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九章 推胸至腹手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九章 推胸至腹手

        几位兄弟?莫非是我们抓错了人?这小子怎么看都跟之前那家伙不太像啊。”西门淫满腹狐疑,看着此刻被捆绑着丢在地上的宋一血,怎么看都不像是之前那个宋一血。

        他虽年纪最小,可因为面如冠玉,四大淫侠当中就数他得手的姑娘最多,故此在四人当中排行老大。

        老二杜迁伸手在宋一血脸上撕扯了一下,确定并未有人皮,面具之物改变样貌时候也是一头雾水。

        “不应该呀,难不成这小子竟不是宋一血?”

        “那是断断不会的。”老三玉生烟斩钉截铁道。“咱们之前抓他的时候可是已经听人说了他的的确确就是宋一血,想必就算我们被人骗了,那也一定是之前那小子耍诈,只是他既然敢冒充宋一血,想必一定认识宋一血,倒不如先将宋一血弄醒再仔细盘问,我兄弟四人同游江湖,好不容易能有了今天的名气,突然少了老四这如何使得?”

        说罢,其余两人连连点头。

        倒是苦了宋一血,才败在阎罗王手中便被三大淫侠趁机擒住,将他打晕之后又捆绑起来带到这里,才晕过去不久又被三大淫侠折腾醒来。

        此刻宋一血看着被杜迁一桶冷水湿透的浑身衣裳,又抿干了嘴角的水迹,沉声道:“三位究竟是什么人?绑我作甚?”

        玉生烟笑道:“要说起我们三个的名讳,只怕吓你一跳。”

        宋一血瞥了其一眼,他原本就不喜说话,此刻落在这三人手中,倒是也想听听看这三人究竟什么来历。

        “诸位还请直说。”

        杜迁冷笑道:    “我们三个就是名动塞北的四大淫侠,你可听说过?”

        四大淫侠?

        宋一血一怔,关于这四人的名讳倒是的确听过不少,只是不曾想今日居然碰到了,如此一来他倒是更不明白了,淡淡道:“四大淫侠如雷贯耳,我自然是听过的,可你们不去绑架黄花闺女,绑我一个大男人做什么?莫非各位竟有什么龙阳之好不成?”

        “绑你自然有绑你的道理,我们且问你,认不认识一个拿刀的年轻人?”西门淫轻摇折扇,那般模样倒不像一个十几岁的青年郎。

        “老大你说的太笼统了,拿刀的年轻人那么多,你不说清楚那年轻人究竟有什么特征,他又如何辨认的出?”说罢,杜迁脑子里浮现出张凤府模样,并手指比划。

        “那小子大概这么高,这么粗,他的眼睛很特别,很深邃……”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宋一血蹙眉。“如果是来找我打听人的话,你们为何不干脆画一副画像给我看?”

        “说得有理。”

        玉生烟笑着点点头,说罢便看向西门淫。

        “老大,你自幼饱读诗书,又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画一副画对你来说当是小菜一碟。”

        “那是当然。”西门淫得意一笑,从折扇下方打开一个暗匣,匣中藏有一支细笔,又从宋一血白衣身上撕扯下一块布,寥寥几笔竟画出一副画像,惟妙惟肖,那模样可不正是张凤府?

        画毕,其余二人皆做佩服状。

        杜迁道:“老大这本事果然厉害,也难怪能让那些个小姑娘主动对你投怀送抱,佩服佩服呀。”

        西门淫则是收了笔淡淡道:“这算得了什么?若没有几分真本事如何能做的了淫侠?”

        宋一血心里惊讶,心道这四大淫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侠虽然臭名昭著,可不得不承认其的确是有几分真本事,就这丹青功底,去到哪里都能被人当做座上宾客。

        宋一血自然是认得张凤府的,在看到张凤府画像时候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居然还没死?”

        杜迁两眼放光道:“你果然认识此人?”

        “认识,也算不上认识,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不过几位如果想从我这里打听他的消息,恐怕是要失望了。因为我早就以为他已经死了。”

        玉生烟道:“可这小子非但没死,反而还活的好好的。”

        宋一血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已说了我不过和他见过几次面而已,几位若是想找他的下落,恐怕还得另请高明。”

        “这……”

        兄弟三人对视一眼,三人心有灵犀,移到房门之外讨论。

        “老大,你怎么看?你觉得这小子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我瞧他说话模样不像是假,可两位兄弟莫要忘了这家伙可是笑里藏刀的弟子,以笑里藏刀的做派,这小子又岂会是什么省油的灯?万一他诓我们可该如何是好?老四现在还不见下落,为保周全,我看我们还是将这家伙带在身边的好。”

        “可这家伙一个大活人我们如何带在身边?万一遇上点风吹草动他要跑路,到时候再想抓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个还不简单?老三你最拿手的是什么?”

        西门淫低笑着看向玉生烟,这让玉生烟有些不明白,疑惑道:“我那一门推胸至腹手乃是专门对付女人的,如何能对付一个大男人?”

        西门淫又道:“推胸至腹不假,可你若是将这门功夫用在了宋一血的手脚又会如何?”

