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三足鼎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三足鼎

        死去的人不过只是你们咎由自取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倘若不是你们要打我主意,又怎会折损那么多人手?更何况须知我原本就不知道你们的存在,我所布置的所有人手其最主要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你们,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太过愚蠢,做了别人的枪头。芊荨眼见逍遥这么一说,心中虽还有狐疑,不过却是很快便打消了其他念头,心道或许这家伙当真只是孤身一人前来的也说不定。

        嘴巴长在你身上,随你这妖女怎么说都行,就算你说的天花乱坠也一样救不回我那死去的兄弟们的性命。

        意思是今日你来就是专门动手来的?

        芊荨双手负后,但见她满脸笑意斜斜瞥了逍遥一眼,不施粉黛的一张脸这样看起来竟也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尤其再搭配那一身青裙,更宛如夏日里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荷花一般清丽脱俗。

        逍遥也不由得多看了芊荨一眼,心道如此绝色佳人,不论到了中原哪里想必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为何却偏偏要在九重天这等一年四季见不到太阳的地方做什么妖女?

        逍遥沉声道:本来是不想动手,一直尾随在你这妖女身后,想的便是要将你擒住然后离开,方才分明只差一点点就能得手,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现在恐怕不想动手也非得动手了。

        一直尾随?芊荨若有所思,又念起不久之前的一场梦境,竟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她本就心思聪慧,故此便有心试探逍遥一番。

        芊荨冷冷道: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直尾随我么?从城镇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不过我一直没拆穿你们,想不想知道这是为何?

        她有意说了你们二字便是要试探逍遥下意识的反应,人在下意识的反应时候是骗不了人的,倘若逍遥直接道出你们二字是什么意思,便可证明心中揣测告破,倘若逍遥直接避轻就重,那就定能看出许多问题。

        听到这里。躲在暗处的张凤府心道不妙。

        要坏事,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任逍遥如何江湖经验老辣却也绝对想不到芊荨只不过是使了一个障眼法而已。

        芊荨已提到了逍遥最为担忧的地方,这让逍遥好生惊讶,心里琢磨着不应该露了什么马脚才对,倘若真露出了什么马脚,以这妖女的性子竟还能等到现在都不出手?

        心中狐疑不定,逍遥竟直接忽略了你们二字,冷冷道:哦?是吗?妖女,你以为我会信了你的鬼话?

        张凤府满头黑线迅速拖着瘸腿转移位置,果然下一刻孟轻舟的目光已经朝这边栈道之上冷冷扫过来,作为芊荨的侍卫,他与芊荨之间的交流有时候需要的不过仅仅只是一个眼神罢了。

        芊荨突然笑了,嘴角轻轻勾起,脸上满是奸计得逞的坏笑。

        就你这点脑子居然也能做上杀手的头领?也难怪你那么多兄弟会死在一线天了,他们死的还真不冤枉。

        妖女,你这话什么意思?

        逍遥整张脸已彻底冷了下来,芊荨漂亮不假,如出水芙蓉更是不假,可逍遥绝非小淫,虫之辈,故此,并不会被美色迷惑了双眼。

        我什么意思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芊荨狡黠一笑,话音才落孟轻舟便犹豫着问道:小姐你

        不用管我,做你该做的事情,此处已是罗生门的地盘,他除非现在就一剑杀了我,否则带上我绝对不可能从罗生门逃走,当然,我知道他一定舍不得杀我的,是吗?大杀手。

        孟轻舟已朝张凤府之前所在的方向追去,逍遥这时候才大惊失色。

        猛然一拍脑门儿道:哎呀,你这妖女居然套我话

        哈哈。

        芊荨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算你这蠢货还不笨,我早就料到你不会是一个人前来。

        妖女

        逍遥歇斯底里。

        你这奸诈

        (本章未完,请翻页)

