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再信他一次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再信他一次

        没有谁会比此时此刻的小淫,虫更加悲催,他本轻功无双,来无影去无踪,这么多年来但凡他要下手的女人几乎没有一个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因为没人能飞得过他,也因为没人能追的上他。

        即便困在悬崖峭壁之上,他也能想出法子借着巧力逃出生天,他甚至已想好将伤养好之后该如何好好收拾那罗刹门的魔女。

        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才漂浮在九重天的城镇上空便被人当成了真正的蝙蝠,数十兵器冲天而起正对他而去,像是要将他这只假蝙蝠捅成一只真刺猬。

        可小淫,虫到底是小淫,虫,因为早就与身上这件蝙蝠衣合为一体,对其早就操纵的轻车熟路,能利用蝙蝠衣巧妙的躲过所有飞上天的兵器,只是巧力再巧,也终归不是无上轻功,很快小淫,虫便黔驴技穷,随着越来越小的风力,他正不断的整个人朝九重天城镇滑翔下去,而此时已经有一大帮子人怀着看热闹的心情去追击他这只蝙蝠。

        小淫,虫欲哭无泪,心道这一切都是拜那魔女所赐,若非是她,自己又怎会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碰巧他便看见一栋破旧的老房子,四周堆满杂草,无人居住,一跟头便冲进了破旧房子里面,又如同一只老鼠一般飞快的钻进了一处杂草里面,连大气都不敢出。

        好在楼下那群人并未上楼,只是在下面交头接耳。

        蝙蝠去了哪里?怎的不见了?

        多半飞到了这房子里,瞧那蝙蝠许是翅膀受了伤,故此才只有一只翅膀,从这么高掉下来估计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没什么好看的了。走吧走吧。

        当下人群一哄而散,正在小淫,虫大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突然听到一阵细碎脚步声正轻轻从楼下踏上楼来,楼梯年久失修,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咯吱咯吱响的声音,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塌陷下去,他听得那声音原来竟是两个人,一人步子稍重,一人步子较轻,以小淫,虫纵横花场这么久以来的经验看,很容易便知道上来的人一定是一对男女。

        心道这可真是有点意思,倘若正常男女又怎可能来这等乌漆嘛黑的地方?敢来这里的恐怕除了那些野鸳鸯也当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机缘巧合之下竟还有一桩好戏看?小淫,虫心里乐翻了天,不知不觉竟忘记从天上摔下来的疼痛以及根本举不起来的手臂,心道上天总算待我不薄。

        他就躲在犄角旮旯的杂草之中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只听得那两人终于上了二楼。

        才刚刚上来便是一阵细碎声音,伴随一个男人的急不可耐。

        又听得一女人撒娇一般道:哎呀,你这家伙急什么?每次都这般猴急,全不顾及人家的感受,真是没趣的很。

        那男子甜言蜜语道:哎呀,这还不都是因为太想你了吗,我的小心肝儿,你也知道我们每见一次多不容易。

        女子道:知道不容易那你就更应该珍惜了。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成天都惦记着那事儿,一点儿正形都没有。

        男子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正形?还是赶紧抓紧时间把要办的事儿办了,免得被人发现我们两个突然不见了,到时候可就不好说了。

        你怕什么?那边的事自有他们那边的人解决,多一个或者少一个你魏巍又有什么区别?

        话是如此说,可你也知道我作为世子殿下的侍卫,虽平日里不会露面,一但发生什么紧急情况,莫说是世子殿下会对我心生不满,便是我那三个师兄也决计不会放过我,我们作为南陵四老的弟子,其本职就是护卫世子殿下安全,一但失职,又有何面目面对家师?倒是你,秋水师妹,你可莫要再难为我了。我都快憋不住了。

        南陵四老?世子殿下?