        “老大你的意思是……”

        玉生烟刹那间便明白过来。

        “高,实在是高,如此一来纵他有天大的本领也是无法从我们兄弟三人手中逃掉的了,哈哈哈。”

        门外爽朗的笑声让宋一血隐隐感到有些不安,这四大淫侠名声在外,定不会出什么好点子。

        只是宋一血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手脚骨头竟全部被玉生烟拆了下来,若非玉生烟早就往他嘴里塞了一块木头,他定忍受不了如此骨肉分离之痛。

        “王八蛋……”

        宋一血冷汗直流,此时除了脑袋尚能动之外,手脚关节却已经全部脱臼,形同行尸走肉。

        “厉害厉害,居然能这样都不求饶,不愧是笑里藏刀的弟子。”玉生烟竖起了大拇指。“我这推胸至腹手早已炉火纯青,原本是专门对付女人的,任何女人都得在我手下乖乖求饶,今日用在你身上,也不算辱没了你。”

        宋一血紧咬牙关道:“落在你们这三个臭名昭著的王八蛋手里,求饶能有用?”

        杜迁笑道:“求饶的确没用,反而说不定老三听的不耐烦了连你的下巴都拆下来,不过你也大可以尽管放心,老三只是将你关节拆下来,并不影响你的根本,故此你不需要担心对你身体有什么损害,唯一需要提醒你的是……嘿嘿嘿,老三你来说……”

        “手脚拆下来简单,还上去也难,只是你也知道倘若长时间拆下来不还上去,骨肉分离难免长出新的骨肉,所以为了不影响你的根本,我只能每过两日便将你的关节还上去,然后又拆下来,如此周而复始,一直到我们找到老四的下落为止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所以这段时间你就乖乖跟着我们,哈哈哈。”

        “疯子,简直就是三个疯子。”

        宋一血浑身剧痛难忍,这般疼痛却是不如直接死了来的好,尤其想起这般痛楚还会受不知多少次之后更是心中一阵寒意。

        “我已说了我跟那小子并不熟,有能耐便杀了我。”

        “嘴长在你身上,随你怎么说。我兄弟三人只看结果,嘿嘿嘿,至于杀你,若非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兄弟三人也不会对你下手。”

        西门淫蹲下身子拍了拍宋一血脸蛋。

        “你是笑里藏刀弟子,你师父也算是我们一条道上的人,按照辈分,你这家伙还得管我们兄弟三人叫声师叔呢,嘿嘿……”

        “老大,不必与他多说了,先找到老四下落要紧,我四大淫侠就数老四轻功最好,若没了他,以后保不齐咱们得手的女人就得少一半,至于这小子,我看就随便找个背篓先背着吧,他若不说话就算了,他若敢多生事端,我就连他的下巴也拆下来。”

        找到一个背篓倒是用了不少时间,宋一血就如此被搜成一团直接塞到了背篓里,形同一个人偶玩具一般,三大淫侠又分别扮成游历江湖的商贾,走脚的挑夫,以及伺候商贾的下人,如此便堂而皇之入了城镇,只是三人却不曾想刚刚踏出废旧阁楼便听见巷头有动静。

        隐是三四人。

        “别说话,假装路过。”

        扮成下人的老大西门淫低声说道。

        玉生烟是商贾,挑夫是杜迁,背着宋一血虽沉重,却因为封的严严实实,却也不怕露出什么马脚。

        如此一直到两边人碰头。

        细看那行人足有四人,扮相也是极其怪异,一个驼背老头儿,一个瘸子,一个手锋利如同鹰爪的男人,还有一个不仔细看根本辨别不出是男是女的年轻人。

        好在兄弟三人见过的女人不少,碰过的女人更是数都数不清,一眼便能看出那人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尤其,这女子姿色还极为上乘。

        “等我赶到一线天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差不多已开始轻点战场,没能现那小子踪迹,也不知究竟是死是活。”驼背老人如此沉声道。

        瘸子道:“这点应该不用担心,那小子从小就极为精明,我曾听那老头儿说他是从一千人当中活下来的唯一一个半,再加之这几年又在江湖上磨炼,他若看出不对劲,定会脚底抹油,故此应该还活着,只是如今却不知究竟去了哪里。”

        “一个半?”

        叶白荷略微诧异。

        “没想到十长老居然连这个都肯告诉你们,原本我还有些疑心你们身份,现在看来当是不会有假了,只是我很疑惑,为什么他们不亲自前来,有他们在,这件事情办成的机会岂非会大很多?”

        瘸子淡淡道:“他们不来自有他们的道理,又或者说只是时机未到罢了,有皓月那家伙在九重天,他们若是出现,又岂能瞒过皓月的眼睛?倒是眼下,你们又打算何去何从?”

        此时两边人已经碰头,叶白荷示意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两方人马互相打量,均是心中迟疑。

        原本打算直接装作路过的三大淫侠在听到一线天三个字的时候便再也挪不动步子。

        扮做商贾的玉生烟已抱拳微笑道:“几位,适才听你们说起一线天,敢问那里是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