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师姐不见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师姐不见了

        都怪你,现在好了,你我二人都被这家伙制住了,可该如何是好?”

        刘秋水此时悔不当初,魏巍又何尝不后悔为了一时快乐而此时受制于人?

        魏巍小声道:“现在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倒不如想法子怎么着从这家伙手里逃出去才好,最好能将他一起杀了,即便杀不了,单凭他一张嘴,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未必就见得能拿我们两人怎么样。”

        二人低声细语交流,生怕将小淫,虫从梦中惊醒。

        刘秋水低声道:“你说的倒是简单,眼下我二人服了他的毒药,纵使走又能走的了哪里去?”

        “这个简单,他既然有毒药,想必也一定有解药,而且说不定就在他身上,等我们杀了他再慢慢找解药也不迟。”

        只是就在此时却见本来紧闭双眼的小淫,虫却慵懒道:“枉你们两个小朋友还这么大的来头,怎的不想想毒药这种本来就是用来害人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随时将解药带在身上,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你没睡着?”

        魏巍心沉了下去。

        小淫,虫淡淡道:“有你们两个娃娃在我面前,我又怎么敢真的睡着?真睡着了到时候怎么气的都不知道。”

        刘秋水魏巍二人对视一眼,皆能从对方眼里看到浓浓的失望。

        “没想到你这家伙倒是心眼多的很,只是你说过会给我们解药,还希望你说话算话才好,否则我们即便拼了性命也一定会杀了你。”

        “这点你放心,出来跑江湖的都讲究信义两个字,你二人若是乖乖听话,解药到时候定会双手奉上。”

        说完这句话,小淫,冲便又将绳索牵在手中歪过头睡了过去,只是这一次刘秋水魏巍二人却是不敢再交头接耳,更不敢密谋其他的事情。

        倒是魏巍心中急不可耐,心道也不知这不人不鬼的家伙究竟什么时候才休息好,若是耽搁的时间长了,世子殿下那边出了什么岔子该如何是好。

        ……

        揽月坊之内,萧弄月宋一血败走阎罗王,还不等萧弄月反应过来宋一血便被不明身份的三个高手劫走,萧弄月去寻时候,又哪里找得到宋一血半个人影?只在心里默念着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阎罗王以一打二,轻松取胜,泰山王虽败,也不过只是一比一而已,至于出言提醒泰山王罩门的张凤府虽被人寻找,却也难以找到其踪迹。

        第三阵由青城派余青城带头,又有另外两大门派高手助阵,只可惜余青城因之前便受了伤,战力只有五六成,即便作为青城派压轴人物,也难以在卞城王手下讨到什么好处,支撑不过几十个回合便败下阵来。

        二比一,众门派脸上不大好看,倘若再输一阵恐怕就会成为九重天的笑柄,只是四顾之下,能派上场的高手都已上了场,余下的人中却是再也难以挑选出之前那般阵容,倒是有人建议青城七剑对战最后的五官王,可马九因却有几分不愿,只道青城派以七敌一,纵使胜了也不好看,更何况眼下青城派的高手,他已负伤,余青城同样负了伤,青城七剑已成了最后依仗,倘若连青城七剑都出了什么岔子,那接下来但凡出现什么风吹草动,青城派甚至可能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

        虽为人仗义,可马九因也不会傻到去拿青城派的老底与别人拼。

        只是这些话总归是没从嘴里说出来,即便众门派心知肚明。

        “难道你们当中就不能再拿出一点像样的高手?”五官王正咄咄逼人。“倘若实在拿不出来也不需要勉强,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就是,你们是客人,我们即便想让你们做什么也不太现实,诸位说对不对?”

        “放肆,我中原豪杰岂能怕了你们几个?”

