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刘春水

第一百八十九章 刘春水

        你既已想起来你做过什么事情,那你是否想过你为这件事情应该付出的代价?”萱萱冰冷道。

        此刻萱萱却是并无几分理智可言。

        殊不知芊荨也同样是处在情绪得不到宣泄的档口,听萱萱如此针锋相对,她竟也莫名有几分快意。

        “代价……那么你希望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你可不要忘了此时此刻的你是在我的地盘上。”

        众人听的云里雾里,并不知其中缘由,事实上张凤府是在他们离开之后才去找的芊荨。

        无一人知道张凤府已中了芊荨的“圈套。”

        “等等,叶姑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文肃急忙下楼,他极少有这般不顾世子形象的模样,只可惜萱萱竟只是冷冷让挡在身前的世子殿下离开。

        “可是……”

        “这里没你的事情。”萱萱又道。“这是我跟这妖女的事情,她坏了我的大事,我绝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放过她。”

        话音才落便有卞城王阎罗王冷冷落在萱萱身前。

        芊荨冷笑道:“你们先退下,她也说了这是我跟她的事情,我倒是想问问她,打算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倘若说之前还对张凤府的事心有愧疚,但与张凤府接触毕竟还短,虽有难过时候,芊荨却还不至于翻不过去这个坎,尤其在知道张凤府还有如此一个“红颜知己”的时候。

        “莫非你还想杀了我?”芊荨再度冷笑。“可我瞧你这模样似乎才受了很重的伤,莫说是杀我,恐怕杀只鸡都困难吧,也不知那小子是如何有魅力,居然能让你这样一位大美人对他念念不忘。”

        她终于已说出了那小子三个字,这也让萱萱的猜测再度证实。

        萱萱深吸一口气,颤抖道:“他……他究竟怎么样了?”

        芊荨道:“我还活着,你说他能怎么样?说来还真是可惜,你们二人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只可惜他打主意打错了对象,偏偏要打到本小姐身上来,下场如何自然可想而知,要不要我给你形容我是如何一刀一刀将他折磨致死的?我先是一刀插进他的胸膛……”

        “住口。”

        “然后一刀破开他的胸膛,看到他的五脏六腑。”

        “我让你住口。”

        “那小子果真好骨气,任凭我如何对他他都不求饶,到死都没吱一声。”

        “妖女,我要你住口。”

        此时萱萱已到达崩溃边缘,抬手便从旁边余青城身上借来一剑,挥剑直朝芊荨而去。

        四大阎罗严阵以待满脸冷笑,孟轻舟惊讶无比,文肃傻了眼,黑寡妇想要出手阻拦时候已然来不及,萱萱已斜斜朝芊荨而去。

        “小姐切勿担心,雕虫小技。”

        泰山王大笑,他虽金钟罩已破,不过要拦住萱萱如此一剑并不会太难。

        芊荨却道:“来的好,不许伤她,我倒要看看她能怎么样。”

        堂下一阵唏嘘,文肃更是瞪大了眼睛。

        萧弄月急忙道:“芊荨姑娘,不可伤她。”

        但说话间萱萱已冲上三楼,手中一把三尺快剑因为愤怒的情绪显得毫无章法,毫无剑招可言,就如同一个泼妇乱砍乱剁。

        泰山王满脸不屑,这般用剑的他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其他三大阎罗更是不屑一顾,如果这样的剑都能伤人,那便不需要再苦练什么武功剑术了。

        芊荨甚至也是满脸嘲讽,但她是女人,总觉得哪里不对,一直到萱萱终于逼近她的时候,她才从萱萱的冰冷目光中知道了让她不安的源头在哪里。

        都是虚招,萱

        (本章未完,请翻页)

        萱是故意如此让其他几人麻痹大意,最后的一剑才是杀招,萱萱太过聪明,即便是在愤怒至极的时候,那一剑的速度绝对足够能在最短的时间取走芊荨的性命。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一刻如此想杀了芊荨,她只知道张凤府原本不该死,张凤府是中了这妖女的诡计才死无葬身之地。

        “我要你陪他一起上路。”

        萱萱冰冷的眸子没有任何感情。

        芊荨节节败退,惶恐道:“你是不是疯了?你这女人,你杀了我你也得死。”

        萱萱道:“事实是我杀了你我也不一定会死,我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没有人注意到此刻人群中混杂的几个歪瓜裂枣的老头儿,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救下萱萱,然后逃之夭夭。

        只是几人念起萱萱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就如此暴露身份未免显得有些太过可惜。

        不过罗刹门大小姐的事情,从来不是他们能够干预的。

        萱萱的剑毕竟不如孟轻舟的玉箫来的快,玉箫脱手而出的时候打偏了萱萱宝剑的方向,孟轻舟以极快的身法将芊荨护在身后,即便这样一来萱萱那势不可挡的一剑苗头对准了自己。

        “就在我身后。”

        孟轻舟冷喝一声,浑身内力激发,自主在身体之外行成一股护体罡气,宝剑终是没能破了那股罡气。

        一剑落空。

        萱萱已束手就擒。

        隐藏在人群中的几个罗刹门高手正要出手救人时候,忽听得一阵似在耳边轻语的声音。

        “莫要去救……”

        几人身体一阵颤抖,终是渐渐隐匿于无形。

        “妖女,没想到你这么怕死。”

        萱萱冷笑。

        “有了四个打手不够,身边还要准备一个如此八品高手,莫非是因为平日里亏心事做多了总担心被人暗杀?”

