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有来无回【求月票咯】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有来无回【求月票咯】

        作为一名杀手,逍遥自认为早已将杀手两个字深深烙印在了心里。

        尤其作为一个金牌杀手,需要的不仅仅只是实力,更还有心机,耐性,以及找准最合适出手的机会。

        这四者之间最重要的永远都是第四点。

        “我不想跟你这臭小子那么多废话,这可是最好的出手机会,比耐心,你倒不如去抓只王八来跟它比得了,我估计你定能胜过它一筹。”

        逍遥满头黑线,比起张凤府的沉稳,他也并非是沉稳,只不过是想战决罢了,一击得手,绝不回头。

        张凤府见他如此急躁,也心知他定忍耐了许久,只是在九重天玩儿刺杀却远非在中原玩儿刺杀可比,稍有不慎则满盘皆输,因为中原地广人稀,走上三百里路未必就能遇见一个高手,可来了九重天这地方,每走上三步路说不定就会遇见一个高手中的高手。

        毕竟……如此盛事,中原的英雄豪杰不说早就来了九重天七七八八,最起码也有五六了,如此多的高手汇聚一堂,杀人又岂能如同儿戏?

        “罢了,你既如此急躁那也由得你去,只是丑话需得说在前头。”张凤府挑了挑眉毛淡淡道“若是被擒住了可千万不要出卖我就是。”

        逍遥不屑道:“我出道这么多年什么事儿都做过,可就是没做过出卖朋友的事情。”

        “那你尽管去就是,我若是拦你,我便不叫张凤府。”

        张凤府双手往怀里一抱,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逍遥倒也真鬼鬼祟祟贴了上去,谁知刚刚走没几步便突然听见一声。

        “阿嚏……”

        就如此一声喷嚏便吓得立马退了回来。

        原来不过只是因为从罗生门吹出来的风让芊荨感觉有些寒意,便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并下意识双手抱住双肩。

        “张凤府……”

        芊荨再度回忆起黄泉路中张凤府为他驱寒那一幕,不禁心中一股暖流涌动,一阵酸楚,竟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皓月害死了你,我定要他给你陪葬。”

        张凤府并非千里眼顺风耳,自然也听不见看不见背对着他的芊荨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是看向被吓了一个魂不附体的逍遥似笑非笑道:“哟,金牌杀手,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把握时机?”

        逍遥知道张凤府有意幸灾乐祸,冷哼一声道:“哼,你小子想让我上你的当,我才没那么容易中你圈套,我早看出来你跟这妖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还不认,恐怕你早就知道有陷阱吧?”

        “究竟是觉着是我故意坑你,还是因为有的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连别人打个小小的喷嚏都误以为有性命之忧,难道某位金牌杀手心里竟自己没点数?”

        张凤府睁开一线眼睛,满脸笑意,如此一来更让逍遥觉着心中窝火。

        他正要作时候却突然听得张凤府沉声道:“有人来了,躲起来。”

        逍遥虽急躁,却也分得清轻重,才在张凤府一句话落便将张凤府护在身后,二人躲至了一处隐蔽藏身之地,果然见几乎前后时间便有一人迈着生硬步子面无表情的在栈道之上游走,未带面具,故此能够很清楚的看清他模样。

        年纪约摸四十来岁,颧骨深陷,浓眉细眼,脸上有不少芝麻一般的黑点,张凤府借着栈道之上昏暗灯火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还未完全察觉出来时候便感觉到挡在自己身前的逍遥身躯一震。

        逍遥浑身凉,后背的冷汗都流了出来,一直等到那人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开之后才咕噜一口口水回过头来道:“我……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没有,刚刚的确有一个人从我们面前走过。”

        张凤府沉声着说道。

        “可……”

        逍遥颤抖道:“可那家伙不是应该已经死在了我的剑下吗?怎么又突然活过来了?”

        他这般一提醒,张凤府脑子里顿时轰然炸裂,难怪方才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原来……原来他竟早就见过那个本来应该死去的人。

        “这实在太过诡异,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莫非咱们是到了阴曹地府?”

        眼前所见一切,让逍遥完全不能理解。

        他甚至下意识掐了掐自己脸上的肉。确定这一切并非是幻觉。

        “这里不是阴曹地府,我想如果打算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恐怕我们也只有一个办法。将他抓过来看看究竟甚么情况。”

        张凤府如此说道。

        逍遥轻声道:“要去你去,我不想去。”

        “是不想去还是不敢去?我若是能去又怎可能稀罕你去?还金牌杀手,他活着的时候都被你杀了一次,我不信他死了还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行,我去就是。”

        逍遥出手很快,将那人带回来不被人现并未用多少时间,将那人打晕之后又撕开他胸口衣裳,洞穿心脏的一剑伤口还在,惨白的皮肉还在往外翻着,就是不见血。

        触摸到那人的时候只觉得那人浑身冰凉,完全没有任何温度,若非方才的确见他直立行走,他们甚至会怀疑不过只是做了一场梦。

        “没有血……”

        张凤府只觉得这一切太过骇人听闻。

        “我想……可能他们早就已经死了,只是被什么手段控制了而已。”

        “天下哪里有这么多歪门邪道的手段?你小子莫要危言耸听。”

        “你连几根银针插进你身上就能让你内力全部恢复的手段都见过了,操纵尸体又有什么不可能?我看这件事情……说不定回去之后可以问问秦雪烟前辈,她见得听的应该都比我们多。眼下,还是将这人杀了,以免突然又出现实在骇人的很。”

        “我都将他心脏刺穿了,他都不死,还要我怎么杀他!”