        姜斌兀自仍在气势上找回场子,但面对无人能出战的局面却也无可奈何,虽说大家同仇敌忾义愤填膺,可能上的都已经上了,余下来的纵使能上,也必须依靠数量上的优势方才有取胜的可能,只是那样纵然胜了也只是二比二平,而且还会落下一个人多欺负人少的笑柄,脸上实在不光彩。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五官王居高临下淡淡道:“那你倒是指几个人出来跟我过过手,嘴上逞强可算不得什么本事。”

        面对如此羞辱,终是在群情激奋时候听得一声大喝。

        “不如让我们来试试。”

        众人寻这声音源头看去,顿时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只因排头这人正是不久之前找借口开溜的两大江南公子哥之一,瘸了腿的刘羡欢,仔细看其身后竟还鱼贯而来一群人,当头那位胡乱披散着头,满面春风,一身桀骜不驯,其左右皆围绕他为中心。

        不是一直待在一重天的文肃又是谁

        见此一幕,原本已有些怀疑的蔷薇更是喜极,险些就要流出眼泪来,她原本就是女儿家心态,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家大姐非要将她们跟这群中原人拉扯到一起,可既然站在同一阵营,她自然也是心中忧虑。

        眼见刘羡欢一瘸一拐满脸笑意,蔷薇两步上前一脚踢到了这位江南道公子哥的小腹之上,怒嗔道:“你这家伙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她这一脚虽不过只是寻常女儿家的一脚,并踹不疼人,可这么一下也足够让刘羡欢好受,忙捂着肚子故作痛不欲生状。

        “哎呀哎呀,真是疼死我了,早知道蔷薇姑娘你会踢我这一脚,我就不该来啊。”

        心中却在暗自,心道原本的确是不打算回来,早知道来九重天会经历这么多事情,打死他也不会回来,谁曾想天助我也,才走到半道之上便恰好遇见文肃世子带人前来九重天,其身后阵仗竟是并不下余黑寡妇身边这帮人,其中有些熟面孔,不过更多的却还是生面孔,只是他刘羡欢又不是江湖儿郎,倒也不在意那许多,只想着既然如此,为何不干脆返回去,也好在蔷薇面前讨个好?

        须知蔷薇虽风情不及黑寡妇,美貌不如“叶白荷”,可这般小姑娘身上的那股子天真气息却不是那两个女人能有,早就见惯了形形色色女人的刘羡欢心中便寻思着这条腿可不能白断了,怎么着也得捞一点好处才行。

        风风火火之下便再度返回来,也算是误打误撞挣了一回脸面。

        众人不知这其中缘由,真当是这瘸腿公子请来了如此多帮手,那其中正有点苍派,神剑宫,璇女派等诸多门派,亦算是高手如云。

        皆心中大喜。

        倒是蔷薇直接忽略了身前这一大票人,连忙将捂住肚子站不住身子的刘羡欢扶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眼见她是真着急自己,刘羡欢大喜之时仍不忘继续做痛苦状。

        “唉……可怜我刘羡欢一心一意为了蔷薇姑娘你,居然落得如此下场,真是……”

        “哎呀,你不要说了嘛,我错了,我跟你道歉。”

        分明是众目睽睽剑拔弩张,这般儿女交头接耳实在有些让三楼的五官王一阵不爽。

        他森冷道:“恶女,你可千万不要被这小子给骗了,我见他断腿应该是已经没什么大碍,更何况方才你那一脚并未使用内力,他再怎么柔弱也是一个男人,你以为你这一脚还真的能伤了他不成?他不过只是故意想博取你的同情而已。”

        黑寡妇朝五官王投去了一个感谢的目光,却见五官王竟好似没看到一般。

        刘羡欢一阵浑身烫,正不知该说什么时候蔷薇已怒道:“我的事情要你管?废话多。”

        五官王冷哼不说话,如他这般全靠着自己本事成为十殿阎罗之一的人最为看不起的便是软弱的男人,故此才出言好心好意说了一句,眼见蔷薇不领情,他也懒得继续说下去,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看向已从揽月坊大门踏进来的那位雍容公子。

        “皇家的人什么时候也喜欢上赶我们这群江湖草莽的热闹了?”