        惊魂未定之际,芊荨更是心中窝火。

        她从未遇见过如此有心机的女人,这女人甚至根本不弱于她,将每一步都牢牢算准,只差一点便能取了自己性命。

        “给我把她抓起来。”

        实际上已用不着她下令,这一剑之后萱萱也知道绝对没有再出手的可能,只是她却心中疑惑,自己的那几个不成器的手下去了哪里?为何还不救?

        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堂下黑寡妇皱皱眉头,心道这里大多数人还不知道楼上那女子真实身份并不是什么神宫圣女,倘若就让她如此被芊荨带走,这里这么多人如何下的了台?可倘若一但揭发萱萱身份,不说这里的人会不会相信,便是自己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都不得不搁浅,权衡利弊之下,心道面子功夫总是要做足的,至于这两个女子口中的那小子是谁,都已成了无法改变的事实。

        最起码黑寡妇对张凤府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没了张凤府,还会有下一个张凤府。

        “芊荨小姐且慢。”

        黑寡妇踏出一步,淡淡说道。

        “恐怕叶姑娘不能就这样随便被你们带走,你们这样做是与神宫的人为敌。”

        “二天王是在替我们担心?”

        芊荨居高临下冷冷瞥了堂下众豪杰一眼。

        “今日我肯给你们一个台阶下,让此事就此作罢已经是给了诸位天大的面子,怎料有人给她三分薄面就想去开染坊,倘若今日不是我身旁还有护卫,如果死的人是我,恐怕诸位高兴的会合不拢嘴吧?既如此,诸位又有什么资格不让我把她带走?神宫又如何?这里是九重天的地方,在九重天就得按照九重天的规矩来办事,任何人都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样,即便有麻烦找上门,找的也是我,跟诸位没有半点关系。”

        黑寡妇动了动嘴唇,终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芊荨说的的确如此,九重天有九重天的规矩,她虽有心与这些中原豪杰交好,却也不敢破坏九重天的规矩。

        一句话,在规则里面,怎么玩儿都由得自己,若是触及到了规则,不论是谁都是要被踢出局的。

        她能替萱萱说了一句话已足够安定这些人的心。

        萧弄月拱手道:“若是任由你们如此带走她,那我们的面子往哪里放?方才她刺姑娘你一剑,我们愿意为此事跟姑娘道歉,还请姑娘放了她。”

        “没错,芊荨姑娘,若是你觉得不满意,那么就算是你在本世子身上刺上一剑,只要你能解气,我都是愿意的。”

        就连文肃也站了出来。

        “没看出来这位姑娘倒是挺受欢迎的嘛,堂堂世子殿下都愿意冲冠一怒为红颜,更别说还有名剑山庄之后,恐怕你们当中还有更多的人心里想我放了她,可嘴上却没有说出来是不是?”芊荨看向萱萱,眼里满是笑意。“倘若那小子知道你这位仙子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仰慕者,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蹦出来。”

        她不提张凤府尚且还好,一提张凤府萱萱更加怒不可遏。

        “妖女,你不必多说,落在你手里,我自认倒霉,我也不需要别人替我求情,有能耐你就一剑杀了我,否则就等着我找机会杀你。”

        嘴上义正言辞,心中却焦急不已,心道怎的还不来救自己?难道真是觉得自己没什么性命危险?非要命悬一线的时候才肯出手?

        芊荨冷笑道:“你这么想死莫非是想跟你的情郎一起做对亡命鸳鸯?可我却偏偏不要你如意。”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莫非你是不敢对她动手?因为你害怕报复对不对?既然不敢就赶紧放人,莫要在这里装腔作势,当我们这么多人是看戏的一般。”

        一道冷冷的并不和谐的女子声音传来,众人齐齐向声音传来源头看去,只见到一个面色平淡手里拿着一把峨眉制式宝剑的冷清素装女子正目光平平。

        刘秋水即便脸上装作若无其事,心中却早已焦急如焚,她刚刚才回来,自是不愿意做这些人的焦点,可谁知道就在方才萱萱杀上三楼之后,一直默默跟着自己的小淫,虫竟突然兴奋起来。

        “你按照我教你说的办,一个字不差原封不动说出去。”

        “你怎敢在这里出现?还不赶紧离去?”

        刘秋水又羞又气,因为心中有鬼,自是更不愿意再见到鬼。

        须知小淫,虫亦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相见的人,故此才按捺不住心中报复心思,若非萱萱他又岂能吃了那么多苦头?倘若能借刀杀人岂非更好。虽说可惜了这么一副好皮囊,不过已经有了一个随传随到的峨眉派大美人儿,有些事情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小美人儿,你若按照我说的做,我便不会骚扰你,可你若不听我的,那我恐怕就要将你的事情抖出来啦,嘿嘿嘿,再说了,我能替你料理你的情敌,你岂非应该感谢我才对?”

        刘秋水思考再三终于还是听了他的话。

        芊荨淡淡道:“阁下又是哪一位?”

        刘秋水硬着头皮道:    “小女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峨眉派刘秋水。”

        萱萱亦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早就知道这位峨眉大弟子对她存心不满,谁都能看出方才她那番话是激将法,心道你刘秋水既然如此巴不得我死,纵然我死,也定不让你好过。

        萱萱冷笑道:“什么刘秋水,我看分明应该叫刘春水才对,一池春水的春水。”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