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优秀的杀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优秀的杀手

        有没有一个姓秦的女人?”

        逍遥仍背着张凤府在洞府之间游离晃荡,将沉浸于一本剑谱之中的兰亭屡次三番打搅,直等到他实在不耐烦出门的时候才瞧见逍遥背上背着的那人。

        “怎么弄成了这幅模样?跟我来。”

        有兰亭带路自然很快找到了秦雪烟,有了梅花针一出手,张凤府的伤势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秦雪烟银针刺穴的手段早已炉火纯青,先封锁住张凤府身上几处大穴,控制紊乱内力,又止住大腿伤势,做完这一切之后已是汗流浃背,即便只是普通刺血也对于内力以及力道的掌控要求极高。

        这也让张凤府很庆幸总算又捡回来了一条命。

        即便是逍遥也对秦雪烟这一手叹为观止。

        “以这位妹子的手法,去到哪里不是被人视为座上宾客?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实在有些可惜。”

        秦雪烟只是淡淡看了逍遥一眼。

        “方才我便听到你在外面大呼小叫,若非你带回来的是这小子,我现在就将你赶出去,看起来你也气息紊乱,许是受了内伤。”

        兰亭一旁照料张凤府,此刻张凤府需要安静,他二人便轻轻退了出去。

        逍遥两眼放光道:“难道妹子对我的伤有办法?那就最好不过了,须知待在九重天这种鬼地方,倘若不时时刻刻准备所有可能遇到的危险,就等于在刀口上行走。”

        “梅花针一出药到病除,只是你必须得告诉我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好,还有,关于你的事情。”秦雪烟上下打量了一眼逍遥。“最好不要对我有所隐瞒。”

        逍遥将最后一句话听了进去,心道莫非面前这女人竟看出来了一些什么?只是他自己也有些拿捏不定。没弄清楚对方真实身份之前,柿子要挑软的捏,话要捡不那么重要的说,当下便将张凤府历经之事尽数道出,关于他的事情却是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掠过。

        只可惜秦雪烟原本想知道的就是关于他的事情,故此,并没能将秦雪烟糊弄过去。

        “介不介意给我看看你的伤势。”

        秦雪烟笑道。

        “就算天下再好的大夫如果不知道病根,也不知道怎么下药对不对?”

        逍遥暗喜,方才秦雪烟一手打穴功夫可是瞬间将张凤府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倘若她能够随便在自己身上刺几针,岂非立时就会药到病除?等到恢复所有内力时候再去寻找失散的兄弟只会事半功倍。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妹子。”

        他并非一个头脑简单之人,否则也不会成为这次任务的首脑,只是人终归是难免在饥肠辘辘却面对一碗青菜面条的时候还能保持镇定。

        他才刚刚将手伸出去便被秦雪烟一把扣住手腕,逍遥大惊,却见秦雪烟满脸冷笑。

        “大妹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逍遥已隐隐感觉到几分心虚。

        秦雪烟道:“你这伤恐怕不是寻常内力所致,这是音波功造成的,这让我联想到不久之前的一件事情,你说你跟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

        这婆娘简直邪门的很。

        逍遥心里直犯嘀咕,尤其是还摸不透秦雪烟究竟是敌是友的情况下。

        他要拜托秦雪烟扣住他手腕的手倒也不是太麻烦,只是当他看到秦雪烟又一只手从不知哪里摸出来的几根银针之后心里一阵发怵。

        因为他知道通常杀人最厉害的并不是刽子手,而是那些对人体奇经八脉了如指掌的医者,医者在练就一身救人的本领之前,一定会先医死过不少人。

        至少从秦雪烟的冷笑以及熟练的手法看来,死在她手中的人并不少,而且还有可能根本就是莫名其妙死的。

        “大妹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逍遥打死都不认账。

        秦雪烟道:“好,很好,都被我抓住把柄了还如此坚持不认账,既然如此,那我就带你去罗生门跟那些人做个见证。”

        “你敢。”

        逍遥几乎是下意识未经过任何考虑说出这句话,只是一说出来他便后了悔,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左手两条筋脉都控制在秦雪烟手里,秦雪烟还真敢。

        “是我带那小子回来,不然他现在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你这妹子非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不感谢我,反而要对我下手,这算是什么道理!”