        五官王本是九重天的人,自然而然很容易便知道了文肃身份。

        文肃也不惊讶,他向来做什么事情都不轻易得罪人,如果会得罪人,那也一定是因为某个并不在此处的女人。

        文肃笑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阁下误会了,我来并非是凑什么热闹,我只是来看戏而已。”

        五官王道:“那世子殿下你带这么多人来又是什么意思?”

        文肃又道:“他们可不是我带来的,腿在他们身上,他们要去哪里,我却是管不着的,我来只是听说这边正在比武,要知道我虽然不会武功,可我一向对江湖上的事情很感兴趣,我保持中立,我谁都不帮。”

        说罢,文肃便独自一人上楼,却听得萧弄月道:“世子殿下小心。”

        文肃回之以微笑。

        “萧公子请放心,既然这里是酒楼,我上来喝一杯茶应该没什么事情,九重天的高手想必也不会如此小家子气,连喝茶的机会都不给我,楼上几位,你们说是不是。”

        楼上几个阎罗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阎罗王笑道:“那是自然,就请殿下随意落座,待我们解决完了眼下的事情,再慢慢陪殿下也不迟。”

        他说的是解决,让楼下群雄好一阵不爽,只是对于文肃这份气度却也不得不佩服,须知山高皇帝远,又何况是在这杀机四伏的九重天?

        文肃落座之后很快便有小厮送上来茶水,又摆上瓜果点心,人在三楼,居高临下,很容易便能看清楚一楼全貌,除了看到黑寡妇时候脸上流露出一丝惊讶之外,很快便目光暗淡下来。

        只因即便上了三楼,他还是没能找到那个女人的影子。

        她去哪儿了呢?

        “现在你们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中原高手,果然好大的排场,说实话,我都有点心虚了。”

        五官王一改之前冷淡,哈哈大笑。

        这笑声又哪里有半点心虚的意思?

        忽听得一男人声音道:“四仗已经败了两仗,倘若再败一仗,今日我等兴师动众而来,铩羽而归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那人正是点苍派王大海的师兄叶大同。

        五官王再度笑道:“今日既然要打,我看倒不如打个尽兴,不然恐怕后日便没有机会了,因为后日开始就是我九重天内比的时候,你们决定好由哪三个人出来与我交手,我随时恭候。”

        “三个人,真是好大的口气。”

        叶大同冷哼,其身旁王大海忙提醒道:“师兄小心,此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万万不可大意。”

        叶大同心里寻思连王大海都如此谨慎,看来这几个家伙果真有些不一般,既如此,又何必让自己吃亏?又道:“你既然指定要我们三个人,那你即便是输了也只能怪你狂妄自大,你说三个人那便三个人,我再另外指定两个人。”

        五官王怀抱双拳笑道:“请便。”

        叶大同道:“那好,不过我也不挑选跟我一个辈分的,免得说我们胜之不武,就请神剑宫李玄机师侄与峨眉派刘秋水师侄女一同出来,随我拿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李玄机很快便走了出来,即便他心中觉得让自己对战楼上那位实在有些不自量力,更何况因为记挂着至今没有见到下落的师妹伊人的生死,他整个人看起来面色并不是太好。

        叶大同早已习惯他这幅模样,低声道:“贤侄,大敌当前容不得你瞎想,你师妹是在荒城被人掳走,敢在这个地方随意掳走别人的人,除了九重天的人又还能有别人?更何况被掳走的也并非只有你师妹一人,其他门派也有不少女弟子无缘无故消失,想要弄明白人在哪里,还有比将他们一网打尽更好的办法?”

        闻言,李玄机脸上终于有了几分异色,只是却半天不见刘秋水出来。

        叶大同再问:“峨眉派的诸位,为何不见你们大师姐?”

        峨眉派与百花谷一般无二,俱是女子,此刻竟是面面相觑。

        “不知道啊,方才还在队伍之中,不知去了哪里。”

        “莫非是大师姐怕了?”

        “休要胡说八道,大师姐怎么可能怕?”

        “罢了罢了。”

        叶大同恼怒的摆摆手。

        “那就请璇女派随意出来一人。”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