        “心脏穿了还能被操纵。我就不信脑子没了他还能动……”

        张凤府冷笑一声,手起刀落,将那已经死去的人的脑袋一刀割下,踹到了一旁。

        人头分离,逍遥一阵胃里翻涌,却见已经没了鲜血的人跟菜市场的猪肉并无什么分别之后才恶狠狠道:“王八蛋,有病……老子誓这辈子再也不吃肉了。”

        “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九重天有那么多高手不说,偏偏罗生门还有这么多高手,什么时候天下高手变得如同蚂蚁遍地都是了?”张凤府眯了眯眼睛,一阵寒意直从心底生起。

        却不知就在此时此刻,罗生门的某处秘门之内,有一道枯寂人影陡然睁开双眼,喃喃道:“有人闯进来了。”

        ……

        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小插曲并未让张凤府二人对芊荨放松大意,又等待片刻还是不见动静之后,张凤府才低声道:“这次应该是真没有危险了,现在你可以去擒住他,只是我希望你不要伤她。”

        “这也包括在咱们这次的计划之内?”逍遥好奇的问道。

        张凤府摇摇头道:“不算,这次……是我自己对你的一个请求。”

        “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起码她曾经想过救我的命。”

        “可是她害死的人更多。”

        逍遥顿了顿。

        “罢了,说起来我那么多兄弟交代在这里也不能全怪这妖女,只怪我太过麻痹大意罢了,我不伤她就是。只是她若到时候不肯乖乖听我的话,难保我不会辣手摧花。”

        逍遥轻功虽不及小淫,虫。却也并不遑多让,他已入八品,想要擒住芊荨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芊荨此时也正陷于回忆之中一时走神,却不想被逍遥找准了机会出手,眼看就要得手时候芊荨才反应过来,她甚至已经看到了逍遥那张脸,但却就在此时罗生门之内飞快传来几道强大气息。

        逍遥暗道不妙。

        遭了,又中计了。

        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芊荨?慌忙调转身子逃命,就在其刚刚离开芊荨,便有两道人影迅从罗生门中掠出,如同一道风一般。

        逍遥看的心惊肉跳,这两人实力即便不如他却也差不了多少,若是自己跟这两人陷入纠缠之中,等待自己的也只有被擒住的份儿罢了。

        那两道人影之后又紧随其后出来第三道第四道人影,第三人正是孟轻舟。第四人却是苟或。

        眼见这等阵仗,孟轻舟皱了皱眉头不解道:“两位,生了什么事情!”

        那两人是两个男子,其身材竟跟胖瘦罗汉二人差不多,其中瘦子道:“我们接到消息,说是有外人闯进来,所以这才赶过来看看。”

        “外人?”

        孟轻舟冷冷一笑。

        “在苟或眼里我与小姐是外人也就罢了,难不成在二位眼里,我与小姐竟也成了外人?”

        苟或一语不,满脸冷笑。

        胖子皱眉道:“你知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孟轻舟道:“不是这个意思又还能有什么意思?”

        瘦子道:“罢了,师弟,莫要跟他闲扯,先办正事要紧,莫要坏了天尊的大事。”

        “天尊?”

        孟轻舟面色微变。

        不等他说话便见瘦子看向芊荨问道:“小姐可有现有什么可疑的人在这里出没!”

        “可疑的人!”

        芊荨不动声色,脑子里却浮现出方才惊魂一幕,逍遥的样子他已见过,自是不会忘记,想必逍遥便是瘦子口中那可疑的人。

        只是芊荨心中却保持一丝狐疑,心道那家伙到这里来干什么?又或者说他哪里来的胆色和勇气到这里来?难不成他还想重蹈覆辙一次?

        我且不如先将计就计引他出来,到时候再看他要耍什么把戏。

        “若说是可疑的人我没看见,不过目中无人的人我倒是看见过,而且就在我面前。”

        她冷冷看了一眼苟或,后者无动于衷。

        “罢了,那就让我们自己去找,苟或,你也随我们一起来。”

        三人两前一后离去,只剩孟轻舟与芊荨。

        “小姐,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孟轻舟先是双眼环视四周一眼,确定并无什么异样之后才轻声道。

        芊荨淡淡道:“不着急,我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情没做。”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

        芊荨突然冷笑一声。

        “一直跟在后面的那位,你也差不多该出来了吧?这样藏着掖着真有意思?方才我已给了你一个台阶下,若是再不识趣,我可就要让你有来无回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