        “你带他回来是你的事,我要弄清楚你是什么人是我的事!”

        “罢了罢了。”

        逍遥长叹一口气,做出一副认命模样。

        “倘若早知道你这大妹子如此不识好人心,我就不该带那小子回来给你医治,我对你实话实说好了,其实我不过只是一个刺客罢了,至于因为什么而来我就不说了,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刺客”

        秦雪烟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不过她示意逍遥继续说下去。

        “我的目标跟那小子应该是同一个,所以才会跟他走在一条道上。可你大概也是看出来了这次行动已经失败,作为一名顶尖的刺客,任务失败就等于宣布了自己的死,所以,其实今日不论你杀不杀我,我都不一定能活得下去。”

        “哦?”

        秦雪烟扣住逍遥的手松了半分,就是这半分又让逍遥心中暗喜,心道女人就是女人,女人大多数都是感性动物,若非如此,又怎可能有那么多男人频频得手?

        “继续说下去,我听着”

        “继续?还要继续什么?我能说的可不都已经说了吗?”逍遥心中狐疑。

        秦雪烟冷笑道:“继续说你打算如何骗我给你疗伤,又打算如何从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最好能在走之前狠狠收拾我一顿。”

        “大妹子,你说的话我听的不是太明白。我并非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秦雪烟道:“你随便说说而已,我也只是随便听听而已。”

        逍遥顿时愣住。

        “大妹子,你是如何看出我在骗你?”

        “因为人在骗人的时候总会心虚,尤其是在一个男人骗女人的时候,他一定不敢正眼去看女人的眼睛,他的眼睛总是飘忽不定,既然你如此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就容我先在你身上刺上一针,看你还会不会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说罢,秦雪烟手指轻动,只听得逍遥惊呼一声:“哎呀,你这婆娘好生歹毒。”

        原来他的肩膀一处穴位已经被打进去一阵细细银针。

        逍遥只觉得整条手臂酥麻无比,好似根本使不出半分力气,心道这女人果真了得,非但手段如此高明,而且还极其聪明,并非一个好对付的主儿。

        “那么你现在是打算说实话还是继续说鬼话?”

        “好好好,我承认,我并非什么刺客”

        说到这里。逍遥深吸一口气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刺客永远都做不到将生死置之度外,可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将脑袋挂在了腰带上,其实我是杀手,非但是杀手,还是江湖上顶尖的杀手,我来自某个神秘组织。”

        说起杀手两个字的时候,逍遥有几分神圣意味。

        秦雪烟道:“这点我相信。”

        逍遥道:“为何这次却不怀疑?”

        “因为只有杀手才会在死去之后还被同伴将脸划的血肉模糊。但凡江湖上有点名气的杀手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所以才会毁了脸。即便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头,也拿不出真凭实据。”

        “看来你知道的的确挺多的,倘若早知道九重天的人都这么难对付,我当初就不会接这个活儿。”

        这番话却是逍遥真心实意说出来,也是看着秦雪烟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出来的。

        “如果不来,我就不会死那么多兄弟,虽说我们这一行都讲究一个没感情,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是那么多兄弟横死在我眼前,说到底,还是怪我太过粗心大意,才会中了那妖女的诡计。”

        “你不是粗心大意,你反而很聪明,只不过你没想到你所谓的妖女比你们更加聪明罢了。”

        秦雪烟笑了笑。

        “那么你告诉我你现在打算何去何从?倘若你就此离开九重天,我今日便放过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莫要在九重天继续兴风作浪下去,你若不离开,我手上这些银针就会全部刺进你身体,让你暴毙而亡。”

        “你说的可是真的?”逍遥满腹狐疑。

        他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就如同他看不透分明她在帮张凤府,却又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自己咄咄逼人。

        秦雪烟道:“我不喜欢有人节外生枝。可我更不想得罪一个来头极大的神秘组织,所以你离开是最好的办法。”

        “节外生枝?”

