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年轻的秘诀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年轻的秘诀

        有人来过这里。”

        当李大仁第一步踏进困住十三娘的牢房的时候便皱起了眉头,脸上丑陋的刀疤拧成了一块,绝对能吓坏所有小朋友。

        他对于味道实在太过敏感,尤其对于女人的味道,更尤其对于一个为了掩饰身上恶臭专门用脂粉掩盖的女人味道。

        百密终有一疏,即便司马徒已经将所有展红楼留下的痕迹小心翼翼清楚。

        对于一个聪明而又心狠手辣的人,司马徒知道千万不要让他看出自己的小聪明。

        否则那一定会很危险。

        “来过。”

        司马徒恭恭敬敬在李大仁身后道。

        “我本来不想她进来,可我不得不想起她跟大人你还有过一段往事,最主要是……十三娘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她在闹绝食。”

        “所以你是告诉我那个女人是来给她姐姐送吃的来了?那么你告诉我十三娘吃了没有。”

        没有谁喜欢擅自做主的部下,李大仁更不喜欢,即便司马徒的确是他手下最得力的人。

        “没有吃。”司马徒不敢有半句谎话。“准确的说是她喂十三娘,十三娘不吃。”

        “她若肯吃了展红楼的东西那她便不是十三娘了,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李大仁语气冰冷。

        “另外,以后没有我的命令,最好不要自作主张,我喜欢聪明的人,可我并不喜欢太过聪明的人。”

        “是,大人,小人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

        司马徒恭恭敬敬退下,那张大气都不敢出的脸在告别李大仁之后渐渐沉了下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叫走他?”

        李大仁一只手捏住了十三年保养的很好的脸蛋,他的手粗糙而有力,捏在十三娘光滑冰冷的脸上,那感觉绝对比捏在展红楼身上舒服的更多。

        十三娘冷笑不说话,李大仁打她主意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之前有文肃在,还不敢太过放肆,眼下文肃已经不在,李大仁想要做什么事情又还需要说出来?

        “我就喜欢你这幅冷笑的嘴脸。”

        李大仁淡淡道。

        “比展红楼更加高冷,比大多数女人更加淡定,我猜你也一定知道了我要做什么。”

        李大仁一把撕开了十三娘的衣裳。

        “瞧瞧,你瞧瞧,多好的女人哪,为什么偏偏要受这种折磨,该多让人心疼。”

        “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李大仁,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十三娘冷冷道,她并不希望李大仁真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所以她只能转移李大仁注意力。

        只可惜李大仁并不以为意。

        “就算好日子到头了,我也要先得到你再说。”

        又是一阵刺啦衣裳撕碎的声音。

        十三娘一口唾沫吐到了李大仁脸上。

        “你无耻……”

        “香,真香。”        李大仁擦了擦唾沫专门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一如之前的动作。

        他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邪火。

        “果然够辣,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现在我看你还怎么阻拦我。”

        十三娘早已衣不蔽体,她甚至紧紧咬住嘴唇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过就在此时牢门之外传来一声冷哼,这声冷哼将李大仁即将爆的邪火顿时熄灭了下去。

        他不必出去看已经知道这个时候会来这里的人是谁。

        “真扫兴。”

        李大仁不得不重新系上腰带。

        “十三娘,今日算你走运,不过你早晚都是我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大仁终于露出了所有嘴脸。

        “即便你现在愿意交代出那两个家伙的下落也晚了,因为你只是给了老大一个交代,而不是给我一个交代。”

        临走之前仍不忘替十三娘重新穿好衣裳。

        “记住了,你是我的。”

        “没想到大人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有这样的雅兴来这里玩儿女人,果真有些让人刮目相看。”

        李大仁面前正站着一个穿了一身士兵甲胄,但实际上态度却高高在上的年轻人,这年轻人身旁还有一个同样穿着甲胄的男人,他的一张脸无时不刻不是嘴角上扬,笑的诡异而又渗人。

        “我不是说过尽量不要在这边出现?倘若被人现端倪该如何是好?”李大仁浓浓担忧。

        跟面前这两个家伙做交易可得多长几个心眼。

        罗飞飞轻声笑道:“大人是在担心我们被人现引来围攻还是担心大人与我们接触的事情曝光,将你推向无底深渊?”

        李大仁咬咬牙,心道面前这罗刹门少主倒的确行事有几分邪性。

        “当然是担心你们的身份被人识破。”

        “这一点大人根本不用担心。”

        罗飞飞示意李大仁去外面看一看。

        李大仁很快便冷了一张脸下来。

        “他们都是我的人,都是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如此是不是有些太过分?”

        地上正横七竖八躺着几个死的不能再死的虎字军士兵,唯独不见司马徒的影子,也许司马徒被自己一阵呵斥出去散心了,李大仁心想,他压根儿不担心司马徒知道什么,因为罗飞飞绝对不会让人知道什么。

        罗飞飞道:“这天下出生入死兄弟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反目成仇的例子还少么?你跟我们合作,愿意加入我们罗刹门,你就应该知道罗刹门的行事风格,做事,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的绝一点。”

        李大仁再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既然决定了跟罗飞飞合作,便早就料到了有这么一天。

        “那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你约曹蛮出来谈一谈。”

        罗飞飞低声道。

        “越快越好。”

        李大仁心里一惊。

        “这么快就打算动手?”