        狡猾老奸巨猾的妖女,我我

        你怎样?你是不是要来杀我?你尽管来啊,我就在你面前,脖子伸着给你砍,可你敢么?你若是砍了我这个妖女,那你那些兄弟可真的就白死咯,我要是你,现在肯定会脚底抹油不顾一切逃命去,因为就在你刚刚骂我的这几个呼吸时间,已经有人赶过来了。

        芊荨真伸长了细嫩的脖子比划了一个给逍遥用剑的机会。

        逍遥虽愤怒,却还不至于被愤怒冲昏头脑,他的目的是擒住芊荨,并非杀了芊荨,故此不得不咬牙切齿恶狠狠道:妖女,算你狠,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他已感觉到了两股气息正迅速靠近,若再不离开,怕就再也离不开。

        我这妖女等着你来,慢走不送。

        逍遥心中记挂张凤府安危,便朝孟轻舟追了过去,只是当遇见孟轻舟的时候却并未见到张凤府踪迹,这才心中稍有安慰,心道以张凤府的聪明,或许早就已经脚底抹油不知藏到哪里去了,眼下二人已经失散,亦只能暂时分开,等到后面再做打算了。

        孟轻舟回去的时候并未抓住张凤府,倒是手指上多了一丝血迹。

        跑了。孟轻舟轻声道。这家伙反应还挺快,兴许是早就看到了苗头不对,这才逃之夭夭,不过罗生门周围就这么大,又全部都是我们的人手,想要找他出来并不难,尤其,我估计他还受了伤。

        不必找他出来。

        芊荨目光精光流转,只是看向孟轻舟手上的血迹有些疑惑,这疑惑在接下来即将面对的大事之上很快便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他们既然是为了我而来,定不会如此善罢甘休,与其满天下去找一个藏起来的人,倒不如干脆等他主动来上门找我们。

        小姐高明。

        孟轻舟欣慰。

        尤其方才诈那家伙那一番话,竟连我也是后面才反应过来。

        我这算什么?雕虫小技罢了,更聪明的人恐怕现在正在里面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呢。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踏进邪气冲天的罗生门,很快便没了动静。

        约摸半晌之后,距离罗生门门口十数丈地方的一块顽石之后,探出来了一个人头。

        张凤府看着腿上一不小心磕在石头上血流如注的伤口,又看了一眼自己这一路之上都留下的血液痕迹,心中满腹狐疑。

        孟轻舟这家伙究竟在玩儿什么?明明顺着血液很快就能发现我,为什么还要故意隐瞒,这家伙莫非对芊荨有异心?

        张凤府就在原处徘徊半天,一直不见逍遥去而复返,心道或许应该被罗生门的高手缠住了,以逍遥的本事,若是带着自己这个累赘定跑不出去,可若是只有他孤身一人,张凤府自信他若是想走,区区三五个人也未必就拦得住他,这才稍微放心下来。

        只是面对已经去了罗生门的芊荨,张凤府一时之间竟也拿捏不定究竟要不要跟着一起进去。

        若是就在此处等芊荨出来,到时候就已自己现在这般状态,又如何擒的住芊荨?

        算了,富贵险中求,正好我也想看看跟皓月那家伙勾结在一起出卖冰宫的人究竟都是些什么来路。

        夜黑风高,四下无人。

        张凤府将腿上被自己宝刀洞穿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一遍,又隐隐感觉到胸口作痛,那是断掉的肋骨正不断重新连接在一起的感觉。

        不论如何,这次却是不能再像上一次那么拼了。

        张凤府蹑手蹑脚跟在芊荨二人后面进了那青面獠牙恶鬼的巨口。

        才踏到门口便感觉到罡风扑面而来,险些一个站立不稳,除了如同刀子一般的风刃呼呼之声,四下一片静谧,无人声,无脚步声,甚至连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

        与黄泉路那些活死人的鬼哭狼嚎比起来,这里虽然安静,却不知为何比黄泉路来的更加渗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道口斜斜向下,不知通向何处,宽阔的青石阶梯历经岁月的洗礼又历经风刃的摧残,不少地方已经磨平,需要小心翼翼才能不至于被滑倒,通道两旁倒是一如既往耸立着不少鬼斧神工的修罗雕像。

