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中计了吧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中计了吧

        你一直要找的黄泉路就在这瀑布之下,与岩浆接壤,不过我可得提前告诉你,这里面高手如云,你去了也不一定能有命活着出来,这样的话你又愿不愿意进去?”

        终是到了地方,芊荨再度警告,不过却被张凤府一笑置之。

        张凤府道:“莫非你觉得我费了这么大的周章,更是好几次险些落在你的手里竟只是为了来这里晃悠一圈不成?废话少说,有你在我手中,又能出的了多大的事情?就算要死可不还有一个你垫背?”

        芊荨冷哼一声。“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你要我做的两件事情我都做了,好哥哥叫了,黄泉路我也带你来了,你可得保护我性命周全才行。”

        张凤府笑笑不说话,根据秦雪烟给的情报,芊荨此番却是应该没耍什么心思,这里应当就是黄泉路入口,否则别的地方尽数只有岩浆,没有任何洞口,难道就不怕岩浆倒灌进去?倒是这飞溅瀑布之后的确隐隐似有回音。

        正此时,张凤府又隐隐感觉到背后还有人跟着自己,在确定那人并无恶意之后才心中轻笑一声。

        倒是挺聪明,要我在前面探路,有什么不对的时候自己先脚底抹油,只是一但去了黄泉路,脚底抹油又哪里有那么容易?

        被芊荨在前面带路,张凤府巧妙避过所有有人的地方,顺着一条羊肠小道从山壁之上小心翼翼下去,芊荨在前,张凤府的一把宝刀更是无时不刻不顶在芊荨身后,永远不离开一把刀的距离。

        越往下越灼热无比,甚至连衣裳都有些被汗水湿透,好在还有瀑布的水流冲刷,阵阵水雾带来些许凉爽之感,又因为已到了水雾之中,越朦胧,故此倒也不担心被上面的人瞧见,只是说话声音须得大声一点才能听的清楚了。

        芊荨脚步越来越慢,因为太过灼热的关系,她身上那件青裙已经彻底湿透,额头的汗水不住流下,原本被张凤府抹花了的一张脸更显滑稽,张凤府见她每走几步路都要停下来抹一把汗水,也知这位大小姐并不容易,更何况倘若就这样花着脸进去,指不定被人瞧出哪里不对劲。

        张凤府道:“停下来洗把脸吧。”

        “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

        “我说停下来洗把脸。”

        张凤府提高了嗓门儿,这样一来芊荨倒是能听见了,她转回身有些意外的看着张凤府,似笑非笑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怜香惜玉之心,真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却见张凤府根本不看自己,只是一把刀始终对着自己,芊荨下意识低头一看,顿时羞红了脸颊,原是因为香汗淋漓打湿衣裳,此刻她里面的粉色小衣都一览无余。

        张凤府撇嘴道:“这里隔着这么大一条瀑布,不担心被外面的人看见,你若觉得实在太过煎熬,便将衣裳脱了去瀑布下冲洗冲洗,顺便再喝点水,你瞧你连嘴唇都干了。”

        芊荨见张凤府说话时候始终不看自己,有些惊讶于张凤府的定力,须知平日里那这个觊觎自己美色的男人有哪一个不是无时不刻不想看自己春光?就说被张凤府杀了的那玉面郎君,每每盯着自己便好像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样,纵使是自己近身侍卫孟轻舟有时候也有几分根本让自己琢磨不透的感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可不知为何见张凤府根本不正眼看自己,芊荨竟还觉得有几分生气,撇嘴道:“你就打算这样用刀架着我让我去洗?”

        张凤府咳嗽两声,这才收了刀。

        他同样已是汗流浃背,却是比芊荨好了太多,孟九幽的寒冰掌果真是个好东西。

        芊荨见他如此果断,念想他这一路上折磨自己的光景,便有心戏弄他一番,又冷冷道:“一路上把我看的那么紧,现在又突然肯放开我,难道你就不怕我这妖女耍什么阴谋诡计将你算计了进去?”

        张凤府道:“此地比不得上面,两边是山,脚下便是岩浆河流,只有这么一处地方可供歇息,你若往下便等于自己找死,若是往上,量你也没有那么厉害的轻功。你若不好好清理一下自己身子,即便去了黄泉路也很容易被人看出你是受人胁迫,因此我并非是帮你,我只是帮我自己而已。你可莫要想多了。”

        芊荨见张凤府同样也不太好受,他已终于摘下斗笠,直接丢进岩浆河流里面,见斗笠瞬间起火化作飞灰,张凤府同样似一张花猫脸,只是他却根本不管脸上。

        芊荨心道我一定要想个法子看看他究竟长什么模样才行。

        “算了,你转过来吧,我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洗什么身子,毕竟我可不知道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人是不是会暗中偷窥我,我只要洗把脸梳理一下头再喝点水就行。”

        “什么?”

        张凤府心有诧异。

        “你怎么知道我们身后还有人?”

