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三章 箫音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三章 箫音

        芊荨自出青铜门便心事重重,路过那地心之火烘烤的药鼎,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药鼎之中的黑色药渣,停顿片刻便离去,此时这罗生门之中除了风声之外静谧无声,这也让张凤府心中好奇被造就出来的那批高手究竟在何处,难不成竟都是被操纵的死人不成?倘若如此,死人即便生前本领通天,可死后在与活人较量的战斗之中能发挥出来的本领能有六七成已算难得,毕竟死人终究不如活人灵活,不如活人懂得见招拆招,即便这些死人有那位不知藏身在何处的天尊操纵,可人力有限,又如何能同时操纵那么多死人?

        “待我回去之后定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给人听,让人及早做好准备才好,毕竟不论是谁在对敌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死人,心里都不是容易承受得了的。”张凤府心想,他便一直尾随在芊荨身后,心道跟芊荨一起离开倒是能省去很多麻烦。

        谁知芊荨刚刚踏上六百步阶梯时候便突然停住脚步,冷冷道:“跟了我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出来了?”

        张凤府心中一惊,心道难不成被她发现了?应当不可能才对,自己连那么多走过路过的人都未发现,怎可能她这么轻易便识破自己踪迹?

        张凤府摇摆不定,芊荨心智远超常人,倘若真是她发现了自己,那么自己再怎么躲藏也是没有用的,咬咬牙,心道罢了,上次她没害我,这次未必就一定会害自己,顶多被她扣起来另外寻找机会出去罢了。

        这般挣扎其实也不过五六个呼吸时间,正当张凤府要迈动步子出去时候忽然又见得芊荨竟迈开了步子朝上面走去,这才明白过来芊荨不过是有意试探有没有人跟踪而已。

        妖女不愧为妖女,就连心思也比别人多出来太多,我若非是犹豫了片刻,岂非就要上她当?

        如此芊荨又走出大概五十步,又突然挺顿下来,张凤府晓得她要故技重施,故此倒不担心,一直反复约摸走了一半的阶梯时候,罡风正盛,吹的她衣裙猎猎作响。

        “跟了我这么久,是不是应该出来了?老是这样跟踪别人有意思?”

        “哼,同样的把戏玩儿个差不多就行了,怎的不觉得不耐烦么?”一直偷偷尾随在后面随着芊荨步子动作的张凤府嘴里嘀咕一句,谁知这时候竟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奇了怪了,妖女,你怎知我在此处候你?”

        当那人出来之后,张凤府满头黑线真恨不得能将那位金牌杀手一脚踹到娘胎里面去。

        芊荨这般咋咋呼呼竟还真的诈出来一个人来,如此心智是如何做上金牌杀手的?

        他又哪里知道逍遥吃了芊荨几次亏,早就在心中对芊荨颇为忌惮,如此三言两语又正好他就等候在此处,又如何能不上当?

        芊荨面不改色,实则心中暗自,她原本就不过只是试探而已,又有谁能想到真忽悠出来一个人?还是已经打了两次照面的。

        “你都管我叫妖女了,那么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对不对?你倒是胆子挺大的,之前被我发现踪迹不赶紧逃命,还要追上来,莫非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

        “哼,你这妖女人人得而诛之,我又岂能那么容易放过你?”逍遥冷哼,但实则却在暗中四处打量,之前逃走时候记挂着张凤府安危,故此并未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逃走多远,以他的本事要躲过人的搜查并不难,因而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便又回来寻找张凤府踪迹,谁曾想顺着血液痕迹寻找,痕迹突然消失,便疑心张凤府被芊荨抓了起来,与张凤府临别秦雪烟时候,逍遥便跟秦雪烟约定定会带着张凤府回来,如今没了张凤府总不能一个人屁颠屁颠跑回去不是?

        杀手最是无情不假,拿钱办事,可杀手又何尝不是最重信义?

        “那你还在等什么?”芊荨抿嘴一笑。“我这妖女就在你面前,你要替你朋友报仇尽管来就是,抓我也好,杀我也罢,都由得你,但凡我这妖女皱皱眉头我就跟你姓。”

        “妖女,你少来蒙我,谁不知你诡计多端?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第三次当?”逍遥心有余悸,此处着实诡异的很,心道以芊荨的做派,她又怎可能身边没有护卫?定是她又故意设下什么陷阱来引诱自己,念及此处逍遥心定了下来,冷笑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知道我留着你还有大用,定不会杀你。”

        “不会杀我又不抓我,那你鬼鬼祟祟拦在这里又是要做什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赶紧让开,好狗不挡道,给了你机会你不珍惜,也怨不得我了。”说罢,芊荨竟真迈着步子朝逍遥走去,她二人也不过十丈之遥,芊荨往上走,逍遥竟不知不觉不断往后退。

        “妖女,你莫要逼我。”逍遥恨自己双腿不听话,更恨芊荨的狡诈,倘若只有他一人还好,来去无忧,可因心中惦记张凤府安危,一时半刻竟也不敢动手。

        “我逼你?你倒是说说如何逼你了?我都自己送上门来你都不敢下手,就你这份胆量,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杀手?”芊荨已料定逍遥心中有所顾忌,故此越发胆大。

