心道倘若再输一仗那可就有些丢人丢到家了,当下便一手扣住芊荨筋脉,一边低声说道:这死胖子也是你的人?还真有几分本事呀。

        芊荨冷哼道:除了被你干掉的那几个没用的废物,我的人个个都有本事。

        张凤府道:那你一定对他们每个人都了如指掌才能将他们管的服服帖帖。

        芊荨已隐约听出来了这话里有几分不对,忙皱眉道:你想干什么?

        张凤府嘿嘿笑道:告诉我这家伙罩门在哪里?

        芊荨:你又想划我的脸来威胁我?

        张凤府撇嘴道:你也可以选择不说。

        芊荨紧咬牙关一字一句道:同样的招数你觉得一个人用多了可还有用?

        张凤府道:对于寻常人可能不怎么管用,可倘若对一个漂亮又自负的女子,那这办法可就百试百灵。

        算你狠,他罩门在会阴。只是我告诉你,即便他这一仗你们赢了,后面的也绝对赢不了。

        谢谢,后面的就不管我的事了。

        张凤府低声一笑,扯着嗓子捏住鼻子大呼一声攻他会阴,说完以后便立马拉着芊荨离去。

        谁知才刚刚离开没有几步便听得一阵闷哼,一人从房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掉了下来,混乱之中也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宋一血,张凤府便见三道熟悉的人影迅速逼近揽月坊。

        一人道:我没听错吧,宋一血那小子居然还没死?

        一人道:难怪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老四的影子,想来多半是被这小子抓了去报复。

        一人道:我塞北四大淫侠何曾如此被人算计过,今日就要教这宋一血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张凤府停住脚步哭笑不得。

        救命恩人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