        罗飞飞道:“打铁趁热,九重天大比后天就开始,此刻他们正分身乏术,这个时候干掉曹蛮是最好的时机,只能以你的名义约他出来,在大乐坊动手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可若是以我的名义约他出来,到时候岂非所有的嫌疑都会到了我一个人头上?”

        李大仁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哪里不对,忙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方渐鸿那只老狐狸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一定能看出来这其中的猫腻,更何况你们也不是没有与他打过交道,罗刹令的消息可不正是你们放出去的?难道他是什么人你们还不了解?”

        闻言罗刹令三个字,罗飞飞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但很快便暗淡下来。

        “你干脆直说你的意思,你想让我们连方渐鸿一起解决,到时候再扶你上位,你来做我们罗刹门打进朝廷的细作。”

        李大仁笑了笑,即便面对的是罗刹门,即便他不得不处处为营小心行事,但对于提前讲好的事情,他一直坚守着这个条件。

        若非罗刹门能给他想要而又得不到的东西,堂堂朝廷命官又怎会放着好好的官不当,要去跟邪道合作?只是眼下对罗飞飞还心有怀疑,他打算先试探一番。

        “若是能顺便收拾了那只老狐狸最好不过,免得夜长梦多。”

        “你可真是个急不可耐的家伙。”

        罗飞飞笑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拍了拍李大仁肩膀,他又道:“方渐鸿我答应了你要除掉他就一定会除掉他,不过却不是现在。”

        李大仁:“哦?这是为何?”

        罗飞飞心中冷笑,与李大仁的交手斗智斗勇,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全盘皆输,他又岂能不明白李大仁是在存心试探他?

        “因为目前我们的人手还不够。”

        李大仁心中暗喜,他早就知道罗飞飞人手不多,故此才有意提出这件事情,倘若罗飞飞答应的痛快,便证明他是在耍自己,若是果断拒绝,最起码证明罗飞飞并未有意欺瞒自己。

        “难道就连他也不行?”李大仁看了看笑三笑,作为罗刹门长老之一,其实力如何已经不用多说。

        只可惜罗飞飞道:“龙城六甲并非浪得虚名,若非有绝对的把握,我都不会出手,否则方渐鸿一但察觉,想要再下手可就不容易了。”

        李大仁对这个回答十分满意。

        他又道:“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很想问。”

        罗飞飞笑道:“你一定是在想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不找方渐鸿合作,偏偏要找你李大仁合作对不对?”

        李大仁笑着不说话。

        罗飞飞:“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一条已经成熟的恶犬和一只才刚刚生下来的恶犬,可能大多数人都会选前者,因为前者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可他们忘了恶犬再厉害,也不如自家养大的听话的犬,我用这个比喻形容可能不太合适,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都是狗……都是罗刹鬼的狗。”

        李大仁心里再不疑他。

        “待会儿我就以十三娘的名义约曹蛮出来,我想他一定会出来,到时候你们就在周围埋伏起来,曹蛮一死,一重天则彻底混乱,你们便趁乱混进去。余下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等等,你说什么?十三娘?”

        罗飞飞眼放精光。

        “可是那位风满楼的十三娘?她在何处?”

        “就在里面。”

        李大仁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她早已被我关了起来,莫非你们认识?”

        “认识,当然认识。”

        罗飞飞心中大喜,心道还真是巧,这都能碰上,他竟根本不知这里关押的居然就是十三娘。

        “既然她在这里那就最好了,李大仁,你可真是懂我的心哪,哈哈。”

        罗飞飞大笑着一脚踢开牢房的门。

        李大仁之前已想像到的计划得手的快乐顿时荡然无存。

        看向笑三笑道:“笑长老,他要做什么?”

        笑三笑诡异一笑。

        “做男人想做的事情。”

        李大仁心沉到了谷底。

        咬牙道:“原来少主居然还喜欢这一口,真是没看出来。”

        笑三笑道:“莫非是觉得少主抢了你嘴里的肉你觉得不痛快?”

        “笑长老可真会开玩笑。”

        须知此时李大仁心中早就懊悔不已。

        早知辛辛苦苦准备了一切竟是为他人做嫁衣,他又为什么不先占了十三娘的身子?

        李大仁深吸一口气道:“只要少主喜欢,随他怎么玩儿都行,不过就是女人罢了。”

        笑三笑道:“其实你心里不舒服的很,不过你却不愿意说出来,你应该多学学我。”

        “学你什么?”这还是李大仁第一次听这位罗刹门长老说这么多的话。

        笑三笑瘆笑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学我多笑一笑。这就是我一把年纪还这么年轻的秘诀。”

        李大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淡淡道:“还是算了,咱两笑起来都差不多。”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