        这里竟像是真正通往幽冥的道路。

        终于,张凤府听见了一阵除了他之外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轻飘飘。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好在空旷的通道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回声刚好收到了此时此刻神情紧绷张凤府的耳朵里。

        张凤府躲了起来,也自然而然的借着通道最下面昏暗的光亮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

        相貌平平,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目不斜视,走路僵硬,张凤府后背发凉,只因这人就如同之前被他砍了头颅的那人一般,根本就是一个死人,只是不知道被什么人以秘法操纵,彻底成了一具傀儡。

        越往下,这样的傀儡越多,张凤府心中默默计算,当最少往下有三百步的时候才遇见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

        是一个驼背秃顶的老头儿,后背就如同顶了一个龟壳一般,他身材差不多只到张凤府大腿,但就是一个如此瘦弱颤颤巍巍的驼背老头儿。此刻竟两只手提着两个约摸能装至少五六十斤水的水桶艰难的一步步朝罗生门之下滑下去。

        原来他竟是从两岸的墙壁之中出来的,这墙壁三百步之下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暗门,想必里面住了不少人,张凤府小心翼翼避开那些暗门,他此时腿伤依旧严重,不过比起这驼背老头儿却还是轻松许多。

        驼背秃顶老头儿一边艰难提着两桶黑糊糊的黏稠液体往下一步步滑,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五十步,五十一步,五十二步

        原来他竟只是觉着无聊数着自己步子?

        张凤府正心中暗自发笑时候谁曾想那老头儿刚刚数到六十步的时候便停下脚步提着一个桶向一边走去,原来那里竟也有一道暗门。

        暗门开启,从门中伸出来一只惨白的人手,手里拿着一个碗,老头儿将碗舀了半碗黏糊糊液体便离开,又继续默默数着步子,如此一直到三百步时候,其中一桶液体已经少了一半,余下的一桶半便全部被他提着,也终于到了地。

        不多不少六百步阶梯。

        张凤府暗自咋舌,默默计算,这罗生门恐怕已经有了半个一线天那么高了。

        下面是一条康庄大道,青石板铺就,两边墙壁每隔十步便有蛟龙吐珠,那珠子正掉到一个灯站里,熊熊燃烧,好不诡异。

        张凤府到了这里却是再也不敢往前了,因为前方突然一条道变成了三条道,至于那驼背老头儿,两余下的一桶半液体全部倒进了岔路口的一个青铜鼎里,那鼎三尺见方,三足,三耳,上有无数铭文。

        液体入鼎,张凤府找了一个阴影之地藏了起来,但见那驼背做完这一切事情之后竟又开启了一处机关,原来鼎下竟还有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火炉加热,液体,冒出阵阵浓浓的药香之气,烟雾缭绕,做完这一切之后驼背才汗流浃背离开,显然即便是如此阴冷之地,拖着两只桶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负担。

        他不会武功,没有任何武功底子,从他走路便可以看出来,张凤府甚至想帮他提两只水桶回去,如果不是这之后又很快来了两个人的话。

        两个男人,着白衣,腰杆笔挺,两人手里都提着一个篮子,一人篮子里是各种珍贵药材,至于另一人篮子里,张凤府瞧见那里面东西时候差点没恶心的吐出来。

        原来那里面竟是一篮子血腥的心脏,细看之下并非是人的心脏张凤府才放心下来,只是当看到那两人将药材与心脏悉数倒进鼎里煮了约摸一盏茶时间之后,其中一斗鸡眼男子才用鼎旁边的一个勺子将倒进去已经煮熟的心脏全部捞出来。

        另一男子沉声道:时间不多不少刚刚好,这便是你每日要做的事情,若是火候不到或者时间不到惹恼了天尊,后果怎样你是知道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