        躲在暗处的张凤府见逍遥如此被吓破了胆真可谓哭笑不得,不过他倒也隐约猜到几分逍遥为何不动手,他若真心要擒芊荨离去,纵有陷阱埋伏却也难留住他,想必定是挂念自己安危,不禁心中也隐隐有几分感动。

        “妖女,我老实告诉你,我今天并未打算跟你动手,我只想知道我那兄弟的下落,他落到你手里是不是还活着。”逍遥咬咬牙,终是说出自己心中想法。

        “你兄弟?”芊荨惊讶,随即便很快明白过来,不过却依旧装作不明白,只等逍遥自己不打自招。

        “你兄弟不是大部分都葬送在了一线天了么?至于你其他的兄弟是生是死,我又如何得知?你找我是不是找错了人?”

        “少装蒜,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逍遥不知芊荨心里心思,只以为她是赖账不愿承认,故此冷哼道:“我说的兄弟不是我之前那些兄弟,是此番随我一起来的兄弟,我已查看过痕迹,他定是被你抓了去,你若将他交出来,今日我就不为难你,咱们的帐以后有的是机会算,”

        “可我若是不把他交出来呢?你又想怎样?”芊荨双手负后眨巴眨巴眼睛狡黠笑道。“难道你还真敢跟我这诡计多端的妖女动手不成?可别说我没提醒你,这四周可到处都布满了我的人,你若胆敢对我怎样,我保证下一刻你就会陪你那些死去的兄弟一起上路哦。”

        “我猜的没错,你果然已经准备好了埋伏。”

        逍遥冷笑。

        “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你?若非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惦记我那小兄弟安危,此刻你早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吹牛谁不会?就算你吹的天花乱坠也要真能做得到才行,你不是惦记着你兄弟安危?那我可以实在告诉你,你兄弟的确是已经被我抓起来了,他就关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你若有能耐尽管去救,我绝对不拦你,若是没别的事情我可就先走了。”

        说罢芊荨竟真的继续朝上走去,似根本没将逍遥放在眼里。

        逍遥心急如焚,因不知芊荨说的是真是假,又不敢贸然动手,怕遭了埋伏,进退两难之际张凤府亦是看的毛焦火燎。

        心道得赶紧想个办法给逍遥传话,如此大好机会不擒住芊荨岂非可惜?只要能擒住芊荨,那么纵使自己深入险境也大可以以芊荨的性命威胁,如此便能确保自己安全。

        可倘若自己一但现身,逍遥带着两个人是不论如何也走不掉的。

        正在此时,忽听得一阵罡风吹过,一个虚无缥缈声音传来,正阴测测轻笑,张凤府顿时头皮发麻,心道坏事了。

        那不知躲藏在何处以秘法传音的女人来了。

        “咯咯,她骗你的,哪里有什么你的朋友?她进来的时候就两个人,一个是她侍卫,一个是她,方才她的侍卫已经提前离去,现在只有她一人而已,你这蠢货上当了,咯咯”

        声音似近在咫尺,又似远在数十丈之外,闻言,芊荨顿时变了脸色,也正因为如此脸色一变,逍遥才明白过来,顿时怒火中烧。

        “哎呀你这妖女竟敢骗我,我说以那小子的机灵怎么可能如此被你轻而易举擒住,果然有诈,你这妖女实在太过狡猾。”

        说罢,逍遥迅速出手,单手化抓朝芊荨擒去,此时他二人原本就近在咫尺,即便有什么天罗地网逍遥也浑然不怕,只要能擒住芊荨,纵使天皇老子来了亦同样只有乖乖放自己走的份儿。

        芊荨大惊,她此时斜斜往上走,逍遥斜斜往下,便不得不单脚点在阶梯之上借着这股力道迅速朝后飘去,只可惜妖风本就从下往上吹,将芊荨身子力气卸下不少,好在逍遥同样面对妖风,速度也受了影响,不过即便如此,逍遥依旧与芊荨不过一尺距离而已,这个距离,逍遥志在必得。

        谁曾想又在此时,一阵悠扬箫声自风中传来,初时逍遥还未反应过来,但很快感觉如芒在背时候才明白过来自己已经失手了。

        心中悔恨,倘若能早点识破芊荨诡计,此时便不会腹背受敌,因为那个始终不离芊荨又臭又硬喜欢吹箫的男人来了。

        箫声音波入风中,就好比数十把无形之刃迅速贴近逍遥后背,逍遥冷喝一声,腰间宝剑已自主出鞘发出一阵轻吟,右手握剑,身子于阶梯之上迅速调转身来,面对百步之外的吹箫人,朝着呼啸音波斜斜划出一剑,伊始,张凤府只觉得这一剑稀松平常,就好比自己普通一刀,瞬间,剑与风刃碰撞之处发出阵阵歇斯底里,地上阶梯寸寸断裂,连同罗生门之上的石壁都嗡嗡作响,无数尘埃落下。

        碰撞之处剑气爆炸,逍遥如遭雷击身子倒飞出去重重摔在了阶梯之上。

        孟轻舟收了玉箫,声音从风中传来。

        “你很强,可你与我的战斗选错了地方,在这里,无人拦得住我的箫音”

        (本章完)