        逍遥已从这句话里嗅到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他道:“你怎么不说你让我留下说不定会得到一个很有力的帮手?”

        秦雪烟淡淡道:“是一个亲自把自己兄弟性命葬送在九重天的帮手么?这种猪队友我可不稀罕。”

        她说话时候甚至都不正眼去看逍遥一眼,眼里充满了鄙夷以及不屑,即便逍遥比她高出半个头,也即便逍遥能隔着她略微敞开的衣领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逍遥黑着脸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即便我这次上了当,也丝毫不能否认我绝对是一个优秀的杀手。”

        秦雪烟道:“所以你是打算不听我的话了?难道你不怕死?”

        “不怕死。”

        逍遥冷冷的摇摇头。

        “杀手从接第一个任务开始就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倘若能活着,又有谁愿意去死?”

        秦雪烟有所动容。

        “所以你终于打算听我的话了?回去,最起码还能给你死去的兄弟家里带个口信。”

        “我还是不打算回去。”

        逍遥突然坚定的摇摇头。

        “作为一名优秀的杀手,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我若就这样回去,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弟兄们,回去之后组织又将如何看待我?”

        “所以你还是选择死在这里,这可真不是一个什么好的选择,我此时此刻要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

        “是的,我知道。”

        逍遥点点头。

        “可大妹子你倘若真的要杀我就不会跟我这么多废话了,恐怕我若是现在选择离开你才会立马杀了我。”

        “哦”

        秦雪烟眯了眯眼,淡淡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逍遥道:“因为女人总是喜欢说反话的,她们若是说不喜欢,那就一定是喜欢,她们若是说让你离开,那一定是不希望你离开。”

        片刻之后,秦雪烟终于嫣然一笑。

        “看来你的确有几分小聪明,有资格留下来做我们的帮手。”

        余下几根银针迅速打进逍遥体内,逍遥只觉得浑身酥麻,好似不能动,唯有逐渐恢复正常的内力证明了秦雪烟从第一针开始就并非是害他,而是在帮助她。

        果真女人心海底针。

        “欢迎你加入我们。”

        冰玄劲护体,张凤府的修复速度自不是逍遥可比,这也让逍遥更加觉得难怪张凤府敢如此将性命置之度外,试想不论是谁身边有秦雪烟这样的高手随时蓄势待发疗伤,都会豁出去性命去拼的。

        张凤府已经醒来,面对神色复杂的逍遥挂满了笑容。

        “你提前商量好的?”逍遥狐疑。

        他的意思是难道张凤府提前跟秦雪烟达成了某种共识?

        “自然是没有的,我跟你一起回来的。不过我们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

        张凤府诚恳道。

        “你将我的性命救了回来便证明你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杀手有时候也是讲情义的,你一个人行动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行动。”

        “我们都有同样的目标?”

        逍遥再问。

        张凤府摇摇头。

        “我们的目标不大相同,不过我们目标的方向几乎是一致的。”

        “那我就放心了。我要好好睡一觉。”

        逍遥真的睡了过去,睡在张凤府旁边,他觉得很安心,一个对敌人都说到做到的男人,还有什么是他不放心的呢?

        “萱萱呢?”

        张凤府问道。

        秦雪烟摊摊手。

        “她不见得比芊荨容易对付,你离开她就出去找你了,现在你平安回来,那么她有可能去的地方恐怕只有一个。”

        张凤府顿时慌了神。

        “麻烦大了,两个姑奶奶撞到一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