        芊荨道:“我又不傻,别人怎可能放过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只是既然他不露面那也就随他去了,只是想深入黄泉路,没有我带路他是不论如何也进不去的。”

        这让一直跟在身后的逍遥吃了一惊,心道这女子果真是那位大小姐?

        她这般说定是故意激自己露面随她一起去黄泉路,只是逍遥念想倘若去了中了计又该如何是好?

        他念起张凤府,便传声道:“兄弟,我如今内力尚未恢复,即便去了也帮不到你多大的忙,倒不如我一直守候在入口外面,倘若你很快便出来,还请你告诉我里面的情况,倘若你中了这妖女诡计出不来,我便将这消息散布出去,你意如何?”

        张凤府大喜,他正有这个意思。

        “如此最好不过。”

        二人当即达成协议,却让芊荨为之不屑。

        “恐怕天下只有你才这么傻愿意当别人的马前卒了,还有后面那位。”

        芊荨大声道:“难道你就不怕这家伙出来之后故意给你什么假消息,引你上当?”

        逍遥沉声道:“妖女,你就别再使离间计了,你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那么多兄弟丧命在你手中,不论你说什么我都决计不会相信的。”

        张凤府轻笑:“这一点阁下尽管放心就是,你我都是从中原而来,又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我万没有坑你的道理。”

        当下二人达成一致,芊荨见离间计无用,便也懒得多费口舌,将一张花猫似的脸蛋凑在瀑布之下,任由一条分支小水流冲刷已经被汗水湿润的青丝,并贪婪的喝了几口冰凉冷水,才将脸上清洗干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她脚下不足一丈处便是炽热火红的岩浆,瀑布冲击下去,飞溅起来的熔岩很快便冷却,倒不担心伤到身子,只是靠近水雾最近处,芊荨的妙曼身子在水雾之中若隐若现,美轮美奂,张凤府竟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洗去脸上泥土的芊荨就这么直接坐了下来,又脱掉湿润的鞋袜,将两只如同美玉一般的脚伸到了瀑布之下,任由水流冲刷,双手撑在身后满脸惬意。

        “喂,那小子,你就不打算洗洗?就你这张脸进去黄泉路,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能不能过得去了吧?”

        她别过头满脸笑意看着张凤府,让后者一阵觉得此刻被算计进去的感觉。

        张凤府接了一捧泉水温润了一下喉咙,又将手洗干净之后才道:“怕你从来这里开始就想到了这一步。”

        芊荨歪着头道:“是又如何?”

        张凤府道:“你如此想要看我这张脸,就不怕我这脸其实是一张丑八怪的脸?”

        芊荨道:“你如此不愿意给我看你这张脸,是不是怕我秋后算账将你从九重天挖出来?又或者是因为你已经暴露了一张脸,怕这张脸又暴露的话可就无处可藏了?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此刻你见到我这么漂亮的样子脸红了,所以你不好意思洗干净脸看我对不对?”

        张凤府嘴角抽搐,并不说话。

        芊荨继续喋喋不休。

        张凤府终是忍不住道“倘若你再不住嘴,我就将你嘴巴塞进去你的臭袜子,等进了黄泉路再放开你信不信?”

        兴许是已经领略到了袜子的厉害,芊荨愤愤不平的瞪了张凤府一眼。

        “我的袜子不臭,不信你自己拿去闻闻。”

        这话才刚刚说出口芊荨便后了悔,她本是女儿家,怎料自己会突然之间说出这句话?顿时脸颊如同火烧一般烫,便是张凤府都有些忍俊不禁。

        淡淡道:“从来没有这个兴趣,想必乐意闻你袜子味道的男人有很多,不过我并不在这其中。”

        芊荨本就难堪,不得已只能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冷哼道:“说的好像本小姐稀罕你们这些臭男人闻一样,真没劲,起来吧,咱们准备走了,赶紧将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然后回去继续当我的大小姐。”

        说罢,芊荨拍拍手撩起湿透的裙摆站起身,她屁股下是一块被瀑布冲击的光滑的青石板。起身时候未曾注意居然脚下一滑,整个身子朝前面倾倒过去。

        “哎呀……”

        芊荨惊呼一声,张凤府眼疾手快,飞身过去迅将芊荨一只手拉扯住,眼看她一双赤脚就要接触到熔浆,因那青石板光滑无比,再加之瀑布不断冲击,张凤府根本无处借力,身子止不住往前滑。

        “紧紧抓住我的手。”

        张凤府厉喝一声,右手拉扯住芊荨,左手将手中宝刀斜斜朝上,只见宝刀铿一声插进山崖,张凤府一手扣住金蚕丝一头铁环,双臂力再度冷喝一声,一手拉着芊荨从瀑布之中扶摇而起,缓缓落于青石板之上。

        张凤府正要呵斥一番怎的如此不小心之时,却见芊荨竟捂着殷桃小嘴笑的前俯后仰。

        “哈哈……中计了吧你。”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