        小淫,虫略微一惊,南陵四老也算江湖上一代响当当的高手,没想到居然收了如此一个品行不正的徒弟,看来果然色乃是男人的本能。

        他透过杂草的缝隙朝外面看去,只见那男的一身白衣,生的也算是相貌堂堂,至于那女子,约摸二十来岁,也是一个标致大美人,虽说不足以与魔女相提并论,却也是人间少有绝色,一身粉色衣裙穿在她身上,竟也有几分出尘气质,此刻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巍一只手正环在她腰肢之上,至于另一只手已经不安分的在女子身上不断探索,看的小淫,虫心猿意马,一阵心神荡漾。

        女子面色绯红一把推开魏巍不安分的手,冷哼道:你只晓得在我身上占便宜,却是从没做到答应我的事情,你要我如何再相信你不是想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

        哎呀,秋水,你怎的就不愿意相信我?

        魏巍故意板着脸。

        我纵使敢欺骗你,可我也不敢欺骗峨眉派不是?你作为峨眉派大弟子,我怎可能对你说话不算话?只是你也知道世子殿下的心思,他一门心思在那个女人身上,一心想要娶她做世子妃,虽说咱们这位世子殿下平日里风流倜傥,可这件事情上想要改变他的意志却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事情,你要做世子妃还需要从中慢慢周旋,总之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就是了。

        原来那粉色衣裙女子竟是峨眉派的大弟子,这发现又是让小淫,虫一阵痛心疾首。

        恨不能仰天长啸,一朵大白菜又被猪拱了,从他二人谈话看来二人行此苟且之事却早已不是一次两次,说不定早就轻车熟路。

        刘秋水冷哼道:又是那个女人,怎的什么都是那个女人,难道你就不能想办法除掉那个女人?

        这

        魏巍颇为为难。

        心道我若能有本事除了那个女人,又怎会跟你这种为了地位甘愿出卖自己身体往上爬的女人?

        只是有些话却始终不能说出口。

        这什么这?做不到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根本做不到,所以其实你一直以来根本就是在骗我对不对?

        刘秋水勃然大怒,再无之前半点娇羞之态。

        魏巍皱了皱眉头,眼见要到手的女人又怎可能如此轻易放过?

        常言道男人床上是禽兽,床下是圣人,女人嘛,女人就是要哄的,真到了那兴奋劲上又有谁在意你男人说的是人话还是鬼话?

        想要除了那女人也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什么

        刘秋水忙问。

        魏巍叹气道:我一人肯定没办法,我一人的话世子殿下也未必听的进去,不过我师兄弟四人倘若同时给世子殿下建议,兴许世子殿下就会答应。

        此话当真!

        刘秋水满腹狐疑。

        魏巍道:我兄弟四人保护世子殿下这么多年,与世子殿下早就已经感情深厚,又怎可能骗你?秋水,倘若你放心我,那你相信我就是,我魏巍又怎么可能骗秋水你?毕竟我可是打心眼里喜欢你,我还想跟你常年在一起长相厮守呢,你若做了世子妃便不必再回峨眉,到时候我们再见面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你说的倒也有道理。

        刘秋水如释重负,白了魏巍一眼,眼里尽是风情。

        她却在心中冷笑,心道你魏巍不过只是我向上爬的垫脚石而已,等我利用完了你,又岂能让你好好活下去?你玷污我身子的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这天下却是不能再有任何人知道了。

        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

        瞧你那猴急的样子,不用你来,我自己来就是。

        说罢便着手去解衣裙,魏巍看的眼睛都直了,此时二人却是根本不曾注意到这狭小的房间之内还有第三个人正默默看着这一切。

        小淫,虫看的口干舌燥,正在此时生出一计,他早就是花场老手,自然是能轻而易举看出魏巍最关键的时候,最关键时刻亦是一个男人最为没有防备的时候,他便抓住这个时候,突然从杂草中激射而出,用唯一能动的一只手立时擒住魏巍脖子。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正欢乐之中的一对男女顿时傻了眼。

        刘秋水慌忙抽离身子迅速将衣衫披上,放在一旁的宝剑瞬间出鞘直向小淫,虫刺去。

        别动

        魏巍突然冷喝,他已汗流浃背。

        秋水,别乱来,他会杀了我。

        算你小子聪明。

        一计得逞,小淫,虫心中无比快意。

        心道这下可真的是好事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次性来两件了。

        你你是什么人?怎会在此处?

        刘秋水紧咬住嘴唇,从一开始的惊吓到现在的愤怒,脸上又带了几分潮水涌动过后的羞怯以及愠怒。

        我是什么人你就不用管了,至于我为什么在这里,这问题应该问你们才对,我好端端的在这里休息,突然冒出来你们这对狗,男女,一个南陵四老的弟子,还有个峨眉派的大弟子,渍渍渍,峨眉派怎的出了如此一个水性杨花的弟子?不知道戴素容那老婆子知道了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面蹦出来。

        你

        刘秋水气的浑身颤抖。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的会认识我峨眉派师叔祖?

        都说了不用你管,总之你现在只需要知道倘若你敢乱动,我首先就会杀了这小子你信不信?一但我杀了他,你那什么世子妃的梦可就要泡汤了。

        小淫,虫怪笑。

        刘秋水见他尖嘴猴腮丑陋无比,又见他似乎只有一只手能动,看他气息紊乱,才知他已经受了重伤。

        有了这个发现她便再也不惧怕,冷笑道:你少唬我。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自身都难保,你已经受了重伤对不对?我现在就可以出剑杀了你。

        渍渍渍,峨眉派的大弟子就是不一样,除了身材以及叫声销魂之外,竟然连眼光也是这么毒辣,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已经受伤了。

        小淫,虫看着刘秋水羞愤欲绝的模样只觉得心中莫名畅快。

        不过我想要取这小子性命的话却还是易如反掌,不信你过来试试。

        说罢,他加大手上几分力度,疼的魏巍一阵冷汗直流。

        他要折断魏巍脖子的确易如反掌。

        魏巍道:秋水,千万不要冲动,咱们倒不如先听听看他究竟想要我们怎么样,再做决定也不迟。

        还算你小子识趣。

        小淫,虫再度一笑。

        听着,如果不想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传遍的话,接下来可得听我的命令行事。

        魏巍已被拿住,刘秋水念起已经在魏巍身上下了这么大的功夫,绝对不能就此作废,只得不甘心的收了剑冷冷道:想要我们做什么尽管说就是,只要不过分我们都依你。

        听着,先去给我弄些酒肉来,最好再准备一些漱口的茶水,越快越好,老子早就饿的受不了了。

        说出酒肉二字,小淫,虫甚至觉得喉咙都快冒烟。

        刘秋水道:你就不怕我在酒肉里下毒?

        小淫,虫道:毒死我之前我也会先让你的世子妃梦做不成。

        魏巍咬牙道:秋水,还是依他说的办。只希望他不会落到我们手中。

        刘秋水冷哼一声,到底还是听了话,很快便弄来酒肉,还弄来了上好的热茶。

        我的手不便,恐怕还得需要你喂我才行。

        小淫,虫瞄着刘秋水的玲珑有致身子不住的吞口水。

        刘秋水不得不依他。丢了剑,亲自喂他喝酒吃肉,又亲自替他端茶漱口,待到小淫,虫酒足饭饱之后便一阵困意袭来,他实在太累,需要好好休息,却又不得不提防刘秋水两人。

        便冷冷道:去找根麻绳来,将你二人互相捆绑住。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我只是太累了,想好好睡一觉。

        此时二人把柄都在他手中,刘秋水不得不依。

        等到二人互相捆绑完毕,小淫,虫才将绳索的头牵到他自己手中,又从怀里摸出来两枚漆黑的丸子分别让二人服下。

        这是毒药,解药只有我有,你们若是乖乖听话,醒了我便给你们解药,若是不听,那就等着毒发身亡。

        你太过得寸进尺了。

        刘秋水冷哼。

        小淫,虫漫不经心道:吃不吃随便你们,若是不吃,我就将你二人扒光了从这里丢下去便是。

        你

        吃吧,秋水,再信他一次。

        丹药入口,二人竟觉得味道怪异至极,再看小淫,虫,竟早就呼呼大睡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